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261章 表演‘下蛋’

第261章 表演‘下蛋’

一口稀饭,一口葱油饼,油而不腻,丝滑入肚,香喷喷,美滋滋。
  
  “好吃,好饱。”彭玉畅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何炯半躺在椅子上,道:“黄老师,葱油饼很好吃,但现在有个尴尬的地方。………吃太饱,很需要一段午休时间才有精神去种树。”
  
  “走。”黄垒爽快应答,准备起身睡觉。
  
  “等会,睡觉也有个问题,艺轩没床,我们还缺一张床。”
  
  “那就先做床。”回答很快,很随意。
  
  何炯笑道:“现在又要做床了,不要随意改变计划好不好。”
  
  黄垒微微一笑,起身离开厨房,回首道:“你们洗碗,我就不管了。”
  
  他走到窗户前,查看张艺轩之前带来的牛肉,自语道:“今晚可以用牛排当主菜。”
  
  打开白色泡沫箱,里面的东西让他愣了愣,什么玩意?
  
  箱子里不是牛肉,是一个黑色的圆筒形,带把手的东西。
  
  “怎么是一个水壶?”
  
  张艺轩恰好走出来,“师父,这是音响。”神情很意外,他带的明明是牛肉,怎么就变成音响了?
  
  张艺轩不会说谎,而现在拿出的又是音响,两者存在矛盾。
  
  真像只有一个,牛肉被掉包,换成了音响,蘑菇屋中能做这种事情的,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节目组干的。
  
  之前张艺轩蒙混过关,现在节目组帮他把谎话圆上,把牛肉换成真的音响。
  
  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王正宇,你跟我出来!”黄垒带头,准备找导演的麻烦。
  
  何炯、彭玉畅、张紫枫、张艺轩跟上,秦书走在最后面。
  
  6人摆动身体,大步向前,气势汹汹,好似准备去打群架。
  
  “还出牛肉,否则别管我刀下无情。”
  
  秦书举手大喊,前面几人回头观望,吓一跳。
  
  只见他右手举着大菜刀,左手举着大斧头,神色冷酷,眼神嗜血无情,仿佛是黑道帮派中的冷血杀手。
  
  几人见他的样子,呵呵一笑,让开路,让他走在黄垒身后。
  
  黄垒面色凶狠,昂首挺胸,漫步行走,配上跟在他旁边的秦书,颇有老大风范,要去找节目组报仇,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走到近前,黄垒画风突变,面色柔和,语气温柔,“牛肉这样做,先拿点盐和黑胡椒腌一下………”
  
  秦书:………
  
  冷酷脸色一愣,有点猝不及防,立马调整自己的状态,放下菜刀和斧头,露出和善、阳光的笑容。
  
  众人见两人的样子,不由被逗笑,呵呵直乐。
  
  黄垒继续道:“腌完之后呢,先用大火把它边上封好…………”
  
  说了一大串牛排的做法,最后微笑道:“如果你们料理不好,我愿意为你们料理。……好了,我们走吧。”
  
  黄垒转身,让大家回去。
  
  何炯接话,配合道:“让他们的良心遭受谴责!”
  
  秦书笑道:“要不要让他们的**也遭受谴责?”
  
  “别,千万别。”何炯笑着打趣道:“你这一板斧下去,不是谴责,是切肉,还是算了吧。”
  
  “行吧。”秦书提起斧头一扔,咻咻旋转着飞出,‘嘭’,精确钉在砍柴用的木墩上。
  
  “哇……好厉害。”张艺轩第一次见,惊叹。
  
  “还好,还好。”秦书谦虚回应,说着,他再次扔出手中的大菜刀,这次用的力度比较大,只见菜刀在空中旋转着极速飞出,直奔厨房,穿过窗户,稳稳钉在菜板上。
  
  “哇………”惊呼连连,刚才扔斧头比较近,何炯他们并不怎么惊讶,如果运气好,他们也能做到。
  
  现在不同,他们离厨房还有一段距离,如此还能精准钉在菜板上,他们自问做不到。
  
  “小意思,小意思。”秦书谦虚道:“其实很简单,随便一扔,有手就行。”
  
  何炯见状,憋着笑对众人眨眼睛示意,对付装比之人的最好办法就是不理他。
  
  黄垒会意,直接转移话题,对节目组道:“牛肉帮我们留着,它算一个大件吧?等会我们种树再买回来。”
  
  此话一出,其他人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没人再看秦书装比了。
  
  默默不说话,有点尴尬。
  
  就在这时,鸡舍中的母鸡咯咯咯叫起,张艺轩对这些声音极其敏感,走过去远远观看。
  
  何炯对黄垒道:“我告诉你,艺轩一定会不到三天就突破这个恐惧。………他现在已经自己去找它们玩了。”
  
  张艺轩听到,心中一抖,他真的不是去找它们玩,宝宝做不到!
  
  转头笑着连忙解释道:“没,我只是观察一下它们为什么老是叫呢,叫的还特别疼。”
  
  秦书笑道:“轩哥,它在下蛋,能不疼吗?”
  
  黄垒接话,道:“对,下蛋其实还是很疼的。”随即话风一转,道:“彭仔,我们来表演下蛋如何?”
  
  旁边,何炯正在喝水,听到他的话,差点喷出来。
  
  表演下蛋是什么鬼!
  
  彭玉畅哈哈大笑,有点难为情。
  
  黄垒脸皮厚,一丢丢的难为情很快被掩饰,道:“我们看谁表演的最像。………预备,开始!”
  
  彭玉畅没法,只能硬着头皮来,想象下蛋的样子,使劲憋,“嗯!……”脸上五官都皱到一起。
  
  黄垒笑喷,“你演的不是下蛋,是便秘。”
  
  场中笑声一片,很欢乐。
  
  “你用的劲不对,不是在屁股上使劲,是在小腹使劲,因为是在排卵。……秦书、何老师、艺轩,我们一起。”
  
  “好。”秦书走过去,何炯和张艺轩也再准备。
  
  黄垒道:“准备,我们表演下蛋啊。”
  
  表演开始,几人半蹲而下。
  
  几个男人表演下蛋,完全不能体会,只能想象,他们中有得面色舒坦,有的痛苦,有的微痛,有的在行走。
  
  “哈!嘿!”何炯在行走中下出了蛋。
  
  “噗……”几人憋不住,大笑出声。
  
  黄垒笑道:“你下个蛋,怎么这么大的动静?”
  
  何炯道:“鸡都是溜达溜达就下蛋了,……哼!哈!”他再次搞怪下蛋。
  
  众人乐呵,秦书打趣道:“下蛋公鸡,公鸡中的战斗机!……欧耶!”
  
  众人再次乐呵。
  
  向往的生活这档节目就是这样无聊。
  
  玩耍一阵,休息一会,黄垒道:“走,种树去!”
  
  六人走到工具房,换上防水筒靴,挑选工具,准备进行新一季节目第一次有偿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