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257章 喝洗脚水

第257章 喝洗脚水

大厅内,一个个面带笑意,摩拳擦掌,准备战斗,想到输的人可能要喝自己的洗脚水就感觉超级刺激。
  
  你望望我,我望望你,一切尽在不言中。
  
  “黄老师,何老师,你们两对划。”秦书配对,两人辈分相同,又是好朋友,谁赢谁输都行。
  
  “我们可以对划,但为什么我们先划?”黄垒反对,继续道:“你和彭仔先来。”
  
  “我们刚刚划了!”秦书反对,脑袋一转想到他的狡诈用意,他和彭玉畅刚加了热水,立马继续,肯定吃大亏。
  
  “黄老师,你不厚道,我刚刚加了2盖子热水,输一把就完了。………等水凉一点再来………依旧很吃亏的。”
  
  黄垒见秦书识破他的计谋,嘿嘿一笑,没有逼迫,目光转移道彭玉畅身上,“彭仔,你和紫枫先来。”
  
  “我的盆里刚才也加了热水。”
  
  “你和紫枫划拳,让一下不行吗?”
  
  “好。”彭玉畅只好答应,转头对张紫枫笑道:“妹妹,来。”
  
  “我有点紧张。”张紫枫嫣然微笑,小脚脚早就从盆里拿出来,万一输了,少些脚气。
  
  秦书插话,笑道:“别紧张,不就是喝洗脚水吗?多大点事,你看我,一点都不紧张。”
  
  何炯打趣道:“你又没参加,当然不紧张。………彭彭,紫枫,我来当裁判,保证公平公正。……来,准备好!”
  
  彭玉畅和张紫枫把手背在身后。
  
  “石头剪刀布!”两人同时出手。
  
  片刻,彭玉畅握拳庆祝,“耶!耶!……今晚上我有感觉,不会输。”
  
  “呀,我输了。”张紫枫低语。
  
  “紫枫,没关系,还有两次,只要赢一次就行。”何炯鼓励。
  
  彭玉畅笑呵呵的精神状态很不错,他觉得今晚自己的运气爆棚,肯定不会输。
  
  “妹妹,再来!”
  
  两人准备好,继续猜拳,“石头剪刀布!”
  
  “耶!我赢了!”张紫枫高兴的手舞足蹈,她稳了,即便最后一把输掉也不一定会喝洗脚水。
  
  彭玉畅则开始紧张起来,之前已经放了一盖热水,如果输两拳,水温绝对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他将面临艰难的选择。
  
  要么喝洗脚水,要么烫皮拔毛。
  
  “别急,还有一拳。”彭玉畅对张紫枫使眼色,小声道:“妹妹,让我赢。………你输了,忍忍能过去,我输了要喝洗脚水。………求你了。”
  
  张紫枫心肠软,答应他的请求,“等会我出石头。”
  
  “嗯。”彭玉畅喜上眉梢,连忙点头,“我出布。………说好了,你可不准骗我。”
  
  何炯见两人嘀咕,笑道:“说什么悄悄话呢?彭彭是不是想耍赖皮?”
  
  黄垒想看彭玉畅的‘笑话’,插话道:“彭彭,男子汉大丈夫,紫枫都不怕,你怕什么?”
  
  “没,我没有想耍赖。”彭玉畅对张紫枫有信心,知道她答应的事情多半不会反悔。
  
  秦书耳尖,听清了两人谈话的内容,笑道:“彭彭怕输,让紫枫放水。”
  
  说完,他躬身到张紫枫耳旁,悄声道:“紫枫,你等会出剪刀,彭彭肯定喝洗脚水。”
  
  “不好吧!”张紫枫为难。
  
  秦书微笑,故意大声一点道:“没什么不好,兵不厌诈,都是为了节目效果,没准彭彭还能上热搜,扬名的好机会。”
  
  如果张紫枫让着彭玉畅,她自己极有可能受不了两盖开水的加持,从而喝洗脚水。
  
  相对于张紫枫,秦书更愿意看彭玉畅喝。
  
  如何选择,他不知道,张紫枫喝还是彭玉畅喝,一切随缘。
  
  张紫枫面露纠结,秦书说的很有道理。
  
  秦书见状,坏坏一笑,见彭玉畅要说话,打断他,“彭彭,开始了,一会水都凉了。”
  
  何炯和黄垒也催促他们快一点。
  
  彭玉畅也没再问,但心中有些飘忽不定,他并不想靠喝洗脚水上热搜,但张紫枫心里怎么想,此刻有些捉摸不透。
  
  或许,她把秦书的话当真了;或许,并没有。
  
  何炯不留给他们说话的时间,道:“来,准备好!”
  
  两人背着手,“石头剪刀布!”
  
  同时出手,惊呼声叫起。
  
  张紫枫没有被秦书蛊惑,出的依旧是‘石头’,但彭玉畅变了,他把布变成了‘剪刀’,本想着稳一手,结果………
  
  “哈哈哈………”何炯、黄垒和秦书大笑,彭玉畅要喝洗脚水了。
  
  张紫枫意味深长的瞟他眼,没说话,彭玉畅居然不相信他,活该,嗯,就是活该。
  
  彭玉畅尬笑,失算了!他本来很相信张紫枫,结果秦书出来搅一搅,让他产生了疑心,结果想多了!
  
  “啊!……”很不甘心,秦书就是个搅屎棍。
  
  不甘心也没法,现在他输了两拳。
  
  秦书拿起杯子笑道:“彭仔,我帮你舀水,还是自己来。”
  
  “等等!”彭玉畅干笑着大喊,“没准我能承受水温呢?”顿了顿,他自我调侃道:“先加进来试试,如果不能承受还能稀释洗脚水。”
  
  “好想法!”何炯竖起大拇指调侃。
  
  秦书帮他倒水。
  
  “看清楚了,我不会多倒一点。”
  
  拿起暖水瓶盖,把开水倒入其中丈量。
  
  一盖下去,洗脚盆中热气直冒,第二盖下去已经云雾缭绕。
  
  彭玉畅心中已经知道答案,但还是想试试,结果脚刚接触水,身体自我保护机制瞬间开启,光速缩回。
  
  秦书笑道:“彭仔,别试了,喝吧。”
  
  彭玉畅舀了一点洗脚水,面色为难,“真要喝吗?”他下不了嘴。
  
  黄垒道:“愿赌服输,你想在观众面前言而无信吗?……痛快点,喝了!”
  
  彭玉畅苦着脸,眉头紧锁,迟疑片刻,最后下去决心,咬咬牙仰头一口喝掉。
  
  “好!”
  
  啪啪啪掌声响起,秦书、黄垒他们‘幸灾乐祸’,“彭仔,洗脚水什么味道?”
  
  “没味道,和白开水一个味。”
  
  彭玉畅吃了大亏,立马把话题转移到游戏上,催促黄垒和何炯开始游戏。
  
  黄垒装作没听见,望着屋顶,转移话题道:“炯炯,你看屋顶上是不是有个蜘蛛?”
  
  何炯抬头,配合道:“好像是,它在望着我们,是不是在催我们回去睡觉,不然就掉下来把我们吃了。”
  
  黄垒认真道:“肯定是!我们还待在这里干什么?快走,快走,保命要紧。”
  
  说着,他穿上鞋,躬身抬起洗脸盆小跑离开。
  
  和他一起离去的还有何炯。
  
  两人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
  
  秦书抬头观望,屋顶很干净,根本没蜘蛛。
  
  起身,拍了拍彭玉畅的肩膀,语气忧伤道:“哎,彭仔,认了吧!”
  
  说完,他也穿上鞋哈哈笑着走了。
  
  张紫枫见状,也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哎,自作自受啊!”
  
  她也笑嘻嘻的走了。
  
  彭玉畅静静坐在椅子上,望着他们一个个离开的背影,目光呆滞,生无可恋。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哈哈哈哈………’
  
  外面笑声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