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这个农民要逆天 >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惊什么世?骇什么俗啊?

第二百五十七章 惊什么世?骇什么俗啊?

杨萌听到李靖芸的话,这脑门顶上就青筋直蹦,嘴角也直抽抽。
  
  妥了!老子这辈子的以后日子里面,可能就要被这个娘们,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了。
  
  摸着自己的顺毛,什么脾气都会在她面前发不起来。被她这么几声老公一叫唤,骨头都已经轻了好几两,哪里还会有什么其它的毛病?
  
  可是不得不说,这个丫头的这种治男人的手段,确实高明。
  
  不和你吵,不和你闹。
  
  这就避免了矛盾冲突的再次升级,再冲着你一撒娇!
  
  妥活了!
  
  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然后就是媳妇叫你干啥,你就会去干啥,连突都不带打的。
  
  杨萌现在都能想象到,自己以后的日子里面,自己在这个媳妇儿面前,肯定就是彻彻底底的一个软骨头。
  
  媳妇儿让自己干啥,自己肯定就会去干啥,而且不带打突的!
  
  “萌萌!你把姐姐这一接回来,只是让姐姐在家里躺了两三个小时,就把姐姐身上的伤口,治理得彻底好利索了!会不会有点惊世骇俗啊!”
  
  李靖芸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曾经受过枪伤,自己刚才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可是非常的利索。
  
  到厨房里面去打了一瓢水,挤牙膏拿牙刷。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伤。
  
  而且自己也没有去想,自己身上就在昨天曾经受过伤,而且是枪伤。
  
  现在反应过来以后,又活动了一下身子,一点受过伤的副作用痕迹都没有留下。
  
  李靖芸甚至感觉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比平时的身体状况都还要好。
  
  “惊什么世?
  
  骇什么俗啊?
  
  人家靳嗲嗲给你放了长假,而家里这边谁都不知道你受了枪伤,能有什么惊世骇俗的啊?
  
  你担心什么?
  
  你就当回来休假不就得了!
  
  既然起来了,赶紧去给闺女拿几张草纸过来!
  
  揉一下,要不这小孩子的屁屁,受不住草纸的格愣!
  
  然后去打点热水,准备给她洗屁屁!
  
  现在把她伺候好了,等她长大了以后,说不定还能赚点烂红枣吃吃!”
  
  “你就埋汰人吧!
  
  等闺女以后长大了,我就跟她说:你爸愿意吃烂红枣!
  
  你以后回来串门的时候,千万记得要买点烂红枣,好的不能要,就要烂的。
  
  看你到时候吃不吃?”
  
  李靖芸白了杨萌一眼,转身进屋去给闺女拿草纸去了!
  
  等到回来的时候,却把热水也一块打了过来!
  
  “吃啊!怎么不吃?
  
  我跟你说媳妇儿!
  
  以后咱家的姑娘,十有八九就会嫁到我们自己这个村子里面。
  
  你别不信!
  
  我有这个预感!
  
  你要知道,我们现在给孩子已经打开了二级基因锁。
  
  以后肯定就会长的漂漂亮亮!
  
  村里面的那些小玩意儿,要是看见俺家姑娘长得这么漂亮。哪里还会让外村的人插手啊?
  
  想都不用想,我跟你说!
  
  我们村里面的这帮小玩意儿,都一个传承。
  
  好东西,都知道往自己家里面划拉!何况还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那可是影响子孙后代的事,那是更不用说了。
  
  而且这个事吧!
  
  人家都能大大方方的。
  
  都知道忆芩,是我们两口子领养的姑娘。
  
  完全就跟咱们没有血缘关系。
  
  所以从伦理道德上面来讲,人家根本就不会去在乎,论辈儿!
  
  也就只是在我们本家本姓里面才会论辈儿!
  
  但是外来人员,在村子里面是没有辈份这一说的!
  
  哪怕就是养女都一样!虽然跟着我姓,但是论不了辈份的!
  
  所以在这个伦理道德方面,就已经排除了障碍。
  
  剩下的,就看那个臭小子的本事高明了!
  
  可是只要咱的闺女,嫁到自己的村子里面。
  
  老子就吃不着烂红枣,就算有红枣这个礼品包裹,都只会是个顶个的好好的。
  
  要是真有烂红枣,我就给他送家去!
  
  让他们家里的人评评理,然后问他们家是不是缺钱用了?
  
  要是缺钱用,就上我们家去借点,可别苦着了我的姑娘。
  
  我臊都能臊死他们。
  
  只是到了那时候,如果有个爷爷辈的臭小子给老子做了女婿。到了我们家也得管老子叫爸爸。
  
  可出了这个家门,那就是另外一说。
  
  说不定老子还得管自己的养闺女叫一声奶奶。
  
  娘的!老子现在一想起来这事就有点脑袋大。”
  
  “呵呵呵呵呵呵!现在一想起来,咱自己的姑娘嫁到自己村子里面,还真有挺多的不便!
  
  起码在这个称呼上面,就有点乱套。
  
  反正我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嫁给你这个猴子,就抱在手里满山走。
  
  所谓的女子无辈,并不是只有你们村子里面才论这个。
  
  其他只要有族谱的村子,讲究这些的都论辈份。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可以防止近亲结婚,从而影响子孙后代。”
  
  李靖芸听杨萌说得挺有趣,仔细一想也真是这个样子!
  
  进了自己的家门,就得按照闺女的称呼来叫人。
  
  可一出了这个家门,就不知道按哪个辈份叫人了!
  
  “老子才不管他呢!
  
  如果真有个爷爷辈的臭小子给老子做了女婿,到了外边我还是管他叫女婿。
  
  这个是事实,避免不了的。
  
  谁叫他找了老子的姑娘呢?
  
  那就只能是他来自降辈份了。”
  
  杨萌接过李靖芸递过来的草纸,给忆芩擦干净小屁屁,把擦屁股纸撇进沤肥池。
  
  这才抱着忆芩转过身来,就着盆里的热水,仔细的清洗了一遍小屁屁,然后用她的小毛巾,把屁屁上面沾着的水渍擦干。
  
  把小毛巾扔进小盆里,双手抱着忆芩的腋下,一下子就把小忆芩举了起来,把小忆芩乐得嘎嘎笑!
  
  举了几下之后,把乐的不行的小忆芩,送进了李靖芸的怀里!
  
  自己转身把小毛巾给拧干,把小盆里面的水倒进沤肥池,转身就走进了厨房。
  
  小毛巾依然搭在洗脸架上,小盆也放进洗脸架的下面托架。
  
  “媳妇儿!”
  
  “嗯!”
  
  “晚上吃点啥?”
  
  “你做啥?我吃啥!”
  
  “那行吧!现在离做晚饭还有点早,我上山里面去一趟,给你弄几只野鸡回来。你昨天流了那么多血,今天去弄几只野鸡给你补补身子。”
  
  杨萌一听李靖芸的话,就知道白问了!只好自己安排晚上吃点啥?
  
  一想到自己媳妇儿,昨天被枪伤了一下,在拓亚的扫描之下,自己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当时可是流了那么多血的。
  
  正好刚才听见了山里面有野鸡的叫声,那么自己就去弄几只野鸡回来,给自己的媳妇补补身子。
  
  “萌萌!我也要去!我们一家人都去不行吗?”
  
  李靖芸的话,听得杨萌是直翻白眼。这就是一个小白,啥事儿都不懂那伙的。
  
  一家子人去?
  
  你当人家野鸡是个傻子啊?
  
  那么大的动静,它不会跑吗?
  
  不过后来一想,自己有拓亚这个作弊器。
  
  说是去山里面弄几只野鸡回来,其实就是跑进山里面去拿一下而已。
  
  那么李靖芸跟不跟着去,都没啥关系!
  
  “可以呀!你稍等会儿!
  
  我去拿个编织袋!
  
  这会儿的野鸡有点多,估计有八九只,等会儿我一块把它们都拎回来。”
  
  杨萌现在的话,却让李靖芸有一点懵逼。
  
  八九只野鸡,你去给拎回来!
  
  啥意思啊?
  
  这些野鸡,就在那里等着你去把它们给拎回来?
  
  不过李靖芸的脑瓜子也转得比较快,想起杨萌的手段,对付起人来,说让人家跪下就跪下的主。
  
  山里面的那些野鸡,肯定也是这个情况。
  
  那么这么一来,杨萌说是去把那些野鸡给拎回来,还真就有可能,只是去把那些野鸡给捡回来一下。
  
  这种人完全就是作弊的!
  
  想吃点什么野味?
  
  只要这个附近有,那他想吃什么就能吃着什么?
  
  这样的人估计以后真会没有什么朋友的,太他妈邪乎了。
  
  人家费劲扒拉的,都是在自己家里面养鸡养鸭养鹅。
  
  他可倒好!
  
  啥本钱都不用出,想吃野鸡就上山里面去拎。
  
  假如这旁边的山里如果有野猪的话,那他想吃野猪肉了,估计也是进山里面去拎。
  
  并没有让李靖芸久等,杨萌就拿了一个尿素袋子出来了!
  
  从李靖芸怀里,把忆芩接过来抱在手上,往上颠了颠,感觉到忆芩坐得舒服了,这才招呼李靖芸一块往自己家的油茶林走!
  
  李靖芸自从参加工作以来,还是头一次落得这么清闲,看着眼前这个抱着孩子的小男人,李靖芸不禁感叹命运的神奇!
  
  说自己命好吧?
  
  却在小时候被人拐卖,让自己从小就离亲避祖,颠沛流离。
  
  要不是被养父母收养,自己还不知道活成什么样?
  
  要说自己的命不好?
  
  小男人这种奇人士,自己都能碰得到,而且还不失时机的把他给弄到了自己的手上。
  
  摇了摇头,李靖芸跟紧了杨萌的脚步。
  
  “媳妇儿!这就是咱们自己的油茶林,到了明年摘茶籽的时候,你可得回来帮忙了。
  
  以前都是你老公,等到这些油茶籽自然掉落以后,才会抽出时间过来捡上一点,其它的都浪费掉了。
  
  所以最近两年,你老公的茶油总是不够吃。
  
  这些油茶树虽然不多,总共才100多棵树,但是树都比较大,老树了。
  
  这些茶籽树,每年还是结了不少果的!
  
  要是不被浪费掉,收集起来的茶籽,每年都能榨出四五十斤茶籽油,够我们家吃上半年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