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一一章 深宫瑟瑟风渐起,刀光隐现麻衣魂

一一一章 深宫瑟瑟风渐起,刀光隐现麻衣魂

    第一百一十一章深宫瑟瑟风渐起,刀光隐现麻衣魂
  
      宝剑锋芒湛清如水,隐现七彩光华,自麻衣军士的咽喉抹过,未曾沾染一丝血迹。
  
      “将军的虹霞剑果然不愧为传世名剑,滴血不沾,吹毛断发!好剑!好剑!”尹豪杰站在杨云修身边,看着外面的战场发出一阵感慨。
  
      杨云修侧目看了他一眼,心中暗中鄙夷。尹豪杰虽然是个武将,也是第一个倒向程佑年的人,可是却是个胆小如鼠的小人。此刻大殿之中,不管是宇文君洵一党的武将还是程佑年麾下的将军,都已经全部投入战斗,只有他一直厚颜无耻的游离在战场之外。
  
      杨云修的目光投向大殿之外,眼神中也露出一丝赞叹。
  
      麻衣军果然不愧是威震南齐的传奇之旅,放弃了骑兵优势,以区区六十余人的战力和兆武营上百人交战,依然丝毫不弱下风。
  
      杨云修和程佑年都是洪辉青睐有加的军中才俊,可以说是南齐军中最耀眼的两颗后起之秀。两人年纪轻轻便成为京中四军的统帅,说起来,两个人都对自己的才能有着绝对的自信。在他们的统领下,骁衣卫和兆武营的战力远超寻常军队,就连洪辉也赞叹有加。
  
      可是今日一观,杨云修不得不承认,能够训练出麻衣军这样的劲旅,宇文君洵的统兵能力绝对在自己和程佑年之上。
  
      不过麻衣军虽然强势,可是此刻缺乏指挥,又在人数上处于劣势,如果没有援军,短时间虽然不显败迹,可是时间一长,必然会被程佑年的兆武营剿灭。
  
      杨云修眼中神色复杂,昨晚的情形再次浮现在脑海中。
  
      他负在背后的双手轻轻握起,眼神越过战场看向直通宫门的青石大道。按照计划,骁衣卫应该已经带着“他们”在路上了吧。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决定动手,就再也没有回头的机会了。
  
      程佑年闪身避过斩马刀的锋芒,虹霞剑撩起一片彩虹,“仓啷”一声脆响,将那名麻衣军士震出数步,紧接着揉身窜上,灵蛇吐信,虹光没入对方的胸口之中。剑锋不带一丝血迹的抽出,麻衣军士轰然倒地。
  
      对面的麻衣军只有六十多人,己方三倍于敌,却已经抵挡了兆武营足足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更是给兆武营造成了巨大的损失,强悍战力可见一斑。不过程佑年和杨云修的看法却不相同,在他眼中,看重的只是结果。
  
      麻衣虽强,终将败亡。这对他来说就足够了!
  
      现在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宇文君洵还会不会有其他的援军。现如今,程杨一党的人马都已经四散城中,仓促间难以集结。而且看宇文一党的架势,应该也是早有准备。自己安排兵马的本意是要趁着早朝结束逼迫群僚低头,结果宇文君洵竟然横空杀出,被逼无奈之下,这才做出破釜沉舟之举。他的党羽也是被程佑年此举逼得退无可退,这才决定起兵配合,武力控制京师。
  
      想起来,宇文君洵此人竟能在自己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进入夜吟城,并且秘密联络了这么多势力,这一点让程佑年甚为佩服。不过却也暴露出宇文君洵的一个短板,要想瞒过程佑年的耳目,又能在这么短时间内赶到京师,那么,随他而来的兵马必然不会太多。
  
      兆武营兵谏皇宫的消息此刻应该已经传遍京师,可是到现在为止,只有这一支兵马驰援,这也从侧面说明了这点。
  
      现如今的态势是,两方的兵马在城中相持不下,宫里的局势也陷入僵局,一方是临危生变,出其不意,一方是早有预谋,抢占先机。两人各有优势,不过相对来说,程佑年面上的胜算还要更大几分。
  
      宇文君洵一党在宫外的行动虽然抢占了先机,可他京中的兵力处于劣势,真要双方刀兵相见,以硬碰硬,反而是程佑年更有优势。至于宫中,虽然对方有一名武圣级的高手,更有麻衣军一部的协助,让己方有点手忙脚乱,可是场面上自己一方依然处于上风。更何况,杨云修的骁衣卫正在驰援途中,自己只要坚持片刻,等援兵一到,便能将宇文一党的头脑人物尽数剿灭于此,定鼎胜局!
  
      就在这时,一阵隐隐约约的马蹄声传入耳中,程佑年回首侧目,视线中一骑绝尘,如飞而来。
  
      来的自然便是刚刚将郑虎击杀的穆雄飞。
  
      离着御阶尚有数步,穆雄飞已经一提马头,胯下战马飞跃而上,冲向战阵。
  
      麻衣军看到首领到来,气势顿时为之一变,战力竟隐隐提升了一丝,兆武营的压力无形中加重了几分。
  
      直到此刻程佑年才露出一丝惊讶,不过随即便被他压下。区区一人,即便是武圣到来,也不能左右整个战局。兆武营虽然比之麻衣军稍逊一筹,可是也不是任人欺侮的乌合之众!你宇文君洵麾下人才济济,我程佑年也不是没有底牌!
  
      扭头看向麾下一员瘦高将校,程佑年低声喝道:“仇五,你去会会来人!”
  
      被程佑年点到的校尉微一颔首,便从战团中抽身而退,他的手中使得是一对贴臂短拐,质朴无华,黯淡无光。方才在厮杀中,此人一直护持在程佑年身侧,极少动手,看似极不起眼。可是如果有心便能发现,此人为数不多的几次出手,都是干净利落,一击即中,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仇五退出战圈,一言不发便开始狂奔,他的速度极快,有若离弦之箭,一往无前。
  
      从仇五出现的瞬间,穆雄飞便有所觉察。他双腿用力一夹马腹,战马奔行更加急速,
  
      与此同时,斩马刀斜指地面,刀锋映照日光,光芒夺目。
  
      两人相距不足十米,仇五发出一声长啸,双足蹬地,高高跃起半空,双拐交错,泰山压顶般向下砸落。穆雄飞一声冷笑,左手一撑马背,也是腾身而起,斩马刀自右下方斜撩而上,隐裹风雷之声。
  
      “当啷”一声巨响,斩马刀重重砍在双拐之上,两人半空中
  
      身形一顿,瞬间倒飞出去,一上一下落在御阶之上。落地瞬间,两人毫无停顿,同时向前蹿出,几步便再次撞到一起,内力激荡,劲风横扫,战在一起。
  
      仇五双拐势大力沉,又不失灵巧,施展开来,上下翻飞,忽左忽右,穆雄飞斩马刀威猛异常,身法同样不俗,闪转腾挪,让人眼花缭乱,两个人便如蝴蝶翩翩起舞,你来我往,快成两道虚影。
  
      两人以快打快,攻击疾若风雨,刀兵相交,脆响金鸣不绝于耳,便如琵琶连弹,玉珠落盘,连成一片,转眼之间便是数十个回合,不分胜负。
  
      两人的交手被身处大殿之上的杨云修看在眼中,心头也是微微一惊。
  
      杨云修和程佑年修为相当,都是上元境下品境界,已经初生气感,他隐约之下能够察觉,这位最后到来的麻衣军首领修为不俗,至少在自己之上。等到他出手之后,内力外放,杨云修这才知道,此人竟然已经有至元境修为。可令杨云修吃惊的并不是此人,而是兆武营的仇五。
  
      杨云修虽然不知道穆雄飞已经是至元境下品巅峰的高手,更是曾经力战至元境上品而胜之,如此高手已经不能单单用至元境下品的标准来衡量。但是能同一位至元境高手打成平手,这仇五的身手和武功至少也是至元境上下。
  
      如此高手却一直隐藏兆武营中,声名不显,自己身为程佑年的生死同盟,对此竟然一无所知。如果不是被宇文君洵接连逼出底牌,他还会被一直蒙在鼓里,此人的心机和城府之深可见一斑。
  
      杨云修忽然有些不寒而栗。
  
      如果昨夜没有那名黑衣人的入府一叙,自己恐怕还在程佑年的战船之上,如此狡诈阴狠的同盟就在自己身侧,夺得大元帅之位后,自己会不会是他的下一个猎物?杨云修感到一阵后怕,心底的决心更加坚定起来。
  
      仇五的表情始终冷漠,他的一招一式一举一动,简单而效率,绝没有丝毫的多余,简直就是为杀戮而生。他身上的气息充满死寂,穆雄飞十分熟悉,这是在尸山血海中久经磨砺才能拥有的气息,黑暗、冰冷、毫无感情、令人窒息,这种气息他也曾经有过,那时的他孤身一人,流窜于荒原之中,在遍布盗匪、饥饿、天德狼骑的环境中,苦苦挣扎。为了生存,你只能不停的杀戮,直到泯灭人性。每天睁开眼,等待你的就是无情的杀戮,要么杀人,要么被杀。那时的他,为了一个馒头,可以毫不犹豫的将一个人撕成碎片。
  
      直到有一天,一面“月尾鸳”的旗帜来到荒原之上,天德狼骑被逐出荒原,盗匪被整肃清缴,荒原开垦变成万亩良田,穆雄飞几近泯灭的人性渐渐寻回。他带着荒原上最后一伙盗匪的脑袋,跪在了那道旗下的身影面前。
  
      那天起,他穿上麻衣,戴上鬼面,浴火重生。
  
      都督的宏愿,麻衣来完成,都督的生命,麻衣来守护!
  
      无论是谁,挡我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