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128章 追杀

第128章 追杀


  想到这里,他再次加速,到了冷非跟前便是一拳,好像一只巨象踏蹄。
  冷非看出李西江没有杀自己之心,思维电转,已然猜到李西江的心思。
  他冷笑一声道:“你想得到我的武功吧?”
  “不错。”李西江坦然说道:“你这拳法精妙,轻功也绝俗,委实难得一见。”
  冷非道:“此拳法乃是我奇遇所得。”
  “哪里的奇遇?”李西江精神一振,双眼放光。
  冷非一脸哂笑。
  “砰!”李西江一拳再次砸中一棵树。
  冷非间不容发的避过。
  李西江冷冷道:“你姓何名甚?”
  “周方是也。”冷非哼道:“你觉得我会告诉你秘笈?”
  “到时候就怕你哭着喊着求我听。”李西江冷笑道:“有的是办法让你说话!”
  冷非道:“那便试试罢!”
  “砰砰砰砰……”李西江拳如巨象践踏,击中一棵树,吱吱嘎嘎作响然后倒下。
  他发现冷非心志坚定,不是那么容易屈服,只有一个办法,打服了!
  冷非将踏月浮香步催动到极致,一心一意,预判着李西江的动作与方向。
  随着与李西江动手时间变久,对李西江越来越熟悉,预判越来越准确,提前越久。
  李西江发现自己竟然打不中冷非,好像他能提前知道自己要扑击的方向。
  他猛的警醒。
  周方这家伙是个难缠角色,别阴沟里翻船,四重楼高手被练劲高手击败,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他这一会儿半信半疑。
  看神情,这周方确实不像是杀了弟弟的,可却放不得,一定要得到他的拳法与轻功。
  “嗤!”忽然一道亮光划来。
  他忙一拳砸出。
  “叮……”剑尖被荡开,他身形陡然加快,但剑尖再次出现,又挡住他的路。
  “叮叮叮叮……”一道道清鸣声中,冷非的飞龙剑法流转不休,绵绵不绝的刺向李西江。
  通过灵蛇剑卸去内气与内劲,但飞龙剑法比起太岳镇魂锤的威力还是差了许多。
  “嗤!”忽然剑光一亮。
  下一刻剑身消失,再下一刻灵蛇剑已经划过李西江肩膀,削掉一大块血肉。
  冷非脸色微变。
  “好剑法!”李西江断喝。
  他右肩膀中剑,鲜血涌出,却马上被他点两指停住,封住了鲜血外涌,右手已然不能用。
  冷非却不但没有喜色,反而脸色肃然。
  他刚才是用了雷印,速度骤然大增,快了两倍。
  可在这般情形下,削向他喉咙的一剑还是被他避开。
  四重楼的高手果然不同,能在关键时候骤然加速,避开这封喉一剑。
  雷印果然不是无敌的!
  冷非早就有这个推断,如今被证实。
  李西江双眼放光,哈哈大笑:“好!好!你不但拳法精绝,轻功卓越,剑法也如此的超凡!”
  他感觉冷非浑身都是宝,自己能碰上,当真是奇遇!
  难道是弟弟在天之灵保佑自己?指引着自己找到了这个家伙?学了这些奇功,在自己练气四重楼施展之下,威力会更惊人,甚至冠绝练气士!
  想到这里他越发亢奋,收拾冷非的心思更烈。
  冷非转身便走。
  李西江哈哈大笑道:“哪里逃!老老实实投降,说出秘笈来,饶你一命!”
  冷非嗤笑一声。
  李西江道:“你既不是杀我弟弟的凶手,也不必杀你,给我秘笈,可以饶你一命!”
  “可笑!”冷非身形加速。
  他一边催动踏月浮香步,一边运转青牛撞天图,已然隐隐感觉到体力不支。
  纵使有再强横的力量,体质也大幅增强,体质还是远远不如对方,白象宗高手是出了名的体力悠长。
  这么耗下去,自己必被他耗死,这也是李西江的如意算盘。
  李西江紧追不舍,一边大声道:“性命重要还是武功重要,你还需要选吗?”
  冷非一言不发,只是埋头赶路。
  一个时辰后,冷非呼吸粗重,额头白气蒸腾,身法不知不觉的变慢。
  李西江不紧不慢跟在他身后,好像放风筝,任由冷非是快是慢都不远不近的跟着。
  “周方,还是别挣扎了!”李西江扬声道:“跑不动了吧?这又是何苦来哉,跑到最后还是一样,改变不了结果的,你就认命了吧!”
  冷非呼吸粗重,咬着牙不说话,身形再次加快,在李西江看来已经是强弩之末。
  他摇摇头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这性情是坚毅,让人佩服,可是没用的,在真正的实力跟前,一切都是徒劳的!”
  他也加快身形。
  冷非速度越来越慢,终于停住,倚着一棵树,呼哧呼哧的用力喘气。
  他脸庞涨红如醉了酒,头顶白气袅袅。
  “呵呵……”李西江来到近前,摇头笑道:“说了你不听,现在老实了吧?动手的力气都没了,赶紧的,交出秘笈吧!”
  冷非抬头瞪着他:“不可能!”
  “哟,你这小子,脾气够倔的!”李西江失笑:“都这个时候了还不死心?”
  “你甭想得到秘笈!”冷非咬着牙,死死瞪着他道:“我会直接自杀!”
  他说着话,把灵蛇剑往脖子上一横,冷冷道:“你再靠近一步,我便抹脖子!”
  李西江笑了笑,踏前一步。
  冷非猛的一拉灵蛇剑。
  李西江大吃一惊,忙抢上前便要阻止。
  “嗤——!”一声厉啸响起,白光已然在厉啸之前射进李西江喉咙。
  “叮……”李西江喉咙前溅出火星。
  他仰天后退,脸庞涨红如重枣,喉咙传来的力量让他无法呼吸,几乎昏厥。
  他是练气士,马上运转内息,虽不能代替呼吸却能缓解憋闷感,舒缓喉咙与肺。
  冷非脸色微变再次射出一刀。
  “嗤!”李西江一闪消失在原地。
  他下一刻出现在冷非身后,一拳打向冷非背心。
  冷非已然逃开。
  他心不停的下沉,知道今天要没命了。
  他这才知道四重楼的练气士如何难缠,先前射中喉咙,一重楼二重楼高手已然死去。
  李西江竟用宝衣挡住,如此玄妙的宝衣他前所未闻,平时不显露于外,内气催动则显现,坚逾铁石。
  且李西江最后一步,速度之快不逊色于雷印。
  若非他预判,已然挨了一掌。
  可这一次能避开,下一次呢?
  他已然看到了自己将死的情形,怎么办?他在努力想着如何避免这般情形。
  “哈哈!好!好!”李西江脸色阴沉如铁,双眼充满血丝:“果然是你杀了我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