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139章 丛林狩猎

第139章 丛林狩猎


  ,娱乐哈哈哈哈哈
  男人拥有崇尚暴力的基因,打猎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就连‘足不出户’的黄垒这次也参与了进来。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张紫枫和赵丽盈兴致不大,参与其中当个吃瓜群众。
  黄垒看了看四周植被茂盛的树丛,道:“现在怎么安排?分开寻找猎物,还是一起行动。”
  他对打猎不在行,征求其他人的意见。
  秦书想了想道:“我觉得一起走安全,不然射箭时容易误伤。”
  吴金插话道:“对,一起行动,我们排成一排用木棒把它们吓出来,这里面积不算大,很快就能看到猎物。”
  众人点头,赞同他的建议,分散站开。
  “喝!喝!……”
  一边快乐大吼,一边用木棒敲打植被草丛,惊出猎物。
  秦书笑道:“我应该把陈哥送的老虎衣服带来,吼一声保证跳得它们瑟瑟发抖。”
  吴金、赵丽盈和周市民回想起之前被虎声支配的恐惧。
  吴金笑着反手把木棒轻轻打在秦书屁股上,“打的就是你这只老虎。”
  几人想起之前的事情,哈哈一乐,秦书故作疼痛,揉了揉屁股,笑道:“吴金哥,误会,老虎不是我,是紫枫。”
  没人会信。
  周市明看了看张紫枫,笑道:“她这小身板能把彭彭撞飞?”
  “会,别看她身体瘦小,其实力气很大,单手举起百八十斤跟玩一样,俗称金刚芭比。”
  张紫枫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反驳道:“才不是。”
  黄垒嘿嘿笑着一棍子轻轻打在秦书屁股上,“就你话多,不准欺负紫枫。”
  秦书呵呵一笑,没在调侃张紫枫。
  就在他们说话间,一只鸡受到惊吓忽然从草丛中飞出。
  “有鸡!有鸡!”彭玉畅大喊,颇为兴奋,虽然只是普通的鸡,但现在它身份不同,是狩猎场的猎物,激起他最原始的捕猎欲望。
  吴金快速窜上去,准备等它停下来后再射击。
  他还没跑出两步,忽然撇见一根箭矢从他旁边极速掠过,直直飞向还在空中扑翅的大母鸡。
  说是迟那是快,眨眼功夫,箭矢穿过虚空,宛如长了眼睛般精确射入大母鸡体内。
  “哇哦!牛啊!”彭玉畅惊叹。
  “好厉害!”张紫枫有点小崇拜。
  “哇,飞着都能射中!”赵丽盈惊呼。
  “厉害!”黄垒称赞。
  吴经站在原地观望,见箭矢命中,心中佩服,转身对秦书竖起大拇指。
  何炯和周市民也对秦书竖起大拇指。
  之前练习时他们知道秦书会射箭,但木板是死物,不会动,看不出他的水平有多高。
  现在是实战,大母鸡还在空中飞舞,秦书居然就能用山寨弓箭一箭射中,足以说明他的水平。
  有点‘传说’中百步穿杨的味了。
  秦书收箭而立,谦虚笑道:“还行,还行,一般般啦。”
  吴金道:“别谦虚,厉害就是厉害,实力不会作假。………你以前学过弓箭?”
  “没,从小喜欢玩,眼力还行。”
  “自学成才更不容易。”
  何炯打趣道:“以后叫你小黄忠,还是小李广?”
  秦书认真的想了想道:“谦虚点,以后叫我后羿嫡传。”
  “诶哟哟,还真是谦虚。”
  秦书嘿嘿一笑,见大母鸡没死,还在奋力挣扎,道:“我过去把它捡回来。”
  他快步跑过去,抽出箭矢把大母鸡拿回来。
  它还在挣扎。
  秦书道:“黄老师,鸡血恐怕不能要了。”
  大母鸡一会就会死,血液会凝固在身体中影响口感。
  “不要。”
  “嗯。”秦书点点头,“画面有点血腥,别拍我。………彭彭,帮我抓着。”
  “好。”彭玉畅抓住鸡腿和鸡翅。
  大母鸡好似知晓自己的命运,拼命挣扎,彭玉畅有些害怕,没抓稳,掉在地上。
  “我来。”
  吴金走来,代替彭玉畅的位置,死死抓住鸡脚和鸡翅,任何它怎么挣扎也无用。
  秦书拿出匕首,拔掉它喉颈处的毛发,轻轻一划,鲜红的血液流出,散落在枯叶上。
  “拴着吗?”
  吴金见他动作熟练,下刀流畅准确,知道他与一般娇气的明星不同,不由询问他的意见。
  “不用,扔在地上就行,一会我们回去再捡。”
  “好。”
  吴金用力一扔,大母鸡落在地上,扑腾几下便去见阎王了,希望下辈子投个好胎。
  开局大顺,秦书精彩的表演让他们手痒痒,期待自己也能捕到猎物。
  几人信心大增,继续搜寻猎物。
  他们在地面搜寻,天上也有猎手在搜寻。
  一只老鹰盘旋在空中,鹰眼如望远镜般扫视地面。
  突然,它翅膀微微收起,双手后抬与身体保持平行,开启捕猎模式,如同流星般从空中俯冲而下。
  地面,秦书他们再一次拿起木棒四处敲打惊扰猎物。
  忽然,他们听到工作人员发出惊呼,回头观望,秦书看到一只老鹰从树冠间直冲而下,落点正是老母鸡的位置。
  “凤头鹰雕?”彭玉畅看清它的样子,与早晨秦书抓住的老鹰一模一样,没准就是同一只。
  “孽畜!放开我的老母鸡!”
  秦书跑过去驱赶,奈何有一段距离,他跑过去时老鹰已经抓着老母鸡飞走。
  “喵的!你找死!”
  秦书怒了,反手拿出箭矢,拉出满弓。
  “秦书,别伤它!”
  何炯大喊,一只鸡不算什么,如果射下来一只保护动物,问题就大了。
  秦书也没准备杀他,距离有点远,想杀也有心无力。
  听到何炯的话,他借坡下驴,故作气愤道:“看在何老师的面上,今天饶你一条狗命。”
  狗:你眼瞎吗?这他苗是老鹰,关我何事?
  凤头鹰雕鸟都没鸟他,叼着大母鸡飞走了。
  “傻鸟,要不是遇到我们,命早没了。”秦书吐槽。
  黄垒笑道:“它是不是你早上捉到的那只?”
  “没仔细看,应该是。”秦书分不出哪只鸟是哪只鸟。
  彭玉畅调侃道:“秦书,它可能是来报复你的,现在鸡没有。”
  何炯插话道:‘没事,能捉到第一只就能捉到第二只,还有时间。’
  调侃几句,他们放下鸡被叼走的事情,继续收寻猎物。
  没一会,吴金忽然抬起手,示意众人停下,他发现一只大公鸡正在不远的树丛中觅食。
  “秦书,一起去。”他怕自己射不中,叫上秦书一起。
  “好。”
  两人悄悄靠近,5米……3米……2米,吴金轻轻拿出箭矢,拉弓射箭。
  “嘭。”弓弦震动。
  大公鸡警觉,想跑,可惜已经迟了,距离太近,它根本没时间作出反应,箭矢已经插入它的身体。
  吴金得意大笑,奔跑过去把受伤的大公鸡按住。
  “好!精彩!”
  秦书大声为他捧场。
  “厉害!”何炯、黄垒等人走来,毫不吝啬夸赞之词。
  吴金谦虚道:“还行,距离太近,它又没动,比较好射中。”
  他检查了一下鸡的伤口,断定命不久矣,“秦书,过来给它一刀。”
  “好。”秦书拿出匕首,扯掉它喉颈处的羽毛,手起刀落,痛快送它上路。
  这次他们学聪明了,用绳子把鸡拴在树上。
  “市明哥,你来玩。”秦书把弓箭递给周市明。
  “好。”
  周市明也不客气,伸手接住,他看得手痒,想射几箭。
  吴金过了瘾,也把弓箭分享出去,“黄老师,你来玩。”
  “我看看就行,你玩。”
  吴金不勉强又递给何炯,他也不玩,最后递给彭玉畅,他接住了。
  就在这时,张紫枫好似发现了什么,压低声音喊道:“兔子,那里有一只兔子。”
  “哪里?”彭玉畅精神一震,相对于鸡而言,兔子更像狩猎场的猎物。
  “那里。”
  众人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只灰色的兔子。
  彭玉畅和周市民相视一笑,悄悄靠过去。
  “彭彭,我们同时射箭,可以增加命中率。”
  “好。”
  两人靠近,拉弓射箭。
  兔子的警觉把鸡好太多,箭矢刚飞出,它们就听到响动,加上彭玉畅和周市民的技术问题,两箭都没有射中。
  兔子拔腿就跑。
  “追!”周市民锁定目标,快速追上去,彭玉畅跟上。
  兔子的速度比他们快很多,没跑几步就跟丢了目标。
  两人仔细寻找,终于在一颗草丛前再次发现它的身影。
  “在那里,在那里。”彭玉唱压低声音,颇为激动,追逐猎物的感觉真爽。
  “慢点,瞄准了再射。”
  “嗯。”
  用力拉动弓弦,瞄了又瞄,确保可以射中。
  “嘭。”
  “嘭。”
  弓弦震动的声音前后响起,箭矢疾驰而去,力道很大,但准头有点偏,从兔子头上飞过,射入它身后的草丛。
  兔子受到惊吓,后腿猛的一蹬,快速蹦跳离开,比之前还快,眨眼间便没了踪影。
  两人遗憾,想要再次找到是千难万难。
  就在他们收弓准备把箭矢捡回来时,变故突发。
  草丛中忽然传来‘嗷嗷……’的嘶叫。
  一只野猪从里面窜出,背上插有两根不断晃动的竹箭,插得不深,一晃就落在地上。
  彭玉畅和周市民懵逼,他们没射中兔子,反而射中了野猪。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