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六八章 天德纵马乱长风,宁煜回归虑西南

一六八章 天德纵马乱长风,宁煜回归虑西南

    第一百六十八章  天德纵马乱长风,宁煜回归虑西南
  
      泰渊城北门三里之外,慕容宏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尽管一路之上昼夜兼程,不惜马力,可还是晚了一步。
  
      北门之上,高高飘扬的天狼旗帜无疑说明,泰渊城已经陷落。战报之中,天狼大军多达百万,没有城池作为依靠,他这几千骑兵根本毫无作用,再往前去也只能是白白送死而已。
  
      “慕容将军,我们怎么办?”星云的骑兵统领开口问道。
  
      他的一旁,楚都的骑军统领也眼巴巴的看着慕容宏。
  
      “我们回去!会和封大将军!”慕容宏一扯马头,高喝一声,拍马便走。
  
      他的身后,星云和楚都的两位统领相望一眼,探口气,一拉战马,紧随其后。
  
      紧接着,整支大军调转马头,划过一道弧线,沿着原路一路疾驰而去。
  
      泰渊城北门的城墙之上,天德的兵士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立刻回报耶律泰隆。
  
      不多时,耶律泰隆领着手下众将登上城楼。
  
      “陛下,末将愿领本部人马出城追击,将那支南齐骑兵将领的首级敬献陛下!”
  
      “陛下,末将愿往!”
  
      天德麾下众将纷纷请命。
  
      他们的战马远远胜出南齐,对方又是一支疲军,完全有可能将他们追上。
  
      “由他们去吧!”耶律泰隆摇摇头,望着城下一望无际的原野,微微一笑:南齐这么大的猎场,总要留一些强点的野兽,这样,我们的射猎才能有趣一些。”
  
      *****************
  
      天德大军攻克泰渊城的消息很快便在南齐乃至整个大陆传播开来,一时间天下震惊。
  
      南齐的朝堂之上,各路大臣纷纷上书弹劾周讨伍守城不利,用人不当,致使天关、泰渊两座雄城接连被破。
  
      不过新任南齐兵马大元帅宇文君洵的态度却十分耐人寻味,他将弹劾周讨伍的奏折全部留中不发,丝毫不做表态。与此同时连发数道帅令,命令南齐全国动员,征调全国兵马南下抵御天德大军。
  
      对于宇文君洵的命令,朝野中一片附和,然而帅令发出,除了少数人有所动作,像周讨伍、宋孝直之外的其余几位魁首无一表态,全部按兵不动。
  
      宇文君洵对此毫无反应,他早已心知肚明。洪辉之后,南齐再无一人可以真正统御六大魁首,他也不例外。
  
      不过宇文君洵也并不需要他们响应自己,他要的只是一个大义名分而已。帅令已发,大元帅的态度已经表明,这就足够了。剩下的事,南齐百姓心中自有评断。
  
      南齐朝堂乱象纷纷,南境之地却是开始有所动作。
  
      泰渊城破,整个南境再无险地可守,更为严重的是,天德大军再不用如同之前一般必须攻打南齐的坚城高堡,这意味着天德大军完全可以自由决定行止,他的攻击方向变得不可捉摸。这对南齐军队来说,无疑是极大的困扰。
  
      面对如此态势,南齐大军如果分兵把守各地,无疑会被天德大军各个击破,可若是坚守一处,则相当于将其他各地彻底放弃,任由天德人肆虐,长此以往,南境之地必然破败不堪,再无力支撑南
  
      齐军的补给消耗,南齐军仍然难逃败局。
  
      天关、奇秀山、泰渊三战,周讨伍麾下的精锐部队损失了三分之一还多,仅凭长风四郡之地,剩余的军队绝对难以抗衡天德大军。
  
      面对此情况,周讨伍将麾下兵马全部收拢到星云和楚都一线的红云城一带,各地城池只留下少许维持治安的部队。与此同时,派遣使者向周围的势力求取援军。
  
      此外,长风四郡的粮草物资也被抽调一空。各城各郡,百姓也被命令弃城北上,坚壁清野。一时间,北上的道路上,尽是携家带口、肩扛背负的南齐百姓。
  
      这种情形之下,一些奸佞之徒趁势而起,劫掠乡民,偷盗杀戮的事情时有发生,长风行省乱作一团。
  
      不过周讨伍的长风军此刻已经无力再操心这些,他们必须保存实力,应对接下来天德大军的行动,固守待援。
  
      天德大军占领泰渊之后,果然开始四下出击。
  
      长风行省一马平川,天德骑兵的优势发挥到极致,附近没有来得及迁移的南齐百姓顿时遭了灾。财物被抢,女人被掳走,男丁要么被杀要么被当成奴隶,老人和孩子无一幸免,全部被屠杀,泰渊附近的城镇血流成河,惨不忍睹,成为修罗地狱。
  
      一些南齐盗匪也选择叛国投敌,为天德人通风报信,如此一来,天德人更是如虎添翼,不仅将南齐放弃的大片城池劫掠一空,许多逃难路上的百姓也被追及惨遭戕害。
  
      南境之内一时间杀声四起,处处狼烟。
  
      **************
  
      泰渊城被攻陷之时,宁煜已经和风灵进入了大魏境内,来到了双陀城。
  
      对于风灵的使用,宁煜早有计划。
  
      现在他手下的人手不多,祝旷留守在纤羽门秘境之中,邱鹰被他派往大魏京师。对于风灵,宁煜则考虑让她留在西南。
  
      宁煜身为土部天下巡走,可自行决定行止,在没有特殊任务的情况下,他肯定是不会留在西南。那么作为自己俗世的根基之地,自然要留下个人。
  
      秦川城的小院虽然有名老奴,可是却是个哑人,收收信件,拾掇下小院还能做到,可其他事情就插不上手了。
  
      而风灵则是个很好的人选,首先她是个女人,往往更容易被轻视和忽略,可以极好的隐藏自己,其次她身为拘灵堂出类拔萃的精英之一,拥有敏锐的嗅觉和独到的眼光,对于情报极其敏感,绝对是留守西南的不二人选。
  
      留下风灵,一来可以随时留意西南风家的动向,再者也可以作为中枢联络京师,互通消息。如此一来宁煜便能掌控大魏和风家的大体情报,让他下一步的布局和行动有的放矢。
  
      一进大魏地界,两人便已经易容改貌,一路之上,有宁煜的神魂相助,他们的行踪隐秘安全的很,绝无可能被人盯上。
  
      两人在双陀城留宿一夜,顺便打探了一下西南的消息,最近南齐局势紧张,天德举国入侵南齐,大战频发。为了安全起见,与天德相邻的西南也加强了警备,全境戒严,军马也向西南集结,以防不测。
  
      除此之外,风家还发布严令,戒严期间,任何涉及大宗粮草铁器这一类军需物资的交易,必须在衙门备案,经
  
      过许可之后方可进行,否则一经查出,全部按走私通敌论处。
  
      这一点其实不仅是为了预防天德或者南齐从大魏采购军需物资,还有几分平抑物价的意思。每逢战乱期间,总有不法商贩囤积物资,高价买卖,此举往往会致使当地物价飙升,引发混乱。风家此举便将大宗买卖严格控制在眼皮底下,时刻监管,让不法商贩不敢轻易冒险。
  
      宁煜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再打探也没有其他有用的情报,两人安心休息一夜,第二天便启程前往秦川城。
  
      一路无话,两日后的一个中午两人已经到达秦川。
  
      秦川城宁煜已经来过多次,他引着风灵熟门熟路的来到自己的小院,来之前宁煜已经事先做了一番装扮。他上前敲门,不多时院内传来一阵脚步声,门吱呀一声被拉开了。
  
      一名四五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伸出头来,扭头看到宁煜,脸上顿时露出笑容。他将门全部拉开,对着宁煜弯腰施礼。
  
      宁煜含笑对他点点头,转头对风灵道:“这是宋岙,负责看守这座院子,他不能说话,不过耳朵不聋。”
  
      宋岙本是街上的乞丐,被祝旷买下为仆,这座小院便交给他打理。虽然是祝旷出面买的人,不过宁煜也和他见过,宋岙知道谁才是自己真正的主人。
  
      宁煜和他见面时乃是易容改妆,是以宋岙并未见过宁煜的真实面目,这也是为何宁煜来之前要先伪装一番的原因。
  
      宁煜又对宋岙道:“这是风灵,以后便是这座小院的主人,你要听她的话。”
  
      宋岙立刻恭敬的朝着风灵施礼。
  
      “我们先进去吧!”宁煜道。
  
      宋岙点点头,立刻殷勤的为两人带路。小院之中的墙壁边上,摆放着一只鸽子笼,其中养着十数只信鸽,风灵一看便知道这里绝不仅仅是处普通的院子。
  
      进了房间,两人分宾主落座,宋岙立刻为两人倒上茶水。
  
      宁煜道:“最近京中可有信件来过?”
  
      宋岙点点头,伸手比划了几下。
  
      宁煜道:“拿来给我。”
  
      宋岙转身去了,不多时手里捏着几封书信回来,恭恭敬敬的递给宁煜。
  
      宁煜冲他挥挥手,宋岙点点头,识趣的离开。
  
      宁煜看了一下手中的信封,都是邱鹰所寄,封口完好无损,并未曾被人开启过。
  
      宁煜按照上面的时间打开,信纸之上,密密麻麻全是复杂的异形符号。
  
      这是修真界的上古文字,又经过宁煜的修改,只有宁煜和祝旷才知晓其中的意思。如此一来,即使信件被人截获,他们也看不懂信中所写的内容,不用害怕泄密。
  
      第一封信件字数最多,却并无多少有用的讯息。祝旷只是在信中述说自己去往京城已经安全落脚,还有一些生活琐事,看样子倒像是使用新文字的练手之作。后面的几封信中才开始正式出现情报内容,不过这些情报之中,大多数宁煜已经从五行密部内得知,反倒是最后一封信中的内容引起了他的注意。
  
      “正阳最近多次密会伍常德。”宁煜眉头微凝。
  
      他突然抬起头看向风灵,问道:“对于大魏的这位长弓侯,你了解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