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二五章 胡将军详知缘由,天德军万马冲阵

一二五章 胡将军详知缘由,天德军万马冲阵

    第一百二十五章胡将军详知缘由,天德军万马冲阵
  
      “末将带人追出门去,对方就在我们眼前凭空消失,不见了踪迹。”庄晓伟道:“我们四下里找不到人,只能回去,发现庞彪将军已经和夫人死在了房中。他们和外面的兵士一样,身上没有任何伤口。末将知道不对,又火速赶往总领府中,结果发现总领大人府上也已经遇难。我们在总领房中发现了打斗痕迹,还有一摊血迹,想来是刺客曾和总领大人交过手,还被总领大人打伤了。不过依照时间来推算,刺杀总领大人的刺客和我们在庞将军府上发现的那人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末将认为刺客应该是有数人,他们是同时下的手。”
  
      胡巢点点头,认可了他的判断。
  
      庄晓伟顿了一下接着道:“末将知道事情真相后,立刻派出手下兵马去通知忠字营和魁字营,然后便带人赶往南城。可是等到属下到达之时,南城城门已破,城墙也宣告失守。敌锋凶猛,我们寡不敌众,我只能收拢残兵且战且退,与敌军展开巷战,坚守城池以待援军。可是没想到,援兵迟迟不到,天德人攻不下我们,竟然纵火烧城,我们……”
  
      说到这里,庄晓伟又想起了自己手下的那些弟兄,两只眼睛情不自禁的泛起泪光。
  
      胡巢拍了拍庄晓伟的肩膀,语带愧疚的道:“庄将军,本将对不起你们。可是当时的情形,由不得本将做出别的选择,我只有三万人马,可却要守住身后的万里山河,我只能放弃你们!若此战之后本将还侥幸活着,我一定亲至天关城悼念众位兄弟,给他们赔罪!”
  
      庄晓伟连声道:“将军,末将不敢怪罪将军,只是我手下的兄弟,实在是死的太惨了。”
  
      胡巢又安慰了几句,庄晓伟才渐渐平静下来。
  
      听完庄晓伟的报告,胡巢终于知道了那晚上的情形。
  
      天关总领赵英之和城中三营的主将居然全部被秘密暗杀!这导致天关城中的军队几乎无人指挥。
  
      所谓蛇无头不行,在这种情况下,天关城兵马的战斗力完全发挥不出来,而且各自为战,自然无法抵御天德的猛攻,天关城的沦陷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只是天关城守备如此森严,天德派出的刺客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其中,而且无声无息的将赵英之和三位主将全府尽屠,这让胡巢有几分不敢相信。要知道,就算是一般的武圣级强者也做不到这一点。
  
      而且从庄晓伟口中得知,死者全身上下并无伤口,他对刺客的描述更是带着几丝诡异和神秘,这点也让胡巢感到这批刺客非比寻常。
  
      不过往事已矣,现在重中之重是要迎战从天关城方向而来的天德大军,胡巢收起思绪,道:“庄将军,你且下去歇息一下,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势,天德大军马上就要到来,我们正好需要这样的忠勇之士!”
  
      “是,将军!”庄晓伟一抱拳,被胡巢安排手下士兵带了出去。
  
      “恒川,对于这批刺客,你怎么看?”庄晓伟一走,胡巢转首向李恒川问道。
  
      李恒川道:“末将现在也无头绪。不过依庄晓伟所言,这批刺客绝非等闲之辈,我们接下来要提高警惕,加倍小心才是,决不能重蹈天关城的覆辙。”
  
      胡巢点点头。
  
      两人正在帐中商讨,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拖着长音的传报之声:“报~~~!”
  
      胡巢和李恒川对视一眼立刻掀开帐门走了出来。
  
      一名满头大汗的探马扑通一声单膝跪地,大声道:“报将军,天德骑兵已经离开天关城向此而来,前锋距此已不足二十里!”
  
      “来得好快!”胡巢道:“可探明担任前锋的是天德那部?有多少人马?”
  
      探马回道:“敌军竖起的是灵鹫战旗,人马足有两万。”
  
      李恒川道:“将军,是灵鹫部的人马!”
  
      胡巢点点头:“灵鹫部在天德八部中排行第六,他们的灵鹫骑善于短途奔袭,极难对付!号令全军,立刻做好战斗准备!”
  
      “是!”
  
      下一刻,胡巢大军中旌旗招展,全军齐动,刀盾手突前,长枪手在后,为数不多的骑兵游曳两侧以为机动。战阵之后,密密麻麻的弓箭手排成方阵,严阵以待。
  
      南齐虽然羸弱,可是却占据着大陆最富饶的天赐平原,国力富足。三国之中,南齐的军队兵饷最高,待遇最好,装备也最为精良,充足的军费可以让他们大规模的配备耗费昂贵的弓箭手,所以南齐的长弓手是最多的,南齐的箭阵也是天下闻名。
  
      而弓箭正是对付骑兵的无双利器,泰渊城临近边关,是对付天德骑兵的前沿阵地。所以周讨伍在泰渊城的守军中配备了大约一万名精锐的长弓手,足足占据了泰渊城守军的三分之一,这个比例是极其罕见的,可是成效也是极为显著的。
  
      十数年来,天德和南齐有过数次交战,虽然规模都不大,可是众所周知,天德士兵战斗力极强,每次都会给南齐造成巨大的威胁。幸赖南齐有天关城这道天险关隘,又加上泰渊城的及时支援,每次都能将天德兵马拦截在南境之外,这其中,泰渊城的无双箭阵功不可没!
  
      二十里的距离,对于天德骑兵来说,全速奔行,很快便能赶到,胡巢知道,留给南齐军队的时间不多了。
  
      得知天德骑兵正在急速接近,整个南齐军都紧张起来。之前的战斗都有天关城作为掩护,己方占据绝对的优势。可是这一次,南齐军是在平地上以步兵迎战对方的骑兵,尽管军阵前方陷坑密布,拒马林立,他们依然感到阵阵不安。
  
      感受到麾下兵马的紧张情绪,胡巢立刻秘密吩咐手下的将领给军队打气,这三万兵马毕竟是久经战阵的精锐之师,很快便在将领的安抚下平静下来。
  
      军阵的最前排,六千刀盾手持刀架盾,严阵以待,全神贯注的看着山谷口的弯道处。刀盾手之后,六千长枪兵挺枪而立,尖锐的枪尖排成一片枪林,从刀盾手的缝隙中探出,日光一照,冰冷的寒光闪耀成一片。
  
      这一万两千近战步兵之后便是一万名训练有素的长弓手,弓手左
  
      右又各有三千陌刀兵,用以保护近战稍弱的弓手,整个军阵两侧则是五千骑兵,用作机动力量。全军三万人马军阵整齐,兵种齐备。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真个军阵的气息变得越发的凝重,忽然,全军同时一震,数万道目光齐齐望向前方。
  
      地面上,散落的山石开始不停的抖动,众人只觉得脚下的大地开始震颤,山谷两侧的山壁上,开始向下掉落细小的石块。
  
      “来了!”胡巢目光深邃,喃喃自语。
  
      渐渐地,由远及近,一阵隐约的马蹄声变得原来越清晰起来,到最后已经是阵阵轰鸣,嘈杂如同闷雷,如同鼓点一般重重敲响在南齐士兵的心头。
  
      胡巢一拍战马,高声道:“全军准备!”
  
      站在长弓手阵前的将领立刻开始挥舞军旗,一万多名长弓手齐齐抽出背后的箭矢搭在弓弦上,弯弓如满月,瞄向前方。
  
      与此同时,刀盾手、长枪手、陌刀兵、骑兵纷纷做好防御。
  
      山谷的震颤更加剧烈,终于,在弯道处,伴着清晰的马蹄声,一道身影一闪而出。他的手中撑起一杆高高的旗帜,旗帜上面,一只凶猛的灵鹫栩栩如生。
  
      这名天德的掌旗兵一拉缰绳,胯下的战马“嘻斯斯”一阵马鸣,人立而起,留在原地。
  
      紧接着,无数天德灵鹫部的骑兵疯狂的涌出弯道。眼前突然出现的南齐军阵只是让他们微感诧异,下一秒,他们已经发出一阵狂野的呼啸,毫不犹豫的朝着南齐大军冲锋而来。
  
      “长弓手准备!”胡巢大吼一声,一万长弓手箭指前方。
  
      “射!”
  
      “嗡~~~”一阵弓弦震动的响声传来,无数箭矢射向半空,化作一道乌压压的箭雨,呼啸着笼罩向奔驰而来的天德骑兵。
  
      “啊~”凄厉的惨叫响起,在南齐箭阵的覆盖下,冲着最前方的数百名骑士无一幸免,整个天德的阵型之中顿时缺了一大块。
  
      可随即,这片空白便被紧随其后的天德骑兵填满,天德骑兵气势如虹,一往无前。
  
      “再射!”
  
      箭雨再次升空,带走亡魂无数,可是相对的,天德骑兵离着南齐军阵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终于在损失了上千骑兵之后,天德骑兵终于接近了南齐军阵。最前方的天德骑兵已经能清晰的看到军阵中南齐士卒紧张的表情。死去的同伴不仅没有让他们心生畏惧,反而激起了他们嗜血的本性。天德骑兵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嚎叫,无数的马刀亮起,寒光闪烁。
  
      “轰”就在这时,天德最前排的战马纷纷向前栽去,马上的骑士猝不及防,被这股狠劲狠狠贯了出去。陷马坑到了!
  
      上万陷马坑密布阵前,效果极佳,数以上千的天德骑兵栽下马来,或死或伤。
  
      然而下一刻,身后呼啸而来的天德骑兵丝毫没有减速,他们毫不犹豫的踏过倒在地上的同胞和战马,将他们踩作肉泥,狠狠装上了南齐军阵前方的拒马木桩。
  
      天德与南齐的大战终于拉开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