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盛世传奇 > 5 杀狼助犬

5 杀狼助犬


  张三把菜刀送到马掌柜那,马掌柜一阵夸赞,给了20辛苦费。然后给王裁缝送去吃食,给张大夫送成衣,给冯老板送包好的药材等等,虽是一些跑腿,却也轻松自在,当然也少不了辛苦费,零零总总加起来有100来块吧。不同的是王裁缝、张大夫和冯老板道到张三将历练,都要张三明天来,张三没有多就答应下来。张三也去过武堂,重温了下战斗础技能。间二伯张仁德跟张三讲述了战斗技能和技巧。他说间武功无一不是从战斗础技能里演化而来,战斗础是一切武艺的,有对战斗础理了、吃透了,能创出适合自己的武功招。何武功非一招一间就能创出,须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你的还长,将来肯定能遇到师点等等。后告诉张三历练前要去县衙备案,备案后他的龙凤标就能正使用了,体的张仁德也没有说,张三也不好多问。
  张三到家已经8点多了,没见到父母妹妹,是休息了。张三明天跟父母说历练的事,然后就下线了。
  上线,张仁杰和贾贤在拾着工,准备下地劳作。“爹娘,有事要跟你们说下。”张三踏出0度间说道。对张仁杰和贾贤或说鸿蒙大陆所有的人对早已司见惯。“哦?要出去历练了吗?”张仁杰道。
  “是的。”张三上前帮忙道。
  “去哪里?”贾贤擦手,从堂屋里端着一碗粥和一个馒头给张三送来。
  “就随处看看,也不道体哪里。”张三连忙过吃起来。(鸿蒙大陆里长时间不进食,是会饿死的。饥饿也会成等级临时下降)
  “那就往方向走吧,那里有好的宗派。若是有缘得宗派庇佑,也是好事。”张仁杰道。
  “好的。”
  “爹,娘,哥,我去学堂了。”身穿素衣罗裙,外罩鹅黄纱衣,腰紫色带,肤若凝脂,貌似桃,明眸善睐的少女从堂屋内蹦蹦跳跳的走出。就是张三的妹妹张媛。
  “去吧。”贾贤挥挥手道。
  张三吃饭和父母声招呼出门。他去李伯家,李伯把昨天的宝剑装饰好,送给张三防身武,张三要给钱,李伯执不,无奈下张三答应李伯途中稀有矿石作为报酬。李伯说:“这柄宝剑为平心,凡上,以后有好材还可以升,希望你要好好待。”
  张三答应。张三依去过王裁缝、张大夫和冯老板那里,得到了他们的馈赠。王裁缝给的是皂月长袍,张大夫给了2瓶药:一瓶专跌损伤的效金创药,一瓶专内伤的龙虎丹。冯老板则给了张三一面黑色纱巾,嘱咐张三在江湖上行走,尽量不要以面目示人。
  张三头轻纱束发,面罩黑纱巾,身着皂月长袍,腰紫色绸缎带,手握平心剑,脚踩踏云靴。好一副飘逸出尘的俊朗生。
  张三来到县衙,见衙门口2石雕獬豸威武神气,栩栩如生。大门厚重而沉实,大门口2边各有一面鸣冤鼓,门上一匾额上书4个大字“乐县衙”,其字大气恢宏,正气凌霄。
  “来人止!”有一官差上前阻拦。
  “大人,我乃张家庄人张三,来报备游历。”张三拱手道。
  那官人上下扫视一眼,“跟我走吧。”说便转身往衙内走去。
  张三称是跟了上去。
  县衙报备过后,张三手腕上的龙凤标有了其他功能:
  角色息
  姓:张三
  ID:56010091
  种族:人
  天赋:未
  等级:癸3
  内力:癸2
  体力:癸3
  声望:300
  财富:1600
  身份:中夏平民
  :0
  间:0
  原来报备后会有内力与财富显示,和间都能使用。可以与好友亲朋联,间可以储存非生命体物。内力是人体内储存的一种气,能加攻击力,高体力等用处。
  张三到张家庄,与众人道。。
  踏出张家庄的时候,张三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滋味,有落寞有待有希望……
  距离张家庄50里的山上,张三歇息。他从龙凤标里出淡水干粮吃起来,这时从不远处传来几声狼嚎和犬吠,犬吠声透着凄厉与绝望。张三匆匆吃下干粮,不由往声音处小心前进。走过荆棘丛生,道崎岖的米山,张三停下,他前方20米处有2头身形矫健狼左右围攻一头遍体鳞伤的……嗯,狗?张三揉了揉眼睛看去。没错,是狗!见那狗微躬身体,龇牙咧嘴,不曾移动一!原来它身下有一毛球般的幼崽蜷缩着身子颤瑟瑟发抖。由于太远,张三看不幼崽的样子,却能隐约听到幼崽富满绝望的呜咽。见右边那头狼向狗扑去,狼口大张,狼牙闪烁着寒,目标狗头。左边的狼也伺机冲了上去,目标狗的咽喉。千钧一发之际,狗头微侧,避开右边袭首的狼口,张嘴咬向左边的狼口。虽然躲过了右狼的袭首,可头顶依然右狼撕开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那狗身体晃动了下,它的嘴虽然咬住了左狼的上颚,可它的下颚也左狼咬住,都死不松口,似乎要咬下彼的上下颚。右狼落地,准备发动下一侵袭。张三动了,他讲内力运入双足,右手紧握平心剑朝战斗处冲去。那2狼1狗不由朝响动声看来,那2头狼是一惊,看是一人,眼中凶甚,右狼躬身起朝张三扑来。狗眼中是一喜,后又暗淡下来,它的眼神复杂和绝望。张三瞥见这一幕,心神巨震,这头狗怕是灵了。不由张三多,狼已经扑向面前,獠牙森然。张三右侧身平心剑上撩,剑尖在狼腹划下深可见骨的伤口,他的左臂也獠牙刮到,鲜血淋漓。不等稳住身形,张三顺势用力将平心剑劈向狼腰。狼何等凶悍,扭狼头张口咬向张三肩膀。平心剑划断了狼的脊梁,鲜血溅了张三一身。而狼前半身吊在张三的肩后,獠牙入骨,前爪乱扒,将张三的后背扒的血肉模糊。疼的张三脚下一个踉跄半跪地上,龇牙咧嘴。张三握剑杵地,大口喘气,肩膀的狼头咬合力慢慢减轻,疼痛已经麻木。他心中的野性疼痛激发,右手用力将狼上半身拽下,肩上撕下一块血肉也不在乎。重新握住平心剑,踉跄的朝仅剩的那头狼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