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家可能有位大佬 > 第四十章 神一样的操作

第四十章 神一样的操作


  江左犹豫了下,还是在群里打下了一句话。
  破晓:“如果我弄死了这个主播,会不会再冒出来一个?”
  所有人心下都是一寒,果然,在这种地方直播的,都是冒着生命危险。
  柳依依:“道友刚刚不是还打赏了他吗?还说了句楼主好人,一生平安。”
  破晓:“好人不长命。”
  柳依依:“……”
  六月雪:“……”
  魔修默言:“……”
  好吧,他们明白了,江左对这个直播很不满,他想露面去试试了。
  赤血童子:“道友要试试?这个是真的危险。不过你说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总有人喜欢作死,直播应该断不了,除非大范围的灭口。”
  杀一个两个江左还不在意,多来几个就不适合了。
  江左叹息,看来杀人是真行不通的。
  江左又看了下那些人,很多人有了退却的想法,但是等他们真的退了,应该还需要一阵。
  可那个藤蔓却是越来越强,所有人都以为它变温顺,只有靠近才会发飙。
  但是那是它在吸收血肉之力,它要是吸收完了,又会活跃起来。
  到时候它只会更强,更难缠。
  现在江左有一丝希望,但是到时候就难说了。
  所以现在必须进去。
  江左拿出五品灵石,叹了口气:“看来只能用这个试试了,希望不会血本无归。”
  然后江左开始在灵石上刻画一些符文,每个符文钻入灵石,都会引起一丝震动,直到灵石装满符文的时候,江左才虚脱一般坐了下来。
  “希望有用吧。”
  等江左休息好,他引动了里面的符文,然后那些符文瞬间将灵石撑开,大量的灵石碎片在江左周围洒落。
  这些灵石散发着灵气,灵气呼应着符文,让江左周围仿佛出现了轻纱,无法看清。
  “又劣质又奢侈的隐藏方式。”
  江左顾不上心痛,因为这是原始又劣质的遮蔽方法,维持不了太久的。
  然后就在所有人想着是不是该撤的时候,一道发着微光的身影闯进了湖里。
  他全身上下都有淡淡的光,或者说是淡淡的光幕,让人无法看清里面的身影。
  “这人谁呀?居然还隐藏起来,他是认为自己能拿出东西?”
  “至少出场方式比较特殊,指不定有看头。”
  江左出现的瞬间,所有人都看着他。
  直播自然也是如此。
  感知一号群
  魔修默言:“这个,不会是破晓大佬吧?”
  海边刀客:“可能性很高,看来破晓道友不喜欢露面。”
  赤血童子:“你们说,我们刚刚是不是救了那个直播的命?”
  杨木道:“我觉得是,我还看直播呢。”
  六月雪:“你们说破晓道友成功的几率大吗?”
  赤血童子发了个思考的表情:“我想,我们还是看直播吧。”
  这时候江左自然没时间看手机,他刚刚特地把手机丢进储物戒指里,不然来点声音就不好了。
  江左的到来,并没有惊动藤蔓,而江左直径往日炎石而去,没有任何花俏。
  “这是在找死?”姜然问道。
  他旁边拿罗盘的人摇头:“至少没有任何走位。”
  江左在即将碰到日炎石的时候,突然往左边偏移而去,然而下一刻他原先位置直接被封锁,而他险而又险的避开了。
  这一避,惊动了所有人。
  因为时机太好,避的太巧了。
  简直是神意识。
  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我刚刚没看错吧?他是怎么避开的?”
  “巧合吧?运气好吧?”
  姜然脸色也是一滞:“你怎么看?”
  他问的自然是拿罗盘的年轻人,“我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什么方位阵法,而且本身的反应力。”
  “刚刚已经不能叫反应了吧?”
  “或者是对危险的天生感知?很多妖兽灵兽都有这种敏锐的感知。”
  “还不确定,再看看。”
  感知一号群
  魔修默言:“不亏是大佬,好骚的操作。”
  赤血童子发了个吃冰棍的图片:“我怎么感觉有希望啊。”
  六月雪:“破晓道友,果然不能以常理渡之。”
  海边刀客:“我到现场了,不知道破晓道友能不能全身而退。”
  赤血童子:“对啊,破晓道友一旦成功,很容易被盯上,我们过去镇场子了,顺便把我大师兄拉过去。”
  柳依依:“我们太远了,不过如果需要帮忙,那边有我们的人,应该可以帮上。”
  而躲开藤蔓一击的江左,没有任何停顿,又一次伸手去抓日炎石。
  然而就在江左距离日炎石只有一公分的时候,却不得不后退,下一刻无数的触手刺过来,晚一步,江左都能瞬间被刺成筛子。
  两次都让江左顺利的躲开,藤蔓有点生气,它引动所有触手,对江左展开了绝杀。
  无数的触手,攻向江左,而江左没有丝毫的慌乱,更没有退出湖中。
  他以极为诡异的方式躲避着藤蔓。
  而让人震惊的是,江左不仅仅是躲开了触手,而是跟会预知一样,先一步避开了触手的攻击。
  触手在四处乱窜,而江左则不慌不忙的避开所有攻击,江左穿梭在触手中,没多久后,江左就停下了步伐,这时候触手直接来到了他跟前。
  这一次江左没有避开,而触手同样没有触碰到他。
  因为触手已经全部捆在一起了。
  触手彻底失去了威胁。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人,谁呀?
  而江左没有犹豫,直接往日炎石而去。
  这个时候岸上的所有人都醒悟了过来,这个时候没有了触手,就等于没有了危险,没有了危险,不就可以抢东西了?
  等他们冲进来的时候,江左已经拿到日炎石了,然后直接逃离了大湖。
  万花果实他不要,现在也要不起,谁喜欢谁拿去。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刚刚他想去拿万花果实的时候,居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并不是占卜而出的,而是真正的心悸,那种前世带来的心悸。
  万花果实,貌似很危险。
  或者说摘下来很危险。
  而江左这边也没什么人过来追,他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拿出手机,也没管他们聊天说什么,直接发了一句话:“不要靠近湖,万花果实可能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