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来自此刻的猎魔之记 > 属于我的猎魔队 3

属于我的猎魔队 3


  潼库站在大厅门口,眼中充满了愤怒。他右手手持小喵的守卫:“下,。”
  “潼库,赶紧回宿舍,请不要在这里捣乱。”齐勒贝洱说。
  潼库不听劝,快地移动到一剑客下,踢出一剑,再以敏捷的身住剑柄,砍方的守卫,在万般无奈下,为了防护,不不松下手下小喵。他人上阻止,也有齐勒贝洱愣在哪儿,来娅梓奈说的是实,这小子...绝对是一珍惜爱护队友的优秀猎魔。
  潼库抱小喵,夹击,没有突破口,就自己来创造突破口。迟钝几秒,快速冲几守卫,两下清风如燕跳了过,方就是地下牢笼,快面的人用岩石墙堵住了,砍不动,怎办。
  “蕾娜...拜托了。”
  “心,们不会出的。顺自吧。”
  “潼库,不要犯傻了,我们不会伤害们的,要让积极配,就没了。”齐勒贝洱说。
  “我凭什信这个曾经低攀我的人。”潼库说。
  “吵死了。”国王培恩从楼梯上下来了...
  “国王--”大一齐单膝跪下说。
  经过一番了...
  “来是这样,不过不要担心,人猫族我不陌生,如没有恶处,绝对不会威胁到的安全,我们佩塔一是需要审问不来人的。”培恩说。
  “和没有关,是我要偷《远古神迹遗载》才让帮忙吸引守卫队的,有什要审问的朝我来!”潼库还是心不下的说。
  “小子书要干什,莫非一手学什神技?!再说了封印了。”培恩笑着说。
  “空拳,我绝对要学会空拳,这就是我的目的。”
  “....今就不找们的麻烦了,也不审问了,是要在的PK赛上打出空拳拿到冠军,如何?”培恩说。
  “可恶,不过,我答应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潼库说。
  不一会儿,大伙们就散了,娅梓奈和潼库也可以回到宿舍休息了。
  “..真勇敢。”娅梓奈害羞地说。
  “为了自己的亲人,不不做。”潼库坚地说。
  “了,慢点回,再来找。”潼库对小喵说。
  “嗯...我会来的比赛的。”小喵虚弱地说。
  二...
  心静,呼吸和有序,闭目养神,地禁站,幻着,倾听着,这周的每一微小的动静,仿佛就已经呈现在自己的大脑中。
  潼库凌晨点便已来到森林深处进行空拳一步修炼。他闭上眼,站在地,保持着有序的呼吸,持续不断地微小声音,风吹着树叶,动跳动的声音,方,运动轨迹,在潼库的大脑中隐隐约约地现出来。时间飞速消逝,任何的细小声音,现在在他的大脑中,的声源,方能清楚地了,即再冷的冬,也是全身湿透,尽如,潼库坚的毅力,不动如中,为了冠军,为了亲人,一要奋斗下,时做啥可以不认真,关到自己心中要的人的安全,不不视。这就是我,这就是我大的地方。
  保持跨马步,左右双拳交替打击,不能急,心气和,镇自若,也能保持每一拳有力,心中毫无杂念,每一拳能扰乱方的风速,甚至能产生微小的气波,高境界,一拳能产生大的风聚波,造成隔空打击。
  不畏严寒的潼库依坚持修炼着,为他白自己有一的时间,而且练成空拳十分煎熬,必须充分用这的12小时。从小就锻炼过的他,成功地在每一拳打击下,有显感觉到风的波动,越来越快,越来越烈,单如。
  拳心和一,全身保持极松状态,周围的环境呈现在脑海中,用耳静静聆听,对手的一举一动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这样,他的攻击速不不觉让自己感觉慢了。
  “没错,在儿,慢...能到..能听到,来了。”潼库内心默念着。
  就在刻,潼库蓄力上一踢,小苗踢的远远的。
  “修炼结束。”潼库自信地说。
  没到时间一过就已经来到了夕阳下的时间段,自己连饥饿感没有会到,难是人心和一,无感觉到身的任何感触吗。
  在他打算小镇里买点吃的时候,发现小喵倒在一草丛里,已经晕了过。
  “怎这不小心的,身了就又跃了吗,爬树时也不注安全。”潼库说。
  无奈,送回了。
  ......
  “潼库!报名完成了,要油啊!”娅梓奈说。
  “嗯!我会全力以赴的,话说训练咋样了?”潼库说。
  “我比赛就啦,我可是要当魔女的学生!”
  “就请我演吧!”
  “学长油!”
  夜晚来临时,潼库坐在一颗大树下,悠闲地赏月着,就在这时,小喵再从树下跳下来,报一箭仇,可潼库的应连自己也不信,快地住了的两爪子,小喵就自躺在他的腿上。就这快,就这突。
  “嘤...唔哇呜呜呜呜,..踢我,呜呜呜呜~”
  “哈?!我我我我哪儿踢了,这不是住了嘛?!”
  “下午就踢我了不是?!!”
  “啊啊这....”潼库似乎来了,既尴尬又愧疚。
  “哇哇呜呜呜呜~”
  “啊!不哭不哭。”潼库无奈地抚摸着的头说。
  这时小喵手又打一拳气,快他住了手腕。。
  小喵傻傻地着,潼库傻笑着。
  齐勒贝洱在远处着这俩孩子,不心里就挺温暖的,就这洋溢地笑着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