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六九章 宁煜细询长弓候,茶楼偶遇岳苘山

一六九章 宁煜细询长弓候,茶楼偶遇岳苘山

    一百六十九章宁煜细询长弓候,茶楼偶遇岳苘山
  
      风灵从一进门便一直坐在宁煜下首,垂手静坐。身为属下,风灵自然明白尊卑有序的道理,何况这位主上还是一位非凡之人。
  
      宁煜方才看信之时并未曾防备风灵,不过即使如此,从始至终,风灵都没有向信上瞄上哪怕一眼。
  
      信上的内容固然是经过加密,宁煜不怕风灵窥视,可风灵这种自觉的态度还是令宁煜生出几分赞赏。
  
      此刻被宁煜问及,风灵微微一怔,随即反应过来。
  
      她沉吟片刻道:“大魏和天德都是我们南齐防备的对象,对这两国国内的各方势力和首脑,拘灵堂自然也曾不遗余力的调查过。说起来,这位长弓侯伍常德也是个非凡之人。”
  
      风灵顿了一下,组织了下语言道:“伍常德出身陇右行省伍家,在大魏,伍家也算是赫赫有名的门第世家。伍常德便是伍家长房次子。当时萧况起兵争夺天下,伍家曾经响应天行朝廷召唤,率兵与萧况为敌,后被风家的枭虎军打败,伍家家主伍隆随即投降,成为萧况麾下大将。大魏建国之后,伍隆积功受封长弓侯。”
  
      “在伍常德这一代时,他的父亲本欲将侯位传于长子,也就是伍常德的大哥,可不久之后,伍常德的大哥就离奇去世了。世人都怀疑是伍常德动的手脚,可是却查无实据。伍家长房只有他们兄弟二人,长子去世,侯位只能传给伍常德。”
  
      “伍常德少小从军,弓马娴熟,能征善战,军功赫赫,在赤焰军中极有威望。他一上位便以雷霆之势将他大哥在赤焰军中的势力消除一空,将军权牢牢抓在手里。当时正逢三国乱世大战,伍常德率领赤焰军出陇右,一路北上,连克天德四部大军,纵横东北,所向披靡,与西南风家几乎平分秋色。赤焰军也因此闯下赫赫威名,名传天下。”
  
      “三国大战之后,伍常德曾平定肖糜族叛乱,诛灭马匪洪六,绞杀前朝余孽杜启封,数度获得大魏皇室嘉奖。最近几年,伍家更是皇恩日隆,赤焰军发展极快,已经直逼风家枭虎军。”
  
      “拘灵堂中曾得到密报,萧景秀与伍常德之间似乎有什么隐秘交易,不过内容不得而知。总之伍常德此人绝非等闲之辈,他和萧景秀会晤频繁,必有蹊跷。”
  
      宁煜点点头,他对伍常德的了解并不多,主要是加入五行密部不久就一直在外奔波,部里的情报档案他看的极少。此刻听风灵介绍了一番,倒是让他对伍常德多了几分认识。
  
      此人弑兄夺权,心狠手辣,不过才干卓越,却是不可多得的帅才。至于他和正阳之间的猫腻,结合风家最近的处境,宁煜不难猜出,双方必是为了打压制衡风家的势力。
  
      天德和南齐大战开启,大陆风云突变,三国之间的局势无疑大受影响。在此情形之下,身为第三方的大魏处境其实颇有几分尴尬。
  
      天德和南齐的实力对比,在洪辉
  
      死后其实一目了然。四分五裂的南齐绝难以阻挡天德大军的兵锋,更何况原本牢固的南境大门已经被攻破,天德狼骑长驱直入,南齐只能被步步蚕食。
  
      在此情形之下,大魏的动向就很值得考究。
  
      袖手旁观,天德便会逐步占据南齐的富饶土地。坐拥豪富之地,再配以虎狼之师,天德的崛起指日可待,唇亡齿寒,大魏下一步的处境也可想而知。
  
      可若大魏主动插手,此刻却又不是最好的时机。天德这次选择只对南齐开战,大魏师出无名,这是其一。
  
      国内方经道门之乱,西南风家又有不臣之心,内忧外患,大魏也不敢轻启战端,这是其二。
  
      再者,对南齐来说,天德是外人,大魏同样也是外人,在南齐尚未显露败绩之时,若是大魏横插一杠,南齐人的反应究竟如何,也相当值得探讨。
  
      综上三点,大魏近期之内绝不会对南齐天德之战有所动作,那么正阳与伍常德频繁会面,只能是针对风家了!
  
      风家如今是宁煜的依仗,宁煜自然不希望风家出现问题,他想了一下,便提笔给祝旷写了一张纸条,命他密切关注京中动向。
  
      宁煜这般做也只是尽尽人事。以他对风扬的了解,风扬恐怕早已经对此有了防备。从他和风灵进入西南地界以来,从各处的布置来看,风家可不仅仅是在针对天德,在北方的防守同样密不透风。
  
      不过南齐和天德之战尚未明朗,短时间内大魏也绝不可能对风家动手,宁煜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尽快前往纤羽门秘境一趟。
  
      他身为土部天下巡走,可自由决定行止。这次回西南向风扬复命报备之后,只要没有其他任务便可成行。
  
      亲手将信鸽放飞,宁煜再度回到房中。
  
      “风灵,你就留在这里,秦川此地紧邻西南,又处在交通要道之上,不管是风家还是大魏朝堂,只要有所动作,在这里都能得到消息。”宁煜坐下道:“这里的清明茶楼是五行密部的据点,你要小心提防。情报获取要再三小心,以保住自身为要。若是有事要通报我,就用院外的黑色信鸽。”
  
      院子墙下的信鸽分黑白二色,黑色是联络白泽秘境所用,白色则是传讯大魏京师的,宁煜在纤羽门秘境之中留有魂牌,祝旷可以据此和宁煜联络。
  
      先前人手不足,而宁煜又行踪不定,邱鹰在京师获取的消息难以及时传递给宁煜,所幸邱鹰刚刚起步,也难以查探到太过紧要机密的消息,这才没有误了大事。此刻有风灵坐镇此处,倒是解决了这个难题。
  
      而且邱鹰、风灵、祝旷之间都是单线联系,即使有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最终也只会暴露到风灵这一环,而最重要的祝旷却可以保全,让宁煜不至于损失太过惨重。
  
      “主上放心,风灵定不辱使命!”
  
      宁煜点点头,对于风灵,他还是极为放心的。风灵身为拘灵堂首屈一指的追踪大师,
  
      对于如何反追踪自然也是极为精通的。而身为密探,自身的安全便是第一位的,只有保证了自身的安全,密探才可能长久稳定的潜伏下去,获取更多的情报。
  
      再度叫来宋岙,宁煜吩咐一番,让他好生照料服饰风灵,留下些银钱,便独自离开。出于安全考虑,风灵和宋岙并未送行。
  
      宁煜离开院子,径自去往下榻的客栈,他有神魂傍身,自然不怕有人跟踪。在客栈回复了本来面貌,宁煜独自前往清明茶楼,去见风垆。
  
      风垆和宁煜同属土部,在宁煜调查彩翎山事件期间两人曾经短暂共事,也是相熟之人。宁煜如今升任金牌密谍,又有虎牌加身,地位还在风垆之上。
  
      宁煜进到茶楼之时,茶楼的伙计便已将他认出,身为密探,自然都练就了一副过目不忘的本领,宁煜又是道门大案的大功臣,伙计自然印象更深。
  
      “客官,您来了?可是要喝茶?”伙计笑呵呵的走上来,手中看似漫不经心的做了几个手势。
  
      宁煜道双手抱拳,手指微动,口中道:“我是内地的茶商,想要和贵主人谈笔生意,不知可方便?”
  
      两人一来一往便已经对过了暗号,伙计便向着柜上的同伴招呼一声,一撩门帘,引着宁煜进了后院。
  
      “大人。”进了后院,四下无人,伙计朝着宁煜深施一礼。
  
      宁煜受封之事,土部之内早已传遍,身为土部天下巡走,身份只在部首、房主之下,伙计自然不敢怠慢。
  
      “起来吧。”宁煜微微点头。
  
      “大人,首领正在房中与秦川城主岳苘山岳大人谈事,您在这稍等,我这就前去禀报。”伙计起身后道。
  
      “哦?”宁煜微感诧异,随即道:“不用了,既然风垆大人有事,我就等他一下。”
  
      伙计道:“那大人且随我去客厅喝点茶水,在那里等首领吧。”
  
      “好!”宁煜点点头,跟在伙计身后。
  
      秦川虽然隶属中南行省,可城中却有许多官员和军方将领已经暗中投效风扬,秦川城主岳苘山便是其中之一,现如今,秦川城实际上已经被纳入风家的势力范围。
  
      其实不仅是中南,像与西南相邻的陇右、边西二省之中,也有许多城镇实际上是被风家控制在手中,这也是为什么伍家和风家一向不和的原因所在。
  
      伍家的势力便是陇右行省,结果风家却从中横插一手,伍家自然不干。正阳也正是瞅准了这点,才大力扶持赤焰军,借此制衡风家。
  
      秦川城主岳苘山,宁煜也曾在五行密部中听闻过,此人是军旅出身,并无太大的背景,能当上秦川城主完全是自己打拼挣来的。不过几年前,朝廷有意派人前来替换他,是风扬为他说了几句话,这才保住了秦川城主的位子,也就是那时起,岳苘山开始向风扬靠拢,最终投效麾下。
  
      今日他前来清明茶楼却不知道所谓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