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六百零一章 缺心眼

第六百零一章 缺心眼

时间回到昨天晚上。
  
  天星降世让清越脸色有点难看。
  
  这次天星降世明显是冲着圣女池来的,再巧也不能这么巧不是?
  
  天劫劈就算了,还再来天星降世。
  
  说这里没问题她都不信。
  
  那么其中有什么问题?
  
  她能想到的,只有九汐的问题。
  
  厄运钱币,尤其是厄运直接让圣女池受到损坏。(莲花台全崩)
  
  那么怎么办?
  
  留着有危险,送走那九汐就有生命危险,她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所以只能找九汐道侣了?
  
  她也知道九汐道侣是可以解厄运的,月汐告诉过她。
  
  之后清越本打算问剑十三,可惜剑十三去处理天星陨石了。
  
  那么她只好打电话问豆腐老板。
  
  豆腐老板跟剑十三很熟悉,而且那两个圣女经常叫外卖,有一定可能也知道九汐道侣的电话。
  
  不知道她就只能去找剑十三了。
  
  说明来意后,她得到了意外的答案。
  
  “你是说九汐道侣已经在圣地了?他在哪?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九汐过去。”
  
  挂了电话后清越就进圣女池找九汐,清越觉得九汐肯定会非常高兴。
  
  然而,苏琪直接愣住了,接着紧张道:“啊,完了,师叔我们先去我家,快点呐。”
  
  “可是你身上的厄运。”清越皱眉道。
  
  “没事没事,小问题。”苏琪道。
  
  清越对这个耍小性子的九汐特别无奈,最后还是同意了她的请求,先送她回自己住处。
  
  至于后面,就是苏琪一个人在家等待江左到来。
  
  以苏琪对江左的了解,对方肯定会来。
  
  她还故意贴了两张字。(摔了好几次。)
  
  就是故意的,她觉得江左肯定会撕掉。
  
  所以,她在房间中坐了一晚上,就为了等江左。
  
  果然,第二天一大早,苏琪就听到推门声,第一张纸英勇牺牲了。
  
  苏琪面带微笑的看着房间的门,就等对方推开了,不推是不可能的,除非不是她老公。
  
  果然,苏琪没有等太久,房间的门直接被推开了。
  
  这一推强而有力,仿佛在凸显推门者的霸气。
  
  然后没有任何意外,苏琪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江左。
  
  她抬起手轻轻挥了挥,这是在打招呼,而且是笑着打招呼。
  
  仿佛在在说,你来啦,等你好久了。
  
  不过江左依然没露出什么表情,接着就在外面带上了门。
  
  还假装没看到她。
  
  苏琪冷哼,然后走到窗户边。
  
  在江左刚刚好走到门口的时候,苏琪打开了窗户,随即故作惊讶道:“呀,这不是江左先生嘛?
  
  你怎么来了?”
  
  苏琪又一次被无视了。
  
  这让苏琪既得意又生气。
  
  现在江左想逃,但是苏琪能答应吗?
  
  她直接卷起了一阵风把江左吹了回来,然后抓着江左拖到房间中。(红薯跟断桥已经掉落院子。)
  
  最后关上窗户。
  
  唉,
  
  江左内心不由得叹息。
  
  又是一宿不眠夜,
  
  额,错了,应该是又是一天耕耘时。
  
  江左只希望这一天,早点过去。
  
  ————
  
  时间是当天下午。
  
  “我就知道你要来看我笔记,知道错了吧?”苏琪缩在被窝里,露着头看着江左道。
  
  江左看着天花板,一点回答的欲望都没有。
  
  别说苏琪窝在被窝里了,就是站在他跟前,他也一点念头都不会动。
  
  沉默了许久,江左才开口道:“为什么你脸上那么多伤?身上也青一块紫一块的?”
  
  笔记本这种话题还是不要再讨论了。
  
  这下苏琪把脸也给蒙起来了:“闭上眼睛都一样,计较那么多干嘛。”
  
  江左:“……”
  
  他计较的是这种问题吗?
  
  还闭上眼睛都一样。
  
  最后苏琪又道:“脸上是摔的,身上是磕的。”
  
  说着苏琪就缩到江左怀里,不过还是在被窝里,不想让江左看到。
  
  江左道:“你这样说话不累吗?”
  
  这时候苏琪又把头露了出来,然后枕着江左的手臂看着天花板道:“你说着房子结不结实?”
  
  江左随口道:“你要上吊啊?”
  
  苏琪认真的点头:“恩啊,你都闯进来了,不得让你后悔下。”
  
  江左也看着天花板道:“应该挺结实的,不过听说上吊舌头容易伸长,特别难看。”
  
  苏琪道:“那我就把嘴巴闭上。”
  
  江左又道:“听说脖子还会被拉长,缩不回去那种。”
  
  苏琪:“那我踩着椅子就好了,不让脖子被拉长。”
  
  “那你上吊的意义在哪?”江左翻着白眼道。
  
  而苏琪反而质问道:“你难道真打算让我吊死吗?”
  
  江左:“……”
  
  这种事还是别争了。
  
  苏琪也不跟江左争,来日方长,有他哭的时候。
  
  之后苏琪就穿上睡裙打算下床:“我要看看好了没有。”
  
  苏琪穿着睡裙一下就跳到地上,接着走了两步。
  
  恩,没问题。
  
  然后又跑了两圈。
  
  恩,完全没问题。
  
  江左看着苏琪露出来的肌肤,以及上面的伤势道:“这都是因为厄运摔的?”
  
  其实就摔下江左倒是不在意,但是摔的浑身是伤,他就很在意了。
  
  苏琪笑道:“没事,睡一觉就一点都不疼了,所以我都离不开你了,离开了指不定就完蛋了。
  
  开不开心?”
  
  江左愣了下,最后坐起来,轻语道:“过来,我给你绑头发。”
  
  “不要,”苏琪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们还能再睡一晚上,明天起来再说,你得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其实我也很想的。”然后江左很遗憾的嗅了嗅:“你闻闻,我感觉我闻到了血腥味。”
  
  苏琪:“……”
  
  ————
  
  “这是什么呀?”雪地上,苏琪拿着江左打造的七情六欲石,对着天空观察了片刻问道。
  
  他们离开了屋子,打算去找吃的。
  
  七情六欲石跟水滴一般,呈现浅蓝色。
  
  江左还给它加了细小的绳子,绳子是用苏琪头发以特殊的方式编的。
  
  绝对不脆弱。
  
  还很适合苏琪。
  
  头发是家里找的,以前苏琪可是长发小姑娘,长发及腰那种。
  
  剪了后,就一直保留着。
  
  “项链吧。”江左说道。
  
  “要戴呀?”苏琪问江左。
  
  江左点头。
  
  “那要跟发带一样片刻不离身吗?”苏琪又问。
  
  江左摇头:“不用,不过别乱丢就是了,别当收藏品,坏了就丢了,反正只是普通的礼物。”
  
  苏琪把七情六欲石拿给江左,然后把自己脖子上的护命法宝脱下,接着带到手上当手链。
  
  “好了,给我戴上吧,送我项链,你不能指望我自己戴。”
  
  江左没说什么,然后帮苏琪戴上。
  
  只是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有点下不去啊。
  
  苏琪抱怨道:“你连自己老婆的头有多大你都不知道?怎么挑的?
  
  而且你干嘛不买个可以解开的那种?
  
  设计这种项链的人,也是缺心眼。”
  
  江左一脸的黑线:“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