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五八章 云清跌落万仞崖,大壮急请孙郎中

一五八章 云清跌落万仞崖,大壮急请孙郎中

    第一百五十八章云清跌落万仞崖,大壮急请孙郎中
  
      弓箭手笑道:“姑娘,你真的要负隅顽抗?”
  
      耶律云清冷笑一声:“你们本来也没安好心。大魏风家派你们潜入天德,无非就是想探查天德的虚实,你们之前出手也不过是想借此从我口中得到天德和道门之间的关系。何必这么惺惺作态,冠冕堂皇。”
  
      弓箭手道:“既然这样,那我们也就不用废话了。”
  
      说完话,弓箭手低喝道:“动手!擒下她!”
  
      四周的五行密探立刻扑了上来。
  
      耶律云清娇喝一声,手中勾爪扬手一掷,直取一名五行密探的咽喉。
  
      那名密探长刀一摆,便欲将勾爪格开,谁知勾爪上突然亮起一团耀眼的青光,绕过刀锋缠向他的脖颈。
  
      密探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惨叫,勾爪已经深深抓进他的喉咙。
  
      耶律云清伸手一抖,勾爪飞回,五股血箭自那名密探脖子上喷出,尸体轰然倒地。
  
      众多密探未曾料到竟会出现如此变故,大惊之后纷纷抢上前来。然而耶律云清早有计较,根本不和他们纠缠,身形一闪,运起真元自包围圈的缺口中猛然冲出,朝着悬崖急冲而去。
  
      五行密探纷纷发足狂追,然而耶律云清孤注一掷,调动剩余的全部真元全力狂奔,速度快若闪电,众人一时间难以追及。
  
      除此之外,他们还想从耶律云清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消息,投鼠忌器,贸然不敢下死手,结果竟被耶律云清顺利的逃到了悬崖边上。
  
      不等众人反应过来,耶律云清已经发出一声轻笑,纵身一跃,跳下了万丈悬崖。
  
      众密探纷纷停住脚步,弓箭手头领越众而出。
  
      下落将近百米,耶律云清勾爪甩出,身形立刻停止下坠。
  
      她刚要再度下落,却听头顶一阵破风之声激射而来,她仰首一看,面色忽的一变。未等她有所反应,右肩突然一阵剧痛,一股大力袭来,耶律云清勾爪撒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坠入深不见底的深渊。
  
      弓箭手缓缓收起弓箭,向着悬崖下看了一眼,冷声道:“目标已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也立刻离开!”
  
      “是!”
  
      弓箭手扭身一挥手,领着残存的几名五行密探疾行而去。
  
      悬崖之下是一片茂密的丛林。
  
      不远处,一片树丛突然一阵抖动,一道矫健的身影分开树丛走了出来,他一身粗布麻衣,头戴斗笠,看模样是名山中的樵夫。
  
      此刻他的背上背了一捆柴火,腰间插着一把斧头,似乎是正在往回赶。
  
      突然前面草丛上一片殷红引起了他的注意。
  
      樵夫仔细辨认,立刻看出这是一片血迹。
  
      这山林之中野兽极多,很是危险。樵夫立刻放轻脚步,将柴火慢慢放到地上,伸手自腰间拔出斧头。
  
      他弓着身子慢慢走近,伸手扒开眼前的草丛,眼前的场景将他吓了一跳。
  
      一个全身黑衣的人躺在地上,右肩之上插着一支羽箭,不问可知,草叶上的血迹便是他的。
  
      待在边境地带,见惯了大魏和天德的军队,樵夫也算是有几分眼力,他一眼便看出这支羽箭正是天德的样式。
  
      “难不成是我大魏的子民?”樵夫自语道。
  
      樵夫自然不知,五行密探潜伏天德,为了隐藏身份,弓箭手头领手中的弓和箭都是自天德购得,这番误会阴差阳错之下,拯救了耶律云清的性命。
  
      “该死的天德蛮子!”樵夫恨恨的骂了一句:“死者为大,我还是把他入土为安吧。”
  
      说着话,樵夫便伸手想要将死尸扛起来。
  
      然而他刚有所动作,地上的尸体忽然动了一下,将樵夫吓了一跳。
  
      紧接着樵夫便反应过来,喜道:“还没死!”
  
      樵夫将斧头插到腰里,上前两步将人扶了起来,这才发现这人竟是一名女子。不过她的身上衣衫残破,满身血污,也看不清长相如何。
  
      樵夫看了眼女子身上的箭矢,他不敢轻动,想了一下,自脚踝处拔出一把小刀,扶住箭杆,轻轻将箭杆切断,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女子扛在肩上。
  
      救人心切,樵夫也顾不得自己的柴火,辨明方向,快步朝着自己的村落走去。
  
      樵夫所在的山村十分偏僻,道路崎岖难行,所幸樵夫走惯了山路,速度极快,很快便来到村口。
  
      这座小村只有七八户人家,村里都是些穷苦百姓,此刻正是上山打猎或者砍柴的时候,村里几乎空无一人。
  
      樵夫将女子背回家中,立刻出门向着村东头走去。
  
      村东头住着一位老汉,原本是名走方郎中,后来在山里采药摔断了腿,便留在了村里。平日里村民谁家有个头疼脑热,便用些猎物、山货、草药之类的东西请他诊治。
  
      老汉姓孙,大家便都叫他孙郎中。
  
      山里的房子简陋不堪,院墙也只是道篱笆,樵夫一进院门便高声叫道:“孙郎中,孙郎中,快随我去一趟,救命去。”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白发老汉拄着拐棍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樵夫,笑道:“李大壮,你休要拿我玩笑。你这活蹦乱跳的,哪里像有病的人?”
  
      李大壮急道:“不是我,是别人!”
  
      孙郎中疑惑道:“你光棍一个,家中还有别人?莫不是替其他乡亲来叫老夫?”
  
      李大壮一把拉住他手道:“先随我去,路上再说。去的晚了,人就没了!”
  
      孙郎中被他拽的一摇三晃,急声道:“莫急莫急,怎么也得容老夫拿上药箱啊!”
  
      李大壮一拍脑门,道:“是是是!孙郎中,我去给你拿!”
  
      他急急忙忙冲进孙郎中房里取了药箱挂在脖子上,出得门来,在孙郎中身前一蹲,两手反搂,将孙郎中一下子背了起来,抬步便跑。
  
      孙郎中哎呀一声,趴在李大壮背上,只觉得颠三倒四,一路上被颠簸的头昏眼花。
  
      村子本就不大,没多少时间,李大柱家已经到了。
  
      他抬脚将房门踢开,将孙郎中放下,一扭头只见孙郎中正扶着额头在那里晃悠。
  
      李大壮急道:“孙郎中,人命关天,您快给看看,先别晃悠了!
  
      孙郎中气恼道:“少在这说风凉话,老夫一路上脑子都被你颠成浆糊了!不缓缓怎么看病?”
  
      李大壮尴尬的摸摸后脑,咧嘴一笑。
  
      孙郎中缓过神来,这才看到躺在炕上的黑衣女子,他眉头一皱,问道:“此人是谁?你从哪里找到的她?”
  
      李大壮:“我今天去山上砍柴,便看到她躺在山崖下的树林里,我看她还有口气,便将她背了回来,您老快给她看看吧!”
  
      孙郎中皱眉道:“此人身份不明,岂能轻易诊治?若是什么为非作歹的凶人,救了她岂不是助纣为虐?”
  
      李大壮道:“不会吧。孙郎中,她是被天德人射伤的,天德蛮子要杀的人,肯定是好人!”
  
      孙郎中道:“哦?”
  
      他捻了捻胡须,自语道:“若果真如此,那倒是不妨一救!你闪在一旁!”
  
      他将李大壮推开,拄着拐走近几步,李大壮识趣的将药箱放在炕头。
  
      孙郎中检查了一下黑衣女子身上的伤势,眉头紧皱:“这人可伤得太重了!身上又是刀伤,又是箭伤,还从高空坠下,身受内伤,骨头也摔断了,老夫也没有把握能将她救活。”
  
      李大壮急道:“孙郎中,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孙郎中摇摇头:“难啊,难啊!”
  
      李大壮疑惑道:“你之前不是说自己医术高明,怎么这会儿就不经用了?该不会只能看些头疼脑热,跑肚拉稀的小病吧?我上次听城里的说书人说过,这就是那...那什么...哦,对了,庸医!”
  
      孙郎中勃然大怒:“李大壮,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别说!谁说老夫是庸医?老夫早年游走四方,悬壶济世,诊治的疑难杂症数不胜数,所到之处,医患跪迎,药到病除,活人无数!我...”
  
      不等他说完,李大壮突然惊叫道:“哎呀呀!不好了,这女的吐血了!”
  
      孙郎中扭头看去,只见炕上的黑衣女子胸口起伏,口中猛地喷出一口乌黑的血液。
  
      他脸上露出一丝喜色,拍手道:“哎呀!天无绝人之路,能吐出这口淤血,便还有救!”
  
      他一扭头,叫道:“李大壮,赶紧去烧壶热水,然后取我的银针来!”
  
      “哎!”李大壮答应一声,将炕头的药箱打开,取出孙郎中的针囊,紧接着一溜烟跑到天井里烧水去了。
  
      孙郎中正襟危坐,捏指取出一枚银针,辨明穴位,将针施下,然后再取再施,转眼之间,黑衣女子身上已经密密麻麻的扎满了颤悠悠的银针。
  
      银针施完,孙郎中已经满头大汗。
  
      紧接着,孙郎中自药箱中取出一个瓷瓶,打开口闻了闻,点点头。
  
      他小心翼翼的倒出一粒丹丸,想了想,又一脸肉痛的再倒出一颗,捏起两颗丹丸塞进了女子嘴里。
  
      半晌之后,一阵闷哼自女子口中传出,她的呼吸渐渐急促,过了许久,又慢慢平复下去。
  
      孙郎中扒开女子的双眼看了看,擦擦额头上的大汗,轻轻呼出口气:“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