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龙象帝尊 > 第六百五十七章 惊变

第六百五十七章 惊变

不管方痕外在表现的多么放荡不羁,多么的冷漠,但事实上他是一个相当怕寂寞,完全无法冷静接受身边任何一个同伴死去之人。
  
  其实以他现在的威望和实力完全可以用最传统的方式发展青山宗,不断的号召新人加入壮大青山宗的实力,通过人命堆的方式让青山宗再一次辉煌起来。
  
  但他却发展符文武器,发展精兵政策,目的就是因为他不想再看到当初巨鼎宗第一次袭击青山宗时那样全宗上下一半门徒弟子战死的结果了。TV更新最快//
  
  光复青山宗,壮大青山宗是方痕的执念,但这个执念并不为了成为一方霸强,也不是为了一统江湖。
  
  他所做的一切仅仅只是以后不会再有人随便欺负他的同门,他为的仅仅是以后不会站在尸体堆和血泊之中去回忆每一个逝者。
  
  “哥哥大人,哥哥大人?”惊鸿仙子发现方痕突然陷入到了恍惚之中,不由得关切的唤了两声。
  
  方痕一下子从纷杂的思绪之中清醒过来,他甩了甩头,道:“现在多做猜测没有意义,我们先回京城把事情交代一下就回青山宗吧。”
  
  当下三人立刻快马加鞭的回到京城。
  
  此刻距他们之前离开京城刚好三天时间而已。
  
  “我知道你可以很快办成此事,但没想到你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心理战?这是一个好词,上兵者伐于谋,中兵者交于野,下兵者困于城!没想到你对兵法也有研究!”金无意在听完了方痕的汇报之后满意无比的大加称赞。
  
  方痕却是一点都不给金无意面子,他的目光在回来之后就一直在金婷的身上,此时他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道:“你这三天都没有休息吗?”
  
  虽然金婷并不主修炼,自身实力依然在通灵境,但就算是通灵境也应该保持着很强的恢复能力才对,更何况金婷已经到了随时可以突破晋升驭气境的地步。
  
  但现在的金婷看起来脸色苍白神色委顿,这样的情况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她受了重伤,要么是她这三天三夜根本就没有休息,一直在高强度的思考与计算。
  
  心力的损耗才是最磨人的。
  
  金婷摇摇头,道:“这都是我自愿的,有很多事情……”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痕给止住了。
  
  方痕站起来用冰冷的目光扫在金无意身上,然后又落回到一旁一言不发的司徒涵身上,最后猛地用力一个公主抱将金婷给抱起来,道:“陛下,国师,在下与你们的约定已经完成,告辞了!”
  
  说罢他抱着金婷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司徒涵张嘴想要解释却被金无意给阻止了,道:“这小子根本不会听你的,你越解释他越愤怒!婷儿三天三夜没有休息这是事实,他可不会管原因是什么!”
  
  司徒涵叹了口气,道:“我非常高兴金婷能拥有这样的夫君,但这个黑锅背在身上真的是压力很大,老师你有没有发现仅仅是三天不见方痕的气势就又有了变化?他到底可以成长成什么样子?”
  
  金无意大有深意的看了对方一眼,道:“你希望他可以成长成什么样子?”
  
  司徒涵一愣,然后了然的点点头,道:“是弟子唐突了!”
  
  金无意也轻叹一口气,道:“陛下,皇帝这个位置自古就不好坐,尤其是现在,刚才方痕说的你也都听到了,沧澜国有可能会成为最后的堡垒,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你做好准备了吗?”手机端一秒記住『→m.\B\iq\u\g\\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司徒涵正色道:“我不知道,但我会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去做坐好这个位置的!”
  
  金无意向司徒涵微微躬身行礼,道:“那么我也将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去辅佐你!”
  
  司徒涵立刻起身还以一礼。
  
  方痕就这样抱着金婷走出皇宫,一路视旁人于无物,这让金婷羞得满脸通红,但却也舍不得从方痕的怀中挣脱,而是安安静静的窝在对方的怀中。
  
  一直到出了皇宫之后金婷才轻声道:“方痕你是不是误会陛下和祖父了,他们和我一样三天三夜都没有休息,祖父是实力强大所以看不出来,陛下则是服用了刺激精神类的药物,你也知道那种药物的害处,这三天满朝文武都在殚精竭虑,没有任何人偷赖的!”
  
  方痕淡然一笑,道:“我知道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戒兄,我的感知还没有麻木到那种程度!”
  
  金婷一下子愣住了,道:“那你这是?难道你还在怨恨祖父大人?虽然他之前所做之事对我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我已经不恨他了,因此也希望你……”
  
  方痕轻轻的吹出一口气在金婷的脸上,道:“所以你这真的是熬夜熬傻了,在你看来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
  
  金婷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一旁的惊鸿仙子捂着嘴噗嗤笑了起来,道:“姐姐真是太累了,兄长大人只是为了表明他的态度,表明就算青山宗成为了沧澜国国宗也不会干扰朝堂之事,同时也表明他不会成为国师,不会和金无意争国师之位。”
  
  金婷又不是傻瓜,只是太过劳累而有些迟钝罢了,在被惊鸿仙子提醒之后也就反应过来,顿时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来,道:“抱歉,我,我……”
  
  方痕嘿然一笑,道:“这笔账我先记上,等到我们成婚的时候再算!”
  
  惊鸿仙子立刻在一旁顺势起哄,道:“哥哥大人是准备在洞房花烛夜欺负姐姐吗?奴儿可不会同意的哟!奴儿会保护姐姐的!”
  
  “没关系,到时候我把你关到山居图里面!”方痕得意的哈哈一笑。
  
  “你赖皮,我到时候抱着姐姐不撒手,我就不信你把姐姐也一起关到山居图里!”惊鸿仙子叉着腰嗔道。
  
  金婷被这两“兄妹”一唱一和弄得满脸大羞,干脆把头埋到了方痕的怀里不出来了。
  
  凌筱在一旁虽然一言不发,但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虽然她将自己的感情全都隐藏内敛了起来,但能待在方痕身边她就已经很满意了。
  
  七日之后,方痕三人回到了青山宗。
  
  但刚踏上山门,雷历就风风火火的迎了上来,道:“百炼宗大乱,吴家与商家分裂,整个宗门互相发动死战,散人居趁乱杀死了百炼宗宗主水辟尘,现在整个北方已经战乱一片,另外,柳雪姬姑娘重伤将这些消息带来,我们只能暂时稳住她的伤势,你若是再不回来我们就要叫人去京城找你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