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神请安分 > 第七十六章 剑炉

第七十六章 剑炉

        “这学生,我收下了。”贺叔严肃的看着叶九州。
  
          叶九州表面笑意盈盈,似乎完全不出意料的样子。
  
          但实际上,他放在裤子上的双手已经浸满了汗水。
  
          心里面重重的舒了口气,叶九州自夸道:“贺叔,我早说过,您会满意这个弟子的,我办事,你放心。”
  
          但是贺叔却丝毫不给情面。
  
          “如果这不是你第七次带人过来,那我可能还会觉得你的话有可信度一点。“贺叔毫不客气地说道。
  
          之前六次,每次都说自己找到了个天纵奇才,一定能够传承衣钵之类的。
  
          但是,呵呵呵……
  
          所以一开始他对于叶九州的来电非常的不感冒。
  
          直到后来叶九州说的话让他来了点兴趣,外加自己又查了一下这孩子的资料……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李天煜一眼。
  
          希望他没有看错人吧……
  
          “那还不是您的眼光太苛刻了……“叶九州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要知道,前面那几个,放在其他工坊,人家可都是抢着要的好苗子。
  
          可贺叔就是看不上眼,那又能怎么办呢?
  
          而于平心更是放下了手中近乎报废的刀,一脸笑容的来到李天煜身边。
  
          “走吧,天煜。”他已经改口了。
  
          “我带你去给祖师爷上香,之后你就是我的小师弟了。”
  
          这个肌肉兄贵的脸上,丝毫不曾掩饰他的喜悦和善意。
  
          但是李天煜却是没有马上动作。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看向贺叔。
  
          “虽然很感谢您的赏识,但是,说实在的,哪怕到了现在,我都还有很多困惑。”
  
          “比如说……那些纹路是什么?又比如说,这里是哪?,又比如……”
  
          他郑重地看着贺叔,询问道:“我要拜地这位师傅是谁?”
  
          于平心愣住了,就连一直严肃的贺叔似乎也是微微一怔。
  
          似乎完全没想到李天煜会问这些。
  
          “天煜,你……不知道师傅是谁?”于平心茫然的说道。
  
          李天煜诚恳的摇了摇头。
  
          贺叔回过神来,紧皱着眉头。
  
          他向叶九州质问道:“你没告诉他?“
  
          叶九州尴尬的笑了笑。
  
          “这不是摸不清楚您的真实想法嘛,想着不告诉他,他也没那么大压力……”
  
          合着这小子还真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你“骗”来的?
  
          贺叔的脸色愈发的阴沉了下来。
  
          这办的是什么破事啊!
  
          搞得好像他是在拐卖一样!
  
          他狠狠的瞪了叶九州一眼,然后看向李天煜。
  
          他没有生气,就算生气,怒火也不是对于李天煜的,只会是针对叶九州。
  
          他说道:“我叫贺如山,是个炼金术师。”
  
          炼金术师!
  
          李天煜的眼中有着一丝恍然之色闪过。
  
          “那么,那些果然是传说中的炼金纹路了吗?”他自言自语道。
  
          而在一旁,于平心,他未来的大师兄则是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你,听见师傅的名字,就没什么想法?”他试探着问道。
  
          李天煜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我该有什么想法?”李天煜一脸茫然。
  
          这不就是一个很寻常的诸夏名字吗?
  
          不过话说回来,的确是有一点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而于平心的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别为难他了,他是野生的能力者,这几个月才觉醒的能力,以前和这边没有任何交集。”贺叔淡淡的说道。
  
          于平心这才释然的呼了口气。
  
          之后,他看着李天煜,试探着问道:“那你对‘剑炉’这个名字有没有了解?“
  
          “剑炉?“李天煜愣住了。
  
          很快,他反应了过来。
  
          他猛的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于平心。
  
          “你说,这里是剑炉?“
  
          看到这不敢相信的表情,于平心总算是找回了熟悉的感觉。
  
          这才正常嘛。
  
          而李天煜则是不敢置信的四处打量。
  
          这个名字他听过!
  
          在这几个月中,他不断的借着超保局的内部网络了解着一切有关能力者的知识。
  
          其中,就包括了“炼金“这一领域。
  
          “世界十大炼金工坊排名第四,在刀剑领域堪称最强的那个剑炉?”李天煜深吸口气。
  
          “嗯呢!”于平心骄傲的点头。
  
          “咱们师傅在诸夏可是仅有的三个‘天工’之一,在世界范围内,也是排名前十的炼金大师!”
  
          不难看出,在他心里,师傅的地位是何等的崇高,又是何等的让他自豪。
  
          然而……
  
          “这很值得高兴?“贺如山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于平心的面色一僵,高昂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看了看贺如山的表情,然后缩了缩脑袋。
  
          就像鹌鹑一样……
  
          明明是值得惊叹的地位,少有人能够达成的伟业,但是贺如山似乎并不满意。
  
          于平心暗暗叫苦。
  
          完蛋,这次在小师弟面前有点得意忘形了。
  
          但是好在,这一次师傅没有过多的训斥他,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现在,你还有什么疑问?”贺如山看着李天煜。
  
          “来之前,叶九州和我说,您能教我如何提升我的能力……”李天煜说道。
  
          贺如山看着他,微微颔首。
  
          “我可以。”
  
          “那么,我没有疑问了。”李天煜微微低头,然后开口。
  
          “师傅。”
  
          “去上香。”贺如山不置可否。
  
          一旁,逃过一劫的于平心连忙眼神招呼着李天煜,快速的朝着工坊的另一头走去。
  
          看着两人离去,贺如山垂下眸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贺叔,抽一根?”叶九州摸出了一根烟。
  
          贺如山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戒了。”他闷闷的说道。
  
          “得了吧,您哪次说戒,最后真戒了的。”叶九州嗤笑道。
  
          “陈姨和潇潇都不在,没事。”
  
          但是贺如山还是没接过这根烟。
  
          “得,我自己抽。”叶九州见状也是耸了耸肩,不再强求。
  
          石刚看着扩散的烟雾,默默的坐远了一点。
  
          尽管他的存在感有点低,大家似乎都没有关注到他,但是他也不在意。
  
          毕竟他的定位就是打手和司机。
  
          要做的只有打架和开车。
  
          这也是超保局双人组中“武斗”人员的常态。
  
          习惯就好……
  
          “贺叔,您似乎第一眼对天煜有些不满意?”叶九州抽了几口烟后问道。
  
          “只是不太喜欢他的眼神罢了。”贺如山淡淡的说道。
  
          叶九州抽烟的动作停了停,随即又是一大片烟雾弥漫。
  
          “你应该不会看不出来。”贺如山说道。
  
          “他和那家伙很像。”
  
          叶九州吞吐着烟气,没有搭腔。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像,但不一样。”
  
          “所以我才愿意收下他。”贺如山微微点头。
  
          “有人找过您?”叶九州好像意识到了些什么。
  
          “您不喜欢这小子的眼神,因为从他的身上,您看到了某个人的影子,根据我对您的了解,哪怕他天赋再好,您应该也不会收下他才对。”
  
          “一开始,我以为您是因为他家里……”
  
          但是,仔细想想,他家里人虽然在局里地位特殊,但是,他们和贺叔却并没有太多的交集,以贺叔的脾气,恐怕也不会为他们而破例。
  
          “白泽找过我。”贺如山没有隐瞒。
  
          “果然,那老家伙……”叶九州啧了一声。
  
          “能改变您主意的人不多,我就猜到是他……”
  
          “不,他并没有改变我的主意。“贺如山打断道。
  
          “如果今天我真的不满意,那么哪怕是白泽,也无法让我收下他。“
  
          “但是,我愿意信这一次。“
  
          贺如山一字一句地说道:“白泽看错了一次人,我相信,他不会看错第二次。“
  
          “我也相信,我不会看错。”
  
          “我也相信。“叶九州笑着将最后一口烟吸完。
  
          另一边,于平心带着李天煜拐入了工坊后的一个祠堂。
  
          “就是这里了……“于平心说道。
  
          此刻,在李天煜眼前的,是众多的牌位。
  
          “我剑炉乃是由曾经诸夏首屈一指的炼金大师欧冶子所创立,历时千年,传承至今,单论历史之悠久,传承之完善,乃当世之最,历代皆有奇才诞生。”
  
          “天煜,这些,就是我们剑炉祖师们的牌位,包括了咱们师祖、太师祖在内……”
  
          于平心庄而重之的从一旁拿过三根香,递给李天煜。
  
          “敬了这三柱香,从此,你就是我剑炉弟子。”
  
          “需要跪拜吗?”李天煜接过香后询问道。
  
          “皆可。”于平心沉声说道。
  
          “放在百年多前是要的,但是,到了近代,从我们太师祖那辈就废除了这个规矩,跪拜随心。”
  
          “只要不曾有辱我剑炉门风,对祖师心怀尊敬,想必祖师们也不会怪罪。”
  
          “要我说,站着得了,咱们师傅也没跪。”于平心耸了耸肩。
  
          于是,李天煜只是郑重的三次鞠躬,恭谨的上了三柱香。
  
          一切完毕之后,于平心带着李天煜退出祖师祠堂。
  
          于平心看着李天煜,轻舒口气。
  
          “小师弟。”
  
          “大师兄。”李天煜也是叫道。
  
          “这么多年了,总算是等到个小师弟啊,不容易……”于平心感叹道。
  
          “大师兄,咱们剑炉……人很少吗?”
  
          “少?就这么跟你说吧,本来,咱们炼金术师放眼世界,数量也是极度的稀缺,堪称保护动物,战略资源。”
  
          “而在这极少数的一群人当中呢,像其他世界前十的炼金工坊,不算那些炼金学徒,人数最少的,也是咱们的五倍。”
  
          “咱们剑炉不会就三个人吧?”李天煜无奈的说道。
  
          “不,那就不止……”于平心宽慰道。
  
          “加上你,咱们有五个人。”
  
          李天煜的眼前一黑。
  
          也就是说,在他没来之前,只有四个人?
  
          这也太离谱了吧?
  
          “没办法,谁让咱们师傅要求严呢?”于平心对此也很是无奈。
  
          “虽然说学练金术的要求很高,但是,咱们诸夏那么大,总归是能找出不少的。”
  
          “但是,咱们剑炉历代收徒都是精益求精,宁缺毋滥,所以……你懂的。”
  
          简单来说,一般精英化的结果,就是人数稀少。
  
          李天煜扶额,“那除了我们和师傅,还有谁?“
  
          “哦,还有一个和师傅一辈的师叔,只不过他去外面游历了,一年多都没回来了。“于平心想了下说道。
  
          “还有就是和咱们同辈的了……你的师姐,我的师妹,也是师傅的亲女儿。”
  
          说着,于平心感叹的拍了拍李天煜的肩膀。
  
          “师弟啊,师傅的年龄也不小了,这几年已经感觉精力没那么充沛了,所以你多半就是师傅的关门弟子了。”
  
          “咱们那位师叔没有收徒吗?”李天煜问道。
  
          “咱们这位师叔性格洒脱,实在是耐不下心来教导徒弟,所以,当初师祖还在的时候,他就和咱们师傅聊过。”
  
          “师叔说‘师兄,我是闲不下来的人,所以,这剑炉的传承就麻烦你了。’”
  
          “师傅问‘那你呢?‘”
  
          “师叔说‘师弟我?哈哈,你负责为剑炉留下传承,开枝散叶,师弟我就负责去游历各国,看看能否为我剑炉的技艺再添上一笔。‘”
  
          “行吧。”李天煜有些无奈。
  
          看出来了,这个师叔是真的潇洒。
  
          他们回到了工坊。
  
          “对了,待会师傅会问你……”于平心好像想起来什么,急忙说道。
  
          “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贺如山的声音已经响起。
  
          李天煜看了看贺如山,发现他问的是自己。
  
          “师傅,您的意思是……”
  
          “剑炉惯例。“贺如山解释道。
  
          “师傅要给予入门的弟子一个亲自打造的礼物。“
  
          世界排名前几的炼金大师亲自打造?
  
          李天煜的眼睛微微一亮。
  
          他看了一眼身边不断对他使眼神的于平心,微微沉吟。
  
          “我并没有太过渴求的东西。“他回答道。
  
          “所以,但凭师傅的意思吧。“
  
          剑炉最出名的,无疑就是刀剑,尽管其他炼金武器也都有所涉及,但是,刀剑无疑还是首选。
  
          但是,李天煜自己本身对于冷兵器也并没有怎么涉猎。
  
          就像此前殷泠苼嘲笑他的一样,拿什么都跟拿把菜刀一样。
  
          他还是更习惯用他的拳头。
  
          而除了刀剑之外,可选的范围就多了。
  
          要想保命,可以选择防具,要想提升攻击能力,可以要拳头、指虎之流。
  
          甚至,如果想要简单一点,直接要把炼金枪械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以,最终,李天煜选择将决定权交给贺如山。
  
          无论结果是什么,他都能接受。
  
          那么,贺如山自己选择做的作品,想来应该会是得意之作吧。
  
          贺如山看了他一眼,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点头。
  
          “平心,开炉。“他说道。
  
          “是!师傅!“于平心精神一震。
  
          “我锻造大概要三天的时间。”
  
          他看向李天煜。
  
          “如果没事的话,这几天就在这里住下,让平心先带你入门。“
  
          “学生明白。“李天煜欣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