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雷霆之主 > 第78章 追杀

第78章 追杀


  每次想好好教训他的时候,结果都是他更强,反而要被他教训。
  还好冷兄弟智慧过人,靠着智慧压住他,要不然,他们不知道要受多少次辱。
  杨乐天道:“奇遇不可恃!……我彻底的明白,本宗武功才是最强的,传承精严,前辈们的智慧与经验是最大的助力,远远胜过那些奇遇!”
  “嘿!”张天鹏撇撇嘴:“你用的还不是飞龙剑法?”
  杨乐天“嗤”的一笑,一脸不屑:“张天鹏,一看就知道你没悟得飞龙剑法!剑法落到你手上,真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
  张天鹏哼道:“难道不是飞龙剑法?”
  “此乃白鹤剑法。”杨乐天傲然道:“仅是听涛别院的基础剑法而已,已不输于飞龙剑法!”
  飞龙剑法虽精妙绝伦,可自己练飞龙剑法,既无前辈指点又无经验可依,纵使悟性惊人,也远不如练基础剑法的收获大,进境快。
  一条是独自踽踽而行的崎岖小径,一条是能够结伴而行的阳光大道。
  纵使阳光大道远一些,绕一点儿路,崎岖小径距离顶峰更短,可真正走起来,还是阳光大道更快。
  自己执迷于奇遇所得奇功,那是舍本逐末。
  “所以你们身为登云楼游卫,永远别想追上我!”杨乐天傲然道:“你们注定要仰视我!”
  “狗屁的仰视!”张天鹏冷笑。
  冷非道:“杨乐天,你可以走了!”
  张天鹏忙道:“冷兄弟!”
  冷非摇摇头。
  张天鹏叹一口气道:“好吧好吧,你就是太心软,赶紧滚蛋吧,姓杨的!”
  杨乐天冷笑:“张天鹏,你可弄清楚了,可不是冷非饶我,是我饶他!”
  张天鹏撇撇嘴待要再说,冷非摆摆手,止住了他话头。
  杨乐天意味深长看他一眼,转身便走。
  孙晴雪冲他们笑了笑,跟着离开。
  圆脸青年三人捂着手恶毒瞪一眼两人,转身大步离开,只剩下一桌子的狼藉,鲜血淋漓。
  张天鹏通过窗口,看着杨乐天他们离开陶然楼钻进人群里消失不见,不解的问:“冷兄弟,怎么这么轻易放他走啦,他剑法太厉害?”
  冷非扫一眼周围,皱了皱眉摇摇头。
  张天鹏道:“怎么啦?”
  “回去再说。”冷非道。
  恰在此时,大街外一静,然后是马蹄声响起。
  一群白衣骑士簇拥着靖波公主疾驰而过,大红披风高高飞扬。
  冷非看到了靖波公主怀中搂着一只雪白的小兽,似狐非狐,似猫非猫。
  虽然隔着甚远,冷非却看得清清楚楚,这小兽的眼瞳竟然是湛蓝色。
  他仅是一掠而过,目光全部落到了靖波公主宜喜宜嗔的绝色脸庞上。
  这一次她没戴素白面纱,再次看到这张绝美的脸庞,冷非只觉得天地变得明亮,色彩丰富,气息柔和,格外的美好。
  靖波公主纵马而行,一掠而过。
  大街恢复喧闹。
  “走吧。”冷非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子扔到桌上,两人离开陶然楼。
  走在人群里,两人踩着踏月浮香步,游刃有余,一边说着话。
  “冷兄弟……”
  “酒楼里还有别人,很可能是那高晋!”
  “纯阳宗那个?”张天鹏忙道。
  “嗯。”
  “不会吧?他被李姑娘打败了,还有脸在这边呆着?”
  “你左拐!我右拐,分开走!”
  “不成,咱们一起!”
  “别啰嗦!”冷非一把将他推进左边小巷,自己则钻进右边小巷。
  他宛如一只灵狐般迅捷,一边跑一边吃了两颗赤龙丸,速度越来越快。
  这一片小巷最是复杂,纵横各个方向,宛如一座迷宫,这也是他选择这里的原因。
  他穿过十几条小巷,呼吸粗重,剧烈喘息好像破败的风箱,倚着墙壁坐到一块大青石上,看着缓步而来的青年。
  这青年高高瘦瘦,英俊而挺拔,双眼锐利如鹰。
  他脚步轻盈而精准,每一步都如尺子量过一般,隔着六步远停住,两只脚并到一起,严丝合缝。
  冷非仰头打量他:“果然是你!”
  高晋扫一眼四周,看向他,平静的道:“这处地方孤冷,你无声无息死在这里,很不甘心吧?”
  冷非道:“为什么非要杀了我?”
  “因为你该死。”高晋平和的道。
  冷非道:“你们纯阳宗不是名门正宗吗?”
  高晋点点头:“我会跟宗门请罪,但你心术不正,确实该死。”
  冷非失笑:“心术不正?”
  “偷袭暗算,抢人宝剑。”高晋平静的道:“贪婪卑鄙,如此武人是祸害,须得除掉。”
  冷非失笑道:“对自己的仇人还要光明正大,不抢不夺?”
  高晋道:“这不是你卑鄙贪婪的借口。”
  冷非噙着冷笑:“你也不需借口,就是为了替杨乐天报仇罢了。”
  高晋轻轻摇头道:“他心性不佳,但没有恶迹,罪不至此,所以只是警告一番他,……今天我便代天行诛,上路罢!”
  他轻轻一踏步,轻飘飘打出一拳,宛如前世的太极拳,柔和轻盈,迅捷如鹤。
  这一拳看着甚远,却一下到了近前。
  “笃!”两拳发出如木头相撞,发出沉闷钝响。
  冷非身子后贴在墙上,高晋却退一步。
  他吃了一惊。
  冷非轻盈前蹿出去。
  这一会儿功夫,青牛撞天图已然恢复了他体力。
  高晋想追,心口忽然疼一下,好像被针扎,忙停住脚步,片刻后心口恢复正常。
  他脸色微变,发现了冷非拳法的精妙。
  这冷非更是祸害了,一定得杀掉。
  他拔腿便追,宛如一阵风疾掠。
  冷非甩着胳膊,驱散手臂的酥麻,这高晋拳法厉害,拳劲如太岳镇魂锤一般震荡,也是至刚至阳。
  两人拳劲相似,冷非竟然一时之间没落下风,让他颇为欣慰,九龙锁天诀确实不愧天下第一内劲心法。
  虽然没摸到什么窍门,皮毛都没得着,还是提升了近百斤力量。
  “嘿!”高晋追近,断喝一声,陡然加快速度追到了他近前。
  “砰!”冷非转身一拳。
  高晋再次一滞,心口又一疼。
  他这一次有了防备,还是没能躲过,只能眼睁睁看着冷非钻出小巷,进入了车水马龙的朱雀大道。
  冷非如游鱼一般穿行不休,将踏月浮香步催动到极致,顾不得劲力损耗。
  高晋俊脸阴沉,竟然追赶不及。
  “砰!”冷非撞进了登云楼宅院的门,长吁一口气。
  张天鹏正一脸焦急的走来走去,看到他进来,忙迎上来:“冷兄!”
  “所有灵丹都给我!”冷非头顶白气蒸腾,低声喝道:“快!快!”
  张天鹏忙从怀里掏玉瓶瓷瓶,一边递给他一边问:“受伤了?”
  冷非拍一下他肩膀:“保重!”
  他转身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