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抗战:从八佰开始 > 第0300章 敲山震虎,打草惊蛇!

第0300章 敲山震虎,打草惊蛇!


  端午认为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谢晋元不是他,谢晋元做事情一板一眼,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他不会出手。
  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端午担心谢晋元会吃亏。所以他要去给谢晋元提个醒,只要谢晋元知道他去了174师,那么他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
  因为,从重藤支队的作战队形来看。他们应该是在昨天下午就打到了虞山附近。那么他们在这里呆了一晚上没动,这是为了什么?
  是火力不够吗?
  但端午已经找到了重藤支队的炮兵阵地。
  并且虞山阵地也没有被炮火攻击过的迹象。
  所以,重藤支队应该是在等待着什么。
  或者是在等待上峰的命令,又或者是在等待有关174师方面传来的消息。
  而再结合日谍山本大佐最后留下来的只言片语,端午断定,174师可能出现了什么问题,而且是非常严重的问题。
  所以,他要改变自己的战术。亲自带着人,去174师。
  端午先是命令周大棒派神枪手阻住174师与重藤支队之间的道路。然后又让朱胜忠带着人,继续侦查敌情。
  而他则回到了两里外,找到了孙世玉,魏永,老鼾,徐大壮,还有孙伯安。
  端午命令孙世玉,魏永,老鼾,徐大壮带着自己的部队在原地待命,而他则带着孙伯安的79旅直接上174师的阵地。
  他要震慑174师,哪怕钟久山真的想要叛逃,他也要掂量,掂量,自己的本钱够不够。
  于是端午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向174师进发,将174师的哨兵吓了一个半死。
  他们以为是敌人摸上来,大嚷大叫的跑回阵地汇报。
  阵地的负责人,拿着望远镜看,也看不清楚。大着胆子向外面喊道:“你们什么人?快点停下,否则我们就开枪了。”
  “去告诉你们师长,八十八师独立团上校团长端午来了,让他亲自来迎接。”
  “不是,你没搞错吧?你一个团长,让我们师长亲自来迎接?”
  端午话音未落,防御工事内的174师军官便开始吐槽了。
  “特么的,让你去,你就去。我三哥那是特派员。让你们师长前来迎接,还委屈他了?”
  孙伯安脾气最大,有人竟敢质疑他三哥,要不是离得远,他非得把对方的脑袋拧下来不可。
  这孙伯安,不仅身大力不亏,而且手上有力气。他说把人的脑袋拧下来,真就能拧下来。倘若不是他三哥就在他身边,火气一上来,他敢带着人杀上去。
  现在的孙伯安,绝对有这个底气,端午给他换了全套的日式装备,炮击跑,机枪,重机枪,他的79旅虽然人数没有以前多了,但是一个班却有两挺轻机枪。各种迫击炮二十门左右。还有一个重机枪连。奶奶的,谁现在不服,他就找谁干一架。
  而174师的军官但见对方这驾驶,必定是来者不善。他连忙跑去向钟久山汇报这件事。
  钟久山正在与谢晋元看他的军事布防图呢。钟久山心不在焉的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回答着。然而也正在这时,有人前来报告道:“报告师座,山下来了很多人,为首的说自己是特派员。”
  “特派员?”
  钟久山诧异,看向谢晋元。因为谢晋元是代表特派员来的。而此时,怎么又来了特派员?
  当然了,他肯定想不到,端午一直就在他的山下。只是没露面罢了。
  但是谢晋元知道,而且觉得团座突然带着人上山,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变故,否则团座不会跟自己前后脚上山的。
  谢晋元眼珠一转,与钟久山道:“钟师长,走吧?我们一起去迎接特派员。”
  钟久山有些迟疑,因为他听自己的手下说,这位特派员带了很多人。而他则还在考虑,要不要投靠日本人。
  他的内心很纠结。因为一旦让特派员与这些人上山,那么他想要投靠日本人就难了。也就是说,他的家里人,都会死。
  “怎么钟师长?您是不想请特派员上山吗?”
  钟久山的迟疑,令谢晋元看出了一些不好的苗头。他将手缓缓的按在腰间的枪上,并且轻咳一声。
  这一刻,屋内外的警卫同时打开枪的保险,对准了钟久山的卫兵。
  钟久山先是一惊,旋即便质问道:“谢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谢晋元笑道:“没有什么意思,请钟师长下山,迎接特派员。仅此而已。”
  “哼!”
  钟久山冷哼一声,披上了自己的大衣,只能跟着谢晋元下山去迎接端午。
  当然了,这一幕,自然被潜伏在174师的叛徒看到了。而且叛徒不止一个。钟久山的一个旅都叛变了。他们就等着带着钟久山一同投敌,受日本人的封赏。
  然而不想的是,竟突然冒出了一个特派员。他们想要将钟久山拦下来。但是身边又没有带那么多人。毕竟谢晋元带的卫兵清一色的德式装备非常唬人。
  旅长唐舒华与参谋王烨两个人一商量。一个人回去集合队伍,另外一个人下山去通知日本人,说有一个特派员来了,请示一下重藤少将他们究竟该怎么办。
  于是两个人分头行事。
  而与此同时,谢晋元已然请钟久山下了山,来到了端午的面前。
  端午满意的微笑,至少谢晋元没有事,而且将钟久山给押了下来。
  附近没有别人,只有钟久山一个参谋在。
  端午笑道:“钟师长,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钟久山故作淡定的道:“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什么可说的。”
  “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会让你开口的。”
  端午嗤笑了一声,命令孙伯安道:“马上接管174师所有的指挥权,敢于反抗者,就地枪决。命令所有连以上军官,到指挥部开会。不去的,有托词的,一律枪毙。”
  “你,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钟久山愤怒。因为他毕竟是一师之长。
  端午道:“没有什么意思。我是特派员,这里我最大。所有人必须服从命令。当然了,你有权给你们的军长,甚至是委座打电话。你有这个权利。但是在这之前,你得听我的。否则就地枪毙、”
  钟久山愤怒的道:“我就不信你有这么大的权利。”
  端午一摊手,无所谓的道:“你可以试试。”
  “··············”
  钟久山无语,心道:一切都完了。倘若要让日本人知道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也不知道会拿他的家里人怎么样。
  他如同泄了气一样。
  但端午不管这个,他要的就是乱起来。因为只有乱起来他才有机会。
  而这也是为什么,端午在没有抵达战场之前,不做任何战术安排的原因。因为战场上瞬息万变,用固有的战术去打仗,一旦其中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那么之前制定的所有战术,就只能给敌人有可乘之机。
  但国军打仗,恰恰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操作,找洋人找军事顾问制定一个完善的作战计划,一场仗还没有开始,他们已经在沙盘上把结局打出来了。
  但是当真正开打之后才发现,他们之前制定的计划,只要一环出现了问题,就是给他的敌人送人头。
  所以自打国民革命胜利之后,国军屡败屡战,非常的有毅力。而且还不自知。
  但端午呢!恰恰避开了这个怪圈,往往可以出奇制胜。他的战术不会在战前制定,而是当看到他的敌人再决定去用什么样的战术。
  当然了,必不可少的则是情报。但恰恰端午最不缺少的就是情报。
  他大致知道日军的每一支部队的进攻方向,以及大致的人数。然后以此制定战术,屡试不爽。
  例如这一次,他发现重藤支队的防守没有可乘之机,又得到了山本大佐的‘虞山’两个字情报。从而分析出174师的内部极有可能出现了问题。
  于是他带着79旅来了。他要让174师的阵地先出问题。看重藤支队怎么动,然后再制定战术。
  当然了,端午现在的行动,也算是一种战术,他可以称之为敲山震虎,也可以称之为打草惊蛇。反正他必须要让敌人动起来,然后再寻找战机。
  端午押着钟师长,孙伯安带着人迅速接管阵地。
  174师的士兵显得很慌乱。毕竟山上一下子冲上来这么多人,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所有连级以上军官,全部被请到指挥部开作战会议。
  当然了,有不愿意去的,但却被拿枪顶在了脑袋上。要么去开会,要么死。就这么简单。
  没有一个军官想要死的,包括那位唐旅长以及他挥下的三十几名军官。
  人太多,端午把人都带到了山后的空地上。四周都是端午的警卫,他们一个个荷枪实弹,枪的保险全部打开。吓的有些军官,竟然有一种腿肚子转筋的感觉。
  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突然阵地就被接管了,所有军官都被押到了后山的空地上。
  端午此时,站在高处,大声的道:“所有人不要害怕,我找你们来,只是为了对你们每一个人进行审查。我们接到了确切的情报。你们当中有人投靠了日本人。”
  “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当中有人投靠了日本人?”
  唐旅长第一个站出来。
  他此时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是用这种方法来混淆视听。因为他就是那个最先投靠日本人的。否则钟久山的家里人,又怎么会被日本人抓住呢?
  而第二个目的,他则要引起其他军官的不满。第174师是桂军。而桂军向来以勇猛著称,虽然其中难免有些败类。但是大部分桂军作战还是十分勇敢的。而在对日作战中,桂军伤亡也是比较大的。
  所以,唐旅长就是要利用这一点,让所有桂军军官对这位特派员感到不满,从而令自己可以全身而退。
  而且他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174师六十多名军官,集体抗议端午对他们的审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