新顶点小说 > 洪荒历 > 第二十章:初战超凡

第二十章:初战超凡

(PS:接下来的几天又要开始忙,还好有存稿,今天不知道晚上什么时候回家,所以现在先更了。)
  
  “……思,等这一战结束,就和我一起过吧,你家小子我养着,等他大了我教他狩猎和制陶,怎么样?”
  
  “我吃过两回敢死药了,已经没法生孩子了,你……”
  
  “那有什么关系,不是还有你家小子吗?以后他也是我家的小子,怎么样?一起过吧……”
  
  “嗯……我到时候给你做好吃的吧,我会做好多好吃的,好多……”
  
  粗豪男子的喉头有一股腥甜味涌上来,他死死咬着牙齿强行吞了下去,同时将目光努力的从思的头颅上移到了另一边,在那里,有一场超凡之间的战斗正在发生。
  
  古冲入到了战场中,他就看到那名万族超凡正在杀戮人类,一拳一脚都会杀死一个人类,而且他已经站在了这战车阵的缺口上,古一直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名万族超凡战士,看到这里,他的眼中瞳孔又开始泛起一丝血红色。
  
  终于,古直冲到了这名万族身前,他举起拳头就直接打在了这万族超凡战士的面门上,然后又是一拳打在这万族超凡的胸口上,肚子上,接着他抬腿一脚抽出,直接抽在了这万族超凡战士的后背脊椎上,这名万族超凡战士直接被他抽飞了起来,撞破了一辆战车就飞了出去。
  
  古此刻已经进入到了超负荷状态下,气血狂涌,他的气血本就极为厚重,便是万族超凡战士被他抽飞了出去,在他眼中这飞出去的速度都只是等闲,当下就大踏步的冲袭了上去,追着这飞出的万族超凡战士一起去到了车阵之外。
  
  这一切的发生只在数秒之内,待到那辆战车都被撞破时,所有人的目光才看向了车阵之外,他们就看到一个上半身赤裸的肌肉壮汉不停殴打着万族超凡战士,将他捶打在地,然后骑在万族超凡战士身上不停殴打。
  
  这肌肉壮汉的力量十分之大,每一拳下去都可以将这万族超凡战士身上的铠甲打凹,每一拳下去他所在周边十多米地面都在震动,前后不过十秒,他就打出了数十拳,而这万族超凡战士嘴巴里更是连喷数口鲜血。
  
  古只是死命的往这万族超凡战士殴打,然后他打出的一拳忽然被抓住了,那是一双发出微光的手掌,一股完全不逊色,不,完全超过了他的力量一点一点将他的拳头压了回来。
  
  古手臂上的肌肉全部鼓了起来,仿佛肉瘤子一样膨胀在他手臂和胳膊上,仅仅只是一两秒而已,古的这条手臂皮肤就从黄色开始向着黑紫色转变而去,同时在皮肤表面浮现出了一条条如同蚯蚓或者小蛇一样的青筋。
  
  但是任凭古如何用尽全力,他的手臂依然一点一点被压回,而这万族超凡战士就喃喃说道:“真是好力气……打够了吗?垃圾玩意。”
  
  古依然在疯狂用力将拳头往下压,然后他就看到这万族超凡战士两条腿忽的一缩,然后双腿上带着那种奇特微光的向他胸口踢来。
  
  要论速度,这万族超凡战士的踢来速度并不快,至少没有快过古的动态视觉捕捉力与反应速度,古立刻就要抽身闪躲,他的直觉在这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危险。
  
  但是这万族超凡战士的战斗经验也是极其丰富,他早在踢出双腿前就死死握住了古的拳头,在古抽身后退时,他的手掌则用力死死拉扯,就这么电光火石之间,古的胸膛就被踢得凹陷了下去,肋骨直接粉碎,肺部则被肋骨粉碎后的骨头碎片所刺穿。
  
  这还没算,万族超凡战士手掌也有斗气闪烁,他捏着古的拳头依然死死不放,这样全力爆发之下的双脚重踢,两种力量拉扯下,古的一条手臂从小臂关节处直接被扯断,而古就被直接踢飞向了车阵,撞闯了一辆战车落入到了车阵内部去了。
  
  古跌落地面时,他的眼前一花,他就觉得胸口剧痛,浑身上下也是疼痛。
  
  但这疼痛与他当初在部落营地中所遭遇的痛苦比起来,几乎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了。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古颤颤抖抖的站了起来,他不停咳着血,还有一些肺部的碎片也从气管里咳了出来,所有人就看到他胸口一个巨大凹陷口,肋骨都从胸膛两边刺穿了几根,众人甚至可以看到这个凹陷口里被打烂的肺部。
  
  “完了。”
  
  不管是万族士兵,还是人类一方,他们心中全都出现了同样的词汇,但是各自的意思却是截然不同的两样,那些万族士兵各自都欢呼了起来,甚至有几十名万族士兵骑着马就向车阵缺口处直撞而来。
  
  与万族士兵们的兴奋相比,人类一方全都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是默默的看着万族,却是没有任何一个人退缩,既没有出现扔掉武器,也没有出现惊慌失措的大吼大叫,更没有任何的逃跑,他们只是沉默着,眼中没有神采,仿佛灰色一样的感觉注视着万族,然后各个拿起了金属长矛,拿起了手中弩弓,有的士兵直接冲向了车阵缺口处,有的士兵则仔细瞄准着在车阵外的一个个万族士兵,一时间这冲到缺口处几十名万族士兵直接就被秘籍的弩矢给射成了刺猬。
  
  万族超凡战士正在用斗气疏通体内淤积的气血,也在温养内脏,刚刚古的一番连击其实也把他打伤了,虽然算不上是什么致命重伤,但是他显然也是内伤不清,然后他就看到那些人类的反应了,这让他感觉像是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这就是正面战场上,万族多个家族联军一直和这些人类军队僵持不下的原因。
  
  没有任何人类会投降,或许才进入战场的人类新兵还会因为局势绝境而逃跑,但是他们是绝对不会投降的,而经过了几轮战斗的人类士兵,或者是与前线人类混熟了的,从他们那里知道了一些什么的人类士兵,他们甚至连逃跑都不会了,直接就是战斗到死,便是打断了双手双腿,他们也会用那种灰色的目光看着你。
  
  诚然,人类是没有超凡的,但是人类中偶然会出现异人,比如刚刚袭击他的那个人类估计就是异人,他们不同于正常的超凡体系,有着巨大的负作用在身,但是能够爆发的实力却也极强,甚至有些诡异。
  
  几个万族的家族联合起来出兵,他们求的是财,求的是各种宝贝,求的是土地与奴隶。
  
  万族超凡战士虽然只是二阶超凡,但他也属于所在家族的核心中高层了,所以如何不知道这些?
  
  初时是殖民队遭遇了沧河附近的人类部落,然后都是万族嘛,殖民队伍中也是有少数超凡与武装力量的。
  
  所以自然杀戮是必不可少的了,这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万族文明昌盛的文明圈范围内,谁家不是经常性到野外去猎捕人类啊,人类就如同野草一样,久了不去割草一番,这些人类就会成为野外的害虫,不但会破坏各种水草,连同野外的野生猎物都会被祸害,这是一种害虫,臭虫,老鼠,垃圾一样的东西,而且还杀之不尽,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来这么多。
  
  万族超凡战士倒是偶然间从族中一些祖先的过往记录中看到了只字片语,似乎在万族文明诞生的早期,人类还是挺厉害的,而且是宁死不降,拼命到最后一刻,但是随着万族的文明崛起,对这些宁死不降的人类杀戮了几遍后,野外的人类就变成了臭虫一样的东西了,只要当着他们的面随便杀上一两个人,不管人类有多少,他们都只会跪在地上把头埋入地里,任凭你杀戮,或者任凭你奴役,随便怎么对待他们都无妨,再暴虐他们都不会反抗。
  
  这些记录在万族文明圈里是当成笑话来看待的。
  
  而随着万族文明圈的出现,文明的诞生,人口的扩大,文明圈的范围自然会向着周边扩张,而在万族之中,凡是取得了殖民许可,那么殖民的土地就归入那一族所有。
  
  万族超凡战士所在的家族是灵蛇族,也是向着这边派遣殖民队伍最多的一个种族,当时殖民部队来到了这里,发现了有人类,其实他们还是挺开心的,毕竟他们才殖民过来,需要足够的劳动力。
  
  于是乎,发生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然后这里的人类部落就直接展开了报复,居然硬生生将那些殖民队伍给全部屠杀光了,连妇女和孩子都没放过。
  
  这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灵蛇族联合了好几个种族组成了联合大军,直接要将这些犯下滔天大罪的臭虫给碾死……
  
  但是谁知道,这些穷山恶水里的人族确实没有超凡,他们甚至还在使用青铜武器与铠甲,但是他们有异人,同时他们的战斗意志简直是强到恐怖。
  
  前线就仿佛是战场绞肉机一样,一百万族士兵死了,一千万族士兵死了,有一阶超凡死了,二阶超凡也死了……然后前不久,他们族最强的祖宗都在战场上被一个人类女性形态的怪物给杀了。
  
  这损失已经大到动摇族本的地步了,灵蛇族损失最为惨重,但是别的几个族也绝对不好受,前线已经打不下去了……
  
  万族超凡战士不明白,为什么都是人类,这些人类与他在文明圈内随意杀戮的人类如此不同呢?
  
  杀杀杀,随便怎么杀他们都不会放下武器,虐虐虐,随便怎么凌虐换来的却是更多的人类站出来拼死。
  
  这样的臭虫,这样的垃圾,为什么他们就是学不乖,为什么他们就是要这么倔呢?
  
  跪下来直接投降就这么难吗?
  
  万族超凡战士看着不断被消耗的本族精锐士兵,看着有些士兵已经从兴奋回落下来,甚至开始畏缩不前,他只觉得胸中一股恶气郁结,直接就怒吼了一声,再次向着人类车阵冲去。
  
  然后他又看到了剩余三名人类敢死队成员,拿着他们破烂的门板,因为透支了身体生命而有的巨大力量,就以凡人之身向他这样高贵的万族超凡举剑冲来,这让他更是怒火冲天。
  
  当下他也不管不顾,直接斗气灌注下的一剑横斩,将其中一名人类敢死队成员给砍成两段,接着又抓着了另一个敢死队成员,双手合拢用力,将他巨大的身体给压成了一团肉球,血浆和内脏四处迸射,而剩下的那名敢死队成员居然直接抱着了他身体,似乎是想要将他摔倒在地。
  
  万族超凡战士也不管这蝼蚁,他直接举起手中的肉球用力拧动,将这人血直接倒入到了口中,几大口鲜血灌下,他心中豪气大涨,就扔下肉球大喊了一声好字。
  
  字音未落,他的瞳孔里就看到一根长矛的矛尖正离他眼珠子越来越近,这一刻时间都仿佛静止了一样,他看到了一个胸膛完全凹陷,肋骨都从两边刺出,一条手臂被生生扯断,满脸满嘴都是鲜血与碎肉块的……
  
  人类!
  
  他双眼带着黯淡血红,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有蒸汽冒出,那双直视他的瞳孔中无惧,无畏,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一往无前……
  
  长矛刺中,贯入眼珠!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