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一六章 颠倒乾坤风云起,凤林将军杨云修

一一六章 颠倒乾坤风云起,凤林将军杨云修

    第一百一十六章颠倒乾坤风云起,凤林将军杨云修
  
      “臣请陛下,提审证人,将程佑年之罪公之于众,按律依法治罪!”楚弘茺大声道。
  
      “这个...”李玉看了眼场中,心中暗道:我的老太师啊!你是年老体衰,老眼昏花了吗?现在场中的形势你莫非看不清楚?不管是大殿里还是大殿外,人家程佑年都占据绝对优势,你这会子还一直追着人家连撕带咬的,这不是找死吗?再说了,就算你不怕死,朕还怕呢。现如今,我们的生死几乎都是掌握在人家手中,我若是让你在这么下去,这不是逼着程佑年痛下杀手吗?可是当着满朝文武百官,太师的要求合情合理,朕要是不闻不问,这皇室的威严又在哪里?
  
      李玉进退两难,却迟迟不敢做出表态。
  
      “臣请陛下,提审证人!”见李玉犹犹豫豫,宇文一党的朝臣纷纷大声疾呼。
  
      李玉看向程佑年。
  
      “哈哈哈哈...”程佑年发出一声狂笑,慢步走出:“老太师,宇文君洵私入京师,作乱犯上,罪不容诛!本将军出于大义,兵谏锄奸!可是老太师却一再出手阻挠,现如今又捏造伪证想要诬陷本将军,这是何道理?”
  
      程佑年一句话,便将楚弘茺的话全盘打翻。更是将楚弘茺口中的“人证”定性为伪证。
  
      楚弘茺朗声道:“老臣带来的人证是否伪证,带上来一审便知。程将军何必如此急着否定?此非心虚而何?”
  
      程佑年面露杀机:“老太师!你这是下定决心要助纣为虐了?既然如此,可就不要怪本将军道剑无情了!”
  
      楚弘茺毫不畏惧,冷眼看去:“怎么?程将军,这是理屈词穷,心生恐惧,欲要杀人灭口了吗?”
  
      程佑年冷哼一声,厉声道:“兆武营!”
  
      “遵将令!”
  
      大殿中三百余兆武营轰然应诺,齐齐上前一步。
  
      李玉被这阵威喝吓得心头一跳,又来了!
  
      双方刚才的暂时休战只不过是形势所迫,程佑年为求自保,委曲求全而已。现如今自己已经退入大殿,殿外的敌军又有自己手下牵制,安全无虞。就眼下而言,刀兵之祸已是其次,反而是楚弘茺的这招釜底抽薪更为凶险致命。
  
      不过,我又何所畏惧?双方兵力、势力上的差距一目了然,此刻更是到了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境地,既然如此,还用得着这么惺惺作态干什么?我程佑年大局在握,乾坤在手,可以直接用武力碾杀一切!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没什么用!这也是为何他对洪府之事并未太过放在心上的原因。
  
      兆武营齐步上前,大殿之中杀气大盛。
  
      宇文一方,楚歆元和楚峰立刻带着楚家家将护持在楚弘茺身前。
  
      周钟易一声令下,殿门外的统骑营也纷纷进入大殿,护持在众臣将前方,胡四娘他们也在其中。
  
      周钟易更是直接来到周银斌身边,让周银斌老怀大慰。
  
      宇文君洵也慢慢走出,他的身后,王铮和穆雄飞一左一右,紧随在侧,麻衣军纷纷横刀而立,虽然人数比对面少了许多,可是气势上却毫不逊色。
  
      与此同时,大殿之外,早有双方各自的将令发出,数千大军刀剑出鞘,枪出如林!
  
      大战一触即发。
  
      “等一下!”
  
      就在这时,大殿之中突然传出一声清呵。
  
      众人纷纷望去,只见程佑年身后,杨云修带着两
  
      名部将缓步走出。
  
      宇文君洵嘴角微不可察的露出一丝笑意。
  
      程佑年眉头微皱,向着杨云修投去质询的目光。
  
      不过出乎程佑年的意料,杨云修恍若未见,直接走到了大殿中央。
  
      与此同时,大殿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嚣,一队骑兵纵马驰来,众人看的清楚,正是杨云修麾下的骁衣卫。
  
      尹豪杰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杨将军终于出手了。”
  
      这话一出,身后的众人纷纷大喜。不过随即却担心起来,骁衣卫突然异动,宇文君洵的兵马岂会放任不管,一场大战看来还是在所难免。那些不通武艺的文臣纷纷避退。
  
      不过出乎双方意料,宇文君洵麾下的兵马一番骚动,却并未分出人马阻拦。程杨一方的众人一阵疑惑,随即便想到,自己这方人马占优,对方没有宇文君洵的将令,自然不敢轻举妄动。不过这样一来,大殿中自己一方岂不更加强大,宇文君洵这是何意?生死都不顾了吗?众人一时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程佑年也是露出诧异的神色。
  
      御道之上,兵马早已清空,除了尸体外一片坦途,战马虽然爬坡的速度不比平地,可骁衣卫还是很快便来到大殿门外。
  
      封浩然一声令下,三百骁衣卫齐齐下马,冲入殿中。
  
      不过骁衣卫进入朝阳殿之后,却是并未和兆武营合拢,反而是簇拥在杨云修身后,大殿之中成了三方鼎立之势。
  
      这一变化让宇文一党和程佑年一方的众人都感到一丝诧异。程佑年脸上更是阴晴不定。
  
      骁衣卫入场之后,大殿之中再次陷入寂静。
  
      杨云修朝着李玉深施一礼:“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李玉露出一丝紧张的神色,抬手道:“凤林将军不要多礼,这个...有话但说无妨,朕...朕洗耳恭听。”
  
      杨云修起身道:“谢陛下。”
  
      他朝着一侧抱拳道:“当年微臣混迹军中,才疏智浅,本领中庸,幸蒙国柱青睐,调至身边。一连数载,国柱未嫌臣之不才,悉心教导,亲手传教,更是破格提拔,委以重任。幸赖国柱伯乐之恩,方有今日之臣!国柱于臣,恩同再造,情比天高。微臣视国柱如师如父,感恩在心,不敢有丝毫忘却。”
  
      “月前,国柱身染重病,曾急招微臣和果毅将军入府,耳提面命,让我二人效忠陛下,卫护京师,国柱帅令,言犹在耳,云修不敢有丝毫违背。不想今日,果毅将军竟然帅兵叩宫兵谏,将皇上置于危险境地,实乃武逆大罪!”
  
      杨云修话音未落,朝阳殿中一片大哗!尹豪杰众人目瞪口呆,程佑年更是勃然变色,任他如何做想也不会料到杨云修竟会说出这种话。可不等程佑年做出反应,杨云修下一句话更是如同晴天霹雳般让程佑年陷入绝境。
  
      “程佑年纵兵入宫已是大罪!可他隐匿国柱仙逝更是心怀不轨,罪不容诛!”
  
      “杨云修!你疯了!”程佑年终于忍不住站了出来,他看着杨云修,眼神中充满惊恐和愤怒,厉声道:“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杨云修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随即坚定起来,冷声道:“方才老太师惊传国柱噩耗,揭露你的欺君大罪!这件事其实杨某也已经知道!骁衣卫姗姗来迟,就是为了护送两位人证到来!程佑年,你多行不义,欺君罔上,匿丧不报,罪无可恕!事到如今,还不快快低头伏法,意欲何为?”
  
      程佑年脸色惨白一片
  
      ,他终于意识到杨云修已经反了。他伸手指着杨云修,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嘶吼道:“你竟然投靠了宇文君洵!”
  
      杨云修冷声道:“我没有投靠任何人!只是你倒行逆施,祸国殃民,我乃骁衣卫统领,京中四军,卫护皇城,保护皇上乃是天命之责!”
  
      “哈哈哈哈...”程佑年发出一声狂笑:“杨云修!你装什么大义凛然?你可不要忘了,隐瞒国柱死讯之事,乃是我们二人一起做的!你此刻想要摘出自己,不觉得可笑吗?”
  
      “你不要诬陷好人!”直到此刻,宇文一党的人终于反应过来,这是窝里反啊!这杨云修不知不觉间竟然已经被宇文都督策反了!宇文都督果然厉害!这可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惊天大逆转啊!
  
      他们纷纷跳出来,开始给杨云修撑腰。
  
      “凤林将军身怀大义,忠勇正直,怎么会和你这等小人为伍?”
  
      “不错!程佑年,你不要信口雌黄,诬陷杨将军!”
  
      “你想拉杨将军下水,简直是卑鄙无耻下流!”
  
      ......
  
      “来人!带人证!请皇上御审!”杨云修不给程佑年任何机会,直接一摆手,骁衣卫左右一闪,站出两名兵士。与此同时,楚弘茺身后,两名斗篷人也在胡四娘的示意下走了出来。四个人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起,一起跪倒在大殿之上。
  
      盔甲卸下,斗篷掀开,正是被宁煜派人从洪府救出的李旺、孙大昌、周兴和王福四人。
  
      “这几个人是洪府的!看着眼熟!”
  
      “不错不错,我以前去国柱府上,这几人给我端过茶水,是洪府的人无疑!”
  
      俗话说,宰相门前三品官,何况是洪辉身边的近身仆役,朝中大臣有不少人都曾在洪府见过他们,这样一来,四人的身份已经确凿无疑。
  
      “证人已经带到!请皇上御审!”
  
      “请皇上御审!”
  
      宇文一党的大臣纷纷请奏。
  
      这会子,李玉也突然看明白了。本来和程佑年穿一条裤子的杨云修竟突然反水,转而站在了宇文君洵一方,这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惊天逆转!
  
      此刻看到场中的情景,李玉已经退无可退,只能硬着头皮道:“既然如此,那就让这几个仆从将事情的原委说个明白。”
  
      “哈哈哈哈.......”
  
      不等四人说话,程佑年突然发出一声狂笑,将在场的众人吓了一跳。
  
      众人纷纷侧目,此刻的程佑年无形中露出一丝疯狂的气势。他已然明白过来。随着杨云修的反水,自己一方的局势已经急转直下。此刻杨云修有人证在手,又有宇文君洵一党的支持,他们是打定主意要将匿丧不报的罪名扣在自己一个人头上。事到如今,就算说破大天,谁还会相信自己的话?哪怕是把洪全拉出来作证,也已经无济于事。
  
      这场荒诞的闹剧是时候该终止了!
  
      他的眼中突然透出一丝疯狂的光芒。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杨云修,你竟敢背叛我!还有宇文君洵,今日,我要你们全都死无葬身之地!
  
      “兆武营!”程佑年仓啷一声拔出虹霞剑,厉声吼道。
  
      “遵将令!”
  
      “给我...”程佑年的话音戛然而止,他保持着持剑的姿势低头看去,一截剑尖探出胸口,鲜血顺着剑尖潮水般涌出。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看向身后,入目的是尹豪杰苍白中夹杂着疯狂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