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盛世传奇 > 4 惊鸿一瞥

4 惊鸿一瞥


  张在床上醒来,着镜片上的时间:2235年7月27日09:47:32。显鸿蒙世界的时间与联盟国时间一样,与官网的信息符。虽在《盛世》里忙碌了一,张辉却没有任何不适,跟睡眠的结一样,精神充足,没有丝毫疲惫的感觉。张床卫生间洗漱,见另一张床空着,陈广峰应该晨跑了。陈广峰有晨跑的习惯,张辉是的。,在张辉洗漱的时候,门传来钥匙开锁的声音。
  “张辉,我买了早餐,一吃吧。”陈广峰装有包子油条豆浆的袋子放在桌上。
  “的,陈哥。”
  吃过早餐,张辉12元早餐钱给了陈广峰,陈广峰没有推辞。他们处的时间不长,格彼了,不会跟对方客套什。上班上,陈广峰和张辉聊了鸿蒙世界的话。“张辉,《盛世》验了吧,感觉怎样?”
  “棒,就跟真实的世界一样,不对,应该说鸿蒙世界就是真实世界、梦境中的世界。当我降生的时候,感觉就像小说中的夺舍,继承了“他”的有。”张辉思索。
  “是啊,我也有这样的感觉。”陈广峰是赞同,“是婚礼的场景,让人影响深刻,回味无穷。这场婚礼简吊打现在有的婚庆司,不我以有没有会办成这样的婚礼。”
  “这应该是古婚礼吧,记历史书上有过应的记载。现在的婚礼即模仿古,也是似而神不似,跟大杂烩似的。”张辉吐槽。
  “赞同。对了,有收到喜钱吗?”陈广峰了什。
  “有啊,我收到了200元。话说怎鸿蒙世界的货币单跟联盟国的货币单一样啊。”
  “可不?总觉有什关联。我收到了300块,哈哈哈。”说完陈广峰的笑来。
  张辉一阵无语。
  谈笑间,他们到了鸿途大酒店门口,这是他们上班的地方。鸿途大酒店是皖郡人气高、装潢、服务佳的3酒店,集餐饮、休闲、娱乐、住宿一,是皖郡人们办的首选地。张辉踏进酒店的旋转门时,似乎听到了运的呼唤,不经的身,见到行人中一素妆淡服的女子与身旁的人说话。女子恰恰也微笑的了过来。这惊鸿一瞥间,张辉感觉世界安静了,耳边的喧嚣声不见,时间仿佛静止,有惊鸿艳影、丰神绝世的身影,深深的印在脑中。恍惚间感到肩膀一沉,回神陈广峰,眼中露出了疑惑。“什呢入神?”陈广峰说完也扭头边。张辉脸上一红:“没什。”再将目光移到边,却寻不到一抹倩影,心中有点遗憾,“走吧。”
  武灵儿与友安晴雪往汇成商厦,上聊是鸿蒙世界。途径鸿途大酒店的时候,安晴雪突拉着武灵儿的胳膊,“快,快,个小哥哥有点帅哦。”说完用手指着鸿途大酒店的门口。武灵儿微笑的过,刚与人的目光对。身材匀称,穿着普,于太远,面容有点模糊,觉眼神有点,似星空、似湖面静而舒和。“一般般吧。”说着继续走着。安晴雪嘟囔:“的,不。”拖着裙摆快走几步。人总是装着不经间扫视着2人,武灵儿亭亭玉立,秀丽端庄,一颦一笑间万失色。若生在古,亦是倾国倾城的存在。安晴雪却是另模样:婴儿肥的小脸显憨态可掬,略显柔弱的身却也环肥燕瘦引人无限遐思。用句不恰当的话比喻:若生在古,可以撑一座青楼。
  忙碌了一的张辉回到宿舍,洗漱完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沉沉睡。陈广峰为有一桌客人需要招待,还未回来。张从0空间出来,没见到他人,打算村里寻点做。村子里的杂货铺、铁器铺、成衣铺、酒肆、药铺在村子的中间,里是黄金地段,离村头村尾差不距离,张的目标就是里。李伯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匠师,他打造的农具便宜耐用,兵器更是锋异,堪称器。据说朝廷从他里订购兵器。张盯着眼的人,一头杂乱稀疏的灰白,胡子拉碴,满脸沟壑纵横,右颊出有一从眼角划到嘴边的伤疤,来狰狞可怖。他赤裸的上身肌肉虬扎、古铜色的皮肤在炉火的映照下油光闪闪。汗渍从舞动的手臂上滑落,滴在铁砧上,发出呲呲的响声。一柄暗红色的长剑在李伯大锤的敲打下渐渐成型,李伯用火钳夹长剑放入铁砧边的水槽中萃火,水槽里散出大水雾,浑浊的水也沸腾来。水面静时,李伯夹黝黑的长剑放入火炉中回火对我说:“儿,帮忙拉下风箱,注力和速。”“唉。”张蹲在风箱,双手握住拉杆,一下一下的用力拉来。没过久,就满头大汗了,“李伯,还有久能打这柄宝剑?”张趁着空隙随抹了脸,问。李伯仔细的翻动着宝剑,回:“快了,再有2工序就成了。”炉中宝剑呈暗红色的时候,李伯示张停下来。他一手夹宝剑放在铁砧上,一手拿着小锤叮叮当当的有节律的敲打来,在另一个水桶里淬火,刺鼻的味呛的张不捂鼻咳嗽几声。淬火完成,再经过李伯精心打磨,这柄宝剑彻底完成了。剑长3尺,宽2指,剑锋2寸,剑身的剑纹密集而神秘,射的寒光给人一种刺破皮肤的错觉,可何锋。仅一眼就让张浑身泛了鸡皮疙瘩,锋的剑!
  “儿,过段时间,就要历练了吧。”李伯擦拭着脸上的汗问张,声音和蔼可亲。
  “是的,过阵子就出。”
  “嗯,历练历练也是,是要牢记江湖险恶啊。”李伯笑呵呵的拍着张的肩膀,“这柄菜刀给马掌柜送吧,他叨扰我几了。”说着李伯打造的菜刀递给张。
  “嘞,李伯。”张过菜刀。。
  “再过来一趟。”李伯朝张挥了挥手。
  “唉。”远处传来张的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