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三百零九章·“永生”

三百零九章·“永生”

        “叮咚!”
  
          【您已加入“魂族猎人”阵营,累计积分300点】
  
          【由于本副本“海上盛宴”的特殊性,阵营排行榜可为您隐藏真实姓名。】
  
          【是否隐藏?】
  
          苏明安选择了隐藏。
  
          这个“隐藏真实姓名”,意味着他可以随便编一个名字上去,类似起网名。
  
          他思考片刻,记忆里忽地浮现出一个名字,他将其打了上去。
  
          【阵营积分排行榜·魂猎
  
          no.1筱晓:300
  
          no.2鸦鸦和他的爱宠:192
  
          no.3雅菲尔:190
  
          no.4一个逐光者:146
  
          no.5艾利克斯:142
  
          no.6风吹大裤衩:140
  
          no.7虔诚的圣堂教士:138
  
          no.8小戴:136
  
          no.9不会真有人上不了榜吧:135
  
          ……】
  
          在排行榜开启了自主起名模式后,这名单一眼看上去简直群魔乱舞,连“风吹大裤衩”这种古早网名都冒了出来。整体看上去就像个页游榜单。
  
          如果苏明安猜的没错,这个排名第二的“鸦鸦和他的爱宠”,八成是诺尔起的化名。
  
          除了榜三和榜五老老实实用的真名,还真没人起点像模像样的化名。
  
          他刚把自己的化名输进去,便瞬间登到了第一。
  
          “筱晓”是他灵光一现想到的名字,这似乎是他之前遇到的一个普通玩家的名字,此时被他借来用一下。
  
          他拿着谢里给他的那枚漆黑的,像大型诺基亚一样的通讯器走出东区魂猎部,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东西功能少得可怜,除了拨通总部,拨通四个队友以外,没有其他功能。
  
          在他研究的时候,后面的三个玩家也跟了上来。
  
          “苏明安,是你吧?”长天喊了一声。
  
          苏明安甚至都懒得理他。
  
          小队制对他而言就是一个累赘,他已经决定单人完成那些任务,反正魂猎这边也没规定必须要拖着这些队友一起。
  
          “苏明安!”长天见他不回,又跟上一步。
  
          不理会这三个人的反应,苏明安拔腿就走。
  
          他准备在附近找一间居住点,毕竟副本时长还有八九天,他总不能每天都待在大街上。
  
          至于他的存在,其实不算什么秘密,这些玩家猜出来也好猜不出也罢,都对他而言没有影响。
  
          因为这次万人副本,他没有使用编号传送屏蔽器。那玩意只有一个,他在白沙天堂副本已经用过。
  
          ……这也就意味着,这个万人副本,必然存在明确知道他在这个副本,并且跟上来的玩家。
  
          他走得飞快,后面传来玩家小声的议论声:
  
          “……是不是错了?其实这只是个s级的魂猎npc?”
  
          “我都说了不像,我们刚刚在那聊了那么久,这个苏凛都没什么反应的,要是他是玩家会这么淡定?”
  
          “那也说不准吧?”
  
          “不像,概率这么低,我真不信我们能倒霉到真和苏明安碰到一个副本。我觉得就是个普通npc,不然他没必要否认啊……”
  
          山田町一听着旁边两个玩家的讨论,默默低头。
  
          现在在玩家的眼中,和第一玩家同一副本,已经近乎于“倒霉”而不是“幸运”了。
  
          毕竟,历史的经验告诉他们,和苏明安同一副本的玩家,普遍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
  
          当确定那三个累赘走后,苏明安又绕了回来。
  
          他身上可还有三百点阵营积分,以及一大堆的亚特之石,足以让他换很多东西。
  
          他一路走上二楼,找到了魂猎的兑换点。
  
          在靠近兑换点时,一则蓝色屏幕在他的眼前展开,如同游戏中的道具商店。
  
          【魂族猎人阵营·兑换点】
  
          【收:
  
          检测之石(每卡尔(重量单位)/10点积分)
  
          魂族之心(根据魂族强度判定收购积分)】
  
          【卖:
  
          普拉亚全景地图(60积分)
  
          海上盛宴报名资格(30积分)
  
          检测之石(每卡尔(重量单位)/10点积分)
  
          蓝级制式装备(120积分)
  
          高级恢复药剂(50积分)
  
          ……】
  
          兑换点的东西很多,但大多都是苏明安见过的,比较寻常的东西。
  
          不过,这些东西的价格倒是不高,玩家努力几个夜晚,也能换上几件不错的蓝级装备。
  
          其中还有普拉亚的全景地图,以及海上盛宴的报名资格。估计是给那些找不到地方的玩家提供一点容错。
  
          在掠过长长的一段低端装备后,他的眼前忽地一亮。
  
          他看见了摆在界面最下方的,与其他东西格格不入的两样兑换物品。
  
          【荣耀之猎(紫级):
  
          攻击力:30~35
  
          耐久:15/15
  
          弹容量:20/20
  
          装备需求:基础枪法lv.1
  
          特殊技能【穿透射击】:一秒内发出所有子弹,对身前敌人造成高级穿透+aoe效果。当敌人的物理防御低于45点时,将造成躯体炸裂效果。冷却时间一分钟。
  
          特殊属性【魂猎之心】:对魂族造成额外150%的伤害。
  
          特殊属性【一击必杀】:攻击敌方致命点时,将进行即死判定。】
  
          ……
  
          这的是一把枪。
  
          枪支模样类似霰弹枪,枪管较粗,枪口径在12~20mm之间,看上去是一把适合近距离作战的枪支,系统描述的【穿透射击】技能也是高火力的一个爆发性技能。
  
          更为重要的是,枪类武器与玩家的四维点数没有太大联系,并不是玩家力量点数多高,枪支伤害就会多高,它是一种极为看重本身品质的武器,伤害与枪支本身的质量直接相关。
  
          而这种性质的武器,就很适合苏明安。
  
          因为明影状态的时常切换,他的有些装备与自身突变的四维点数并不适应,而无视四维点数的枪支,就很适合他这种变来变去的素质状态。
  
          之前在白沙天堂击杀夏洛阳时,他也获得了一把名为“徘徊夜行”的紫级枪,不过那把枪更类似于远程狙击枪,弹容量只有五发,技能也是类似狙击的蓄力类射击技能。
  
          一把枪近程,一把枪远程,如果能凑齐这两把枪,苏明安对于一些畏畏缩缩的远程类敌人也有了制敌技巧。不用每次都空间位移过去拉距离。
  
          他对这把枪的属性很满意,于是看了眼价格——
  
          【兑换积分:800点】
  
          ……
  
          一个存心不想让玩家兑换的价格。
  
          苏明安又看了眼另一样高贵的兑换品,那是一瓶紫色的药剂。
  
          【神明赐福药剂(品质稀世)
  
          类型:饮用类道具
  
          效果:云上城神明留下的赐福药剂,饮用后,可改善玩家体质,觉醒魂猎特殊天赋。至少增加四维属性共10点,至少觉醒出一项被动技能。
  
          兑换积分:600点】
  
          ……
  
          这两样东西,十分高贵地被摆在兑换栏的最下面,与其他兑换品格格不入的高昂价格,似乎在告诉玩家“这东西你们就看看好了”。
  
          苏明安站在兑换台前观察着这两样东西,忽地听见旁边房门开了。
  
          这魂猎点大白天都没什么人,一楼摆着几张空荡荡的沙发椅,二楼兑换点后面也没人,还是旁边房门开了,他才发现有人。
  
          旁边房间里,一个腰间配枪的老头子走了出来。
  
          老爷子鹤发童颜,一张脸红润润的,穿着一身有些紧巴巴的魂猎制服,走路时还有些哆嗦。
  
          在看见苏明安时,他像是看到了一个普通人一般撇开了视线,但片刻后,那视线又倏地转了回来。
  
          “苏凛?”老爷子有些惊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
  
          “?”苏明安也很惊讶。
  
          这个老爷子分明是普拉亚的魂猎,而苏凛是来自亚特帝国的落魄贵族,这老爷子是怎么认出他的?
  
          老爷子有些哆嗦地走到他面前,还特地眯了眯眼睛,似乎在辨认。
  
          片刻后,老爷子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不是他,看来只是有些像罢了。毕竟人都离开了好多年了……”
  
          “我来兑换东西。”苏明安说。
  
          “随便看,随便看,小伙子,想要什么就和我说,对了,麻烦出示一下你的魂猎勋章,我这边能查到你的积分。”老爷子伸出手。
  
          苏明安将徽章递给他,而看到了徽章上明显的“苏凛”两个字的老爷子,再度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真叫这名儿啊……?”老爷子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苏明安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是真不知道苏凛之前干了什么好事,怎么这边都有人认识他。
  
          “不对。”老爷子眯了眯眼,忽地握上他的手:“我大概知道你是谁了,小伙子,你是苏凛他孙辈吧。”
  
          “?”苏明安完全没想到会得到这么一个结论。
  
          “苏凛六十年前升上云中城,享福去了,我记得他当时说他有一个流落在海外的孙子……”老爷子啐了一口,似乎有些不满:“那家伙,把孩子放到海外不说,居然起的名字还跟他自己一模一样,这是图什么?”
  
          他有些热情地握着苏明安的手:“好孩子。幸好你找回来了,还成了一名伟大的魂猎。好,这很好,你可别像那个苏凛那样,升到上面就没了踪影。这都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回应一声……”
  
          听着他的话,苏明安大概明白了。
  
          听老爷子说,苏凛似乎还有个爷爷辈的人物,也叫“苏凛”,在六十年前升上了云中城,就此没了声音。
  
          “我爷爷……现在在云中城?”
  
          苏明安听闻,只有在“海上盛宴”中获得胜利的人才能升上云中城,享受没有魂族侵扰的幸福日子,获得无尽财宝。难道那个“苏凛”便是六十年前那一届的成功者?
  
          “是啊。算算日子,他应该还活着吧,现在。”老爷子似乎陷入了回忆:“他是当年第一批升入云中城的人,和当时普拉亚一半的人一起……那时的我还挺羡慕……”
  
          “等等。”苏明安听出了不对:“一半的人?”
  
          “哎呀,差点就说多了,小伙子。”老爷子像是突然醒悟过来,拍了拍手。
  
          他红润的脸侧了侧,眼神有些游离,似乎不想和他对视:
  
          “这六十年前的事啊,王族给封禁了,不许人说。老爷子我也是快要入土的亲历者,才能记得这件事……小伙子,你要是想知道,就去普拉亚图书馆去找资料吧,我刚看了,你是s级魂猎,应该有这个权限……这事啊,我不能说多,说多了要出事的。”
  
          普拉亚图书馆。
  
          苏明安记住了这个地址。
  
          六十年前升入云中城的条件,似乎与现在不同。
  
          找到那个苏凛的信息,应该也能顺势推出自己的一部分信息……
  
          ……
  
          拿着价值600积分的神明赐福药剂,苏明安走出了建筑。
  
          萨娅的实力与s级魂猎持平,属于上位魂族,她的魂族之心价值300点积分,正好够他兑换这个东西。
  
          他暂时没拿亚特之石去换积分,亚特之石是完美通关关键道具,他暂时不去动它。
  
          老爷子名为克立弗,说是要照顾苏凛的后人,帮他找了个可以住宿的地方。
  
          东区贫民居多,住宿条件不怎么好,他能住的是一处平房。不过好在,房内不太脏乱,旁边就是东区最大的水道,方便出行。
  
          苏明安关上房门,正准备试试药剂,忽地又听见了阵敲门声。
  
          打开门,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站在他的门前,正对着他笑。
  
          “听见隔壁有声响,我过来打个招呼。”老太太手上还拿着刚收回来的衣服,看上去是住在隔壁平房里的邻居:“小伙子,外地旅游来的啊?”
  
          “嗯。”
  
          老太太抖了抖手里的衣服,忽地眯起了眼睛:“小伙子,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呢?”
  
          苏明安:“……”
  
          似乎自从他来普拉亚,很多人都说过这样的话。
  
          “苏凛——你是苏凛大人吧!”老太太忽地叫了一声,惹得旁边的邻居探头探脑。
  
          “我是他流落在外的孙辈,刚回来的。”苏明安说。
  
          “哎呀呀……原来是苏凛大人的后代。”老太太看了他好几眼,表情甚是满意:“还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和苏凛大人年轻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刚才看到你,我还以为苏凛大人没变老呢。”
  
          听着老太太的话,苏明安忽地一愣。
  
          一种可能性,忽地在他心底里发酵。
  
          他记得,在观看苏凛的记忆之石时,苏凛提到了“永生”。
  
          仔细一想。
  
          ……苏凛似乎在下一盘很大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