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回到大明写小说 > 第101章 朱家兄弟的信

第101章 朱家兄弟的信

秦光远看过朱家三兄弟的书信后,苗成荫才接着从包袱重拿出几个钱袋子道:“这个是这段日子小说所赚取的银子,某全折合成纹银了,好带。”
  
  秦光远也没问那些银子有多少,不过观察应当至少也有百两之多了。
  
  “秦先生,京师听你小说的那些人口味太过刁钻了,刚开始之时还好,后来换了好几人都被扔了臭鸡蛋,前段日子才勉强找到一个,此人说讲虽不如秦先生那般,但也好歹是能进行下去。”
  
  听闻此,秦光远心中自然是极为高兴的。
  
  “我在北平也不会每日出去说讲的,别处更是分身乏术了,只能采取分成方式请别的说书先生来说讲的。”秦光远叹了口气,又接着道:“如今律法之中也没有明确保护个人文学著作的律法,我这小说被那些奸商看重了其价值,有不少人开始盗版,若不是卞武去外面经商,还发现不了这个盗版呢,可没有律法,我个人又说话无多大作用,卞武软的硬的都用了,都难以停止那些人的盗版,如今我想来想去,也唯一一个办法可行,放缓更新了,放出去的少,那些奸商盗取的自然就少了,如此一来,恐还能使得所读我小说之人能够来购买正道商人书坊的小说呢。
  
  那些奸商盗取我的小说之后,甚至比正规书坊售卖的价钱还要高,之人是花了钱,可我这个辛苦写书之人却是一分都没能赚着,如今,我是有卞武这个奇才帮着我赚些小钱,如若不然,我恐怕是得露宿街头了。”
  
  秦光远说的真是实话,那些商人能拿全部的银子,又何必与他搞分成,不说是给他七成了,就是给他三成恐也是不愿的。
  
  苗成荫自是也理解,也是一脸愁容道:“此事着实是很难解决的,既然开始售卖小说,那便就很难判断,买去的书是自己读,还是又重新印刷的。”
  
  秦光远笑了笑,道:“你能理解就行,拿着书稿回去之后放缓放出去的速度吧,说讲那里可用重说讲以前章节的方式来解决。”
  
  苗成荫有些担忧的道:“如此一来,会不会使得那些前来听说之renliu失,若是这样的话,那便有些得不偿失了。”
  
  在此问题之上,秦光远的确是也很为难的,“这个是没办法,也就只能如此了,看情况再论吧,行了,如此一来京师的书稿也不用过分着急了,你正好可留在北平歇息上几日,北国风光也是独有一番滋味的,你还没见过成片的大雪,看着天,或许你还能见到开春之前的最后一场大雪呢。”
  
  苗成荫虽说是个书坊老板,但却并不像那种普通的坐商一般,是经常会去往各地的,就是为收寻各处的绝迹手稿的。
  
  这个时候通信并不发达,有些大家写出来的东西即便是想供天下人知晓,也很难流通出来,或许时候几百年还很难见世的。
  
  “好,那便叨扰秦先生了。”苗成荫客气的道。
  
  秦光远却是极为大方的道:“有何可叨扰的,你就在秦家安心住下,有任何需要之处尽管提,我便先不陪你了,我得把这些书信先去给王爷那里送去,要是一转手给忘掉了,那可就真的不好了。”
  
  苗成荫虽称呼秦光远一声秦先生,那两人早就已经算作是朋友了,苗成荫到了秦光远这里自是不会拘谨的,“行,那秦先生便去吧,不用管某这里。”
  
  秦光远从后院牵了马,便直奔燕王府邸。
  
  朱棣送他的这匹马用处还真是极大的,要不然他这一趟趟的往东临山跑,刚靠两条腿还不得累死啊。
  
  秦光远到了燕王府邸之时,朱棣与徐王妃刚准备吃午饭。
  
  “光远啊吃了吗没吃便一起吧。”徐王妃和气的道。
  
  若说让他单独与徐王妃吃饭那还可以,但让他与朱棣一个桌子上吃饭,他还真是有些别扭的。
  
  秦光远连忙道,“吃了,吃了小子今日来是送世子与二王子和三王子书信的。”
  
  秦光远说着便拿出了朱家三兄弟的书信。
  
  朱棣在京师当中也有眼线,若是让那些眼线稍封信也不是不可,但朱家三兄弟既然被朱允炆留在京师,他们的行踪必然是受朱允炆监督的。
  
  朱家三兄弟若与陌生人联系的话,很有可能会影响到朱棣眼线的安全。
  
  因而朱家三兄弟的书信都是通过苗成荫这个渠道松出来的,反正隔上一段时间,苗成荫亦或者是亲自,亦或者是派人到北平取秦光远的小说的。
  
  “是吗?”徐王妃惊喜着问道。
  
  说着徐王妃便已经拿过秦光远手中的信了,不过,徐王妃却是并没有打开,而是径直递到了一边的朱棣手中,而她只是一旁眼巴巴的等着,想要知道朱家三兄弟的情况,却也怕从朱棣口中知晓朱家三兄弟的坏消息。
  
  朱棣把三兄弟的信一一看过之后,才递给了一旁的徐王妃,口中有些不满的道:“高炽与朱允炆倒是混得不错,竟还被朱允炆经常叫去宫中喝酒。”
  
  徐王妃看了朱家三兄弟的信,并不像朱棣那般的不满,反而还有些欣喜与欣慰。
  
  “高炽几兄弟他们过得好也就行了,尤其是高煦整日待在孝陵也不曾惹事,真是长大了。”
  
  朱棣冷哼一声,看了一眼秦光远道:“坐下一块吃吧。”
  
  朱棣的态度虽说有不容置疑的强硬,但秦光远还是得客气一下不是,“不用,不用小子吃过了。”
  
  朱棣眼睛一瞪道:“让你坐下便坐下,哪那么多废话。”
  
  徐王妃则是在一旁笑呵呵道:“光远,你还没吃吧?快坐下一起吧,还有何可客气的,诺大的王府还能被你吃穷了不成?”
  
  秦光远若再不坐下也有些不太合适了,直接道:“多谢王爷,多谢王妃”
  
  秦光远与朱棣同桌一起吃饭反正不是一日两日了,虽说是别扭了一些,但绝对不会耽误他吃饱的。
  
  酒足饭饱之后,朱棣也没多留秦光远,那个方便面作坊的事情,不用朱棣问,秦光远也会每隔一段时间与朱棣做一个汇报的,所以就根本不需要朱棣再单独询问秦光远这个问题了。
  
  秦光远回了秦家后,苗成荫还未吃饭正等着他呢。
  
  苗成荫一个客人,秦光远作为主人还未回来,他只是不好先吃的。
  
  “罪过,罪过啊去了王府后王爷非要留吃饭,也不要拒绝,饭已做得了吧?苗东家你自己吃吧。”
  
  苗成荫只是不会因此事怪罪秦光远的,嘿嘿笑着道:“秦先生能被王爷留下吃饭,那是荣幸,既如此,那某便不客气,自己吃了?”
  
  “吃吧,吃吧,有何需要的尽管吩咐他们去做。”秦光远一向都是很大方的。
  
  等到下午之时便飘起了雪花,等到傍晚的时候便已经是开始飘起了大片雪花了。
  
  苗成荫所带的那个伙计也是第一次见如此下雪之景,一直待在院子当中不肯进房间。
  
  秦家的那些家仆看他那就犹如看猴一般。
  
  苗成荫见到如此雪景心情只是也激动的很,还吟吟了一句岑参的诗。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啊。”
  
  秦光远也算是见过雪之人,自然是不像苗成荫这般没见过世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