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五六章 山林死战斗强敌,身临危境有援手

一五六章 山林死战斗强敌,身临危境有援手

    第一百五十六章  山林死战斗强敌,身临危境有援手
  
      耶律虹修身子飞出,耶律涛如影随形紧贴而上,弯刀如月,寒芒四射。
  
      “师兄!”耶律云清惊叫一声,再顾不上其他,身子一跃,半空之中,勾爪如灵蛇吐信,青光绽放,直取耶律涛咽喉。
  
      勾爪近身,耶律涛眉头一皱,只能停身后撤。
  
      耶律虹修脚一着地,身形踉跄,连退数步才站住身子。他只觉小腹一阵剧痛,所幸及时用真元护体,这才没有伤及内府。
  
      逼退了耶律涛,耶律云清没有再追击下去,她知道自己和耶律涛的差距,贸然冲上去也只是送死而已。
  
      “师兄!”耶律云清跑到耶律虹修身边扶住他,急切问道:“怎么样?”
  
      “没有大碍!”耶律虹修轻轻将她推开,咬牙低声道:“他的修罗劲气太过霸道,真元也比我强,硬碰硬我们不是他的对手,得想办法逃走!”
  
      耶律云清点点头,这处悬崖侧面的山坡极其陡峭,看着距离悬崖不远,其实走起来还真需要一点时间。
  
      现在前有虎,后有狼,两人身处包围之中,脱困的可能微乎其微。不过都已经逃到了这里,离着生机只差一步之遥,怎能就此放弃,束手待毙?
  
      然而不等两人想出办法,眼前黑影一闪,耶律涛已经再度扑来。
  
      他的周身上下黑雾腾腾,气势逼人,手中弯刀横在胸前。
  
      离着耶律虹修二人一步之遥,耶律涛发出一声沙哑的低喝,弯刀猛然挥出,刀锋之上黑雾覆盖,未曾近身便已经传出一阵透骨的寒意。
  
      耶律虹修左手猛然将耶律云清推开,随即双手握棍推金山倒玉柱,“”的一声火花溅起,刀棍狠狠撞在一起。
  
      刀锋铜棍之上,各自散发出黑测测的雾气,五行灵阵在两人之间不住幻化生灭。“嗡”的一声震响,一股犀利的气劲炸开,将地面的砂石如同波纹般吹向四周,暴起漫天灰尘。
  
      “噔~噔~噔~”耶律虹修连退数步,铜棍向后一点,这才止住身形。然而不等他喘口气,烟尘中一声断喝,耶律涛再次挥刀杀来。
  
      刀锋袭来,其势如风,快若闪电,耶律虹修退无可退,只能咬牙再战。
  
      耶律涛的修为本就高出耶律虹修一截,何况耶律虹修之前已经血战一场,体力内力真元都有消耗,不出几招便被耶律涛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只能狼狈闪躲。
  
      耶律云清有心上去帮忙,可身形一动,耶律云图已经指挥隐狼杀手挡在自己身前。耶律云图为人奸猾,他已经看出耶律涛的实力稳压耶律虹修和耶律云清一头,打定主意只作壁上观,让耶律涛出手,坐收渔翁之利。
  
      是以,隐狼众人虽然阻止了耶律云清前去帮助耶律虹修,却也只是围而不攻,丝毫没有出手的意思。
  
      就这么一耽搁,战场中耶律虹修再现危机。
  
      只见耶律涛弯刀一闪,黑色的乌光宛如一道墨色闪电
  
      ,须臾之间幻化出一片刀影,笼罩耶律虹修周身上下。
  
      耶律虹修慌忙挥棍格挡,却只觉手中铜棍击空,他立刻知道不好,急忙闪身后退。
  
      然而为时已晚,漫天刀影忽然间消散一空,四朵血花依次在耶律虹修身上闪现,一声惨叫,耶律虹修铜棍脱手,慌忙后撤。
  
      身上剧痛传来,耶律虹修低头一看,胸腹之上,四道尺长的血口深可见骨,鲜血横流。他慌忙点了几处穴道,用真元封禁伤口。
  
      耶律涛桀桀一笑,身形一晃,手中刀势不停,直取耶律虹修咽喉。
  
      耶律虹修此刻兵刃离手,再无抵挡的资本,急忙后撤,然而他的身形快,耶律涛刀势更快!只退了四五步,耶律涛的刀锋已经贴近耶律虹修的身体,刀锋上的寒意让耶律虹修不寒而栗。
  
      “我命休矣!”耶律虹修心中绝望的想到。
  
      “嗖~”就在这时,山下的密林中突然激射出一支羽箭,箭首的目标直指耶律涛。
  
      “啪!”电光石火之间,耶律涛猛然转身,黑色的刀芒闪过,射来的羽箭顿时从中间被劈成两半。两片箭矢去势不减,自耶律涛的脸颊两侧飞过,深深的钉入他身后的泥土中。
  
      耶律云图扭头看去,只见一伙黑衣蒙面人从密林中窜出,朝着自己这边飞奔而来。为首的一人手中握弓捏箭,目光死死地盯在耶律涛身上。不问可知,刚刚那支救了耶律虹修一命的箭矢便是出自他手。
  
      这伙人一共十二个,各个携刀佩剑,身形利落,每个人都不是庸手。离着老远,这些人便已纷纷刀剑出鞘,杀气腾腾,这架势耶律云图一看便知,对方是敌非友。
  
      “来者何人?”耶律云图高声喝道,他一摆手,数名手下立刻转身戒备。
  
      为首那人发出一声冷笑,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一扬手,“嗡”的一声轻响,一支羽箭激射而来,这次的目标却是耶律云图。
  
      箭矢的速度快逾闪电,耶律云图大吃一惊,只觉得手脚发颤,丝毫不听使唤。
  
      危机关头,他身后的一名手下飞起一脚狠狠踢在他的腿上,耶律云图双膝一弯,噗通跪在地上,羽箭差之毫厘的从他头顶飞过,斜插进一棵矮树中,尾羽震颤。
  
      耶律云图全身上下出了一身冷汗,只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他回过神来,这才发觉腿脚发软,膝盖被岩石硌得生痛,挣扎了几下竟然没能站起。
  
      两旁的手下慌忙上前将他扶起来,耶律云图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羞臊,随即便勃然大怒。
  
      耶律云图和耶律虹修一样,也是出身世家贵族,身份高贵。他和耶律虹修从小便针锋相对,势同水火。长大之后,两人依旧谁也看不服谁,常常发生争执。不过当时的两人家室相当,修为也都是稀松平常,谁也奈何不了谁。直到之后耶律虹修被仙师选中,两人之间的地位和实力立刻开始拉大。
  
      天可怜见,熟料就在耶律虹修如日中天的时候,他竟然自寻死路,劫走死囚,背
  
      叛仙师!这让耶律云图一下看到了将耶律虹修狠狠踩在脚下甚至彻底将他除掉的机会。
  
      眼下成功在即,竟然又冒出这么一伙子人搅了自己好事,而且当着手下的面,他又是“下跪”,又是站不起来的,可谓颜面尽失,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耶律云图愤怒的看向那名箭手,心中怒火中烧:这人竟然让他当面出丑!该死!罪该万死!
  
      “杀了他们!”耶律云图声色俱厉的发出一声怒吼,第一次抽出了手中的剑。
  
      一众隐狼杀手对视一眼,立刻冲了上去。
  
      “嗖!”“啊!”
  
      一声震响之后,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一名隐狼杀手咽喉上插着一支羽箭应声倒地。
  
      “杀!”弓箭手再度张弓搭箭,伴着羽箭飞出,他的口中发出一声大喝。
  
      两帮人面向冲锋,刀剑的寒光映射日照,雪白一片。
  
      转眼之间,二十多人撞在一起,刀剑起舞,血肉横飞,一场惨烈厮杀就此展开。
  
      那名弓箭手远远站在战圈之外,张弓搭箭,凝神而立,手中的羽箭不时的射出,支援战场中的手下。与此同时,他的眼睛时刻关注着耶律涛那边的动静。
  
      方才本该得手的一击,被突如其来的箭矢打断,耶律涛心中微恼。他冷眼看了一眼不远处激战正酣的战场,再度将目光投向耶律虹修和耶律云清。
  
      此刻两人已经会合一处,趁着这个空当,耶律云清勾爪一甩,已经将耶律虹修落在地上的铜棍抓回手中。
  
      她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众人,回首向着耶律虹修投去疑问的眼神,可耶律虹修却是摇了摇头,很明显也是不知道这帮人的来历。不过从目前来看,这帮人似乎是友非敌,像是专程来救他们的一般。
  
      方才和耶律涛交手,耶律虹修身中四刀,伤口深可见骨,伤势极重,若不是他及时封住穴道,此刻恐怕早已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不过即使他及时作出处理,伤势依旧不轻,此刻伤口处传来一阵阵剧痛。
  
      魔门功法阴狠毒辣,刀锋上的真元侵入他的体内,伤了他数条经脉,这让他的战斗力大大下降。不过身临死境,不拼搏便只能等死,耶律虹修自然不会坐以待毙。
  
      他强提一口真元,暂时将四处伤口封禁,然后伸手自耶律云清手中接过铜棍。
  
      耶律涛双眼微眯,一双三角小眼中射出毒蛇般的光芒,他缓缓扬起手中的黑色弯刀,一道黑黝黝的雾气自他手上蔓延到刀上,渐渐将刀身覆盖,整个弯刀看上去便如活了一般。
  
      耶律虹修身子微弓,全身真元流转,双手持棍前指,他的身侧,耶律云清神色坚定,手中的勾爪引而不发,爪尖青光吞吐不定,便如一条随时择人而噬的毒蛇。
  
      “哈!”
  
      “喝!”
  
      下一刻,双方同时发出一声大喊,三个人纵身前扑。
  
      半空中,弯刀如月,铜棍生风,勾爪如梭,三人三刃交织一起,难解难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