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四百零八章 剑修一脉的位置与记忆不符

第四百零八章 剑修一脉的位置与记忆不符

“只是普通石头啊?”
  
  江左在门口听到的就是这句话,这是一个男子的声音,应该还是年轻人。
  
  随后这个年轻人又道:“可是那个人告诉我,他捡到这个石头的时候,是看到有黑烟的,是不是鉴定错了?”
  
  “理论上不会错,除非它远远超越了我的认知,如果不信,可以去三号房鉴定。”是一个女的鉴定师。
  
  那个男的叹息:“算了,三号房间鉴定费要五品起步,太夸张了。”
  
  这时候江左走了进来,他看到里面就两个人,一个是年轻女子的鉴定师,三阶多的修为。
  
  还有一位二阶的年轻男子。
  
  江左看着那块石头道:“这种石头平常人是看不出什么的,就算看出来也没用,只有专精这方面的人,才能运用它。
  
  不然只会惹祸上身。”
  
  那个年轻的男子惊讶,随即道:“在下道号坡杜,敢问道友知道多少?哦,我这里有一颗二品灵石,因为是散修,所以并没有太多灵石。”
  
  这时候那个鉴定师就不高兴了:“这位道友,这是我的房间,这样上来抢生意,是不是过分了?”
  
  江左没理会她,而是看着坡杜道:“我不需要你的灵石,我就想知道,这块石头是哪来的。”
  
  坡杜立即道:“是......”
  
  只是还没等坡杜说什么,那个鉴定师就起身深沉道:“这位道友,想知道这石头哪来的,是不是要拿出些让人信服的东西?
  
  比如这石头真的有那么危险吗?如果是信口开河,我也不会客气的。”
  
  江左伸手:“给我。”
  
  坡杜把石头交给江左。
  
  江左一手托着石头,一手在石头上轻轻一点。
  
  而就在江左一手点下的瞬间,一股黑烟瞬间喷涌而出。
  
  这些黑烟带着无尽的邪性,它们就好像是幽冥深处的冤魂,既狂暴又邪恶,仿佛要吞噬一切。
  
  黑烟所过之处,皆会沾染上一层邪性。
  
  而鉴定师桌面上的灵值在被黑烟笼罩后,迅速变黑,然后扭曲,接着加入了黑烟的行列之中,它就像一个邪恶的存在扑向黑烟外。
  
  鉴定师跟那个年轻男子都吓了一跳。
  
  他们迅速的后退,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他们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沾染上黑烟了。
  
  接着他们感觉有什么东西在他们身体撕咬,就好像要撕裂他们,代替他们一样。
  
  这样的变化让他们感觉到恐惧。
  
  而且身体开始痛苦,巨大的痛苦,无法阻挡的痛苦。
  
  就在他们打算叫的时候,疼痛又突然消失。
  
  这痛苦消失的很突兀,让他们有点没能反应过来。
  
  而黑烟这时候也消失了,躲在角落的他们看了眼江左的位置。
  
  发现石头依然在他手上,非常安静的待着,非常的平凡。
  
  一切都仿佛错觉一般。
  
  要不是桌面上的灵植只剩下碎末,他们就真以为这是幻觉了。
  
  “诅咒石,里面蕴含大量诅咒之力,但是诅咒之力并不属于石头,而是属于某个东西或者某个人。
  
  只要那东西或者人苏醒,属于他的诅咒之力都将瞬间爆发。
  
  至于爆发后果你们也看到了,诅咒是从内在开始的,一旦沾染就难以逃脱。”江左的声音传进了他们耳中。
  
  这时候江左把诅咒石丢还给坡杜,然而那个坡杜看到诅咒石飞过来,惊的直接跳起来了。
  
  现在让他再拿诅咒石,说什么也不敢了。
  
  这个东西要命啊。
  
  “道,道友,这石头,送,送你了。”坡杜紧张道。
  
  江左摇头:“这个东西对我没什么大用,不属于我的东西,并不好控制,我只想知道这块石头的出处。”
  
  坡杜远离了诅咒石,开口道:“是,是我一好友从剑修一脉寄过来的。”
  
  江左皱眉,剑修一脉?
  
  剑修一脉怎么可能有这种石头?
  
  “他是在哪里发现的?或者谁给他的?”江左问道。
  
  坡杜摇头:“不是的,就是剑修一脉发现的,我那好友说,剑修一脉新出了一处秘境,这个石头就是秘境附近发现的。”
  
  江左眉头紧皱:“你确定这个东西是剑修一脉的?”
  
  坡杜想了想道:“应该算吧,那么多大山,严格的算或许不算剑修一脉了。”
  
  听到坡杜的话,江左愣住了。
  
  那么多大山?
  
  他记得剑修一脉是在海岛上,天恒七脉分别处在不同的海岛上。
  
  所以,哪里出错了?
  
  他记错了?
  
  这怎么可能,那时候他又没发疯。
  
  这时候江左问道:“剑修一脉在什么地方?”
  
  这问题把坡杜给问愣住了,这个人居然不知道剑修一脉在哪里?
  
  不过他也没多想,而是回答道:“剑修一脉在恒跃山脉上。”
  
  江左眉头从未放松过,恒跃山脉?
  
  他听都没听过,更别说会认为剑修一脉会在那边了。
  
  而且都说是山脉了,就更不可能在海外了。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
  
  这个江左还不知道,要么两个世界不一样,要么天恒七脉搬家了。
  
  但是天恒七脉有什么搬家的必要?
  
  风水问题?
  
  这个倒是有可能,因为风水一脉指不定就会这么干。
  
  可是那边风水明显也不好,因为最后就剩下了天机一脉。
  
  至于不是一个世界,这个是不可能的,天劫记得他,就说明世界没有任何变动。
  
  从天劫连接江左就知道,天劫也是有数据记载的,只是不知道是只有他的,还是别人也有。
  
  江左没能得到最后的答案,但是这件事他记下了,他需要去了解清楚。
  
  因为诅咒的可怕他是知道的,诅咒石让他想起了一个地方。
  
  只是现在他更在意苏琪。
  
  如果真的是剑修一脉出来的,那他就得需要小心了,小心苏琪被沾染到。
  
  诅咒这东西既恶心又凶残,很多时候让人无可奈何。
  
  江左现在的修为,只要努力点,还是可以解开的,但是期间要受很多苦,让苏琪受那种苦,他简直要爆炸。
  
  所以,这件事他需要小心些。
  
  剑修一脉,江左势在必行,他要了解清楚,到底是什么情况。
  
  随后没多久,江左就离开了七号房。
  
  至于诅咒石,他是真没兴趣要。
  
  那个鉴定师愣愣的看着江左离去,她本以为江左极有可能在哄骗他们,为的就是那石头。
  
  可是对方根本没正眼瞧过那石头。
  
  所以,他说的很可能是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