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四三章 天德军大破齐阵,李恒川临危受命

一四三章 天德军大破齐阵,李恒川临危受命

    第一百四十三章天德军大破齐阵,李恒川临危受命
  
      乌儿凶猛异常,大杀四方。他手中的巨斧势大力沉,周围的南齐兵士几乎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有他带头破阵,挤进破口的天德骑兵越来越多,形势变得岌岌可危。
  
      巨斧抡圆,两名冲上前来的长枪兵倒飞出去,在半空中鲜血狂喷,乌儿发出一声猖狂的大笑:“南齐军中就只有这种弱不禁风的杂碎吗?哈哈哈。”
  
      “鼠辈休得猖狂!李恒川来会一会你!”一声厉啸传来,南齐军中突然高高跃起一人,此人身在半空,手中长刀已经出鞘,照着乌儿头顶劈来,正是泰渊城副将李恒川。
  
      乌儿面露不屑,双腿一夹马腹,战马突前,手中巨斧挥舞而上,刀斧相交,一股巨力传来,乌儿巨斧被高高荡起,而李恒川也被逼退数步落在人群之中。
  
      “咦?”乌儿发出一声轻咦,笑道:“有点意思!”
  
      李恒川一声冷笑,再度扑前,手中长刀快似闪电,眨眼间便是一片雪亮的刀影。这次李恒川的目标是乌儿胯下的战马。乌儿身在马上,居高临下,巨斧可以借势加力,李恒川的功夫是以灵巧见长,不善力战,自然便要将乌儿逼下马来。
  
      乌儿也是久经沙场的宿将,修为更是不俗,一眼便看穿李恒川的用意,一提缰绳,胯下的战马急退几步闪过了李恒川的攻击。此刻军阵之中,人流密集,空间狭隘,对李恒川这种身法灵活的高手反而不利,而像他这种力量见长的人却是如鱼得水。李恒川一击不中,退无可退,只能收刀戒备,乌儿发出一声大笑,巨斧舞动的虎虎生风,照着李恒川就是一阵连环劈砍。
  
      李恒川勉强躲过几斧,再无空间进行躲闪,只能挺刀格挡。这一来便立刻陷入下风,乌儿的巨斧重达几十斤,借助马力,其上怕是有近千斤的力气,李恒川内力全开,这才勉强挡住,不过即使这样,胸腹内还是被震得血气上涌,身子一时间竟无法动弹。
  
      一旁的数名南齐军士抢上前来,长枪一阵乱刺,这才将乌儿逼退,让李恒川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李将军!我来助你!”就在这时,人群中再度传来一声吼喝,一名手脸之上裹满纱布的武将自人群中向这边奔来,正是天关城中逃出报信的铁字营副将庄晓伟。
  
      他在天关城被大火烧伤,逃到这里后被军医医治,随后便一直跟在胡巢身边。乌儿攻入刀盾阵,李恒川请命出战,庄晓伟便一直密切关注这里,看到李恒川吃亏,他立刻自告奋勇向胡巢请命前来协助。
  
      李恒川是胡巢亲信,也是泰渊守军的副将之一,胡巢自然不容他有失,当下便准了庄晓伟的请命。
  
      庄晓伟速度极快,眨眼便至,一挺手中刀,率先扫向乌儿的马腿,李恒川瞅准时机挥刀从侧翼进攻。
  
      乌儿巨斧左支右挡,隔开两人的合击,顺势朝着修为较弱的庄晓伟砍去。
  
      庄晓伟忙闪身后退,李恒川怕他有失,从旁策应,三个人暂时分了开来。下一刻,三个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喝,刀斧齐动,再度战成一团。
  
      李恒川和乌儿的修为其实相差不大,只是吃了功夫路数上的亏,庄晓伟的实力也不算差,两个人合力,挡住乌儿绰绰有余。
  
      有了两人牵制,乌儿的势头顿时被阻,缺失了这个挺进的箭头,天德骑兵破阵的脚步终于被减缓下来。南齐箭阵趁机连连爆发,给天德骑兵造成大量损失。
  
      天德阵中,原本还充满欣喜的众将帅没想到局面竟然突然发生变化,尤其是耶律泰隆的面色变得有几丝阴沉。
  
      一旁的熊主查干巴拉察言观色历时便知道耶律泰隆是嫌自己狂熊部进攻不利了。他心中暗暗着急,想了片刻,扭身冲着身后一名本部将军使了个眼色。
  
      那人立时会意,悄没声息的转身离去。
  
      不多时,一阵震耳欲聋的鼓声响起,狂熊部阵中再度冲出一彪人马。这队人马约有一千上下,却是气势不凡,身上的装备也与普通的狂熊战士略有不同。
  
      耶律泰隆扭头看了查干巴拉一眼,露出一丝深意。
  
      刚刚派出的这支队伍乃是查干巴拉的亲军白熊军,是狂熊部战力最强的猛士组成,也是狂熊部中装备最为精良的军队。白熊一共才两千人,平日里被查干巴视为珍宝,轻易不肯出动。此刻查干巴拉一口气派出一半,已经算是出了血本。
  
      白熊军纵马飞驰,狂熊部的将士纷纷闪避,一千白熊很快便冲到南齐军阵前方。统领这批白熊的便是之前查干巴拉支走的那位将领,名曰噶尔干,与乌儿同是狂熊部中有名的勇士,修为只比乌儿稍弱几分。他手持一根沉重的狼牙棒,威猛异常,几名试图阻挡的南齐兵士均被他砸的爆头而亡。
  
      一千白熊战士在噶尔干的带领下,扬起马刀便插入南齐的刀盾阵中。他们刚刚投入战斗,气力十足,再加上本就战力惊人,立刻将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刀盾阵搅得大乱。
  
      噶尔干一提马头,手中的狼牙棒舞起一道风声,便朝着乌儿冲去。
  
      “噶尔干!你来干什么?”乌儿发出一声大吼。
  
      噶尔干喝道:“熊主嫌你拖泥带水,让我前来助你!”
  
      乌儿愤愤的骂了一句,手中的巨斧照着李恒川狠狠砍去。与此同时,噶尔干已经和庄晓伟交上了手。
  
      这样一来,李恒川和庄晓伟的处境立刻急转直下。
  
      庄晓伟的修为比乌儿要弱,自然也不是噶尔干的对手,再加上他本身就有伤在身,只坚持了五六个回合,便被噶尔干一棒扫中肩膀,长刀脱手,倒跌进身后的人群之中。几名南齐兵士舍命相救才将庄晓伟抢了出来,护着他退往中军。
  
      庄晓伟一走,噶尔干转头便攻向李恒川,李恒川独木难支,勉力抵挡片刻便负伤累累,无力再战,只能败退。
  
      胡巢在后面看的清清楚楚,可是看了眼身边已经负伤的庄晓伟和李恒川,他也无话可说。胡巢手下只有三万兵马,可用的将领也仅只数员,李恒川算是修为不错的。可天德却是倾举国之兵,战将何止千员?这场战争本就是以小博大,以弱挡强,胡巢早已心中有数。
  
      前方主将退走,南齐军士气变得低糜,即使胡巢连连发令,发动几次反扑,依然未能奏效,南齐军开始呈现颓势。天德军趁势猛攻,南齐的前方阵型终于被打破。
  
      以白熊军为箭头,天德骑兵舍生忘死插入南齐阵中,终于一层层撕开了最前方的三道防线。刀盾手、长枪兵、陌刀手被天德骑兵如刀般从中
  
      间一切两半。
  
      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天德骑兵与南齐军短兵相接,慢慢将南齐的刀盾手、长枪兵和陌刀手挤向两边。就如抽丝剥茧般,南齐箭阵逐渐暴露在天德骑兵面前。
  
      此刻,身处最前排的数队弓箭手已经放弃长弓,拔出腰间的佩刀开始步战。尽力为身后的同袍争取出多射几箭的机会和时间。
  
      然而任谁都知道,当一名南齐弓箭手弃弓步战的时候,也就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大陆之上,成建制的弓箭手素来被称为骑兵的克星,可是一旦被骑兵近身,双方的角色便会立刻转换,弓箭手一下子便成为了骑兵的猎物。
  
      南齐箭阵在摇摇欲坠的情形下,勉强又发出几轮齐射,终于变得后继无力。天德骑兵锋芒毕露,纵马驰骋,将整个南齐箭阵切割的支离破碎,再也无法做出有力的回击。
  
      整个战场乱成一团,失去了箭阵的支持,南齐军终于走向穷途末路。
  
      胡巢长叹口气,厮杀至今,自己以三万之众,力抗天德大军这么久,杀死杀伤敌军已逾三万,战果可谓辉煌了。此刻军阵已破,箭阵威力难显,南齐军回天乏力,败亡已成定局。
  
      胡巢突然转头对着李恒川和庄晓伟道:“恒川、晓伟,你们两个已经负伤,趁着现在天德骑兵尚未杀到此处,你们回泰渊城去。”
  
      李恒川心中一颤,大声道:“将军这是何意?我李恒川岂是怕死之人?我不走!”
  
      庄晓伟也道:“我也不走!”
  
      胡巢喝道:“你们听我说!这里失守已成定居,若是泰渊再失守,往后可就一马平川,再无险可据!到那时天德骑兵便可纵横我南齐境内,所以泰渊城绝不能失!我来时已经向附近州城求援,想必此刻援军已至,泰渊城占据地势,易守难攻,你们回去整备军马,坚守城池,务必保证泰渊城三日不失!三日时间,足以等到都督的援军!这是关乎我整个南境,甚至整个南齐的大事,不可意气用事!”
  
      李恒川道:“那就请将军回城,我替你死守这里。我文韬武略都不如将军,将军回城更能守住泰渊城!”
  
      胡巢喝道:“糊涂!我若一走,大军必然军心涣散,兵败如山。到那时,无人阻挡天德骑兵的追击,谁人能顺利回到泰渊城?你是泰渊副将,熟悉泰渊的情形,晓伟是天关城唯一的幸存者,知道许多天关之战的内幕,你们两个都是有用之身,只能是你们两个回去!”
  
      李恒川还要再说,被胡巢厉声喝止:“此乃军令!无需多言,立刻执行!”
  
      李恒川和庄晓伟对视一眼,虎目含悲,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两人爬起身,翻身上马,领着数百亲军脱离军阵,朝着泰渊城方向而去。
  
      待两人远去,胡巢擎剑在手,环顾四周,大声喝道:“强蛮犯境,叩我河山,今日能与诸君并肩诛贼,我胡巢万幸之至!如今军阵已破,身后便是我南齐的万里疆域,我胡巢已经决意今日捐躯于此,报效都督栽培之恩!众将士,可愿随我同行!”
  
      “愿意!愿意!愿意!”身边的南齐军士齐声大喝。
  
      “杀!”胡巢一声大喝,催动胯下战马率先向前冲去,他的身后,南齐大军齐声大吼,如同潮水般向着天德大军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