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神话三国领主 > 第七百八十章 袁曹之败

第七百八十章 袁曹之败

        “曹操的谋士还真不简单,险些被荀攸、程昱等人算计……”
  
          徐天站在一座土山上,目睹黄河水淹没了大半个九曲黄河阵,也不禁一阵后怕。
  
          如果没有贾诩、田丰等谋士设法改变九曲黄河阵,引走黄河水,或许还真的会被对方水淹七军,一辈子英名,险些毁于一旦。
  
          “水来土掩!”
  
          田丰带着术士军团,强行用法术开道,填出一条通道。
  
          “退兵!”
  
          徐天顺着田丰填出的路,退出九曲黄河阵。
  
          官渡的曹军大营,因为九曲黄河阵而变成一片沼泽,分开了冀州军与曹军。
  
          由于九曲黄河阵是在曹军大营,因此九曲黄河阵被破,曹军大营也相当于毁了。
  
          官渡之战,徐天与曹操的胜负已分。
  
          “典韦,我的典韦。”
  
          曹操望见官渡东岸变成一片泽国,不由沮丧。
  
          官渡决战,将官渡都打成了沼泽地,百万兵马折戟沉沙。
  
          “许昌的情况,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曹操想到了荀彧把守的许昌。
  
          许昌城下,密密麻麻的白莲军围攻城池,犹如飞蛾扑火,不断有白莲教徒从城墙摔落,发出惨叫。
  
          唐赛儿面无表情地指使无数白莲教徒,用性命填平许昌的护城河。
  
          在荀彧、曹仁、满宠的防守下,许昌固若金汤,迟迟没能攻下。
  
          荀彧站在许昌高处,俯视蚁附在许昌城墙上的白莲教徒。
  
          这些白莲教徒是唐赛儿在颍川郡临时招募的农民起义军,被唐赛儿当做是炮灰,源源不断攻城。
  
          “有不详之兆。”
  
          荀彧佩剑的剑穗无故断裂,被荀彧视为不祥之兆。
  
          “许昌有阵法,还有守城名将,一时间难以攻下。”
  
          秦良玉手握梣木枪,仰望许昌巍峨的城墙。
  
          为了尽快攻下许昌,唐赛儿的白莲军,死伤数十万。
  
          曹仁、满宠的守城加成太高,再加上超一流谋士荀彧运筹帷幄,许昌无懈可击。
  
          袁术大营,袁术势力已经被孙坚击败,溃不成军,袁术渡河逃亡,数以万计的士兵落水,官渡水尽是浮尸。
  
          袁术慌不择路,只顾逃亡。
  
          袁术的部将也一哄而散。
  
          孙坚攻破袁术大营,又转攻曹操大营,曹操岌岌可危。
  
          “主公,袁术兵败,已渡河逃走!”
  
          “兵败如山,不可遏制,该舍弃大营了。子廉,你去转告袁绍,令其带兵渡河。”
  
          曹操在袁术兵败以后,知道官渡之战已成定局。
  
          当务之急,是保存实力。
  
          曹操对袁绍还算讲义气,在退兵之前,提醒袁绍离开官渡。
  
          “西凉军就在官渡对面,凉州牧想要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他这一次,未免也太有耐心,说不定会弄巧成拙。”
  
          曹操知道西凉军在官渡后方严阵以待,北地枪王想要在官渡之战结束后,收拾残局,秋风扫落叶。
  
          北地枪王失算的一点,可能是没想到曹操、袁绍、袁术的中原阵营会这么快就被击溃。
  
          曹操提前在官渡水架设浮桥,在官渡大营被九曲黄河阵彻底破坏以后,曹军向后方败逃。
  
          “主公,曹操、袁术逃亡,我们再不退兵,就会身陷重围!”
  
          袁绍奋战,得知袁术、曹操陆续退兵,将头盔掷于地上,双眼通红,语气带有不甘:“退兵!”
  
          袁曹联军全面败退,争先恐后渡河。
  
          “追,还是不追?”
  
          “追的话,官渡对面是平地,西凉铁骑估计已经列阵。”
  
          “不追,曹操、袁绍、袁术有可能重整旗鼓,卷土重来。”
  
          徐天攻占曹营,可以看到曹操借助黄河水,强行横断冀州兵马与袁曹联军,争取退兵的时间,袁曹联军利用浮桥,向后方退去。
  
          沮授说道:“利用九曲黄河阵,引黄河水,成则灭我们百万大军,败则以水阻敌,顺利脱身。这也在荀攸、程昱的计算之中。”
  
          “一旦袁曹联军渡河,必定焚毁浮桥,在对面留下一支弓兵,阻止我们架设浮桥,可拖延数日。”
  
          “荀攸、程昱不愧是超一流谋臣,无论攻防,皆胸有成竹。”
  
          徐天不禁感慨曹操的一流谋士之多。
  
          曹魏五谋臣,荀彧、荀攸、程昱、郭嘉、贾诩。
  
          这还不算刘晔、司马懿、陈宫、杨修、钟会、蒋济、贾逵、戏志才等谋士。
  
          如果刘备早期有这样的谋士阵容,那么也不会颠沛流离。
  
          仅仅陈宫一人,就足以支撑吕布成为一方诸侯。
  
          “荀攸、程昱借助水势,助曹操退兵,真乃妙计,攻防转化,浑然自成。不过,如果以为我徐子云这么容易放弃,那就太小看我了。”
  
          徐天侧头看向沮授:“李舜臣和管承的水师,此时应该到了吧?”
  
          沮授嘴角微微上扬:“李舜臣、管承,早在两三日前,已入官渡水,很快即来汇合。”
  
          “那就渡河追杀袁曹联军,破西凉,尽取中原之地。”
  
          徐天狠下心来,要彻底击败袁曹联军。
  
          即使徐天不渡河追杀,按照徐天的估计,西凉军也会渡河攻击酣战多时的冀州军。
  
          凉州牧北地枪王坐山观虎斗,现在一只猛虎受伤,另外一只猛虎奄奄一息,猎人该登场了。
  
          而徐天要一鼓作气,连猎人也一并杀了!
  
          “叮!由于攻破曹军大营,您的武将张郃、高览完成破界任务。”
  
          徐天在等待李舜臣、管承统帅冀州水师来到官渡时,突然收到系统提示。
  
          张郃、高览,两个原本属于袁绍势力的武将,弥补历史上官渡之战的遗憾,完成破界任务,能力大幅度提升!
  
          河北四庭柱,颜良、文丑在袁绍麾下效力,张郃、高览则在徐天麾下效力。
  
          论起武力,颜良、文丑在河北四庭柱之中,排在前面。
  
          张郃的兵战能力,则在河北四庭柱之中排名第一。
  
          中牟城,西凉军云集,凉州牧北地枪王统帅百员西凉猛将到来,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没想到公孙雪会为徐天效力,将皇甫嵩、庞德挡在河东。否则皇甫嵩、庞德已取邺城,天下全部归我……曹操、袁绍都挡不住徐天,冷月,只能看我们二人的军势了。”
  
          北地枪王将一把长枪扔给冷月。
  
          冷月有三个隐藏武将,而北地枪王的隐藏英雄,数量比冷月只多不少,毕竟北地枪王是东汉第二玩家。
  
          冷月接过长枪:“袁绍、曹操一败,三国诸侯已经无力逐鹿中原,真正取胜的,最终还是我们玩家。我虽投靠曹操,但一直在暗中积蓄力量,兵力还没有损耗。”
  
          北地枪王轻笑:“你说徐天是否会渡河追击袁绍、曹操?”
  
          “以徐天的性格,十有八九会渡河来追。”
  
          “成败在此一举,进则取得天下,退则据守关中,再伺机东进。”
  
          北地枪王高举长枪,率领西凉铁骑出中牟城,在官渡水对岸,迎战徐天。
  
          徐天攻取官渡,还没有彻底取得中原。
  
          凉州牧北地枪王作壁上观,才是官渡之战真正的强敌。
  
          吕布扛着方天画戟,在吕布身后,吕布八健将——魏续、侯成、宋宪、曹性、郝萌、成廉、魏越、秦宜禄,一字排开,凶神恶煞。
  
          北地枪王身边,尽是西凉精锐。
  
          徐天将河北的文臣武将几乎一网打尽,北地枪王也将凉州的文臣武将招募至麾下,兵强马壮,几乎没有对手。
  
          “西羌武将,不对,不只是羌族武将,还有氐族武将。这是四大氐王!看来北地枪王在西凉开局,一直以来也没有闲着!”
  
          冷月注意到北地枪王身边有一群身上刻有刺青、戴着耳环的蛮族武将,大受震撼。
  
          汉末的西凉有四大氐王,兴国氐王阿贵、百倾氐王杨千万、兴和氐王窦茂、阴平氐王雷定。
  
          这四大氐王,生性凶残,骁勇善战,但他们的弱点也相当明显,那就是智力值、政治值太低,容易被人利用。
  
          “四大氐王,不知道是否有组合技……算了,当务之急是挡住徐天扩张的势头,否则被他尽占关东之地,那就到赤壁之战了。”
  
          冷月脱离曹操势力,自成一股势力,与北地枪王联手,在官渡另外一侧迎战鏖战多时的冀州军。
  
          正如徐天预想的一样,即使徐天不渡河,西凉军也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在官渡之战逃得最快的袁术,统帅残兵,与接近官渡的西凉军汇合。
  
          西凉铁骑铮铮,扬起滚滚沙尘,千面旌旗招展,袁术看到西凉军惊人的气势,脸色苍白:“我以为董卓一死,西凉军就此衰落,不料现在西凉铁骑,十倍于董卓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