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二零章 夜吟城洪辉出丧,天关城天德犯境

一二零章 夜吟城洪辉出丧,天关城天德犯境

    第一百二十章  夜吟城洪辉出丧,天关城天德犯境
  
      南齐京师夜吟城。
  
      此刻城中萧杀一片,满城弥漫着一股浓浓的哀意。
  
      洪府之中,洪全勾结程佑年,匿丧不报,罪不可恕,被当场处以极刑,另有为虎作伥的洪府仆役数十人与他同时被杀。
  
      被杀时,洪全神情悲切,一语不发。
  
      洪全身死之后,李玉钦赐洪辉以王爵身份置丧。
  
      一片哀乐声中,百官痛哭流涕,宇文君洵披麻戴孝亲自将洪辉的遗体请出,以子侄身份服侍他沐浴更衣。
  
      洪辉的身上穿上代表王爵身份的蟒袍玉带,口含东宝夜明珠,最后被纳入蟒纹檀木紫金棺中,在洪府停灵三日,择吉时下葬。
  
      出殡这天,李玉亲自主持葬礼,悼念告词,加封洪辉谥号“庄武”,封国公,赐其长子洪载光禄大夫之位,赐其次子洪超钺武大夫之位,恩赐洪家子孙世代为官,享食邑八百,永不纳税服徭。
  
      洪辉的葬礼之上,宇文君洵扶棺痛哭,几度昏厥,最后在手下的搀扶下才勉强完成祭礼仪式。
  
      此情此景,被众臣僚传扬开来,在夜吟城中传为佳话,宇文君洵的声名一时间如日中天,百姓交口称赞。
  
      洪辉葬礼完成之后,宇文君洵开始大刀阔斧的整肃京中兵马。他发下帅令,借着雷霆之势一举裁撤兆武营编制,将兆武营投降的残兵填充进羽林卫和骁衣卫中,将两卫兵马直接扩充至一万人,无形中将杨云修和楚家的势力再度扩大。与此同时,宇文君洵将天龙卫缩编至四千人,削减天龙卫的军费饷银,节省府库,用以强军利民。
  
      这次投效程佑年麾下的众多将臣,除去部分战死,部分罪大恶极被治罪,其余众人均被宇文君洵特赦,他们此刻已经感恩戴德,几个子侄后辈被剔除出天龙卫,自然不敢多言。至于其他人,程佑年及其麾下一死,空出了京中的大片利益,宇文君洵不吝封赏,他们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天龙卫那点福利,自然不再看在眼中。如此情形之下,就连洪辉都未曾能轻动的天龙卫,反而被宇文君洵用这种方式变相削弱。
  
      紧接着宇文君洵坐镇京师,挟天子以令诸侯,借助李玉圣旨传令天下,开始与其余五大魁首争夺天下兵马的控制权。
  
      南齐的军情十分复杂,除了元帅洪辉和六大魁首这样的巨擘外,还游离着许多地方将领,这些人都拥有统兵之权,分散在南齐各大行省之中,与六大魁首一样接受洪辉的调派和差遣。其中六大魁首势力最强,兵力最盛,麾下善战之士加起来占了南齐天下兵马的三分之一以上,剩余的兵马则分散控制在其余各州郡和皇室藩王的手中。
  
      现如今洪辉身故,宇文君洵当权,这些人立刻四分五裂,开始各自寻找新的靠山。六大魁首实力超凡,就像风家一样,早已暗暗将触角渗透向封地附近的各大州郡,临近六大魁首地域的将领,本身便已经被六大魁首暗中控制,                洪辉的死讯传出,这些人立刻旗帜鲜明的站在各自投效的魁首旗下。而其余将领的选择也各不相同。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向朝
  
      廷递交奏表,表示愿意服从新元帅宇文君洵的命令,少部分则态度隐晦,心思不明。
  
      不过这一切也早已在宇文君洵意料之中,他可不会天真到以为自己一登上帅位便能一呼百应,统御整个南齐兵马。他的目的是尽可能多的掌控南齐军队,而此刻的态势已然让他十分满意。
  
      多年经营,与童姚临近的数座郡城早已被他暗中控制,此刻挟裹元帅之威,童姚方向的各州郡纷纷响应,顿时将京师之地与童姚连成一片,各路大军交相呼应。宇文君洵从原本势力最弱的六大魁首,一举成为掌控南齐近三分之一兵马的最强势力。
  
      *********
  
      红日西沉,晚风萧瑟。
  
      南齐南境长风行省。
  
      晚霞映照,红光满天,奇秀山上四座山峰便如四根粗壮的撑天巨柱,高耸如云。
  
      四峰之间,一座傍山而立的雄城隐现山间,便是南境闻名的天关城。
  
      天关城乃当年洪辉亲自奏请南齐先帝,历时三载方才建成。此城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勾连奇秀山四座山峰,借助天险,将城下一片山谷拦腰斩断,是守卫天德与南齐边界的军镇要塞。
  
      数十年来,天德数度跨马入境,多亏有此雄关抵御,方才能拖得援军到来,最终将天德狼骑赶出南齐国境。南朝当代皇帝李玉曾有诗云:
  
      战鼓声隆马嘶鸣,朝霞漫天红日升。
  
      万仞险峰云间立,壮伟雄关傍山横。
  
      将军奉命讨贼逆,甲士得令出坚城。
  
      摧营拔寨枭敌首,血染征旗拭刀锋。
  
      说的便是这天关城的壮伟雄浑。
  
      不过有得必有失,天授所长,必有所短,天关城险则险矣,却受制于地势,傍山而建,东西狭长,南北却稍显狭隘,所以天关城中能够驻守的部队不多。所以要想凭借地势优势长久的守住关隘就要有援兵及时支援,不过奇秀山后三十里便是长风行省五郡之一的东成郡泰渊城,此地是南境的军事重镇之一,驻兵高达五万,如有战事,他们可及时对天关城予以支援。
  
      莫齐城,乃长风行省省会所在。
  
      城中有一座九层高楼名曰琼芷楼,乃长风第一高楼,也是名闻长风的观景楼。从九层之上,可以俯视莫齐城全城,每逢战事,这里还会被军队征用为观测点。而且众所周知,长风行省大都督,身为南齐六大魁首之一的周讨伍,便尤其喜欢登楼观景。
  
      现如今夕照人间,红霞满天,在红霞的映照之下,真个莫齐城如同披上一层殷红的薄纱,景色秀丽出众,正是登楼观景的最佳时候。
  
      九层琼芷楼上,两道身影临窗而立,都是文人打扮,此刻正负手阅览这便染红霞的莫齐美景。
  
      两人中,一人着白,一人着青,都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级,白衣书生稍显冷厉,面无表情,气质出尘,一双深邃的眼睛恍若清泉,流光隐现。青衣书生则相貌普通,国字脸,大眼浓眉,皮肤粗糙,额头上皱纹叠起,看上去倒像是一个常年耕种田地的老农。
  
      望着窗外夕阳,白衣人道:“不曾想,竟让宇文君洵抢占了先机!现如今想来
  
      ,之前那封帅令必然是程佑年和杨云修的杰作。如此一来,京师落入宇文手中,都督的处境可就有几分难堪了。”
  
      此话一出,状若老农的青衣人,其身份便呼之欲出,正是南齐六大魁首中实力最强的长风行省大都督周讨伍。而能与周讨伍如此亲近之人,自然便是周讨伍的智囊,人称“羽衣神相”的无双谋士西门延盱。
  
      周讨伍无声笑笑,开口道:“国柱生前便早有针对我们六人的计划,他提拔程杨二人的目的路人皆知,所以程佑年伪造帅令的事情我倒不曾感到惊讶。不过宇文君洵竟然能瞒过我们所有人,悄悄离开童姚前往京师,这一点倒是出乎我的意料。帅令发出必然是六人皆有,宇文君洵却能一眼看出帅令有假,这份心机和眼力着实让我佩服,以前倒是我一直小瞧了他。”
  
      西门延盱走回房中的茶桌旁径自坐下,抬手提起茶壶自斟自饮,周讨伍也不以为意。西门延盱一杯茶饮尽,用手帕轻轻擦了擦嘴角,道:“前番我们在夜吟城中的人手被隐狼重创,消息传回的晚了一些,天关城那边是不是要多加小心一些?国柱身故,你们六人之间的纽带便算是彻底断裂,天德对南齐虎视眈眈,之前有国柱制衡,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现如今国柱身故,天德必然会有所异动,仅凭我们的力量是否能挡住他们的入侵?都督要提前打算一下了。”
  
      周讨伍道:“呵呵,提前打算?如何打算?我周讨伍的根基就在长风,难道能够轻言放弃吗?而且就算我想要舍弃长风,现如今宇文君洵当权,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我这么做地的。放在以前,不管宇文君洵手中有多少兵马,我都不会在意。可是他现如今把皇帝握在手中,便相当于掌握了最强大的力量---大义!我周讨伍只要一日不反朝廷,我就要受到他的制约,而我如果真的反了,那更是自断根基,自毁长城。我现在已经箭在弦上,退无可退,只能拼上身家性命,做绝命一搏。他宇文君洵也正是看明白了这点,才大张旗鼓的招揽兵马,目的便是掌控长风周边,将我限制在长风之内,和天德以命相搏,消耗天德的有生力量。”
  
      “那现如今,我们也只能如此了。若是侥幸能挡住天德还好说,否则,大都督您就只能......”西门延盱最后的几个字没说出来,不过周讨伍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却也只是微微笑了一下。
  
      周讨伍转身坐在西门延盱对面,道:“我已经派人去往天关城传令,让他们加强警戒,而且也已经知会了泰渊城的胡巢,让他随时准备出动兵马驰援天关。想来天德获取消息的速度会比我们慢上不少,我们还有时间布置。”
  
      周讨伍伸手端起茶杯,正要喝下,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砰的一声,九层的大门被人从外撞开,一名满头大汗的军使冲了进来。
  
      周讨伍和西门延盱同时一皱眉头。
  
      “都督,大事不好了!”军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急声道:“刚刚得到传报,天德狼骑犯边,现如今已经攻入天关城中!天关城,破了!”
  
      噼啪一声,周讨伍猛然站了起来,手中的茶杯失手落地,摔得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