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九十章 接苏琪

第九十章 接苏琪


  江左收拾着房间,他这才离开多久,不教一下这鸭子怎么做宠物鸭子,哪天房子都会被它拆了。
  只是看着摔破的花瓶,江左又是无奈,这个是苏琪当初发神经买的,一共是两个。
  当时他还扬言要摔了这花瓶,现在好了,直接就先碎了。
  然后把目光放在剩下的花瓶上,要不,把那个也摔了?
  然后直接怪到红薯身上?
  这东西摔起来应该很带感吧?
  江左觉得这想法很有道理,到时候让红薯以死谢罪就好。
  当然,如果是有外人来了,江左是可以察觉的到的。
  想了想江左就继续打扫房间,等房间打扫干净后,江左才回到卧室开始查看他的收获。
  至于红薯,他已经忘了。
  这一次去宫殿,江左失去了秦武王灵位,也就是进入古战场的资格灵牌,但是这对江左来说并不算损失。
  而在里面得到的,只有两件东西,一个是发带,一个是战灵碑。
  发带的作用江左已经知道了,但是他在意的是,发带是一次性用品,还是消耗再生用品。
  很多法宝都是需要炼化,才知道具体作用,不过护命法宝基本不需要炼化,它的作用就是护命。
  而且大多都是一次性用品。
  炼化法宝是需要二阶实力的,江左没有,但是他有先天二气,虽然不能炼化,但只是了解作用还是没问题的。
  根据先天二气探索的构造,再利用他的强大知识量,去模拟作用。
  这么想着江左就拿出发带,然后先天二气涌入发带中。
  然而让江左惊讶的是,这发带出其的复杂,复杂的程度远远比一般的护命法宝来的夸张。
  许久之后,江左收回了先天二气:“厉害啊,这锻造技术简直神奇。”
  江左也是学过锻造的,对着锻造更是了如指掌,可是这个发带的构造,远远超出他的基础理解。
  它不属于已知的锻造工序。
  那是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锻造方法,难怪看起来是普普通通的发带。
  不过江左也查过了,这个是可再生消耗品,但是能量补充的方式却是一个迷。
  里面没有补充方法,想要研究出来,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江左并没有纠结,充能需要等以后再说,现在去研究这个没什么意义。
  把发带收起来后,江左就拿出了战灵碑。
  理论上战灵碑应该是个很了不起的东西,但是曾经的战陵碑只是一种象征,江左有点怀疑这个战灵碑会不会也是种象征。
  随后先天二气开始探索战灵碑。
  只是片刻时间江左就震惊了,这里的构造跟发带一样,但是程度却远远不同。
  如果把发带的程度当做汪洋大海的话,那么这个战灵碑就是浩瀚星辰。
  这种东西,根本不是普通人可以锻造出来的,就算是他巅峰时期,也要耗费无尽的岁月。
  当然,江左说的只是还原这个东西,但是他可以耗费更短的时间,打造更好的东西,锻造方式完全不同罢了。
  各有各的优点吧。
  他不否认远古技术的厉害,但也不会贬低这个时代的锻造能力。
  在战灵碑里面,江左探索了很多东西,尤其是找到了开启战灵碑的方法,以及初期战灵碑的作用。
  随后江左停止了探索,以他现在的实力,探索它,还不如到时候炼化它。
  回过神来,江左拿着战灵碑,开始在它上面刻画特殊的符文。
  这些是远古战场的符文,实际上是一句话。
  内容是:倾全族之力,打造人族圣器,战灵碑。
  刻下这段符文后,战灵碑漂浮了起来,随后开始围绕着江左不断的公转以及自转。
  接着江左就感知到了,他已经可以使用战灵碑了。
  而目前的战灵碑对他来说,有两个作用,一是增幅,简单来说就是加强少量的力量。
  这种增幅对江左来说,意义不大。
  而第二个作用是震灵。
  初级震灵,可以撼动三阶以及三阶以下的修为。
  让人出现短暂的灵气不稳,时间虽然短,但是却足以决定一切。
  也就是说,配合战灵碑跟先天二气以及寒月,江左甚至有可能敲打下三阶。
  但是实战作用如何,江左没试过。
  当初他以为能轻松的灭掉刘管事,但是他错了,如果不是刘管事心理素质太差,江左没那么容易赢的。
  只是江左从不担心落败,他想逃,区区一个二阶拿什么抓他?
  随后江左把战灵碑收了起来,对他来说秦武王宫殿之行,收获算很大了。
  虽然没有灵药,但是两件法宝却是实打实的厉害。
  而且还意外知道苏琪是圣地弟子。
  这是真的打乱了他整个思绪。
  好在没先动手弄死圣地的人,不然,哪天被发现了,就难办了。
  等江左弄完这些的时候,时间也过去了不少,他在犹豫要不要现在给苏琪打电话。
  只是还在犹豫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先响了。
  是苏琪打来的。
  江左有点惊讶,然后接通了电话,只是一接通苏琪就可怜兮兮道:“我在半路上,没钱打车回去。”
  江左眉头瞬间出现了数条黑线,这是什么展开?
  理论上她师门应该很多人受伤,甚至是战亡,她不去忙,怎么就跑到大马路上了?
  还没钱打车回来?
  她一个堂堂修真者在闹什么?
  “你不是还有手机吗?手机里也没钱了?”
  “有啊,可是今天特倒霉,被赶出来就算了,钱包还丢了,手机还没电了,对了我刚刚要说,我现在马上要关机了,我在……”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江左看了下,手机已经挂断了。
  等他回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关机。
  江左:“……”
  叹了一口气,江左就收拾收拾拿着他的硬币出去了。
  他只能希望这家伙不要乱跑,不然找起来很麻烦。
  拦了辆的士,江左就直接坐在后面道:“往前开。”
  那的哥愕然,不过还是往前行驶,随后问道:“小哥,这是要去哪?”
  江左摆弄着硬币道:“你只管开就好,我给你指路。”
  “……”
  遇到这么古怪的乘客,的士师傅也很无奈,不过这人玩硬币的功夫倒是不错。
  还没等他多欣赏一下,他就听到对方悠悠的声音:“开车请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