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二四章 天关城深夜遇袭,庄晓伟夜探庞府

一二四章 天关城深夜遇袭,庄晓伟夜探庞府

    第一百二十四章天关城深夜遇袭,庄晓伟夜探庞府
  
      当夜乌云蔽月,天空中阴沉晦涩,几无星光。
  
      深夜时分,整个奇秀山笼罩在黑暗之中,只有天关城稀稀落落的闪现着点点灯光。
  
      秋风吹过山中,传来一阵沙沙的树叶之声,非但让人觉得一点也不嘈杂,反倒是宁静的很。
  
      此刻,狭长的城墙之上,一座座弩车和小型投石机在火把的映照下,展露着狰狞的姿态,旁边是码放得整整齐齐的硝石檑木,弩箭石弹,密密麻麻的守城工事将天关城武装到牙齿,这也是天关城自建成后从未被攻克的重要保障。
  
      城墙之上,负责值守的守城兵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
  
      身在山中,又是高墙之上,被冷冷的夜风一吹,还真有一丝凉意,不过借由这凉风醒神,守城的兵士倒是没有了困意。
  
      夜色漆黑,城下什么也看不见,侧耳倾听,也只能听到树叶的声响。不过对天关城绝对的自信,让守城的兵士没有丝毫的担心。
  
      闲来无事,这些兵士便凑在一起闲聊。
  
      “陈二狗,你听说了没有?传闻说前不久,京城之中发生了大事,兆武营的程佑年带兵造反,被宇文君洵和杨云修联手砍了脑袋。”
  
      大元帅洪辉的国丧已经传遍天下,众人皆知。不过毕竟其中牵涉到许多朝廷隐秘,事关国体尊严,所以朝廷下发的公文中一般都将洪辉的国丧和京城之乱分开来写。这样一来,除了达到一定级别的将官,很少有人能详尽的知道京城之乱的详情。这些下层兵士消息闭塞,也只能是道听途说而已,他们往往将这些不甚确凿的谣言夸大之后作为谈资,借此显摆自己见多识广,满足一下自己小小的虚荣心。
  
      “李黑牛,你听谁说的?看来你的消息不灵通啊!明明是宇文君洵私离封地,想要和程佑年争夺帅位,可是却被宇文君洵暗中买通了杨云修,两人合力围剿了兆武营,程佑年不甘受辱,拔剑自刎而死,怎么就成了被砍了脑袋?”
  
      李黑牛被陈二狗一阵反驳,周围的人看他的眼神便有几分怀疑,这让他大感不爽,一瞪眼睛争辩道:“怎么可能?我这消息可是从京城来的军使口中得知,京城里的人,那都是亲眼看到程佑年砍头的,这还能有假?反倒是你说的,才是胡编乱造吧?”
  
      陈二狗闻言一愣,却是没有反驳。
  
      李黑牛自以为他被自己驳倒,顿时露出几分得意的神色。
  
      陈二狗沉默片刻,突然疑惑的问道:“你说的京中军使可是前几天来传功文的王锐王大哥?”
  
      李黑牛点点头:“怎么?你莫非还不死心?你既然知道是王大哥说的,还有什么疑问?我可是轮值的时候请他吃了一壶白干才套出的消息,这还能有假?”
  
      陈二狗狠狠呸了一声,口中骂道:“这个烂嘴烂腮的王锐!骗了老子五斤腊肉,敢情全是造谣!老子的消息也是这鳖孙告诉我的!”
  
      “啥?”李黑牛一听,
  
      顿时傻了眼。
  
      他和陈二狗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开始对那个王锐破口大骂。
  
      周围的军士忍不住发出一声哄笑,其中一名兵士笑着笑着突然一捂肚子扑通一声摔在地上。
  
      一旁的同伴看到不由叫道:“赵四,有这么好笑吗?你至于……”
  
      说到这里,他的话戛然而止,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
  
      只见赵四的小腹上一支箭羽微微颤动,他的身下,鲜血淋漓,已经浸湿了地面。
  
      与此同时,漆黑的夜空中传来一阵锐物破空的嗡嗡声,紧接着一声凄厉的吼声响彻城墙:“敌袭~~~”
  
      下一秒,整个城墙已经被成千上万支利箭覆盖,城墙上值守的南齐兵士毫无防备,顿时死伤惨重。
  
      足足半刻之后,箭羽才渐渐停止,而天关城墙之上已经尸横遍野。
  
      又过了足足半刻,城头的传信鼓才被侥幸不死的南齐军士重重敲响,而此时,已经有一队队袭击者借助挠钩攀上了天关城的城墙,火把映照中,无数闪亮的马刀挥舞着,袭击者和残存的南齐军士狠狠撞击在一起。
  
      与此同时,城门那处,一阵巨大的撞击声重重砸在众人心头,那是攻城锤撞击城门的声音!
  
      城门遇袭,城墙陷入苦战,
  
      天关城的大街小巷上,火把的亮光将小巷两侧的墙壁照的发亮,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南齐巡夜军士不时交错而过,他们第一时间向着城墙方向支援而去。
  
      可是巡夜的军队毕竟只是少数,留守在天关城大营中的主力部队却尚未得到整装出发的军令,而天关城三大营的主将也无一现身。
  
      铁字营中,负责值守的副将庄晓伟焦急万分,在听闻城头鼓声的第一时间,庄晓伟便下令全营军士整装待发,与此同时,他也派出军士火速赶往总领和主将府中报告,可是直到此刻,不光总领的军令未曾下达,主将庞彪未曾现身,就连去报信的军使也不见回转。
  
      听着南城的喊杀之声,情况已经万分危急,庄晓伟一咬牙,决定不再等下去,他跨上马背,对着铁字营发布命令:“全营听令,立刻火速驰援南城!”
  
      “庄将军,赵总领和庞将军的军令还未下达!你这么做,会被问罪的!”手下一名将校好心的提醒道。
  
      庄晓伟厉声道:“城门遇袭,情况危急,管不了那许多了,我们立刻出发!到时候出了事,自然由我全权负责!”
  
      主将不在,副将自然便是最高指挥者,既然庄晓伟一再坚持,铁字营兵马当即领命出发。
  
      可是半路上,庄晓伟意外却发现,三营之中只有铁字营在开赴前线,却不见其余两营的兵马。这顿时让庄晓伟心生疑惑起来。
  
      天关城**有三支军队,分别是铁字营、忠字营和魁字营,每营三千兵马,加上掌管后勤的兵马,足有一万两千余人,三营各有一位主将,两位副将,负责本营的军事防务,三位主将之上,便是天关城总领赵英之。总领和三位主将以及副将都有各自
  
      的府邸,不过两位副将却会轮流在兵营值守,以防发生紧急事态军中无人主事。
  
      平日里,赵英之自然是统管全城的不二人选,不过遇到紧急防务,在得不到总领命令的情况下,三营各自的主将却有权独立发布将令。
  
      现如今天关城遇袭,这已经是极度紧急的情况,依理来说,三营主将应该在第一时间便发布命令支援前线。铁字营的庞彪没有现身,可以归结为意外,可是三营全无动静,这就有点蹊跷了。
  
      庄晓伟疑窦顿生,一股隐隐的不安袭上心头。他突然勒住战马,扭头对着身边的一员将领道:“祖值,你先指挥铁字营支援城门,我去庞将军府上走一遭,片刻即回!”
  
      祖值便是之前提醒庄晓伟的那员将校,此人是庄晓伟心腹。他只道这是庄晓伟害怕事后被问罪想出的折中之法,当下也不多问,遵令一声代替庄晓伟领军继续出发。
  
      祖值一走,庄晓伟也领着一队人马出发,直奔庞彪府邸方向而去。
  
      庞彪的府邸离着铁字营的大营不远,这也是方便为了遇到紧急情况时他能及时赶到大营之中。
  
      军情紧急,庄晓伟丝毫不敢耽搁,带着兵马一路狂奔,不多时,庞府的大门已经远远的映入眼帘。
  
      离着府门尚有几米,庄晓伟已经跳下马来,将缰绳扔给一旁的亲随,走上前去拉起门环便是一阵猛拍。此刻万分火急,他也顾不得许多礼数了。
  
      然而任凭庄晓伟大声拍门,府中却毫无动静。庄晓伟顿时感觉不对,他伸手一招,他手下的兵士立刻涌上前来。
  
      随他而来的兵马都是他的亲信,唯他马首是瞻。庄晓伟回头使了个眼神,众人会意纷纷拔刀出鞘。
  
      庄晓伟退后一步,拔剑在手,抬起一脚重重的踢在门板之上。他的修为不俗,已经有乾元境上品,这一脚使足力气,不下百斤。门后的门栓吃这一脚当即断成两截,大门哐当一声,门户大开。
  
      庄晓伟仗剑一马当先领着手下兵士冲入庞府。
  
      然而门口这么大的动静,府中还是毫无反应,庄晓伟高喝一声“随我来!”领兵直冲后院。
  
      一进后院,庄晓伟便是一惊,只见后院之中,七八名兵丁和仆役的尸体横三竖四的倒卧在地上,不过却无明显的血迹。庄晓伟一挥手,手下兵士立刻上前勘验,与此同时,众人分散四周,警戒周边。
  
      庄晓伟面色阴沉,他已经预料到庞彪未曾出现的原因。
  
      “将军,尸体上没有任何伤口,而且体温尚存,应该是刚死不久。”
  
      “给我搜!”庄晓伟闻言立刻命令一声,带着众人向房中冲去,尸体仍有余温,刺客很有可能尚未走远!
  
      就在众人将要冲入房中的刹那,一声沙哑的怪笑突然响彻院中,“砰”的一声巨响,一道佝偻的身影冲破房顶,向着院外纵跃而去。
  
      庄晓伟循声看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看到对方的身边飞舞着着数道灰暗的流萤,闪闪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