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90章 摘椰子

第90章 摘椰子


  凉棚内,几人吃完早餐,神情满足的坐在椅子上,黄垒抬头看了看天空,道:“今天的天气真不错,阴天,适合户外运动。”
  黄柏道:“天气确实很不错,适合在屋内呆着,喝喝茶,聊聊天,轻松自在,向往的生活啊!”
  黄垒笑着看他一眼,“小柏,你是不是点了很多菜?比如红烧肉,琼州椰子鸡?”
  “不止,我们还点了烤全羊,炖牦牛,清蒸鲑鱼,风吹排骨,来者是客,黄老师和何老师一定会满足客人的要求。”
  黄柏先把高帽子给他们戴上。
  黄垒笑道:“想吃什么都没问题,就是天上的龙肉我都可以做,问题是没有食材我也无能为力。要不今天你们委屈一下,一天吃三顿面条?”
  “不行!绝对不行!本王来了怎么只能吃面!”
  孙鸿雷反对,指了指外面的牛棚和羊棚,“那边不是有现成的吗?拉出来炖了就行。”
  黄垒哈哈一笑,“你是不是傻,那是奶牛,不是牦牛。”
  “奶牛也行,我们不挑食。”
  何炯在旁边故作一脸惶恐,打趣道:“你们居然想吃‘金主爸爸’,我誓死捍卫!”
  几人呵呵一乐。
  黄柏笑道:“赞助费必须涨价,起码五成!”
  黄垒打趣道:“五成哪够,何老师如此卖力,起码涨五倍!”
  黄柏‘吓得’往后一仰,笑道:“你是准备用500吨的锤子敲吗?一锤子下去什么都搞定了。”
  秦书哈哈笑出声,“500吨可还行,什么赞助商都一锤子搞定。”
  何炯道:“黄老师,柏哥在转移话题。”
  黄垒知道两人在耍‘浑’不想干活,道:“我也不兜圈子了,打稻谷、取蜂蜜或者上树摘椰子、去林里捉鸡,你们选一样吧!”
  黄柏和孙鸿雷暗中相视一笑,假装没听见。
  “黄小厨,你说什么?大声点,听不见。”孙鸿雷再一次选择性‘失聪’。
  黄垒‘气’笑了,“我说你是大傻子!”
  两人不干活,他也很无奈。
  孙鸿雷哈哈一笑,“我就喜欢看你无奈的样子。”
  黄垒笑了笑,没反驳,他拿两人没办法,只好使出蘑菇屋惯用招数,也是最有效的招数。
  欲擒故纵加上苦肉计。
  先让嘉宾敞开了玩,在旁边看别人在那累死累活的干活,自然而然心中就会有‘负罪感’,主动加入。
  “秦书、彭彭、紫枫,今天的嘉宾不想干活,我也没法,只能辛苦你们三人了。”
  “没事,黄老师。我们先去摘椰子,再去捉鸡如何?”秦书回应。
  “好,去吧,都小心点,别摔下来了。”
  秦书、彭玉畅、张紫枫点头离开,前去工具房拿装备。
  孙鸿雷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笑着对黄柏道:“小柏,看到没有,老师就是老师,有知识,先玩欲擒故纵,接着就上演苦肉计给我们看。…………垒垒,你的阴谋不会得逞。”
  黄垒笑道:“我的不是阴谋,是阳谋,你们如果好意思一直坐着不干活,我也没法。”
  “今天我们就不干活,看你有什么办法?”
  另一边,秦书三人拿上镰刀和蹬树的工具,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走出小院,沿着湖边来到一片椰子林,里面椰树众多,高高矮矮都有。
  孙鸿雷和黄柏闲着没事跟过来看看,黄垒和何炯陪同。
  秦书把2米高的短梯放在一颗矮小的椰子树下,看了看高度,离椰子还差一点距离,往上爬几下就到了。
  “彭彭,你来。”
  他把机会让给彭玉畅,不然高的椰子树他没有表现的机会。
  彭玉畅拿着登树鞋和安全带爬上短梯,系上安全带,把登树鞋扣在树上,人站上去后秦书才来镰刀给他。
  慢慢往上爬几下,镰刀已经足以勾到椰子,手起刀落,一颗椰子落下,再起,再落。
  地上,孙鸿雷看着似乎很简单,心思一动,道:“彭彭,让我来试试。”
  黄柏:?
  不是不干活吗?怎么忽然主动要干活?
  孙鸿雷看着黄柏的神情,笑道:“你看着我干嘛?我可不像你,什么活都不想做,只知道吃!”
  黄柏笑道:“啧啧,我算是见识了什么叫翻脸比翻书还快。”
  孙鸿雷笑了笑,对黄垒问道:“摘一颗椰子多少钱?”
  “15元。”黄垒笑了,孙鸿雷的思维他还真摸不透。
  “行,本王先赚200元。”他扫了眼树上的椰子,还有4颗,其他地方还有几颗矮椰树,加起来有十多颗椰子。
  手到擒来。
  彭玉畅从树上下来,孙鸿雷登上去短梯,系上安全带,踩在登树鞋上站稳。
  “刀呢?拿刀来。”
  彭玉畅准备递过去时,黄柏道:“给我,我递给他。”
  彭玉畅把刀给他,黄柏拿着刀来到短梯旁,见孙鸿雷已经站稳,忽的把梯子移开,不给他回踩的机会。
  哈哈大笑道:“孙鸿雷,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是不是看着活轻松,想捡漏?……门都没有,乖乖在树上呆着吧!”
  孙鸿雷抱着树干,尝试着移动,动作极为生疏,移动距离短,用时还很长,爬树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轻松。
  几人见他笨拙的样子,被逗得呵呵直乐。
  “小柏,我错了,把梯子拿过来。”孙鸿雷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开始‘求饶’。
  黄柏笑道:“你错哪了?”
  “我不该叫你二傻子。”
  “看来你想一直挂在上面。”
  “快拿过来,小心我用椰子砸你。”
  “哟,哟,有本事你摘一个看看。”
  黄柏呵呵一笑,反手把梯子抬到另一颗矮椰子树下面,让彭玉畅上去摘。
  孙鸿雷在颗树上毫无办法,只得慢慢往下挪动。
  黄柏见状,不知从哪儿捡来一根棍子,笑呵呵的走到孙鸿雷树下。
  “孙鸿雷,你也有今天………上去,上去呆着,上树才是原本属于你的地方,别下来当祸害。”
  他伸出棍子不断戳孙鸿雷屁股,不让他下来。。
  孙鸿雷挂在树上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很是无奈。
  秦书几个被逗得哈哈大笑。
  黄垒看着好玩,也捡了一根棍子在下面戳,孙鸿雷‘怒了’,“小柏,黄小厨,你们惹怒本王了,后果很严重。”
  “说,怎么个严重法?”
  黄垒哈哈一笑,又戳了戳,觉得很好玩。
  孙鸿雷怂了,他只是嘴嗨,拿他们也没有办法,只能求饶。
  黄柏和黄雷也没过多为难他,待彭玉畅把一颗树上的椰子摘完,便用梯子把他接下来。
  双脚一落地,孙鸿雷脸色骤变,从‘小绵羊’变成‘大灰狼’追着黄垒和黄柏跑。
  三人在湖边追逐,玩得很开心。
  秦书等人看了一会,继续投入摘椰子的事业中。
  彭玉畅依旧用梯子,秦书没用,直接徒手攀上去,张紫枫在岛屿上见过他的本事,并不意外,何炯和彭玉畅则睁大眼睛。
  “秦书,小心点。”何炯担心他掉下来,本来想阻止,可秦书宛如猴子般灵活,已经爬了很高,想阻止也来不及。
  “何老师,没事。”
  秦书快速爬上树顶,反手拿出背后的镰刀,椰子一颗颗落下。
  不远处,玩闹的三人也发现了秦书,见他徒手爬上10多米高的椰子树,孙鸿雷和黄柏露出惊讶之色。
  黄垒道:“当初我们第一天上岛,小书就是这样抢椰子的,岛上的树比这些高多了,他依旧很灵活的爬了上去,不然我们都没有水喝。”
  “厉害!”黄柏赞叹。
  黄垒继续道:“当时还有5个外国人想来抢夺我们的椰子,你们猜怎么着?他们人高马大,我都以为会被抢,结果小书一打五,几拳就把他们打趴在地,看得我都惊呆了。”
  “牛!白白净净的,没想到还是高手。”
  孙鸿雷看着秦书竖起大拇指。
  另一边,秦书和彭玉唱还在摘椰子,秦书都是爬比较高的树,矮的留给彭玉畅,但速度却要快他一筹。
  何炯和张紫枫在地上捡椰子,张紫枫看着似曾相识的场景,似乎又回到了当初的岛屿上。
  上次的事故在她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特别是被困在水中时,那种等死的绝望感让人窒息。
  那段时间,她做了很多噩梦,梦中的她柔弱无助,挣扎无望,就在绝望时,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把她救离危险。
  想看清那道模糊的身影是谁,却怎么也看不清。
  她猜想应该是秦书,但又不是那么确定。
  张紫枫对秦书很感激,但没发现有其他的情愫,即使无意中夺走她的初吻,她也没往那方面想。
  事态紧急,她不怪秦书占她便宜,心中只有感激之情。
  胡思乱想中,张紫枫和何炯卖力捡着椰子,秦书和彭玉唱卖力摘着。
  黄垒三人见状,也主动过去帮忙捡椰子。
  近三个小时,他们做做停停,摘了50多颗椰子,来回跑了三次才把它们全部搬回蘑菇屋。
  一颗15元,底气十足。
  “导演,过来算钱!”回到小院,彭玉畅就开始吆嚯,神色颇为得意。
  王正宇微微一笑,事情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秦书的实力他们已经考虑在内。
  “卖多少?”
  黄垒道:“50颗,留几颗晚上做椰子鸡。”
  “好,一共七百五元。”
  黄柏笑道:“导演,四舍五入,800元。”
  秦书接话,“柏哥,不对,四舍五入,应该是1000元。”
  王正宇笑道:“照你们这样算,四舍五入应该是没钱。”
  他给了黄垒750元。
  “烤全羊的原料多少钱一只?”
  “精品羊肉,1500元一只。”
  “半只500,我晚上做烤羊。”黄垒讲价。
  “行,下不为例。”
  黄垒微微一笑,又买了些其他食材,750元转眼间还剩15元。
  好兄弟来蘑菇屋做客,他要好好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