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七三章 两人同游神川城,云清疗伤崖下村

一七三章 两人同游神川城,云清疗伤崖下村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两人同游神川城,云清疗伤崖下村
  
      一夜修炼,让宁煜的修为又精进了几分。
  
      自从离开萍水山之后,宁煜几乎每晚都会彻夜修炼,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宁煜发现,自己的《归元录》竟然和神秘宝物十分契合,似乎隐隐约约有一丝奇妙的联系。
  
      这种联系朦胧而缥缈,无迹可寻却又切实存在,给宁煜一种看得见摸不着的感觉。
  
      不过宁煜也不打算深究,他是一个务实主义者,只要能给自己带来利益,其他一切都无所谓,他也不会强求。
  
      起来洗漱了一下,宁煜起身出了房间。
  
      这里是威虎候府,宁煜自然不可能随意闲逛,他只是在门前的空地上活动一下。
  
      现在时辰尚早,还没到饭点,不过侯府之中已经有袅袅炊烟升起。毕竟侯府这么大,府中的人至少数百,除了守卫侯府的飞虎卫还有大量的仆役丫鬟,这么多人都要吃饭,伙房自然要早早的起来准备。
  
      林静风轻,炊烟缈渺,侯府秋日的晨景倒是有几分别样的韵味。
  
      忽然,宁煜扭转身子望向远方,金秋盛景之中,一道曼妙的身影缓缓走来。
  
      来人自然便是风清影。
  
      今天,风清影穿了一身浅绿色的衣裙,薄施粉黛,轻抹娥眉,远远走来,衣袂飘飘,好似画中走下的仙女一般。
  
      离着老远,宁煜便叉手施礼,风清影浅浅一笑,顿时如鲜花绽放。
  
      “师姐起得好早。”宁煜笑道。
  
      “你起的也挺早的。”风清影毕竟半个江湖儿女,虽然在自己心上人面前有几分拘束和害羞,可很快便镇定下来,笑道:“大伯让你休息两天,你不会打算就这么待在这里吧?你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
  
      宁煜笑道:“我对神川不太熟悉,就算想出去走走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带你啊!”风清影脱口而出,大概是觉得自己有点不够矜持,她又解释道:“我在府里也待的挺久了,正好想出去走走,你可以和我一起。”
  
      宁煜已经不再抗拒她,想了一下道:“那就有劳师姐了。”
  
      见宁煜答应下来,风清影很是高兴,她道:“那我们等吃过了早饭便去。我先去准备一下。”
  
      说完话,风清影便如同一只蝴蝶般扭身而去。
  
      宁煜望着渐行渐远的倩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宁煜的早饭是在房中吃的,是侯府中的丫鬟抬了食盒送来。早饭比较简单,只有两样小菜和一碗米饭,不过却十分美味。宁煜虽然已经辟谷,可还是将送来的饭菜吃的一干二净,免得引人怀疑。
  
      吃过早饭,风清影果然如约而至,她这次来已经换了一身男装,英姿飒爽,气质不凡。
  
      风清影显然不是第一次男装外出,一路之上,碰到的飞虎卫和仆役都没有露出惊讶的神色,显然已经是习以为常。
  
      两个人自侯府的马厩之中挑选了两匹好马,一前一后出了侯府大门。
  
      神川作为西南省会,又是风家的根基之地,自然不是一般的繁华。宁煜虽然也曾几次来过,可每次都是有事在身,匆匆赶往侯府,并没有机会
  
      一窥神川的全貌。
  
      这次风清影带着他,总算是让宁煜知道了神川的繁华景象。虎道、三城门、内外城、鞠阳楼、络通寺,等等等等,一处处神川有名的景致或者建筑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
  
      日高近午,骄阳当空。两个人总算是将神川游览了个遍,宾主尽欢。
  
      两个人寻了一处幽静的酒楼,临窗而坐。
  
      “你明天就要走吗?”风清影开口问道。
  
      宁煜点点头:“嗯,我身负血海深仇,又蒙侯爷信任,委以重任,自然不敢有丝毫懈怠。我打算明天一早就走。”
  
      “去哪里?”风清影问道。
  
      “这个还没想好。”宁煜自然不能将自己的行踪告诉风清影:“我准备先回丙字房一趟,见见房主,看能不能从房主口中的到点有用的情报,要不然总像没头苍蝇似的乱飞。”
  
      风清影点点头:“地鸿大人志虑忠纯,才智过人,就是我大伯也经常向他问询。说不定还真的能帮上你。”
  
      她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宁煜笑道:“师姐有话但说无妨。”
  
      风清影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师弟,以前地鸿大人命令我在你身边监视你,我们都是职责所在,希望你不要记恨我们。”
  
      宁煜微微一笑,道:“怎么会?我从来没有记恨过你和房主,我们都是为风家效命,所作所为自然要以家族利益为重,这一点我还是清楚地。”
  
      风清影闻言灿烂一笑,她一直因为自己曾经奉命监视宁煜心中有愧,自已一直过不去这个坎,这次当着面得到宁煜的谅解,她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这块石头。
  
      很快的酒菜上来,两个人边说边聊,无形之中关系再度拉近了不少。
  
      ************
  
      崖下村。
  
      李大壮家的院子对面。
  
      两名大婶正坐在自家的院门口洗衣服,两人一边洗一边拉着家常。
  
      “他二婶,你说李大壮真是有福气。上山打了个柴,回来就背了一个仙女回来,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砸到傻子头上了。”
  
      “他大嫂,可不能这么说。大壮这人老实是老实,可也不是傻子。人家多能干啊,又乐于助人,你说说,咱这崖下村里,哪家哪户没找人家帮过忙?”
  
      先一个说话的大嫂笑道:“他二婶,我不是这意思。大壮人好,我也知道,我那意思就是说他救回来的那姑娘也太俊了。”
  
      二婶拧了拧手上的衣服,起身晾在自家的篱笆墙上,扭头笑道:“这话倒是真的。我也是头一次见这么水灵的姑娘。”
  
      “哎,你说,大壮救了她的命,她会不会?”
  
      二婶笑嘻嘻的道:“咱们村也就大壮还是光棍了,这要是能成了好事,那就太好了。不过我看那姑娘,不像是平头百姓家的孩子,咱这山沟沟里这么穷,人家够呛能看上咱们。”
  
      “也是。咱们这太穷了。”大嫂叹口气,突然一挑眉毛笑道:“不过你说的也不对,咱们村可不止李大壮这一个光棍。”
  
      二婶一怔,笑道:“除了大壮还有谁?人家老郑家的二狗都已经说好了媒,今年下就要成婚了,这就不能算光棍
  
      了吧?”
  
      “郑二狗不算!”大嫂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吃吃笑了起来,道:“二狗不算,不过除了李大壮,村东头不是还有个老光棍吗?”
  
      “谁啊?”二婶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是谁来。
  
      “还有谁?孙郎中呗!”大嫂话一出口,自己先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噗嗤”二婶一听大嫂的话,当下也忍不住了,捂着嘴跟着就是一阵大笑。
  
      两个妇人在那里笑的前俯后仰,却没看到旁边草垛后面。两个人正目瞪口呆的彼此相忘。
  
      李大壮的表情还算好些,只是有几分羞赧,而孙郎中的表情就有几分狰狞了,一张老脸铁青一片,两腮气的不住地发抖,要不是怕被人笑话,估计他早就杀将出去了。
  
      说来也巧,李大壮这次是专程前去请孙郎中来给耶律云清复诊的,只是没想到两个人刚走到草垛后面便恰巧听到了两个妇人的对话。
  
      因为对话中谈到了两人的名字,孙郎中便拉扯住李大壮,贴到草垛后面偷听,谁成想,两个妇人竟然是在拿自己开玩笑。
  
      老光棍!老光棍!老光棍!
  
      这几个字就像是一把大锤一样重重的,一下下的砸到孙郎中的心口上。
  
      两个妇人衣服洗完,又说了一会儿话,便各自打声招呼回家去了。这时候孙郎中才一脸铁青的从草垛后面走了出来。
  
      “都怪你!”孙郎中一扭头看着一脸无辜的李大壮骂道:“你个王八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请老夫!害的老夫正好听到那两个无知村妇的诋毁!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李大壮嘀咕道:“人家大嫂二婶也没说错啊。”
  
      “你说什么?给我闭嘴!”孙郎中一声怒喝,胡子都吹起老高,一双眼睛瞪得溜圆,吓得李大壮立刻不敢再吱声。
  
      看李大壮这么老实,孙郎中一肚子邪火无处发泄,猛地一甩袖子,背负双手往前走去,只是一瘸一拐的走路姿势实在让他威严不起来,李大壮在背后看了只想发笑,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
  
      推开简陋的房门,一股药香味道扑面而来,满屋都是弥漫不散的热气。
  
      孙郎中深吸口气,药香怡人,总算让他狂暴的心情恢复了几分。
  
      房间的地上,一座土炉之下正燃烧着熊熊火焰,将上面煮的沸腾起来,更多的烟雾开始升起,这烟雾显然是药汤里散发出来的。
  
      这是孙郎中自古医书中习得的药蒸之法,专门治疗行动不便的大面积外伤患者。药物随着雾气浸润伤者患处,便能起到良好的疗伤效果。
  
      看到炕上半躺的身影,孙郎中咳嗽一声,道:“最近几天恢复的还不错,远超我的预料。”
  
      床上那人看了眼孙郎中,道:“都是多亏了您的救治,云清不胜感激。”
  
      床上这人说着话,微微动了一下,烟雾晃动,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正是耶律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