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开局鹿鼎记,我是吴应熊 > 七十、难杀的韦公公

七十、难杀的韦公公

次日凌晨,吴应熊从睡梦中醒来,摸了摸身体上搭着的几只玉臂,脑海里回忆起昨晚的疯狂……苦笑一声…暗道:“好像...很不错的样子!”
  
  随后微微一想,就知道昨晚的事情铁定是苏荃的策划了。只是方怡和沐剑屏也就罢了,建宁公主的事情却需要好好琢磨一番!
  
  想到这,吴应熊轻轻的把搭在身上的几只手臂轻轻挪开,想要起身。
  
  这时苏荃柔媚的声音传了过来:“相公这么早起来么?”双儿轻柔的声音也传了过来:“我服侍相公起床!”
  
  吴应熊轻声说道:“有点睡不着,起来活动一下!你们在休息一阵吧!”
  
  吴应熊说完就从床上下来,在地上找着自己的衣服,可是昨夜的疯狂,地上散落着花花绿绿的衣服、亵衣堆叠在一起,一时之间居然找不着。
  
  这时双儿拿着一件衣裳披在吴应熊的身后,说道:“相公不用找了,穿新的就好了!”说着就服侍吴应熊穿起衣服来。
  
  吴应熊捏了捏双儿的柔荑,心道:“双儿小乖乖果然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啊!”
  
  穿好衣服之后,吴应熊走出了房间,来到院中的凉亭坐下,双儿和苏荃也穿好了衣服跟了出来。
  
  吴应熊跟双儿拿了一根‘醒神’抽了起来,苏荃从背后抱住了吴应熊,把头放在吴应熊的肩膀上,嘴唇凑在吴应熊的耳边说道:“相公在想什么?龙儿做错了么?
  
  吴应熊扭头在双儿的樱唇小嘴上啄了一口,坏笑着说道:“龙儿做的很好啊,怎么会错呢?我很喜欢。”
  
  苏荃问道:“相公既然喜欢,为什么看起来有些愁眉不展的?”
  
  吴应熊说道:“我是在想建宁的事情,她是格格,彻夜没有回宫,只怕宫里已经乱了啊!”
  
  苏荃听着格格笑了起来,说道:“我还以为相公在担心什么呢?”
  
  吴应熊说道:“倒也不是担心,只是康麻子知道了的话,事情会有些棘手!”
  
  苏荃说道:“相公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我昨晚已经让人传信到宫里,让毛东珠遮掩此事,康麻子不会知道的!”
  
  吴应熊听着把苏荃拉到身前,让苏荃坐在了自己腿上,照着苏荃的脸蛋就是狠狠的亲了上去,说道:“龙儿还真是聪明!”
  
  苏荃朝着吴应熊就是一个妩媚的白眼,吴应熊又问道:“对了,龙儿。你昨晚下药了?”
  
  苏荃点点头,说道:“对啊,要不然相公还不知道要假正经到什么时候呢!我用的可是神龙教秘传‘龙蛇欢喜散’,药力可比江湖上那些什么‘我爱一根柴’、‘合欢散’之类的好用多了!”
  
  吴应熊听着额头冒出了冷汗,药效的确挺强……想了想又问道:“那方怡和小郡主昨天怎么那么听话,跑过来一起烧烤!”
  
  苏荃说道:“那更简单了,沐剑屏那丫头本来就对你没什么恶感,随便骗骗就来了!至于方怡,拿她弟弟吓吓她就好了!”
  
  这果然很苏荃啊…吴应熊心里又琢磨了一下:“宫里虽然没有问题了,不过昨天晚上使‘葵花宝典’韦小宝却是不能再留了!”
  
  之前吴应熊一直没杀韦小宝,一个是因为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二个是怕有世界意志之类的东西阻止自己;三个是怕杀了韦小宝,‘蝴蝶效应’让‘鹿鼎记’剧情产生未知的变化!
  
  现在蝴蝶效应的确来了,原著里的站五渣韦小宝居然学会了‘葵花宝典’,武功变得厉害异常,连杨溢之都不一定打得过他,如果自个没有‘醒神’加‘六脉神剑’,现在对上韦小宝是妥妥的凉凉啊!
  
  ‘葵花宝典’要割了之后才能学,算起来韦小宝被割了也没多久,也就是这狗东西练了‘葵花宝典’最多也就是月余的时间,现在就这么厉害,那等他在练一段时间,那还得了?到时候自个就算有‘六脉神剑’也不一定是韦小宝的对手!
  
  不得不说‘葵花宝典’这玩意厉害啊,韦小宝这种废材练了都能短时间内拥有这么高的武功!
  
  想到这吴应熊把苏荃放下来,说道:“走,去看看昨天那个小太监!”
  
  说着当先走出了院子,很快就来到关押吴应熊的地牢里,牢里的侍卫看到吴应熊纷纷行礼。
  
  吴应熊看着被绑住的韦小宝,精神头居然出奇的好,一双狗眼还充满着灵动,正四处乱瞄。看到吴应熊带着苏荃和双儿进来,狗眼居然盯着双儿和苏荃的凹凸之处!
  
  韦小宝只所以还如此精神,是因为昨晚吴应熊虽说吩咐了收拾一顿韦小宝,可又说尽量不要弄出伤痕来。
  
  所以王府的侍卫只是稍微打了一顿韦小宝,就没再折磨他,被绑在柱子上的韦小宝瞅着苏荃和双儿,心道:“这小乌龟倒是好福气,这两个娘们比扬州丽春院的姐妹儿漂亮一百倍啊!”
  
  吴应熊瞅着韦小宝贼眉鼠眼的目光就来气,随手抢过侍卫手上的鞭子,朝着韦小宝抽去,打得韦小宝嗷嗷大叫!
  
  韦小宝大叫道:“吴应熊你好大的胆子,是皇上派我来的,你居然敢这样对我!皇上肯定会杀了你,杀了你!”
  
  吴应熊听着一笑,骂道:“傻缺!”
  
  打得反而更用力了,韦小宝看吴应熊不停手,忙又喊道:“皇上知道你私藏武功,上次居然被你瞒了过去,你这次死定了!你放了我,我去帮你求情!”
  
  地牢里各种刑具很是挺齐全的,吴应熊突然瞅到旁边烧红的烙铁,直接拿了起来,朝着韦小宝的胸膛烫去!
  
  韦小宝被鞭子抽的本来就很疼,火红的烙铁一烫过来,更是痛到撕心裂肺的!心里把吴应熊恨死了,口中打骂道:“王八蛋,臭乌龟!你完蛋了,我早就跟皇上约好了,只要我不回去,就代表你有问题,你死定了、死定了!”
  
  吴应熊把烙铁扔回碳炉,拍了拍韦小宝的脸蛋,讥讽道:“傻缺,康麻子会让一个格格来我这里刺探情报么?而且你觉得康麻子会为了你一个小太监对我平西王府动手?”
  
  随后不再理韦小宝,转身冷酷的说道:“杀了!扔到乱葬岗!”
  
  韦小宝听着吴应熊的话,心里拔凉拔凉的,暗道:“死定了,这次死定了!这小乌龟根本就不像小玄子说的那么傻,压根就是奸狡巨滑加武功高强啊,这次死定了!”
  
  韦小宝看着旁边侍卫握住了朴刀的刀柄,吓得浑身发抖,再一次被吓尿了,顺着裤子往下滴,嘴里坐着最后的挣扎,大喊着:“世子爷,小王爷,吴爷爷,我错了、我错了,你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吴应熊压根不为所动,搂着双儿和苏荃准备往外走。
  
  侍卫拔出了朴刀,直接向着韦小宝的脖子砍去,韦小宝顿时万念俱灰,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比昨夜韦小宝更加诡异的身影突然出现在地牢里,‘叮’的一声,眼看就要砍中韦小宝的脖子的刀被一根绣花针打落在地!
  
  吴应熊想都不想,把苏荃和双儿往自己身后一推,跟着伸出手,少泽剑、商阳剑瞬间激发,向着鬼魅身影和韦小宝射去!
  
  也不见鬼魅身影的动作,绑着韦小宝的绳子掉落在地上,跟着就拉着韦小宝向旁边闪去。
  
  可救韦小宝耽搁了这么点功夫,终究没有完全把‘六脉神剑’躲过去,射中了鬼魅身影的肩头。
  
  地牢里的侍卫们也反应过来,拔出刀把韦小宝和鬼魅身影围在其中,吴应熊瞅着停下来的鬼魅身影,居然是一个老太监!
  
  韦小宝本以为必死无疑,半天没等到刀落下来,睁眼一看,顿时激动的热泪盈眶,口中喊道:“师父!你老人家终于来了,我差点被这小乌龟给杀了!”
  
  吴应熊听着心中更是惊异,师父?这个老太监就是传给韦小宝‘葵花宝典’的人?又一个原著里没有的人!
  
  吴应熊盯着老太监,一字一句的说道:“好大的胆子,老东西,你这是当我平西王府没人了吗?”说着抬手就准备在使出来‘六脉神剑’,可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这闯进来的自然是教韦小宝‘葵花宝典’的老太监了,老太监看韦小宝还要动手,忙说道:“不知世子能不能听咱家说几句?”
  
  吴应熊说道:“给你半柱香的时间!然后就一起去死吧!”
  
  老太监听得脸上的脸皮几乎挤在了一起,先是向韦小宝说道:“咱家说过,我不是你师父!”又向着吴应熊说道:“咱家只求小王爷能饶了这小太监一命!”
  
  吴应熊冷冷的说道:“你说放就放?而且他看到了不该看的事情,我能放过他?”
  
  老太监听着瞅了瞅韦小宝,韦小宝瞬间明白,忙说道:“请小王爷放心,小桂子从来没有来过子爵府!”
  
  吴应熊心里自然巴不得立马弄死韦小宝这厮,关键问题是这个老太监貌似自个打不过,一共就五发‘六脉神剑’刚刚用了两发,现在就剩下三发‘六脉神剑’了,如果用了,子爵府里就没人能拦住这老家伙了!
  
  这老东西即便分心救韦小宝,自个都没有重伤他!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救出了人,现在就算把剩下的‘六脉神剑’用了,在加上子爵府里的其他人,恐怕也留不住这老东西!
  
  更重要的是‘葵花宝典’里的武功速度奇快无比,只怕真的动起手来,这老太监说不得还可能让子爵府里的人伤亡惨重!
  
  吴应熊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说道:“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讲条件?”
  
  老太监咧开嘴,笑了笑,身子微微一动,围住他的其中一名侍卫居然已经被这老东西给擒住了!
  
  吴应熊脸色变得铁青起来,怒视着老太监,说道:“放了他!”
  
  老太监只是想震慑一下吴应熊,也不想过分激怒吴应熊,把手里的侍卫推了出去。
  
  吴应熊此时心里也有些急了,难不成真的放过韦小宝这厮,韦小宝这厮睚眦必报,这个狗奴才回去见了康麻子铁定把自己卖个底朝天,以后也铁定会找机会报复自己。
  
  吴应熊突然想到之前老太监和韦小宝的对话,灵机一动,问道:“你只让我留小桂子一命就可以?”
  
  老太监沉默了一下,点头说道:“没错!”
  
  吴应熊阴森森的说道:“那割了他的舌头,挖了他的眼睛,剁了双手双脚,我就留他一命!”
  
  韦小宝听着忙说道:“你想都别想,这样的话,你还不如杀了我!”
  
  老太监眉头紧皱,说道:“小王爷,不要逼咱家!”
  
  吴应熊冷笑一声,向身后的苏荃做了个手势,苏荃把装着‘豹胎易筋丸’的药瓶拿出来扔向了老太监!
  
  吴应熊说道:“让他吃了这药,以后为我做事,我就放了他!”
  
  老太监接过药瓶,把药丸倒了出来,看了看外观,又在鼻子下闻了闻,说道:“豹胎易筋丸?”
  
  吴应熊说道:“你知道这药?”
  
  老太监点点头说道:“几年前,我曾经跟洪安通交过手!”
  
  吴应熊听了有些好奇的问道:“谁赢了!”
  
  老太监笑呵呵的说道:“侥幸胜了半招!”
  
  吴应熊听着心里有些惊讶,瞅着这老太监的语气,只怕不仅仅胜了半招啊!随后又说道:“既然你知道这药,我倒是不用多解释了,吃了可以走,不吃就一起留在这里吧!”
  
  老太监叹了一口气,把药丸递给韦小宝,说道:“吃了吧!”
  
  韦小宝说道:“师父,能不能不吃?”
  
  老太监捏开韦小宝的嘴,直接把‘豹胎易筋丸’塞进了韦小宝的嘴里,然后把韦小宝的嘴巴一合,一抬手,药丸顿时就进了韦小宝的嘴里。
  
  吴应熊瞅着朝一旁的侍卫说道:“去检查下,看他是不是真的吃下去了?”
  
  侍卫走到了韦小宝旁边,韦小宝长大了嘴,伸出了舌头,说道:“你看吧!”
  
  侍卫细细的在韦小宝嘴里检查了一番,才向吴应熊点了点头。
  
  老太监看则说道:“小王爷,我们可以走了吗?”
  
  吴应熊点了点头,又朝着韦小宝说道:“明天来见我!”
  
  随后老太监提着韦小宝消失在地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