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欢迎回档世界游戏 > 三百零七章·“梵迪伦与他的天国”

三百零七章·“梵迪伦与他的天国”

        红光大亮。
  
          在启动记忆之石的一瞬间,刺目的红光包围了他。
  
          苏明安感觉身子一轻,接着,他眼前的视野出现了变动,像是突然转换了地方一般。
  
          面前是一处落地窗,外围是被阳光洒满了的花园。“他”站在红毯铺着的房间里,正握着胸前的吊坠,似乎在等待着谁。
  
          ……这应该就是苏凛的记忆了。
  
          苏明安试图动弹,却发现动不了,他像是被局限在这具过去的身体中了一般,只能透过苏凛的眼睛往外看。
  
          忽地,面前的视野开始平移,应该是苏凛转头了。
  
          苏明安看见了室内奢华的布置,这是一处摆满图书的房间,角落里有着漂浮的水晶球和羽毛笔,墙上有着代表亚特帝国的徽纹。
  
          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接着,一头灿烂的金发缓入他的视野。
  
          “凛。”萨娅轻轻微笑,姿态依旧如同最端庄的大小姐一般:“没想到你会邀请我来庄园。”
  
          听到她话的一瞬,苏明安意识到了这个时间节点。
  
          苏凛邀请萨娅来庄园。
  
          这也是改变萨娅一生的时间节点。
  
          “萨娅,你过来看。”苏凛开口,声音很温和。
  
          他的桌上,摊开着一本书。
  
          萨娅缓步走了过来。
  
          “这是……梵迪伦写的《神谕》?”她眨了眨眼:“好厉害呢,凛。听说这本书里都是晦涩难懂的中古文,你居然能看懂。”
  
          “没有什么看不懂的。”苏凛轻声说:“书是一种与心沟通的东西。当你的心与书中的神谕相连时……无需费力阅读,你能够体会梵迪伦当时写下此书的心境。”
  
          “痛苦而挣扎着,绝望又自由着。”他轻声概括:“世界宛如一颗巨大的琥珀,而他是在其中永久挣扎的凝固者。”
  
          萨娅点了点头:“我听过梵迪伦的故事。”
  
          “可以和我说说吗?”苏凛说。
  
          萨娅轻咳一声:
  
          “听说,三百年前的教士梵迪伦,在教会被焚毁前放飞白鸽。
  
          他在火中不躲不逃,反而奋力高歌,说自己已然同白鸽一同奔向天国,获得无上自由。”萨娅说:“然而,教会的骑士救下了他,让他没有在火中死去。未死的梵迪伦本该因此高兴,却就此一生郁郁寡欢……他说他的灵魂已然同天国一般归去,留下的只是被世界凝固了的躯壳。”
  
          “——他用残破的心写下这篇神谕,让已经飞入天国的他透过那躯壳向人们传递,天国依旧存在,他将为伟大的人们书写荣名……”苏凛露出微笑:“他是被世界禁锢了的灵魂,被肉体阻碍了的存在。天国不是收纳死者的地方,而是容纳他这种高尚灵魂的热土……”
  
          “凛,很高兴你给我分享这本书。”萨娅的脸上露出了得体的笑容,还夹杂着一丝羞怯:“现在的我,对这本书的了解还过于浅薄,我在之后一定会仔细阅读这本书。”
  
          苏明安透过苏凛的双眼,仔细看着萨娅。
  
          萨娅此时还显得有些稚嫩,脸上带着一点婴儿肥。
  
          不知道这件事发生在多少年以前,但应该不会很久,萨娅的模样和在船上时没有什么大区别。
  
          苏明安观察了一会,逐渐发现苏凛的行为举止也与正常人完全不同。
  
          在与萨娅的对话中,他表现得像一个极其热爱书籍的阅读者,在任何话题中都能引用到合适的句子,同时,他似乎还是一个信仰坚定的教士,话语之间都夹杂着对萨娅的诱导,诱导她了解他口中的神明。
  
          他的说话方式温和又节制,同时夹杂着些让苏明安都感到有些心惊的狂热,似乎面前的萨娅有半点逆了他的意思,他就会骤然变脸一般。
  
          但苏凛对话题的度把握得相当好。
  
          这段谈话,表面表现得相当平静。
  
          在和萨娅继续交流了几句后,苏凛露出笑容。
  
          “萨娅,你觉得,永生对人类而言,会是一件好事吗?”苏凛轻声问她。
  
          “应该……是吧。”萨娅说:“永久地活下去,长久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以永生者的身份,注视世事变迁,不必为寿命和健康问题所困扰。对于人类自身的进步和长远发展来说,我觉得是一件好事。”
  
          苏凛眼中含了些笑意。
  
          “萨娅,那么你想永生吗?”他问。
  
          萨娅的眼神微微一愣。
  
          “凛想永生吗?”她问。
  
          “想。”
  
          “好巧。”萨娅笑了出来:“凛想的话,我也想。”
  
          她笑得很温和,暖光照在她金色的发丝之上,侧脸被窗旁橘红的暖光照的透亮。
  
          她的五官明媚而温柔,气质不落于凡俗,像极了童话里从城堡里走出的公主。只是静静站在红毯之上,沐浴着阳光,就像是从内而外都在发光。
  
          沉吟片刻,她轻声说:“漫长的生命……如果有了他人的陪伴,我觉得这便不算孤独。”
  
          苏凛注视着她,露出了笑容。
  
          萨娅忽地毫无征兆地后退了半步。
  
          “凛。”她轻声开口:“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我怎么了?”
  
          “……”萨娅又退了半步。
  
          那盈润着温和笑意的俏脸上,忽地浮现出了恐惧的神色。
  
          她看见,原本微笑着的苏凛,眼里流动着的血红光泽。
  
          “凛,你的眼睛……”她忽然意识到了那颜色意味着什么。
  
          红色的眼睛,魂族。
  
          尚且年幼的萨娅,根本不明白凛为什么会是一个魂族。
  
          “怎么了?”苏凛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
  
          面对着像是天生就会发光的少女,他拉上一旁的窗帘,将刺眼的阳光遮住,做出了一个标准的邀请动作。
  
          “萨娅小姐,同我一起永生吧。”他说:“你可已经同意了我的邀请了。”
  
          萨娅尖叫一声,忽地转身就逃。
  
          灯火在台架之上摇曳着,逃跑的少女身后拖出一道极长的影子。
  
          苏凛眼含不解。
  
          “萨娅小姐?”他轻声唤了句。
  
          萨娅夺门而逃,长长的金发披在身后,在暖光下晃着眼。
  
          苏凛不紧不慢地跟上去,像是已经预料到了结局。
  
          “萨娅小姐,慢点走,小心脚下。”苏凛的脚步不急不缓,却速度极快。
  
          血光映照在他的眼底,他一路跟着少女的步伐,手轻轻按上了她的肩膀。
  
          “你不想永生了吗?”他问着。
  
          少女崩溃地跌坐在地上,眼里满含泪水。
  
          “凛,放过我吧,我不会泄露你是魂族的秘密,就,就算你是魂族,我也……”
  
          “不行。”苏凛打断了她的话:“你答应我了。”
  
          他说着,手指成爪,刺入他自己的心口。
  
          金色的液体从他的指尖滴落,他动作温柔地按住萨娅,却显得毫不费力,像按住一只小白鼠。
  
          灯火摇曳。
  
          黑影在墙上晃动,像潜伏于夜间的巨兽开始出没。
  
          微风从房间里摊开的书页上拂过,书页翻动之间,扉页上留着一段苏凛的笔记:
  
          【而仍归一死。】
  
          【……我却会声名长存。】
  
          ……
  
          “梵迪伦的躯体已经死去。”
  
          “而他的灵魂,却像被世界禁锢了般不得升入天国。”
  
          “他活得郁郁寡欢,像只活在简单生理功能中的腔肠动物。”
  
          “救下他的骑士为他寻来了美丽的鲜花和珍贵的财宝,他却弃之敝履。”
  
          “在极度绝望和挣扎中,他写下《神谕》。”
  
          “他幻想逝去的自己已经升入天国,与神明共存,而地上的这具躯壳是他的使者,要为人间谱写光辉。”
  
          “他为天国的自己书写荣名,为凡间的躯壳传递神谕。”
  
          “他的诗笔将使他的美名永留。”
  
          “从那以后,他看见了蛰伏与痛苦的意义。”
  
          “他的躯壳是要为了传递光辉而存的。”
  
          “他将仍归一死。”
  
          “但天国的光辉将使他声明长存。”
  
          “但梵迪伦他并不知道……”
  
          “啪”地一声,苏凛合上手中的书本。
  
          他面对着倒在地上的萨娅,用着极其轻柔的语气,说着极其狂热的句子。
  
          “神明分明已经死去。”
  
          “升上天国的他,获得了永生的他,被世间庇佑了的他。”
  
          “以为自己听见了谁的言语,可终究只是一具凡间的躯体在呼吸。”
  
          “……幻象不会成为真实。”
  
          “那般绝望,那般充盈希望,那般挣扎,又那般自由的他。”苏凛说着,拉开一旁的窗帘:
  
          “……也不过是个出生就为了去死的平凡生物。”
  
          “他的愚信,毫无价值,只有后世的蠢货会传颂他的虚假的声名。”
  
          他侧过头,看向缓缓起身的萨娅。
  
          “你明白这个故事的结局吗?萨娅。”
  
          萨娅睁开眼。
  
          那是一双血红的眼。
  
          原先漂亮的蓝色被血色覆盖,她睁着无神的双眼,呆滞地站在原地。
  
          她的神情有些麻木,像是没听到他的话。
  
          苏凛站起身。
  
          “萨娅。”他盯着她的眼睛,语气忽地极度柔和,像是在循循善诱:“我是谁?”
  
          “……我不知道。”
  
          “萨娅。”他说:“是谁邀请你来庄园的?”
  
          “……我不记得。”
  
          “萨娅。”他说:“平时的你,可以察觉到自己魂族的身份吗?”
  
          “……不可以。”
  
          “全部回答正确。”苏凛摸了摸她的头:“乖孩子。”
  
          他将手中的书本扔起,散乱的书页在空中鸽子一般飞舞。
  
          “回家吧,萨娅小姐。”他说:“恭喜你,你‘永生’了。”
  
          ……
  
          回忆到此结束。
  
          在这段画面里,苏明安最后看见的,是萨娅一双宛如失去了灵魂的眼眸。
  
          像极了故事里被这世界禁锢住灵魂的梵迪伦。
  
          【永生是最苛刻的枷锁。】
  
          这是他在苏凛笔记上看见的一段血红的记录。
  
          在回归自己的身体,看见眼前熟悉的普拉亚建筑白墙时,他手中血红的记忆之石破碎而开。
  
          血光在他的眼前消散,他感觉心情有些沉重。
  
          看了这段记忆,他能得出一个肯定的结论。
  
          这苏凛……
  
          真是正着看,反着看,三百六十度来回螺旋看,
  
          都不是什么好人。
  
          他骗萨娅来到庄园,转化她,让她就此改变了一生。
  
          而且,根据这段记忆来看,苏凛明显蓄谋已久,甚至后续还有谋划。
  
          苏凛口中的梵迪伦的故事,分明能反应很多东西。
  
          苏明安在原地顿了片刻,迈开步子。
  
          苏凛的这段回忆藏着许多东西。
  
          但目前苏明安的首要任务,还是前往魂猎阵营报名。
  
          “叮咚!”
  
          系统提示声传来。
  
          【接触到“苏凛”身份信息,苏凛身份面板已开启。】
  
          【姓名:苏凛
  
          特殊能力:转化(已掌握使用方法),迷惑(通关“魔王与勇者”第一关可解锁),控制结界(通关“魔王与勇者”第三关可解锁)】
  
          【“苏凛”相关能力,将于玩家个人夜晚游戏环节“魔王与勇者”解锁。】
  
          ……什么东西?
  
          苏明安看了眼系统提示,没看懂这个人夜晚游戏环节是什么。
  
          难道是一个独立空间的支线副本?
  
          看这个时间提示,估计要到晚上才知道具体内容。
  
          他在这看了一段回忆,外面的时间却并不是静止的。此时已经快要入夜。
  
          他走了一会,看到了显得有些荒凉的魂猎报名点,负责报名的人倒头睡在桌上,桌前一个排队的人也没有。
  
          现在已是副本开启的第三天,玩家普遍已经都报名完毕,报名点没人也正常。
  
          苏明安巡视了圈四周,敲了敲桌面:“报名。”
  
          胡渣拉碴的中年人,打了个哈气,睡眼朦胧地抬起了头:“姓名,能力方向,表格在旁边自己填,阵营积分兑换处往后面屋子走……嗯?”
  
          他看了苏明安一眼,忽地精神起来。
  
          “小伙子,我怎么看你那么眼熟……?”
  
          苏明安愣了愣。
  
          中年男人揉了揉眼睛,又在他身上看了一圈。
  
          思考片刻后,中年人放弃了回忆,语气又变得冷淡起来。
  
          “算了,想不起来。报名魂猎是吧,旁边表格填一下。”
  
          苏明安填了下表格,表格的能力方向,他填了个正面战斗。
  
          而后,他将公爵伪造的身份证明拿了出来。
  
          “……原来是亚特帝国的魂猎吗?”看着这封证明信,中年男人忽地眼睛一亮:“等等……s级魂猎??太好了!”
  
          原本懒散的中年人,态度忽地一百八十度转弯。
  
          像是见到了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他猛地前倾,想握住苏明安的双手:
  
          “大人……s级魂猎大人!”他语气严肃地说:“正好这边有个非常重要的隐藏任务要交给您……因为那个任务的地点有些尴尬,这活一直没被人接成,我看您就正合适。”
  
          “什么地方?”苏明安有些好奇。
  
          地点尴尬?难道是王城?
  
          “花街。”中年人一字一字说。
  
          苏明安:“……”
  
          苏明安:“我正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