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剑遮天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一剑遮天

在树林某一处,黑袍神秘人把手从北天剑客身上收回。
  
  “虽然还不错,可是差了那么点意思。”黑袍神秘人嘴角露出邪性的微笑。
  
  他把北天剑客丢地上,然后头也不回就要离去。
  
  陪这个家伙浪费了不少时间了,虽然他没什么时间概念,但是他还是希望早点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只是当他没走几步的时候,突然间回头。
  
  他感觉到凛冽的剑意了。
  
  这让他有点意外。
  
  当他回头的时候,他看到原本倒地不知生死的北天剑客,居然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了。
  
  而且他身上的气势也跟刚才不一样了。
  
  黑袍神秘人桀桀笑道:“有点意思,居然碰巧帮你解开了封印,那么让我见识下你不苟且偷生,却要站起来送死的愚蠢吧。”
  
  是的,北天剑客可以不站起来,只要躺着,以他的修为,足以活下去。
  
  可是站起来就等于让对方注意,那么刚刚没死,现在就可能会死。
  
  北天剑客脸色苍白,他看着黑袍神秘人道:“身为剑修,如果连面敌挥剑的勇气都没有,那么枉为剑修。”
  
  北天剑客的剑被他抬起来了:“退一步或许海阔天空,但是退一步我将再无可能迈出那一步。
  
  这一次,我毕竟是站在两位晚辈面前。
  
  我,必须进一步。”
  
  他有后退的理由,也有前进的借口,但是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要怎么做。
  
  他决定学习破晓了。
  
  破晓对他来说是一位大前辈,在他看来,破晓的背影是伟岸的。
  
  就好比他小时候遇见自己师父那样。
  
  他,想成为这样的人。
  
  下定决心了,他就不打算反悔,北天七剑他学会了,他已经变的更强了。
  
  他不应该去畏惧,因为畏惧无法让他强大,能让他强大的,是无所畏惧。
  
  或许在以前的他看来,自己很愚蠢。
  
  但是现在的他看向这样的自己,觉得很开心。
  
  他,北天剑客,很强。
  
  “北天一剑。”北天剑客的剑动了。
  
  他的剑动了,整片天空也跟着动了。
  
  一剑化万剑,万剑可遮天,遮天蔽日代天而行,一剑化北天。
  
  北天为一剑,是为北天一剑。
  
  这是北天剑客最强的一剑,也是他最后的一剑。
  
  这一剑比他任何时候都要强,都要真实,这是属于他北天剑客的北天一剑。
  
  他超越了真正的北天一剑。
  
  剑起北天落,大地陨,万物崩,北天之下皆可为剑,皆是他北天剑客的剑。
  
  看到这一幕的黑袍神秘人愣了下,随即哈哈大笑:“有点意思,有点意思,既然这样,那么本尊赐你一死。”
  
  “黑夜降临。”这一刻黑袍神秘人的周边开始出现了黑暗。
  
  这黑暗在快速覆盖一切。
  
  黑暗所覆盖的地方,将不再是北天一剑的范围。
  
  看到这一切的北天剑客不为所动。
  
  他的剑一挥,北天的剑铺天盖地落下。
  
  这是剑,也不是剑,这攻击平静又狂暴,寻常的力量无法抵挡。
  
  而这时候黑暗快速扩散,紧接着跟北天的剑撞击在了一起。
  
  无声的波动瞬间扩散。
  
  周围的一切在不断的被摧毁。
  
  巨大的能量浪潮席卷整个树林。
  
  魔修南萱皱着眉头:“这里居然还有这么多这么强的人,看来得加快速度了。”
  
  她没有理会太多,而是直接往树林中心而去,中心不是那么好去的,但是只能慢慢来了。
  
  而鬼见愁在感受到这股余波浪潮的时候,不由的皱眉:“不详的气息,看来这次有劲敌了,呵呵,但是我不信那些人敢太夸张,把圣地的人引进来,大家都没好果子吃。”
  
  之后鬼修鬼见愁就不在关注了,而是往目标方向而去。
  
  龟修三人组自然是跟着了,这余波夸张了点,他们要是没有这位大前辈护着,指不定就得死了。
  
  妈呀,这里还真是危险,好在提前放出了大前辈。
  
  不然他们可能已经死了。
  
  而最倒霉的自然就是赤血童子他们了。
  
  一开始他们看到满天剑的时候,就吓到了,跑起来都感觉都在送死。
  
  因为满天都是剑。
  
  就好像随时都能飞下来刺穿他们。
  
  黑袍魔修道:“买保险吗?如果剑刺向我们,我会为你们挡住,如果没挡住赔三倍。三品灵石开卖。”
  
  赤血童子:“……,没钱。”
  
  海边刀客:“没兴趣。”
  
  黑袍魔修道:“需要我告诉你们这是什么招式吗?”
  
  海滨刀客道:“直接说不行吗?”
  
  黑袍魔修道:“一颗二品,不能再低了,我很亏了。”
  
  果然,还是默言好。
  
  不遇上别的魔修,就不知道默言有多好。
  
  但是赤血童子想想又不对,他的灵石基本都是被默言顺了。
  
  果然,魔修没有一个好的,都该死。
  
  看来转角决不能遇到魔修。
  
  赤血童子不再多想,而是问陈亿:“有头绪吗?我们这里可能撑不住了。”
  
  就在赤血童子说撑不住的时候,天上的剑动了,然后他们感觉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接着他们直接被吹飞了。
  
  别说是他们了,那三个植物都被吹飞了,一个个都狼狈不堪的样子。
  
  这时候陈亿才开口道:“找到了,但是出去得花点时间,你们顶得住吗?”
  
  顶不住也得顶住啊,不然就得仙逝了。
  
  好在他们离得远,余波一过,就都勉强起来了,而那些植物同样艰难的起来。
  
  不过这次倒是没有攻击海边刀客他们。
  
  毕竟余波又要来了。
  
  而且到处都在炸,这是真的要死啊。
  
  天上的剑正在到处飞,随时都能被扎到。
  
  好在海边刀客体术够厉害,不然一个个就危险了。
  
  这时候海边刀客道:“不行,我顶不住,下拨余波过来,我们铁定药丸。”
  
  黑袍魔修道:“我有办法了。”
  
  然后他停下了。
  
  赤血童子道:“钱有那么重要吗?”
  
  黑袍魔修犹豫了下,最后道:“确实不适合,但是我还是要说一句,钱很重要。”
  
  不过这关乎自己的生死,不是卖主意的时候,他感觉特别亏,不然能买个好价钱。
  
  如果他能自由的离去,那么这生意他做定了。
  
  看来他得需要重新寻找逃遁,以及躲避的功法了。
  
  只要逃跑能力最强,才是做生意的最好依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