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飞剑斜刺九霄巅 > 第二百七十六章 正确

第二百七十六章 正确


  “你吼我?你因为一碗汤就吼我?”董梦感觉陆明要造反了,伸手抄起那碗热汤,冲着陆明就扣了过去。
  陆明刚刚手指已经感受到了这碗汤又多烫,肾上腺激素疾速分泌到全身各处,双手为了保持平衡扔掉了手中的餐盘,双脚向旁边用尽全力一纵,那碗热汤擦着陆明的鼻尖飞了过去。
  只要再偏一厘米,热汤便会扣到陆明的脸上;那一刹那,若是陆明伸一伸舌头,他甚至能尝到这碗即将扣在地上或者另外一个倒霉蛋儿身上的热汤。
  “咣当!”“哗啦!”“叮当!”
  陆明手中的餐盘和餐盘上的食物尽数落地,董梦抛出的热汤扣在了地上,好在没有烫到人。
  “啪!”
  陆明抽了董梦一个响亮的嘴巴,喝道:“你脑子有病啊?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
  陆明愤怒之下,下手也没有轻重,这一巴掌把董梦扇得退了三四步,差点倒在了地上。
  董梦被一巴掌抽的有些迷糊,缓了半天才察觉出是陆明动手打了自己。
  火辣辣的疼痛从面颊上泛出,原本白皙的右脸颊上显出了一个五个手指头的巴掌印。
  董梦捂着自己脸颊哭了起来,陆明也没想到自己愤怒之下竟涌出那么大的力气,忙冲上前搀扶董梦。
  便在此刻,围观的人群中纵出两个人。
  不是胡霄和田仲,而是燕凤楼和王小北。
  燕凤楼纵到陆明和董梦中间,将原本冲向董梦的陆明用手拉开,顺势一带,将陆明重重摔在地上,喝道:“给我住手!”
  王小北站在一边,也喝道:“对!给我的师父住手!”
  ……
  燕凤楼是京城城北燕山上的燕山派掌门人燕空林的独子。
  燕山派也是隶属于三十岳剑派的一个门派。
  燕山派掌门人燕空林是一个侠客,行得正,走的端,行侠仗义,扶幼济贫,江湖上提到燕空林无不挑拇指称赞;当然小的缺点还是有的,就是有些贪杯嗜酒。
  燕空林不光自己做正确的事情,也教给自己的儿子燕凤楼做正确的事情。
  “爸爸,什么是正确的事情?”幼年的燕凤楼曾经这样问自己的父亲。
  燕空林帮助的人不少,想感谢燕空林的人也不少,今天便是有人为答谢燕空林在歹人手中救了自己的女儿,请燕空林喝酒。
  燕空林刚从外边喝完酒,有些醉醺醺地回到家中,见到自己白胖白胖的大儿子竟然问自己这个问题,心中十分高兴满意。
  燕空林没有直接回答燕凤楼,拿起手中的酒瓶,又喝了一小口,笑道:“哈哈哈,乖儿子,爸爸……爸爸来告诉你,什么是正确的事情。”
  燕空林晃晃悠悠拿起了一本成语词典,放到了燕凤楼白白嫩嫩的小手上。
  这本成语词典是个大部头,拿在手中如同两块砖头摞在一起,五岁的小凤楼两只手提不住这本重重的词典,一个屁股蹲摔在了地上,成语词典也摔在地上,在他面前展开来。
  燕空林抄起身旁一根练武用的细竹竿,指着成语词典中一个词,问道:“这个成语怎么念?”
  “一表人才。”小凤楼站起身来,拍拍屁股,跪趴在词典前念道。
  “这个成语呢?”燕空林又指向另外一个成语。
  “损人利己。”小凤楼一字一顿道。
  “这两个成语后面写的那两个小字分别是什么?”燕空林将竹竿放在一旁,又抄起酒瓶喝了起来。
  “‘一表人才’旁边写的是‘褒义’,‘损人利己’旁边写的是‘贬义’。”小凤楼说出了自己观察到的结论。
  燕空林晃晃悠悠站直身子,道:“褒义的成语就是正确的事情,贬义的成语就是错误的事情,懂了吗?”
  “哦哦,爸爸,我懂了。”小凤楼点头道。
  燕空林摸摸自己儿子的小脑袋,道:“以后就抱着这本字典去看,去记,褒义的成语都要做,贬义的成语都不要做,这就是做正确的事了。”
  “哦哦,褒义的成语就去做,贬义的成语就不要去做……”小凤楼一边嘟囔着一边翻着成语词典。
  “咦?”小凤楼发出了一声疑问。
  “怎么啦?大儿子?”燕空林控了控空瓶中的最后几滴酒。
  “爸爸,你看!‘嗜酒如命’这个成语后边写的是贬义呀……”小凤楼道。
  “哪呢?拿过来我看看!”燕空林伸手道。
  小凤楼站起身来,将这本大词典抱起来,递到爸爸手中。
  燕空林将词典拿在手中,看了看,道:“哪有啊?没有的事情,没有的事情。”说着,又将大词典还给了小凤楼。
  幼年的燕凤楼抱起词典,打开刚才那一页,见到原本的“嗜酒如命”后的“贬义”两个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水笔涂成了一个大黑疙瘩。
  ……
  燕凤楼坐在食堂角落的一处桌子上吃饭,回想起自己小时候的事情,不自觉地会心一笑。
  “做正确的事情。”
  燕凤楼低头吃了一口菜,再一抬头,眼前多了一个人。
  王小北。
  “嗯?”燕凤楼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声音。
  “师父!”王小北将手中的餐盘放在燕凤楼面前,道:“弟子参见师父!”
  “师父?我不是说了吗,我不是你师父,我交给你的那一招顺水推舟也是你和我说田仲总是欺负你,我才教给你的。”
  “不不不,师父,你就是我师父。”王小北道。
  燕凤楼微微一笑,不再说话,低头继续吃饭。
  “师父,你武功为什么能这么的高啊,你的师父是谁?”王小北问道。
  “我是和我爸爸学的武功。”燕凤楼道。
  “哦。”王小北道。
  沉默半晌,王小北又开口了。
  “师父,你的师父武功为什么这么高啊,师父的师父是谁?”王小北问道。
  “我爸爸是和我妈妈的爸爸,也就是我姥爷学的武功。”燕凤楼道。
  “哦。”王小北道。
  沉默半晌,王小北又开口了。
  “师父,你的师父的师父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啊,师父的师父的师父是谁?”王小北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