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盛世传奇 > 7 路见不平

7 路见不平


  张抱着踏雪,走进武安郡的城门,街上行人众,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热闹无比。张沿街走着,着,听着。步履轻盈,虽皂月长袍破旧带有血渍,也难掩他丰神俊秀的模样。他怀中的踏雪耸动的双耳,毛茸茸的头似乎枕的置不舒服,换个方继续睡着,可能昨的训练有点累吧。
  张从成衣铺出来,身着青色长衫,罩黑纱,腰间的紫色绸缎带依旧,左手着心宝剑,右手抱着踏雪,往屠户方走。将龙凤标里的大分狼肉出售给屠户,约莫100来斤,换1200元。铺上肉价也不过十七八元一斤,来屠户是诚信。又从药店买了金疮药和大还丹,买效金疮药和龙虎丹的,却是没有,能退而。来效金疮药龙虎丹是张大夫传药方秘,难怪效。张的财富2706元,逼3000元大关,这才六吧,当于联盟国大半个月的工资了。张查龙凤标上的信息:
  角色信息
  姓名:张
  ID:56010091
  族:人类
  赋:未
  级:癸4
  内力:癸3
  力:癸4
  声望:300
  财富:2706元
  身份:中夏民
  信:0
  空间:25
  应该是杀狼时候级升1小段的吧,财富应该是卖狼肉以支出,价便宜。张这样到,下手臂往门走。边有一个乞讨老人,他衣服褴褛,骨瘦嶙峋,头发杂乱,唯独庭饱满,双目有神。他拦住张说:“少侠,我观头顶紫气冲,骨骼惊奇,以成就不可限,现在我有一功,不少侠可有兴趣?”说着从怀中摸出一个面残破不堪的书籍,见上面写着《德经》。张着书名,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踏雪在怀中挣扎下地,围着乞丐转悠。张掏出2000块递给乞丐:“老人必遇到什困难吧,这2000块就当给应应急。”
  “身上还有吧。”老乞丐的声音笃。
  “晚辈还有700块用盘缠,无给您了。”张不觉用上敬语。
  “也罢,这《德经》就赠与了。”老乞丐过钱,功在张手上,“以便是门传人了。世间有大隐门:门、佛门、魔门,皆隐士不出。而现在是我门唯一弟子,以自为吧。”说完,手上的扳退下,带在张手上,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张盯着大拇上带的扳,觉绿光环绕,质地清凉,玉石纹也十分。真是个奇怪的人,张暗。他抱踏雪离开了。如他时查龙凤标信息,会发现他的龙凤标里的信息了一职业:门。
  老乞丐又出现在街上,他拦住一身着华丽,肥头大耳的年轻人,说:“少侠,我观资质庸,却唯独义心不减,我这有功,不下如何?”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破旧的书籍。肥胖的年轻人不耐烦的挥手赶开老乞丐:“走走走,不要碍着小爷走。”
  “哎哎,少侠不满?我这还有适的功。”说着再伸手入怀掏出4古朴秘籍在胖子面开。分是《玉女心经》、《易筋经》、《玉箫剑》和《气歌》。胖子着书名,到《玉女心经》时眼睛一亮,手不自主的伸秘籍。老乞丐晃身躲过,说:“能选一,不能悔。”声音严肃。
  胖子不考虑了一会,将手伸《气歌》。
  “确?”老乞丐满脸微笑的问到。
  胖子不答,拿《气歌》翻。见扉页写:孟子曰:「吾善养吾浩气」彼气有七,吾气有一,以一敌七,吾何患焉!况浩,乃地气。
  片:地有气,杂赋。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沛乎塞苍冥。……哲人日已远,典刑在夙昔。风檐书读,古照颜色。
  胖子的有点入神,不热血沸腾,耳中飘过老乞丐的话:如今是我门二弟子,何何从,自行决择。胖子神,却再也找不到老乞丐的身影。他喃喃“高人,高人呐。”说完老乞丐站立的置躬身一拜。这一拜彻底认可了老乞丐。
  张不面发生的一切,觉的老乞丐不像个骗子。他翻开《德经》,觉一股浩的气息迎面扑来,心神颤动。书中写:
  可,非;名可名,非名。
  无名,地始,有名,万母。
  故无欲,以观妙,有欲,以观徼。
  两,同出而异名,同谓玄,玄又玄,众妙门。
  ……
  书中含义让张难自禁。气势磅礴,大气恢宏,一功!张不的痴了,他边走边,踏雪在怀中是安静,的小眼睛在处打。
  突,踏雪尖锐的叫声吵醒了全神贯注阅读的张,同时,远处阵阵兵器交的叮叮声也隐约传入张的耳中,张连忙将踏雪下,秘籍揣入怀中,为在官上,应该不是野兽袭人类的,倒像是恶人劫。张来不,左手紧握心剑剑鞘,右手握着剑柄,快步往打斗声处跑。
  疾行数百米,在转弯处到六人黑衣人在围攻一青衣罗裙女子和褐色长衫的老。地上躺着5具尸,有一具是黑衣人的尸,必黑衣人武力。。
  青衣罗裙女子,张感到熟悉,却不里见过。两人浑身是伤,浴血抵抗,却双拳南敌手,仅一个呼吸,二人腿上手臂上就会出现两伤口。
  张不思敌我双方的人数差距,拔出心剑,飞奔上,朝围攻女子的黑衣人胸膛刺,没有他,仅为黑衣人离张近罢了。剑尖离黑衣人有3寸,黑衣人仿佛感到危险,顾不上女子,能勉避开要害,心剑在黑衣人的腋窝刺出深可见骨的伤口。黑衣人右手微微一垂,见他眼中凶光一闪,右手握剑柄身刺,张没到黑衣人如凶悍,来不拔出心剑,心中一横,将心剑下切,打算挡开刺胸口的剑,黑衣人右腋到肋骨出削下一块血肉。万幸剑尖偏移,张的右臂刺穿。张咬牙挥剑朝黑衣人拦腰扫,他黑衣人见有人捣乱,眼神交,分出一人协助黑衣人。来人离张不过六步距离,同伴即将腰斩,大吼一声挥刀砍张的头颅,声震耳欲聋。张脑袋一震,余光瞅见砍自己的刀,心“若我腰斩对面,自己头颅也该搬了,不划算。”无奈弃对面的黑衣人,就地一滚,险险避开刀锋。刀在地上辟出一深痕,可力奇大无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