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93章 晚餐

第93章 晚餐


  小院中,何炯正在洗菜,见他们提着大公鸡回来,很捧场的夸赞几句。
  黄垒把头探出厨房的窗户,看了看,把秦书叫过去,小声道:“小书,你会杀鸡吗?”
  杀鸡画面不会播出,也不会有摄像头拍摄。
  “理论上会,应该没问题。”
  “嗯,你试着弄,有问题过来找我。”
  “好,内脏要吗?”
  黄垒有些纠结,鸡杂可是好东西,但处理很麻烦,“你能处理吗?我没时间。”
  “我试试。”
  “嗯,去吧,要不要都行。”
  秦书提着大公鸡离开,先找绳子把它拴住,免得跑了。
  “柏哥,可以帮我提着鸡吗?”
  彭玉畅要去厨房帮忙,何炯在洗菜,张紫枫应该不敢提,秦书只能找黄柏或者孙鸿雷。
  “我们自己杀吗?”
  “嗯,我来杀,你帮我提着就行。”
  “好。”
  黄柏提着鸡走到小院角落,秦书去厨房拿出相关工具。
  准备就绪,黄柏抓着大公鸡的翅膀和双脚,倒立向下,秦书抓着鸡头把它颈上的毛拔掉,拿起菜刀精准一割,鲜红的血液垂直流入小盆。
  秦书放下菜刀,拿起筷子在小盆中搅拌,里面放了一些清水、盐和生物油。
  待鸡血不再流出,秦书反手把鸡头夹在它的翅膀中,黄柏松手把大公鸡塞入大桶内,秦书则把鸡血抬入厨房。
  等了一会,待大公鸡步入轮回,转世投胎,他抬出烧开的水倒入桶中烫毛,轻轻搅拌几下让开水完全侵入毛发。
  烫几分钟,提出,放在一块木板上开始拔毛。
  “柏哥,你去休息,我来就行。”
  “没事,年轻的时候没少做。”
  秦书微微点头也不再客气,两人蹲在地上开始拔鸡毛。
  另一边何炯、孙鸿雷、张紫枫正在洗菜,看完了两人杀鸡的全过程,道:“秦书和柏哥真能干,让我来我就不敢。”
  “我也不敢。”张紫枫道。
  “秦书这小伙子真不错,很适合你们,刚才抓鸡时,追着撵了好几圈,上窜下跑,没有他今晚可能还吃不到鸡。”孙鸿雷道。
  何炯微微点头,这两天接触下来,他觉得秦书确实很优秀,为人也很好。
  “紫枫,给他们抬两条小板凳过去。”
  “好的。”
  张紫枫找了两条小板凳送过去。
  “谢谢。”
  “谢谢。”秦书道:“紫枫,屋后有干稻草,你去拿一些放到外面,多拿点。”
  “好的。”
  张紫枫小跑到后院,看着屋檐下的干稻草有些犯迷糊,她不知道秦书说的‘多拿点’是拿好多,也不知道用来干嘛。
  抓一把,“够了吗?……应该差点。”
  又抓一把,“应该够了吧。”
  她抓着两把稻草走出去,“小秦哥,够了吗?放在哪里?”
  “不够,再来10倍,放在小院外就行。”
  秦书看着她一手抓一把,微微一笑,这点稻草烤鸡头的毛都不够。
  “哦。”
  张紫枫又返回去,按照十倍的量拿取,其实秦书只是说个大概,不一定非要十倍,但张紫枫不清楚,以手中稻草为蓝本,认真执行。
  萌萌的样子颇为可爱。
  这次她抱了一大堆,“小秦哥,够了吗?”
  “够了。”
  “好的。”
  张紫枫微微一笑,好似干了一件很厉害的事情,得到了肯定。
  秦书和黄柏把鸡毛拔干净,拿到小院外,点燃稻草,一人提头,一人分开鸡的双脚,放在火上烤,不断翻转。
  烤一会,又拉开它的翅膀,或者提着头,或者提着脚烤。
  张紫枫终于知道自己辛辛苦苦丈量的稻草是用来干嘛了。
  待稻草烧完,秦书提着鸡回到小院,他拿起菜刀,黄柏掰开鸡腿,手起刀落,咔嚓破开,取出内脏放到一旁。
  清理干净鸡身子,黄柏把它提到厨房,秦书则把鸡杂放入小盆,来到小溪边。
  拿出来鸡肠,用两指夹着一拉。
  啧啧………黄黄的东西落入小溪,随波而去。
  除了鸡肠还有鸡胗,里面………。
  用盐反复清洗近半小时,秦书回到小院又用水反复清洗,闻了闻,没有异味后才拿进厨房。
  “小书,辛苦了。”
  黄垒拿过来闻了闻,确认没异味后才放到案板上。
  “不辛苦。”
  黄垒笑道,“既然不辛苦,你和彭彭再去把烤架搭上,烤羊肉。”
  “好。”
  秦书和彭玉畅离开厨房,去工具房把烤架拿到小院中。
  烤全羊的烤架都是现成,拼装好,放上羊肉就行。
  点燃一堆篝火,把羊肉放在一旁慢慢烤着。
  ……………
  日落西山,鸟儿结伴归巢,明亮的天空渐渐暗淡下来,蘑菇屋中灯火通明,是镶嵌在丛林中的一颗明珠。
  这时厨房成了众人的聚集地,彭玉畅坐在大炤台前添柴控火,秦书坐在小炉前守着椰子鸡。
  张紫枫和以前一样,坐在彭玉畅旁边,聊些琐碎的小事。
  黄垒回到他喜欢的位置,带着围腰,站在炤台前,翻炒着美食。
  孙鸿雷和黄柏在大厅与厨房中逛来逛去,时不时看看锅中的美食,是否可以出锅。
  黄垒看着他们,笑呵呵的说道:“别看了,马上就好。………彭彭,端出去。”
  一道佳肴出锅。
  备菜耗时,下锅炒菜并不需要多久。
  很快又是一道,再一道。
  随着一道道美味佳肴的出锅,厨房的空气中散逸着浓郁的香味,惹得众人食指大动,忍不住咽着口水。
  椰子鸡、宫保鸡丁、爆炒鸡杂、五花肉等等,色泽诱人,一看就好吃。
  最后一道大菜是烤羊腿,黄垒没有分开,让秦书和彭玉畅整个抬上桌。
  待全部的菜肴上桌,蘑菇屋众人围坐在凉棚中,吹着凉凉轻风,看着云层中若影若现的月亮,他们准备开始享用今晚丰盛精致的晚餐。
  人生当浮一大白,如此良辰美景,佳肴在案,朋友相聚时不配上一杯美酒,且非无趣。
  何炯拿出美酒,帮除了张紫枫的其他人全部满上。
  他举杯说道:“欢迎鸿雷哥,柏哥来蘑菇屋做客,也敬黄老师,黄老师辛苦。”
  众人举杯相迎,喝上第一口。
  “舒坦!开吃。今天晚上我们慢慢吃,慢慢喝,慢慢聊。”
  劳累一下午的黄垒坐下后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开始动筷,秦书夹了一块他最喜欢吃的红烧肉,黑金色的表面,汤汁已经融入到肉中,吃到嘴中有种入口即化的感觉,肥而不腻,鲜嫩爽口,满满的满足感。
  “绝了!黄老师,你做的红烧肉太好吃了。”
  黄垒由心而笑,“好吃就多吃点。”
  桌上,众人挑着自己最喜爱的菜肴忘我的吃着,不时还发出美味的感叹。
  当然,酒也没有忘记喝,几轮碰杯,众人杯中以见底。
  秦书从何炯旁边拿起酒瓶帮众人舔酒,已经喝过一杯,他怕众人一高兴,喝醉了。
  倒酒时会询问他们的意见,倒多少,自己掂量。
  饭桌上觥筹交错,气氛非常的热闹、融洽、欢快,就像是过年一样
  夜晚渐深,凉棚中的晚宴也慢慢接近尾声,几人酒足饭饱,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歇息。
  “舒服!”
  秦书摸着圆鼓鼓的肚子,神情慵懒的半躺在椅子上。
  “叮…………”
  这时,大厅内电话响起,想来是明天的客人准备点菜。
  “我去。”
  秦书麻溜站起,小跑去接电话。
  “喂,你好,这里是蘑菇屋。”
  接过一次电话,他对业务已经熟练。
  电话另一头没有声音。
  “喂,你好,听得见吗?………喂,喂………”
  等了几十秒,秦书准备挂断电话时,里面终于传出了声音,是嘻嘻笑声。
  “笨……猜猜我是谁?”声音调皮可爱,还带有点撒娇。
  秦书会心微笑,“谁?听不出来,有点像猪的声音。”
  声音传出他就听出是宋仙儿的声音。
  “你才猪,大胖猪,大懒猪,大笨猪!”
  宋仙儿刚才想叫‘笨笨’,但想到有摄像头,不太好,便止住了。
  秦书微微一笑,想到这里不是聊天的地方,道:“明天你要过来吗?想吃什么菜?”
  “嗯………我想吃你做的番茄炒蛋。”
  秦书为她做的第一道菜就是番茄炒蛋。
  “可以,我来炒,还有呢?”
  “没了。”
  “行,那就先挂了。”
  “嗯。”宋仙儿知道是公用电话,也没有多聊。
  秦书一乐,宋仙儿明天要来,他完全没想到。
  走出去,黄垒问道:“小书,听出是谁了吗?点的什么?”
  “宋仙儿,点了番茄炒蛋。”
  “就一个?……真是懂事的好孩子。”
  秦书笑着坐下。
  没一会,大厅的电话再次响起。
  何炯道:“哟,生意还真好,紫枫,这次你去接。”
  “好。”
  张紫枫小跑过去,接起电话,“你好,这里是蘑菇屋。”
  “你是张紫枫?”
  “嗯。”
  “紫枫,你好,我找秦老板。”
  “秦老板?”张紫枫的脑袋瓜一下没反应过来,“哦……你是说小秦哥?”
  “对,就是秦公公,你叫他接电话。”
  “秦公公?”张紫枫呵呵一笑,想到秦书穿泳裤的样子,看着不像啊,‘呸,想些什么呢!’
  “你等等,我马上去喊。”
  张紫枫放下电话,跑到门口喊道:“小秦哥,找你的。”
  “找我?”秦书跑过来,“谁啊?”
  “不知道,一个男的,还叫你秦公公。”张紫枫嘻嘻一笑,她还是第一次听说秦书的外号。
  “喵的。”
  秦书大概猜到是谁了,拿起电话,“喂,说话。”
  “秦公公,说话客气点,我现在是客人。”
  “胖子,果然是你,你打这个电话干什么?”秦书猜的不错,正是唐无忧。
  “我是客人,怎么不能打电话?”
  秦书一愣,“你明天要来?你来干什么?”
  “废话,我也是表演系毕业,不能出来亮亮相吗?我现在是演员,懂否?”
  “真是难得,老板还要出来打工,我还以为你要退居幕后。”
  “你不也一样?出来玩玩不行吗?”
  “我可不是玩,………别废话了,想吃什么快说。”
  “我想吃兰花熊掌。”
  “想屁呢,没有。”
  “那就来一份清酒冻半头鲍。”
  “可以,自带食材,蘑菇屋买不起。”
  “牛腩煲和芦笋牛肉总有吧。”
  “这个可以有。”
  秦书话音刚落,唐无忧就挂断电话。
  “喵的。”
  秦书放下电话走出去。
  “小书,是谁?”黄垒询问。
  “黄老师,是唐无忧,点了牛腩煲和芦笋牛肉。”
  黄垒微微点头,显然认识他。
  屁股刚坐下,电话又一次响起,彭玉畅跑去接,一分钟不到就回来了。
  “黄老师,听着有点像周荨姐,她点了两份菜,一份素的三鲜汤,一份木耳炒肉片。”
  黄垒微微点头,三个人不算多,点的菜也可以接受。
  电话没再响起,几人坐在凉棚中悠然闲聊,主要是黄柏、孙鸿雷和黄垒,何炯偶尔说说话,秦书、彭玉畅、张紫枫则是听众,带个耳朵就好。
  夜色渐深,众人分批次洗漱,然后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告别美好的今天,迎接更美好的明天。
  ……………
  第二天,几人睡到自然醒,醒来时已经10点过,黄垒早餐午餐一起做,一大碗香喷喷的油泼面。
  饭后,何炯把留言本拿出,孙鸿雷和黄柏写上各自的感受和祝福。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到了离别的时候。
  两人收拾好行李,蘑菇屋全员出动把他们送上车。
  孙鸿雷和黄柏探出窗外,挥手告别。
  车辆远去,消失于视野。
  秦书他们回到蘑菇屋,等待迎接新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