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五九章 云清获救魂醒转,泰渊城下雄鹰来

一五九章 云清获救魂醒转,泰渊城下雄鹰来

    第一百五十九章云清获救魂醒转,泰渊城下雄鹰来
  
      在一片无边的黑暗之中,耶律云清渐渐恢复意识,随即她感觉全身上下一阵阵痛意袭来。
  
      她尝试着张开眼睛,却感到眼皮沉重无比,做了几次尝试只好放弃。
  
      耳边隐隐约约传来一阵阵响动和说话的声音,她凝神去听,却听不清楚。
  
      渐渐地,一阵疲惫感传来,阵阵困意袭扰她的心头,耶律云清不知不觉的再度陷入沉睡之中。
  
      李大壮的房中,孙郎中用热毛巾擦了把脸,神态之中略有几分疲惫,一口气施了数十枚银针,又将病患肩上的箭头拔出,随后止血上药包扎,这一系列高强度的运动,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可是个不小的挑战。
  
      不过为了不背负庸医之名,再加上医者仁心,孙郎中还是拼了一把,结果也让他十分满意。
  
      此刻孙郎中的神态中带着几分骄傲,脑袋都扬了起来,冷眼瞥着一旁的李大壮,颇有几分卖弄的道:“受了这么重的伤,也就是遇见老夫了,否则她就等死吧!”
  
      李大壮一听这话,立刻露出狐疑的神色道:“这姑娘真有你说的伤的那么重?我看你也没怎么忙活啊,不就是扎了几根针,喂了两颗药。你这么说是不是想多讹我的诊费?”
  
      孙郎中原本骄傲的神情闻言顿时一变,胡子都气的炸了起来,他自炕上一蹦老高,要不是瘸了一条腿,估计还能再高一些。
  
      他指着李大壮破口大骂道:“李大壮!你懂个屁!不就是扎了几根针,喂了两颗药?你说的倒轻巧!老子那两颗药可是碧落丹!别说就你那仨瓜两枣,就是卖了你家都值不回药价!”
  
      李大壮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叫道:“大不了分期付款,哪也不能逼人卖房子啊!”
  
      孙郎中闻听此言只觉脑门充血,头晕目眩,赶紧扶住床边才没跌倒。
  
      李大壮哎呀一声,关心道:“孙郎中,你怎么了?”
  
      孙郎中全身发抖,有气无力的道:“不要和我说话!求放过!”
  
      李大壮不明所以,不过也不敢再说话,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
  
      孙郎中歇息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他站起身从药箱里抓住几包药扔在炕上,冷着脸道:“这是治疗外伤的药,每天煎一副给她吃!抽空去请隔壁的王大婶来,人家一个年轻姑娘,你一个男人,不方便照顾!”
  
      说完话,也不搭理李大壮,孙郎中自顾自背起药箱,拄着拐,铁青着张脸便往外走。
  
      李大壮连忙送出门去,叫道:“孙郎中,要不要我把你背回去?”
  
      孙郎中扭头看了他一眼,咬牙吐出一个字:“滚!”
  
      耶律云清再度恢复意识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许是孙郎中的药起了效用,耶律云清终于清醒过来。
  
      长长的睫毛微动,耶律云清缓缓睁开眼睛。她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多亏山崖下的树木缓冲,加上道体远胜凡人,这才侥幸活下一命。
  
      她微微一动,便觉全身上下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耶律云清心
  
      知肚明,这都是摔下时被树木划伤导致。
  
      耶律云清缓缓打量了一下四周,看清自己身处的地方是一间简陋的土屋。身处陌生的环境之中,耶律云清充满了警惕,可是如今她身受重伤,丝毫动弹不得,只能徒劳的等在这里。
  
      正在这时,门吱呀一声开了,耶律云清眼前一黑,扭头望去,只见一位满面慈祥的中年大婶走了进来。
  
      大婶手里端着一只陶碗,放在炕头,一扭身喜道:“姑娘,你醒啦!”
  
      耶律云清皱眉问道:“这是哪里?”
  
      大婶笑道:“这里是崖下村,你受了伤,是我们村大壮把你救回来的。”
  
      耶律云清点点头,道:“这里可是大魏境内?”
  
      大婶笑道:“这里当然是大魏了,这是西南行省威虎侯爷的辖地。你放心,到了这里就不用怕那些天德蛮子了。”
  
      这位中年大婶自然便是李大壮的邻居,孙郎中口中的王大婶。她之前听李大壮说过一嘴,知道这女子是被天德人的箭矢所伤,所以便先入为主,将她当成了大魏的人。
  
      耶律云清听她张口闭口都是天德蛮子,心中甚是不喜,不由皱了皱眉头。
  
      王大婶以为她是伤口疼痛,好心的道:“姑娘,是不是伤口疼了?赶紧把药喝了吧,这是孙郎中开的伤药,可管用啦。”
  
      说着话王大婶将炕头的陶碗端了过来,伸手扶起耶律云清,便要喂她。
  
      耶律云清身为隐狼成员,伤病都是常事,对药石也颇有研究,她暗中闻了一下陶碗中的草药,知道这确实是治疗外伤的药汤,并无不妥,这才开口喝下。
  
      药汤入腹,一阵温润,伤口的疼痛立刻减轻不少,耶律云清暗暗称奇。
  
      她醒来后已经检查过自身的伤势,外伤还不算什么,经脉和骨头却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
  
      其实这可想而知,从那么高的山崖摔下,即使是有树木缓冲,冲击力也非是常人可以承受。耶律云清完全是凭着炼体之后坚韧的**才侥幸存活下来。
  
      可是受了这么重的伤,即使当时没有立刻死去,接下来如果没有有效的医治,她照样难以活命。但是醒来之后,耶律云清却发现自己的伤势已经得到有效控制,残损的经脉也被修复了不少,这可不是一般的医者所能做到的。
  
      这荒山小村之中竟然有这般医术高明的郎中,想来必定是位仙风道骨、隐居山野的世外高人。
  
      服下药物,王大婶便坐在一边,想和耶律云清拉拉家常,可是她发现耶律云清似乎并不善谈,常常是问了数句都不见得能听到耶律云清一句回答。
  
      王大婶只道耶律云清重伤未愈,精力不济,也没多想,便让她躺下休息,自己推门去了。
  
      耶律云清躺在床上,脑海中思绪纷纷。
  
      自己对天德忠心耿耿,却遭到耶律泰隆的背弃,将自己呈送给仙师,害的父母亲人惨遭戗戮,师兄耶律虹修也为了救自己被耶律涛杀死。
  
      父母恩德,师兄情义,两份血海深仇压在她的肩上,耶律云清心中充满仇恨。
  
      仙师!皇帝!耶律涛!隐狼!
  
      这些都是她的仇人!
  
      想到这些,一股深深的无力感涌上她的心头。
  
      耶律云清有自知之明,她只是一个人,充其量比之其他的大多数人要强大许多,可是和上面任何一个相比,她都太过弱小了。穷尽有生之年,耶律云清都不可能有力量和这些庞然大物抗衡。
  
      她的仇,她却报不了!
  
      耶律云清痛苦的闭上眼睛。
  
      然而下一刻,耶律云清突然张开了眼,她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人。
  
      也许他可以帮助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念头一冒出来便挥之不去。耶律云清下定决心,尽快养好伤,然后便去找他!
  
      *********
  
      鸣锣阵阵,号角连声,天德大军再次潮水般退去,城墙和战场之上留下狼藉的尸体,有天德人,也有南齐人,猩红的鲜血染红了宽阔的城墙。
  
      连续两天,天德大军发动了数次攻城,每次都成功登上了城墙,可每次都被城中的援军打退。
  
      天德八部除了天狼部和黑豹部外,其余六部全都轮番上阵。
  
      连续两天的攻击,泰渊城的城墙已经被投石机轰击的坑坑洼洼,不过却依旧屹立不倒。
  
      鏖战两日,天德和南齐两方都损失惨重,天德损兵接近四万,而南齐也损兵一万有余,而且有大量伤兵不能再战。
  
      除此之外,经过连日征战,南齐军中的箭矢已经所存不多,就连被射上城头的天德羽箭都被收集起来分发下去,而且南齐军已经再无成建制的后备部队。
  
      这种情形之下,在天德军看来,南齐军其实已经到了末路穷途,可是不管天德军怎么疯狂进攻,却都最终被赶下城头,功亏一篑。
  
      天德军累次进攻不利,耶律泰隆也有些恼羞成怒,最后一次进攻,他亲自对带队的灵鹫部将领施以鞭刑,全军震慑。
  
      耶律泰隆随即传下将令,两个时辰之后,再度攻城。这次由天狼部和野马部联手攻城,这两部乃是天德八部中最强的两部,战力无双,堪称天德之最。
  
      由这两部前去攻城,这一决定无疑表明耶律泰隆已经失去了耐心。
  
      两个时辰的时间很快便过去了,天德阵中,狼鼓再度响起。
  
      数万天狼部和野马部的勇士纷纷跨上战马,持弓带箭,马刀在手,目视前方不远处的那座伟岸雄城,目燃战意。
  
      真正的勇士便是要面对最强大的挑战!
  
      就在这时,天空之中,远远飞来一只矫捷的雄鹰,它发出一声嘹亮的长鸣,在大营上方盘旋数圈,忽然朝着下方笔直的落下,目标正是耶律泰隆所在的中军大帐。
  
      一名天德骑兵抬起左臂,雄鹰稳稳落在他的手肘上,雄鹰脚上,一支小小的竹筒绑在上面。
  
      骑兵取下竹筒,看了一眼上面刻画的标志,面色微变。他丝毫不敢停留,立刻跑向皇帝大帐。
  
      片刻之后,军中号角再响,早已整装待发的攻城部队纷纷下马。
  
      攻城命令被取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