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原来你是结巴?

第一百三十四章 原来你是结巴?

一颗九品很贵?
  
  六尾的命可不是一颗九品能救回来的,而且这里有大部分都是需要用来买药的。
  
  但是对于现在的江左来说,九品依然是超级巨款。
  
  很快江左就来到赤血童子他们的住处。
  
  只是刚刚过来,就看到魔修默言跟丹雪魔女在一边对撕(不是撕衣服)。
  
  丹雪魔女在,说明那个黑袍应该也在,以那个人的修为来说,现在的江左拿他没有丝毫办法。
  
  完全打不过。
  
  不过他已经解析了一些圣地阵法,基础控制一下也是可以的。
  
  至少可以想办法把他拖进阵法。
  
  实行起来有着困难。
  
  至于丹雪魔女,她的修为跟苏琪差不多,真的打起来,就看江左能不能三招取胜了。
  
  不能就只能落败。
  
  但是二阶,用他的阵石就能困一段时间。
  
  江左的到来自然被默言跟丹雪魔女发现。
  
  丹雪魔女马上停下来看向江左,江左在她眼里只有一阶,而且她在江左那吃过不少亏。
  
  要不是她师兄让她别轻易惹这个人,指不定她现在就冲过去了。
  
  默言在一边调侃道:“呀,我们魔修圣女,堂堂二阶修为,居然敢怒不敢言。”
  
  丹雪魔女愤怒,然后拔剑砍向默言,要不是默言刚刚好梦魇有所突破,今天铁定得死。
  
  但是就算不死也不会太好,修为差距有点大。
  
  “有本事砍我算什么,有本事砍破晓大佬去,欺负一个2.1的就不敢欺负一个1.5的?算什么魔修。哎呀疼…..疼啊,赤血童子,快来救我。”
  
  赤血童子站在阳台上没打算动手,他甚至都想鼓舞丹雪魔女,早点把默言弄死。
  
  不过看到江左,赤血童子就跳了下来:“道友,六月雪已经联系到了,你需要的灵药只要这里有,都能给你买过来。”
  
  江左点头,随后江左拿了张纸给赤血童子:“就上面的一些药,最好明天可以给我。”
  
  接过药单,赤血童子就领着江左去了海边刀客房间。
  
  六月雪在帮海边刀客检查。
  
  等江左进去的时候,发现那个梦魇也在,只是他在试着用昨天默言的方式跟海边刀客交流。
  
  赤血童子道:“默言一看到他就得瑟,说自己学会了新技能,然后他就想试试。”
  
  黑袍魔修来到江左跟前道:“道友,能教我吗?我可以付钱。”
  
  也道面无表情道:“没兴趣。”
  
  黑袍魔修:“…..”
  
  这人是真的让人讨厌,不过有一点他没有猜错,这个人真不简单。
  
  恩,下次跟他做生意的时候,需要稳一些。
  
  而后黑袍魔修也不在意,自觉的跑去继续试验,他有的是耐心,经商怎么能急躁呢。
  
  江左看了一眼黑袍魔修,他倒是希望这个人动手,然后想办法送到阵法里面,去恶心一下圣地。
  
  以对方的能力,肯定能恶心一段时间,而且还不会给圣地带来什么大麻烦,尤其是那个阵法意志在的时候。
  
  这时候六月雪已经拿到了药单,她看了一眼,惊呼道:“破晓道友,你真的要买这些东西?这里都有我不认识的,想想也知道很贵吧?”
  
  江左道:“你问吧,然后报价。”
  
  六月雪也没多说什么,直接联系了自己的师门(打字发信息),在报上灵药后,她就结巴的开口:“七,七颗八品?”
  
  然后不可思议的看向江左,这真的付得起吗?
  
  “原来你是结巴才不愿意多说话?我认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这事。”赤血童子下意识的说道。
  
  他发誓他没有调侃六月雪的意思,他是下意识的,这说明他只是求知欲强烈了点。
  
  接着就是属于六月雪的冰冷杀气:“我没结巴。”
  
  要不是有事,她就动手了。
  
  随后她打了行字给江左看:我师姐说单子太大,必须有订金,不然圣地不给货。
  
  江左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拿出了九品灵石。
  
  看到九品灵石的瞬间,六月雪愣着了。
  
  好多钱,这辈子都只是远远的见过,都没机会摸过。
  
  九品灵石的出现,自然也引得黑袍魔修的注意,不过他就瞄了一眼而已。
  
  区区九品,一群没见过钱的土包子。
  
  他经商多年…也没怎么见过啊。
  
  这时候默言浑身是伤的进来了,当他看到九品灵石的时候愣了下:“咦,那不是我的幻灵石吗?好久没晒了,让我…额。”
  
  砰!
  
  默言直接就重伤倒地。
  
  这时候黑袍魔修对着默言道:“什么幻灵石,那是真的九品灵石。”
  
  听完之后,默言瞬间爬了起来:“大佬,破晓大佬,让我拍下,让我拍下,就一下。”
  
  江左:“……”
  
  六月雪,赤血童子:“…..”
  
  就是黑袍魔修也是一脸的无语,真的是给他们魔修丢脸。
  
  江左没理会默言,而是对六月雪道:“灵石我直接先放你这,明天你们直接付款了,到时候把剩下的还我就行。”
  
  六月雪不停的点头,一晚上的时间,她可以抱着灵石睡觉。
  
  九品耶。
  
  不过最难受的是,今晚可能有人要挤过来。
  
  想着这些,六月雪就想把默言踩成生活不能自理。
  
  赤血童子震惊道:“破晓道友,我没听说你这么富呀,当初鉴宝活动,你都没钱的。”
  
  江左随口道:“不会赚吗?”
  
  这时候黑袍魔修开口了:“道友,这次请务必教我,怎么能一下赚道九品。”
  
  “玄学点满就行。”
  
  然后江左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在药已经有着落了,那么得回去准备炼药的东西。
  
  江左走了,走的很潇洒,但是黑袍魔修不懂了。
  
  他看着默言道:“他刚刚在戏弄我?”
  
  默言神智虽然有些不清,但是还是开口道:“对呀,上去弄他。弄不死他,你不配当四阶魔修。”
  
  黑袍魔修:“……”
  
  随后他又坐回了原位,他并不怕江左,只是不想在圣地闹事。
  
  谁让他有个任性的师妹,当然,主要还是他师妹有钱,出手大方。
  
  江左那不好动,忌惮是一回事,更重要的是,他嗅到了圣地弟子护命法宝的味道了。
  
  而且不是普通的那种。
  
  这就真的动一发而牵全身了。
  
  惹不起呀。
  
  得来一场你情我愿的交易,这样圣地也就没什么理由动他了。
  
  走在回去路上的江左,摸了摸身上的护身法宝冷冷道:“真想把那个人送进阵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