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107章 陈赤赤整蛊嘉宾

第107章 陈赤赤整蛊嘉宾


  ,娱乐哈哈哈哈哈
  走出大厅,回到凉棚坐下。
  黄垒询问道:“你不是说有4个人吗?还有三个呢?”
  秦书笑着把手伸出去,摊开手掌,“在这里!”
  他们想起了孙鸿雷说的细菌,不由呵呵笑出声。
  陈赤赤迷惑,“什么梗?”他伸出手掌,握了握,笑道:“这样,很好笑吗?”
  何炯解释道:“第一期鸿雷哥和柏哥过来,鸿雷哥前一天还发誓,说有九人,结果只有他俩,来了之后我们就问他还有七个呢?”
  陈赤赤插话道:“长在藤上还没有出生?”
  “不是。”何炯微笑着继续道:“他伸开手掌,说还有7个是细菌。”
  陈赤赤呵呵一乐,“怎么不说带来了7个原子。”
  秦书打趣道:“陈哥,细菌有生命,原子没有生命。”
  “胡说,原子怎么没有生命?听说过量子意识、宇宙意识吗?有意识就有生命。”
  秦书:………
  竖起大拇指,“你牛,知识已经涉及到我的盲区,姑且就信了。”
  黄垒笑道:“来,给我完整的解释一下《相对论》《宇称不守恒定律》。”
  “简单!”
  陈赤赤:“呱呱啾哇吗咪………咻咻……讲完了,听懂了吗?”
  “懂了,你说你想干活。”黄垒笑道:“来了几次,这次居然主动要干活,我们肯定要满足你。彭彭,去把价格表拿来,让你陈哥看看。”
  “好呢。”彭玉畅立马起身,快乐的跑去把价格表拿来。
  黄垒笑道:“赤赤,随便挑,随便选,看中哪样就选哪样,不必客气。”
  “哎哟,突然有点头昏,我得歇歇。”
  陈赤赤看都没看,直接躺在椅子上,一脸虚弱,有气无力道:“黄老师,何老师,你们也知道我对紫外线过敏,腰还有问题,不是我偷懒,实在是干不动。”
  黄垒笑道:“赤赤,我理解你,但你点的佛跳墙,十斤小龙虾,还有二三十道菜起码要5000元,你不去干活,没钱买原材料。”
  “不要了,统统都不要了。一碗稀饭,一碟泡菜足以,如果还不行就喝水。………咦,不对,点的菜还是要,可以让后面来的人干活。”
  陈赤赤忽然又有了精神,坐起身道:“彭彭,把价格表给我看看,什么赚钱让他们做什么。”
  彭玉畅把价格表给他。
  陈赤赤看了看,道:“一元五一斤的香蕉可以,一人去摘几百斤,不就有钱了吗?芒果两元一个太少了,不过可以摘一些自己吃;20元一斤的大无花果也可以,让他们去摘100斤;30元一斤的蜂蜜也行,让他们去弄100斤,这不就有钱了吗?”
  众人一乐。
  秦书道:“陈哥,后面还有谁?”
  “等会你就知道,他们应该快到了。”陈赤赤脑袋一转,笑道:“我要整整他们。”
  “怎么整?”秦书来了兴趣。
  陈赤赤笑道:“一会我去拦住他们,你和彭彭穿上动物服装,从草丛中跳出来给他们一记下马威。然后我说,这一季的蘑菇屋加了一个特别欢迎模式,………紫枫,你在后面跳舞欢迎。”
  “啊?”张紫枫愣住,毫无音乐背景下跳舞很尬,很难为情。
  “没事,你又不是不会,随便扭几下就行,不然他们不会相信。”
  “好吧。”张紫枫只能勉强答应。
  陈赤赤继续道:“欢迎仪式之后给他们两个选择,喝三杯酒或者喝三杯水,喝了才能进入蘑菇屋。”
  “如果他们都不干呢?”秦书道。
  “不干?……我就在桥上堵着,除非他们从小溪里趟过去。”
  陈赤赤牛气哄哄,非常硬气。
  黄垒和何炯微微一笑,没支持也没反对,让他闹着玩。
  “陈哥,我去拿东西!”
  秦书跑去厨房,拿了6个吃面的大碗。
  几人一乐,陈赤赤笑道:“秦书,是不是太狠了?一碗酒下去,还能说话吗?……不过,我喜欢,要的就是气势!”
  顿了顿,他对王正宇道:“导演,他们要来了提醒我一下。”
  “快了,正在路上,估计还有5分钟下车。”
  “谢了。”
  陈赤赤道:“走,我们去准备。”
  他带着秦书、彭玉畅和张紫枫离开,黄垒和何炯留在凉棚看戏。
  一切准备好,陈赤赤推开院门,率队走出小院,他手里拿了两个不锈钢锅盖,以及三朵小红花。
  秦书拿着一瓶酒和一壶水,彭玉畅拿着6个大碗,张紫枫抱着鳄鱼‘皮’和老虎‘皮。
  走过小桥,陈赤赤挥手停下。
  “就在这里等他们。”
  把六个大碗依次摆开,打开酒瓶在三个大碗各倒3钱酒,又在另外三个大碗中各倒小半碗水。
  “秦书,彭彭,你们穿上衣服藏起来,我一敲就跳出来。”
  “哐!”他拿起两面锅盖,相互碰撞。
  “好。”
  秦书和彭玉畅分别穿上老虎‘皮’和鳄鱼‘皮’,藏到两旁的草丛中。
  准备就绪,只待鱼儿上钩。
  等了两分钟,秦书抬起头道:“陈哥,来了没有?我感觉你是在整我们,太热了!”
  陈赤赤笑道:“快了,再忍一会,等会记得开音效。”
  就在这时,他从树林间隙见隐约看到有人过来,“来了,来了,别说话。”
  不远处的石板路上有三人拉着行李箱,边走边看,很快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
  秦书悄悄望了望,都是熟人,有邓朝、鹿涵和关语彤。
  “赤赤,你站在那里干什么?”邓朝询问。
  三人走进,陈赤赤笑道:“三位,欢迎驾临蘑菇屋,我作为特约代表在这里欢迎你们。”
  他拿起锅盖微微用力一敲。
  “哐!”
  秦书和彭玉畅收到信号,打开音效。
  “吼!……”
  吼声摄人心魄,悠长绵延,蕴含王者之威,邓朝、鹿涵和关语桐被吓一跳,有种本能的畏惧。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秦书和彭玉畅就串了出去。
  一边老虎,一边大鳄鱼。
  “啊!”关语彤本能的发出尖叫,邓朝和鹿寒也被吓得一颤,后退一步,差点转身就跑。
  幸好反应快,看出是人假扮,不然就丢人了。
  邓朝故作镇定,用藐视之眼扫了扫大老虎和大鳄鱼。
  “就这?”
  语气颇为不屑。
  陈赤赤看得很清楚,哈哈大笑道:“老邓头,别装了,刚才是不是想跑?”
  “这点小把戏我会跑?笑话!”
  他抬起手啪的一下拍在在旁边张牙舞爪,很是活跃的老虎头上,笑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秦书在里面,另一个是彭玉畅。”
  “厉害!”
  陈赤赤鼓掌,笑道:“不过,他们不是吓你,而是欢迎你们,还有小红花。”
  他把小红花放在三人耳旁,道:“紫枫,起舞,欢迎贵客的到来。”
  “哦。”
  张紫枫有些尴尬,但还是跳了,是‘孔雀舞’。
  调整自己的心绪,快速进入状态,认真舞蹈。
  秦书他们认真观看,张紫枫一动,就能看出她有不错的舞蹈功底。
  细长的手臂,传递着孔雀的灵动;柔软的腰肢,舞出了孔雀的婀娜。
  时而快,时而慢,她低着头,纤细的手臂颤动着,一直传到指尖,忽然,一阵急速的旋转,张紫枫一点一点下蹲,身子呈“s”形,有种说不出的美感。
  “跳得真好,有孔雀舞的感觉。”秦书脱下老虎‘皮’,一头大汗,彭玉畅更甚。
  他们静静的欣赏。
  鸟儿唧啾鸣叫,小溪哗哗流水,风吹树叶沙沙响,都是在为她伴奏。
  起承婉转,张紫枫跳完最后一个动作,停下,腼腆的站到站在一旁。
  “啪啪………”
  掌声响起。
  “紫枫跳得好不好?”陈赤赤大声道。
  “好!”秦书极为配合,大喊出声。
  陈赤赤继续道:“老邓头,小鹿,语彤,欢迎仪式还行吗?”
  “很好!紫枫跳得非常棒!”邓朝夸赞道。
  “你说好就成,蘑菇屋这一季新增加了一项欢迎仪式,来的客人需先喝三碗。”
  陈赤赤指了指桥上的大碗。
  邓朝、鹿涵、关语彤不由看乐了。
  邓朝打趣道:“你不是让我们喝酒,是让我们用酒洗澡消毒。”
  秦书接话道:“哥,里面只有三钱酒,三碗一两不到。”
  “真的?”
  一两不到,邓朝可以接受。
  他走过去看了看,还真还多少。
  端起一碗闻了闻,确实是酒,准备喝时,他忽然停下,看向陈赤赤,笑道:“你不会在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吧!”
  “哎,老邓头,你就是坏事做多了,看什么都有诈,……给我!”
  陈赤赤拿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好酒,我刚才已经喝了三碗,现在又陪你们喝一碗。”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邓朝见他没什么异常,打消心中顾虑,豪爽的连干三碗。
  “痛快!”
  陈赤赤对他竖起大拇指。
  “旁边的水是干嘛用的?还要喝?”
  “不用,水是为不会喝酒的人所准备。………小鹿,语彤,你们喝酒还是喝水?”
  “白酒?有啤酒吗?”
  “没有。”
  “我还是喝水吧!”
  鹿涵见邓朝和陈赤赤都喝了,也没多疑,端起一碗水就咕噜咕噜的喝下。
  “还喝两碗吗?好饱。”
  陈赤赤没过多为难他,“你再喝一碗水,最后一碗可以找人帮你喝。”
  “好。”
  鹿涵又咕噜咕噜的喝下一碗水。
  “小秦哥,好久不见,帮我喝一碗如何?”
  “好。”秦书点头,没拂他的面子,痛快的帮他喝一碗,再说他的口也渴了。
  “痛快!”
  鹿涵竖起大拇指。
  “小意思。”
  秦书望向关语彤,看她喝什么,让他意外的是,关语彤居然和邓朝一样,选择了白酒,豪爽的连喝三碗。
  秦书小声道:“啧啧,鹿哥,你喝得过她吗?”
  鹿涵微微摇头。
  他继续悄声调侃道:“那你当初是怎么把她灌醉的?”
  鹿涵一听就秒懂,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去你的!别打听。”
  秦书哈哈一乐,没再追问。
  “现在可以过去了吗?”邓朝询问。
  “可以,欢迎仪式已经结束。”
  陈赤赤笑呵呵的,很开心。
  秦书上前把碗收起来,众人踏过小桥,走入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