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242章 彭玉畅望鸡心颤

第242章 彭玉畅望鸡心颤

黄垒、张紫枫和彭玉畅从厨房走来,观看后叹气不断。
  
  ‘毛坯房……毛坯房啊!’家里空空如野,什么都没有。
  
  “有门就行。”黄垒已经放弃抵抗。
  
  秦书呵呵一笑,觉得挺有意思。
  
  5人观看一圈,基本了解新家的情况,何炯道:“去外面坐会,舒缓一下心情。”
  
  屋檐下,放置有一条木制长凳,几人排排坐。
  
  凉风萧瑟,雾雨蒙蒙,心里凄凄凉凉,坐于凳上望着远处发呆,缓解新家带来的‘震撼’。
  
  新一季《向往的生活》开局太惨。
  
  发了会呆,黄垒观望四周,目光最终停留在鸡舍上,“彭仔,你去看看里面有没有蛋,有就拿出来今晚吃。”
  
  “好。”彭玉畅应声起身,来到鸡舍前,见到里面成群的母鸡和大鹅,心中有点虚,但碍于面子没有表现出来。
  
  打开鸡舍门走入,见里面的鸡和鹅没有飞扑乱动跳起来啄他,心中微微安定。
  
  警惕周围,轻轻走过去,躬着身子往鸡窝里喵,他看到了鸡蛋,也看到了里面有只母鸡。
  
  害怕被啄,站在原地久久不敢上前。
  
  鸡窝里的母鸡往前走两步,吓得它连忙后退。
  
  黄垒问道:“里面有几个蛋?”
  
  “6个。”
  
  “6个不错,拿出来就行,晚上有菜了。”
  
  彭玉畅心里害怕,见母鸡还在鸡窝里,他退出鸡舍,道:“里面有只鸡好凶,它一直守着,是不是不让拿蛋。”
  
  黄垒一怔,无语,“它不会不让拿。………你不用管它,伸手拿就行,它打不过你。………长这么大还怕鸡?”
  
  秦书看到这一幕呵呵直乐,太逗了,胆子也太小了。
  
  张紫枫觉得好玩,乐呵呵的跑过去。
  
  黄垒发话,彭玉畅硬着头皮再次靠近鸡舍,见母鸡仍然停留在鸡窝,心里犯怵,不敢上前。
  
  “咯咯咯………”母鸡叫着走动,彭玉畅又被吓得退回去。
  
  张紫枫跑来笑话他,“你搞什么?”
  
  彭玉畅腼腆道:“它站在鸡窝里不出来。”在女生面前,他壮着胆子继续上前,把脚伸入鸡窝,想把母鸡撵出来。
  
  可惜,没什么用,母鸡非但没出去还啄一下他的鞋子。
  
  彭玉畅被吓到,急忙把脚收回来,“它啄我!好大的力气。”这下更不敢进去拿了。
  
  张紫枫看不下去,走到鸡窝钱,轻声道:“你好。”
  
  憨憨的,与一只鸡打招呼。
  
  母鸡并没有鸟她,自顾自在鸡窝中行走。
  
  另一边,屋檐长凳上,黄垒见他们唯唯诺诺,犹犹豫豫的样子,看得头疼,去鸡窝拿个鸡蛋弄得像深入虎穴,道:“秦书,你去拿。”
  
  “好。”
  
  秦书笑着走过去,他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鸡舍外面看他们。
  
  彭玉畅见他过来观看,再次鼓起勇气,面子不能丢,把脚探入鸡窝想把母鸡赶出来。
  
  张紫枫很单纯,也很善良,见他动作过大,小声提醒,“你轻点,它刚下完蛋,别伤着它。”
  
  “没伤着。”母鸡在鸡窝里面,彭玉畅摸都没摸到,鸡也没有出来,在里面来回踱步。
  
  秦书笑道:“彭仔,你直接伸手进入拿就是,别怕。”
  
  “好吧。”
  
  为了面子,已经黄垒的吩咐,他硬着头发把手伸进去,想把装鸡蛋的竹筐拉出来。
  
  “咯咯咯………”母鸡靠过来。
  
  彭玉畅灵魂一颤,极速放开竹筐,闪电般收回来。
  
  ‘哈哈哈………’秦书哈哈大笑,“彭彭,你太逗了!”
  
  彭玉畅尬笑解释道:“它真的很凶,刚才还啄了我鞋子,………蛋是她的孩子,我去拿它一定会啄我。”
  
  “彭仔,你错了,蛋还不是它的孩子,就像人类来大姨妈一样,鸡生蛋也可以理解为来‘大姨妈’,非常正常。”
  
  秦书解释,张紫枫在旁边听的有些不好意思。
  
  彭玉畅还是怕,不敢去拿,“要不你来拿?”
  
  “行。”秦书见他是很害怕,也没再逗他,走入鸡舍,来到鸡窝前,张紫枫和彭玉畅自动让开位置。
  
  “其实很简单。”他躬下身子把手探入鸡窝,抓住竹筐。
  
  “咯咯咯咯………”
  
  母鸡走过来,张紫枫和彭玉畅看的心中一紧,秦书淡然微笑,反手抓住它的脖子,把它提出来扔在外面。
  
  “啊!”
  
  “诶呀!”
  
  彭玉畅和张紫枫被吓一跳,秦书的动作太粗暴,太狂野。
  
  秦书拉出竹筐,把鸡蛋一个个放到张紫枫和彭玉畅手中,然后再把竹筐放回去,让它们接着生。
  
  “看,这不很简单吗?”
  
  整个取蛋的过程轻松之极,起身拍拍手,“你们把蛋拿去放在厨房。”
  
  “哦。”张紫枫乖乖把蛋拿过去,彭玉畅见蛋有点脏,询问黄垒,“黄老师,蛋要洗一下吗?”
  
  “洗什么洗,蛋洗了放一晚就会坏掉。”
  
  “哦。”
  
  彭玉畅差点好心办坏事,找骂。
  
  放好鸡蛋,三人回到屋檐下的长凳上坐着,秦书扫视到空顶凉棚,道:“黄老师,凉棚要修修吗?漏雨,没地吃饭。”
  
  “不用,修什么修,王正宇就是想让我们干活,坚决不修。”
  
  “对,坚决不修!”秦书加强语气。
  
  “那…现在干嘛?”
  
  “什么也不干,休息,没心情干活。”
  
  秦书点头,他无所谓,几人继续发呆。
  
  实在有些无聊,他们去周边看了看,没有出乎意料的地方,一切都很平常。
  
  秦书、彭玉畅和何炯无聊的四处晃荡,这里摸摸那里看看,黄垒和张紫枫则又回到屋檐下坐着。
  
  晃眼间,无聊的张紫枫看到屋檐下有一辆儿童三轮车,适合两三岁的孩子玩耍,很小很可爱。
  
  童心大起,想骑上去试试,她的身材不错,正好可以坐下,即便如此,小车车与她比起来显得太过娇小,张紫枫坐上去,基本已经看不到车子。
  
  黄垒看着呵呵一笑,眼神宠溺,任由她玩,“去院坝骑,万一掉下去危险。”
  
  屋檐下的檐坎与院坝中隔了一条不宽但有点深度的排水管。
  
  “嗯。”
  
  张紫枫笑着把小车提到院坝中坐下去,儿童车的脚蹬在前轮上,她弯曲双脚踏在上面,用力踩动,还真骑走了。
  
  很费力,但玩的很开心,呵呵直乐,感觉好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