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来自此刻的猎魔之记 > 我的复仇之时

我的复仇之时


  “四月你与我兼在,秋寒彼此亮剑铠。女士们,生们,欢迎来到佩塔都中心王都格斗场,日则是佩塔都第4532届的新生成格斗赛,年都是那么的惊心动魄震撼人心,不日又会产生怎样的火呢?,让我们拭目以待...”一个-主人
  大雪消融,阳明媚的上午八点,格斗场上已经坐满了观众,80新生正在后场跃跃欲试,摩拳擦掌。
  潼利库坐在后场台阶上,想两个小时前他们对我说的话...
  “潼利库,天在赛场要实现你的诺言啊”洛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我会和小喵一起坐在观众台上最高处为你喝彩哦!”娅梓奈说道。
  “臭小子,看我天在赛场上怎么爆你。”垭德(上在野餐时嘲讽潼利库的男生)
  “你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孩子,爸爸相你。”(忆)
  “我相你,有朝一日,你一定会来的。”(忆)
  “谢谢你救了我,这是我们兽人族的红魔石,请你...”
  潼利库的想断...
  “准备上场了,孩子们。”裁判说道。
  潼利库掏出那块叶露露给的红魔石,挂在脖子上,不道为么,眼泪就下来了...
  “让我们有请第一组选手,欧婕斯(男,剑客)对战栩桉(男,战士)”裁判说道。
  武均用木质的,赛制为小组赛(二人对决,输的直失去比赛资格),然后是中制赛(第一轮获胜的40人继续分为二人单挑对决赛),下来半决赛(前胜出的20人进行二人单挑对决赛),最后则是决赛(胜出的十人直进行二人对决赛),击中敌人的胸膛为止(缘由:部分魔物异核心在胸膛),或是脖间也胜出。最后胜出的人则是这届的新生最猎魔者。
  “我是个笨蛋,本没有么冠军,但是,最后人...也是我的承诺必言。”
  二人来到决斗台,台上的呼喊声响彻天。决斗归决斗,礼仪少不了,赛前的鞠躬表示尊敬,摆好架势。
  待赛场欢呼声静止后,比赛正开始,欧婕斯发制人,很快地移动到栩桉的胯下,不过人家反应也不迟钝,挥舞大剑挡下他的刀刃,但大剑实在是笨重,怎样都在防守为了不他到,怎么能反守为攻成了一个问题,这就考虑到盾的问题,可惜自己忘记拿了...
  欧婕斯也是毫不犹豫地翻身到了他的后背,一剑向了栩桉的脖子处,爽快地结束了比赛。这时,赛场上是喧嚣一片。
  “下面有请,塞吉尔(男,剑客),对战,潼利库。”
  “来了吗?!我看到了,这架势绝对秒杀!”娅梓奈兴奋地喊着。
  “你怎么比我还激动啊?!”小喵说道。
  赛前仪结束后,
  “听说你的拳击很厉害,只可惜这是拼剑...”塞吉尔话音刚落,潼利库飞地以刀刃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比赛结束。
  “比赛就不要多嘴。”潼利库说着就离开了赛场,这的瞬秒直惊动了赛场上的观众,还有老师们,就连裁判的解说机会也没有。
  此时的娅梓奈仿佛已经他的帅气昏迷了过去。
  “啊哈...啊哈哈哈....”
  “喂,你没事吧,醒一点!”小喵摇了摇娅梓奈说道。
  经过漫长的比赛,潼利库也是顺利地成了中制赛,上半场已经告一落,幸存的20学生将在20分钟后继续进行半决赛...
  正午十分,潼利库仍然坐在后场的台阶上,盘着红魔石。
  “喂,菜鸟,发么呆,是不是害怕我揍爆啊。听说你最近很用功啊,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在哪里。”垭德嘲讽。
  潼利库并没有搭理他,只是默默地走掉了。曾经一向很泼的他一但认起来还是够沉默的。
  下半场将开赛,决斗场上仍是那么热闹,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躁动。
  不其然...
  “下面我宣,佩塔都新生格成决斗赛半决赛现在开始,有请第一组选手,潼利库,对战,垭德。”
  开赛前,没想到他连本的鞠躬都不到,上来就是嘲讽几句,这很是让齐勒贝洱和洛克看得不爽。
  “加!潼利库!!”
  潼利库抬头望着右手边最高处的娅梓奈和小喵,欣慰地一笑。
  “喂,你在笑么,不应该畏惧老子吗?!”垭德嚣张地道。
  “你,么?”潼利库凝视着垭德说道。
  就凭这一对视,似乎就有点镇住了他,但心中的野心还是存在的。
  比赛开始,垭德提起太刀就是一顿输出,可就怕潼利库闪避得太快,本不中。而在潼利库的眼中,他的刀刃实在太慢了,莫非是拳的副作用起到了一定的效。
  垭德开始急躁起来,不过半决赛之后是可以使用魔法的,所以他断使用冰素固定了潼利库的双腿。一刀下去,潼利库也只能用刀刃住硬撑着。
  就在学生们露出洋溢地形容,娅梓奈和小喵感到紧张,老师觉得不会魔法的他已经命悬一线之时,潼利库瞬间爆发出来大的气波震碎了腿上的冰,以敏捷地下身来弯腰侧踢,直把垭德的剑踢飞了出去。
  “不,不可能。”垭德紧张得扔出了好几发火球,可在潼利库的眼里,这些只不过去在中漫的气泡。
  “居然有这等实力,看来拳掌握了不错。”来自洛克的肯定。
  这时,潼利库折断了手中的木剑,扔在一旁,垭德还在不断扔火球。这举动已经让大家愣住了,他到底想干么。
  下来一幕是震惊全场,潼利库直一拳爆了飞来的火球,这本不可能不是一个学生能到的,原来火球与拳的触面产生了急剧密的气柱,使不出拳,但在这础上形成的气柱在这么短的距离之内足以破火球。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作弊!”
  “弱者,就应该淘汰。”
  说,潼利库瞬间冲上前去,就是一顿猛攻,各种各样的连招样出,最后一个飞踢重重地把垭德踢到远方的石墙上,但潼利库还没有喘气之时以飞快的度瞬移到他身边,并拢架在垭德的脖子上,比赛结束。前鸦雀无声的一片顿时沸腾,破了历史记录上第一个徒手破火球的学生。
  “是震撼人心的比赛啊,没想到这小子还行。”来自其他学生的肯定。
  “啊!太帅了,我不行了。”娅梓奈逐渐失去理智。
  “挺住啊,姐,还有决赛呢,你不能就这么倒了呀!!”。
  “这的是潼利库吗?”齐勒贝洱问道。
  “没错,如假包换的一战士啊。”洛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