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五七章 墨勾下虹修殉情,忍伤痛识破五行

一五七章 墨勾下虹修殉情,忍伤痛识破五行

    第一百五十七章  墨勾下虹修殉情,忍伤痛识破五行
  
      两处战场,一俗一道,都是生死搏杀,风格却是大不一样。
  
      隐狼和神秘人这边人数相差不大,实力也不分上下,两拨人混战一起,刀光剑影,拳脚相加,双方不时都有人倒地不起。
  
      战场之外,耶律云图和那名弓箭手相对而立,不过耶律云图畏死避战,只是观望指挥,弓箭手却是一言不发,箭羽横飞。双方交战至今,已经有三名隐狼杀手死在他的箭下,此消彼长,神秘人一方渐渐占据上风,掌控了场中的局势。
  
      耶律云图急得怒吼连连,可是这丝毫改变不了隐狼的颓势。
  
      另一面,魔门三人的交战无疑更具特色,各种术法彼来我往,五行灵阵围绕三人幻灭丛生,煞是好看。
  
      耶律虹修身上有伤,再凭借自己和耶律涛缠斗已经不现实,只能和耶律云清联手对敌。
  
      耶律涛手中的黑色弯刀乃是仙师赠与的法器,名曰墨勾,品质不凡,比耶律虹修的铜棍和耶律云清的勾爪更容易容载真元。此番交手,墨勾弯刀之上,黑雾腾腾,真元缭绕,墨勾刀锋上锐意更胜。
  
      三人的功夫同出一门,可是每个人擅长的手段各不相同,耶律涛真元浑厚,功法娴熟,各种道法运用都得心应手,攻击手段主要以道法为主。他的墨勾弯刀先前施展的幻影术便是他最擅长的术法之一。
  
      耶律虹修对修炼没什么兴趣,全仗着资质绝佳才能有此等境界修为,他的招式大开大合,简单粗暴,配合势大力沉的铜棍,威力也是不小。
  
      至于耶律云清,她则属于十弟子中比较弱的存在。她的资质一般,入门最晚,被道心种魔**强行提升至培元境界,虽然比较同境界的凡人强出不少,可是在修真界就不够看了。
  
      三个人交手,还是以耶律涛和耶律虹修为主,耶律云清只是从旁辅助袭扰。就这样,耶律虹修和耶律云清以二打一,还是处在下风,被耶律涛处处压制。不过短时间内倒也能够勉强做到自保。
  
      一时间,山坡上到处都是人影,劲气激荡,刀光剑影,砂石四溅,林鸟惊飞。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场中四方势力,隐狼最先撑不住了。
  
      他们本就是连日追杀,十分辛劳,今天又经历了一场苦战,众杀手虽然武功高强,可也耗损了不少精力。
  
      此刻面对一群如狼似虎的神秘势力,再加上场外有一名箭术高超的神箭手频频施放冷箭,让一众本就吃力的隐狼杀手防不胜防,损失惨重。
  
      他们苦战良久,终于难以支撑,阵型缓缓向后退去。
  
      耶律云图发现不对,立刻连声喝止,然而在生死面前,实力才是凭依,众杀手实力不济,有心无力。再加上他们早已对耶律云图此人心生不满,对他的呼喝充耳不闻。
  
      耶律云图不是傻子,这情形一看便知,隐狼杀手已经无力再战,溃败在所难免。
  
      他扭头看了眼耶律涛他们,那里交战正酣,三个人打得难解难分,耶律涛虽然占据上风,可是短时间内想要拿下两人,也不是容易办到的。
  
      这样一来,继续困守等待耶律涛的援助也变得不现实。
  
      眼看神秘势力的冲击已经让隐狼的阵型摇摇欲坠,战场离着自己越来越近,耶律云图咬咬牙,突然朝着山下跑去。
  
      他这一跑不光大大出乎隐狼众人的意料,就连神秘人一方也吃了一惊。
  
      传闻之中,隐狼吏员都是死士,绝无贪生怕死之辈,不成想,今天倒是看到了隐狼不一样的风采。
  
      弓箭手看着耶律云图的身影,张弓搭箭,双眼微眯。可随即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嘴角一弯,手中的弓箭突然转向,只听一声震响,一名隐狼杀手猝不及防,应声倒地。
  
      耶律云图的逃跑成为压垮隐狼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一众隐狼杀手互视一眼突然放弃抵抗,四散奔逃。
  
      神秘人一方追上几步,将几名落后的隐狼杀手砍翻在地,然后便站住脚步,任由其余的众人逃命去了。
  
      隐狼逃亡的情形毫无疑问的落在了耶律涛眼中,他不由勃然大怒。
  
      耶律云图是天狼部布施郎耶律雄金的儿子,耶律雄金掌管天狼部的钱粮军需,身份尊贵,他的家族是天狼部的名门望族,家中数代人才辈出,功勋彪炳,深受狼主耶律泰隆器重。
  
      耶律云图少时也薄有才名,他的父亲曾在狼主面前举荐,被耶律泰隆唤到身前答对,然后亲旨破格招入隐狼任职。可是现如今看来,这个耶律云图只是徒有虚名,只会纸上谈兵而已。而且还是个贪生怕死,毫无原则的懦夫!
  
      他这一逃,使得隐狼兵败如山倒,而隐狼一去,耶律涛的处境便显得尴尬起来。面对耶律虹修和耶律云清两人,他自问稳操胜券,要拿下两人只是时间问题。可是若是再有这帮神秘势力介入,那胜负结局可就难以预料了。
  
      这边耶律涛稍一分神,耶律虹修和耶律云清立刻察觉,两人借机猛攻,顿时将劣势扳回几分。
  
      三番两次遇挫,让耶律涛怒火中烧,他发出一声尖啸,再无保留,周身上下黑雾弥漫,威势大增,手中墨勾一阵颤鸣,刀锋上一团耀眼的乌光亮起,猛然挥向耶律云清。
  
      这一手乃是魔门的“神光斩”,威力极大,同时也极耗真元,以耶律涛凝丹境中期的修为也不能维持太久。他此刻施展出来,便是为了速战速决,而耶律云清修为最弱,他便拿她下手。
  
      “神光斩”一出,耶律云清只觉天地都仿佛变色,刀锋临近,乌光炽烈,犹如一团燃烧的黑色火焰,将她的双眼刺的生痛。
  
      耶律云清花容失色,心中升起一股惊恐,她想闪躲,却发觉自己被一股庞大的气势牢牢锁定,脚下动弹不得。
  
      面对这般凌厉的攻击,她只能徒然的扯起自己的锁链挡在身前,闭上眼睛,听天由命。
  
      然而预料中的攻击并未降临,反而是一股温热的液体溅在她的脸上。
  
      耶律云清缓缓睁开眼睛,眼前的一幕让她伤心欲绝,惊叫出声。
  
      “师兄!”
  
      她的前面,一道伟岸的身影挡在自己身前,屹立不动,身影背后,一截染血的刀锋突出,鲜血顺着刀尖缓缓
  
      滴下,那抹妖艳的猩红让耶律云清触目惊心。
  
      耶律涛神色复杂的看着眼前的耶律虹修,长叹口气,他猛然将墨勾拔出,双足一蹬,身形如大鸟般腾空而起。
  
      “想走!”一声断喝传来,弓箭手猛地跃上一块巨石,伸手一扬,一道羽箭激射而出,势若流星般射向耶律涛后心。
  
      半空中,耶律涛一声冷笑,扭转身形,大袖一挥,一道黑色的劲气吐出,羽箭顿时折成两段被震飞出去。他随即在一棵树上一踩,再度激射而出,眨眼间便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那伙神秘人刚欲去追,领头的弓箭手一抬手,众人纷纷止住身形。弓箭手转身看向耶律虹修二人,一摆手,领着手下围了上来。
  
      大片的血迹自耶律虹修胸前的伤口流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衫,他双手拄着铜棍,大口的喘息,然而随即一阵猛烈的咳嗽,一口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
  
      耶律虹修感觉到身上的力量潮水般退去,一阵无力感传来,他的身子一个趔趄,不由自主的向后倒去。
  
      “师兄!”耶律云清猛然丢下自己的锁链,一把将倒下的耶律虹修揽在怀里,眼泪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眼泪划过满是血污的脸庞,洗出一道道白皙的泪痕
  
      “云清~”一声微弱的呼唤传来。
  
      耶律云清猛然擦拭了一把泪水,看向面色变得苍白的耶律虹修:“师兄,我在这。”
  
      “云清~”耶律虹修吃力的抬起手,他的眼神已经变得涣散,眼前模糊一片,他的手无力的颤抖着,伸向前方。
  
      耶律云清急忙含泪握住他的手,她感觉到耶律虹修似乎用经全力紧紧抓着自己的手,就像抓住了全部。
  
      “云清,好好的,好好地...活...活下去,小心...他...他们...”话未说完,耶律云清只觉得手上一轻,耶律虹修的手缓缓向下落去。
  
      “师兄!”耶律云清发出一声凄厉的悲呼,伏在耶律虹修身上嚎啕大哭。
  
      “姑娘。”弓箭手忽然开口了:“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
  
      耶律云清止住哭声,缓缓抬头。她的四周,七八名黑衣蒙面人各持兵刃,将她的去路全部围住,那名弓箭手此刻正站在自己前方。
  
      “姑娘,你的师兄已经亡故,此地也非久留之地。”弓箭手道:“刚刚逃走的那些人极有可能会召集援军再来这里,你不若跟我们离开,我们可以保证你的安全。”
  
      耶律云清默然无语,她轻轻放下耶律虹修的遗体,一言不发的抓起了自己的锁链勾爪。
  
      “姑娘这是何意?”弓箭手笑道:“这可不像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
  
      耶律云清发出一声冷笑:“救命恩人?五行密部的人,有什么资格当我的救命恩人?”
  
      弓箭手呵呵一笑:“姑娘好眼力!不过,姑娘。你既然知道我们是五行密部的人,你觉得有可能从我们手中逃脱吗?”
  
      耶律云清面容清冷,一提手中勾爪,用行动代替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