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娱乐哈哈哈哈哈 > 第86章 倒霉的张紫枫

第86章 倒霉的张紫枫


  秦书在旁边能听清对话的内容,嘴角不由露出微笑,一听就是黄垒或者何炯的熟人,但听不出是谁。
  “紫枫,能听出是谁吗?……真有意思,要是全做,黄老师得把厨房的屋顶掀开。”
  张紫枫嘻嘻一笑,摇摇头,“听不出是谁,应该是中年男子。”
  秦书点头,两人转身,还没踏出大厅,电话再一次响起。
  “又来生意了。”
  “小秦哥,你接。”
  “好。”
  秦书上前接起电话,学着张紫枫的口吻道:“你好,这里是蘑菇屋。”
  “你是彭彭吗?叫黄老板接电话。”
  “不是,我是秦书,新来的小二。黄老师正在休息。”
  “秦书?……哟,我想起来了,秦书,你好,我是孙鸿雷。”
  “鸿雷哥,你好,你是要点菜吗?”
  “对,刚才有个二傻子是不是点了很多菜?”
  “额………刚才的客人确实点了几个。”
  “照着他的菜品给我再来两份。”
  秦书一乐,“好的。”
  这时,黄垒的声音从楼上传来,“谁啊?点菜的吗?”
  “黄老师,是鸿雷哥。”
  “孙鸿雷?等会,我下来会会他。”
  黄垒笑着从楼梯上走下,心情似乎很不错,接过电话,“小样,想吃什么?”
  “照着二傻的菜给我来双份。”
  “谁?”
  “你说是谁。”
  黄垒懂了,询问秦书和张紫枫刚才的客人点了什么。
  张紫枫把菜名报了一遍,黄垒顿时‘怒了’,装傻道:“紫枫,你说他们想吃泡黄瓜、凉拌生菜、泡生姜和蛋炒饭?……没问题。”
  而后对孙鸿雷,“小样,你不怕咸死吗?……两份没问题,管够。”
  孙鸿雷笑道:“什么泡生姜、泡黄瓜,乱七八糟,我们点的是烤全羊,炖牦牛,清蒸鲑鱼,风吹排骨,红烧肉,琼州椰子鸡,把菜备好了,不然……你懂的。”
  “喂,喂,喂………你说什么?山林里信号不好……”
  ‘啪。’
  黄垒把电话挂了,而后发出哈哈大笑声,秦书和张紫枫也被逗乐了。
  很快电话再次响起,还是孙鸿雷。
  黄垒接起,“刚才信号不好。”
  孙鸿雷笑道:“你敢挂本王的电话,信不信明天过来把你房子掀了。东西给本王备齐了,我们有9个。”
  “9个?!你们把葫芦娃也带上了吗?第一期节目就想吃垮我们。”
  孙鸿雷哈哈一笑,“不但葫芦娃来了,他爷爷和蛇精也来了。”
  “幼稚!………说正经的,你们明天有几个?”
  “9个,没骗你。”
  “你发誓。”
  “我发誓。”
  “真9个?”黄垒的好心情瞬间没了。
  “慢慢忙。”孙鸿雷笑呵呵的挂断电话。
  “黄老师,是客人订餐吗?”
  何炯和彭玉畅从二楼走下。
  “对,明天要来九个人。”
  “九个?”何炯腿一软,差点从楼梯上摔下来,“他们点了什么?”
  黄垒哈哈笑道:“我说信号不好,听不清,給挂了。明天他们来了,有什么吃什么。”
  何炯呵呵一笑,竖起大拇指,“给你点赞!”
  五人说笑着走出蘑菇屋,看到王正宇站在外面,黄垒道:“导演,明天客人都要来了,我们的食材在哪里?”
  他之前去厨房看过,除了一些面条和面粉、调料,其他什么都没有。
  王正宇微微一笑,反手拿出一块黑板,上面写满了食物名称和价格。
  “你们可以通过劳动换取食品,这一季要严格遵守游戏规则,我们不赊账。”
  几人仔细看了看黑板上的内容。
  牛肉………60元一斤。
  猪肉………50元一斤。
  鸡肉………40元一斤(可以自己捉。)
  鸭子………30元一斤(可以自己捉。)
  鱼肉………20元一斤(可以自己捉。)
  …………
  下面还有其他肉食和蔬菜,以及特殊食材,价格面议。
  物品回收:
  香蕉………1元一斤
  稻谷………2元一斤
  芒果………2元一个
  番木瓜………10元一个
  椰子………10元一个
  菠萝蜜………20元一个。
  大无花果………20元一斤
  蜂蜜………30元一斤
  嘉实果………30元一斤
  神秘果………50元一斤。
  …………等等。
  秦书看完,吐槽道:“导演,你这也太坑了吧!小心物价局找你麻烦!吃一顿饭,我们得累死。………稻谷起码得5元一斤,香蕉两元一斤,椰子20元一个,其他都可以不改。”
  他说的三样东西数量最多,稍微涨点价格都是一笔可观的数字。
  王正宇也不说话,老神悠悠。
  黄垒道:“王正宇,你的价格不合理,即使卖的不降价,回收的东西要涨点价。”
  “可以,稻谷和香蕉加一毛钱,椰子加一元。”
  黄垒、秦书几人被逗乐了。
  “我这暴脾气!打发叫花子呢!………别拉着我。”黄垒‘怒气冲冲’。
  彭玉畅立马会意,快步跑回屋内,把拖鞋拿过来。
  动作颇为熟练。
  “黄老师,给。”
  几人看着他的动作,微微一笑,黄垒拿着拖鞋,威胁道:“你涨不涨价?”
  “涨,香蕉一斤加五毛钱,稻谷一斤加一元,椰子一个加5元,不能再多了。”
  “可以。”
  何炯打趣道:“还是拖鞋的威力大。”
  “东西在哪里?”
  “到时会有人带你们去。”
  “行。”
  黄垒笑着把拖鞋放回屋内。
  几人走到凉棚中坐下,看到旁边的盆栽,彭玉畅问道:“这是什么草?叶子好奇怪。”
  张紫枫抢答,“它叫含羞草,受到惊吓叶子就会闭合。”
  彭玉畅有所耳闻,玩心瞬起,对着含羞草大喝一声。
  没反应。
  “怎么回事?不是说吼一声叶子就会闭合吗?”
  彭玉畅疑惑,黄垒和何炯也好奇看着。
  张紫枫笑道:“可能你力气不够。”
  “喝!”彭玉畅又一声大喝,含羞草还是没反应。
  “哈!”
  还是没反应。
  “怎么回事?不会是假的吧!”彭玉畅摸了摸,摇了摇,确认是真的,但就是没反应。
  张紫枫憋住笑,“可能含羞草睡着了,等它明天醒来,叶子就会闭合。”
  “胡扯。”
  彭玉畅不信,又吼了几声,含羞草还是没反应,最后不得不接受它‘睡着’的歪理。
  秦书笑道:“彭彭,别吼了,之前我们已经吼了几次,它已经麻木,不害羞了。紫枫在逗你玩。”
  后期播出时,导演肯定会把他们逗含羞草的片段剪辑在一起,凸显出彭玉畅被张紫枫捉弄。
  张紫枫嘻嘻一笑,彭玉畅也没在意道:“妹妹,你居然可以当着黄老师、何老师他们开玩笑了,不错,有进步。”
  张紫枫笑脸一收,又变成个腼腆的女孩,在‘长辈’面前她还是有些放不开。
  黄垒和何炯微微一笑,这是个好的开始,录制综艺不能一直闷着,不然镜头很少。
  ……………
  夕阳西下,天色渐暗,蘑菇屋升起袅袅炊烟,由于没有食材,面条就是他们的晚餐。
  凉棚内窸窣声不断,秦书大口朵颐,一筷又一筷,吃得津津有味。
  “羡慕,我曾经也像你这样,现在要减肥。”
  彭玉畅看着大碗里的面条,想吃,但忍住了。
  何炯笑道:“用网络上的话怎么说,‘我曾经也是王者,可惜体重上来了’。”
  “彭彭,别怕,想吃就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减肥,别饿着自己。”
  黄垒起身,亲自帮彭玉畅夹了一大筷子面。
  笑道:“吃饱再说,减肥都是后话。”
  “黄老师说得对。”
  彭玉畅笑了笑,大口吃起来。
  众人一乐,有秦书和彭玉畅在,面条吃出了大餐的感觉。
  夜色降临,他们吃饱后美美的半躺在椅子上休息,凉风轻拂,皓月当空,此情此景,无声胜有声。
  几人仰望星空,欣赏月色,彭玉畅坐在椅子上屁股左摇右晃,秦书晃眼看见,见他屁股微抬,一眼就看出他想干什么。
  想放屁,又怕别人听见,只能悄悄抬起屁股慢慢放出,悄无声息,让微风带走。
  秦书坏坏一笑,拿起一根长长的细木棍往他身上某个穴位一戳。
  “咘…………”
  安静的环境中,兀然响起婉转连绵,源远流长的声音。
  众人一愣,而后轰然大笑,何炯捂着肚子,眼泪都笑出来了。
  张紫枫坐在他后面,更是把椅子移退好几步,靠近秦书。
  彭玉畅嘿嘿尬笑,“没忍住,没忍住!”
  秦书道:“彭彭,别尴尬,屁乃五谷之气,憋不得。”
  ‘咘!’
  一道急促响亮的声音从秦书处传出。
  几人一愣,何炯还没停住的笑声,再次响起,“你们哥俩在唱歌吗?一唱一和。”
  他笑着跑出去凉棚,黄雷也是如此,虽然还没闻到味,但人已经走出老远,在旁边哈哈大笑。
  最惨的是张紫枫,彭玉畅放出毒气她移到秦书旁边,结果还没坐稳,秦书又来一下,动静更大。
  前后夹击,她受不了了,起身就跑。
  秦书哈哈大笑,有彭玉畅在前面做铺垫,他也不觉得尴尬,彭玉畅有他衬托,尴尬之色也是大减。
  互帮互助。
  “彭彭,你跑什么?”秦书见彭玉畅居然也起身跑开。
  “你的更响,威力更大。”彭玉畅跑到一旁蹲在地上哈哈大笑,“笑死我了!”
  黄垒打趣道:“导演,有吹风机吗?蘑菇屋毒气弥漫,不能待了。………咦,好臭!”
  他捂着鼻子,好似真的好臭。
  何炯接着打趣道:“黄老师,我觉得晚上睡觉应该把他们两个分出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很对,让他们住一间。”
  秦书笑着打趣道:“我和彭彭住一间,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们对轰,嘭,嘭………”
  “我认输,我投降,你是王者。”彭玉唱大笑。
  “停,别说了………我感觉自己闻到了味道。”
  何炯制止。
  听他们说话,产生了心理作用。
  笑声逐渐停下,几人慢慢靠近凉棚,轻轻闻了闻确认没有异味才重新坐下。
  “紫枫,过来坐啊。”
  秦书笑着招手。
  张紫枫坐到了另一边,想来是怕了。
  “不要,我才不过去。”
  脸上写满拒绝。
  她的旁边,黄垒脸色变幻,嘴角露出坏笑。
  ‘咘…………’
  又一声响起,众人轰然散开,退出凉棚,蹲在地上哈哈大笑。
  张紫枫最惨,被连崩了三下。
  “还有完没完,你们太坏了!………紫枫,过来,别靠近他们。”何炯笑道。
  秦书道:“紫枫,别过去,危险。”
  张紫枫竟然真犹豫了,三缺一,谁知道何老师会不会也来一下。
  萌萌的样子再次逗得几人哈哈大笑。
  “哎哟,笑死我了,凉棚不能再待,味太重,让它吹一个晚上,我先回屋了。”
  黄垒起身,走回屋内,其他人也跟进去。
  今天没有嘉宾,他们无事可做,排队洗澡,躺在各自床上中休息。
  卧室内,空调大开,秦书盖着薄毯,用微信与宋仙儿聊了一会,说说今天有趣的事情。
  夜色渐深,黄雷关掉灯,秦书放下手机,美美睡去,这是他在蘑菇屋度过的第一个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