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一零五章 党争伐异朝堂上,宇文现身众人惊

一零五章 党争伐异朝堂上,宇文现身众人惊

    第一百零五章党争伐异朝堂上,宇文现身众人惊
  
      到现在,李玉总算琢磨过味来。
  
      朝堂之上现如今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拨,一拨是以程佑年和杨云修为首,另一拨似乎是楚歆元的人。不过这两帮人中,又以程杨一伙更为强势。
  
      不过不管他们孰强孰弱,却都是把李玉逼到了绝路之上。
  
      因为不论是程佑年还是楚歆元胜出,南齐的军权重器都要落于他人之手,而皇室李家还是只能处于仰人鼻息的境地,只不过是从洪辉换成了别人。
  
      满朝文武齐声劝谏,李玉已经没有丝毫退路,他苦涩的开口道:“既然众爱卿都这样认为,那么你们觉得谁人能够暂代大元帅之位?”
  
      尹豪杰当先奏道:“果毅将军程佑年统领兆武营多年,战功赫赫,精明干练,又有仁德之心,贤良之名,更兼在国柱麾下多年,深受国柱器重!微臣以为,能代替国柱暂代元帅之位者,非程将军莫属!”
  
      “微臣也推举程将军暂代兵马大元帅之位!”
  
      “微臣附议!”
  
      “臣附议!”
  
      ……
  
      不出李玉所料,程杨二人一党几乎是在尹豪杰提出举荐程佑年的刹那,便纷纷站出来摇旗呐喊。反观程佑年,反而一副老神在在,事不关己的作态。他这个样子更让李玉觉得愤懑,似乎他已经胜券在握,不屑于亲自出手。
  
      就在程佑年一党纷纷出手之后,楚歆元这一帮人却似乎没什么焦急之态,他们个个都气定神闲,仿佛没有看到程佑年一党的表现。
  
      这一下,不只是李玉,就连程佑年和他的党羽也生出一丝疑惑。
  
      他们在等什么?程佑年心道。京城之中所有的世家豪门,各部首脑均已亮相,他们还能有什么依仗?
  
      猛然间,程佑年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顿变。
  
      就在这时,殿门外突然跑进一名值守的宫人,此人面色仓促,一路小跑,即使深秋时节,依然出了一头大汗。
  
      “启禀万岁!”宫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大殿之中:“童姚大都督宇文君洵入京觐见,现在就候在宫门之外!”
  
      宫人话音刚落,朝阳殿中群臣变色,鸦雀无声。
  
      程佑年的右手紧握,终于想明白了关键所在。
  
      京中的势力全部在此,周银斌一党再有依仗,自然便只能是京城之外的势力!
  
      **************
  
      宇文君洵的到来,让朝阳殿中蒙上一层阴影。
  
      一身玄色官服的宇文君洵缓步走进大殿,虽只一人,却夹裹着千军万马般的气势,神采飞扬,气压群雄,一登上大殿,便将殿中百官的风采尽数夺去。
  
      南齐洪辉之下,六大魁首之一,童姚行省大都督,统御童姚五军,麻衣军之主,战功彪炳,威名赫赫,宇文君洵身上的光环多到让人眼花缭乱。
  
      他的到来,终于将楚歆元一党背后的神秘面纱揭开,露出的是一座令人不敢仰视的庞然大物。
  
      宇文君洵规规矩矩的走到大殿中央,缓缓跪倒:“臣宇文君洵,叩见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玉呆呆的看着宇文君洵,脑中一片空白。本来以为周银斌一帮人幕后的主使人就
  
      是楚歆元,没想到竟然是他!
  
      朝阳殿中寂静无声,楚歆元众人此刻更加平静,反观程佑年一党,此刻的表情却十分值得玩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玉都没有让宇文君洵起来的旨意,他是被宇文君洵的出现镇住了。李玉没有下旨,宇文君洵便一直恭恭敬敬的跪在地上,面色如常,丝毫没有露出一丝不满。
  
      直到一旁的宫人察觉到皇上的失态,轻轻咳嗽一声提醒,李玉才回过神来。
  
      有几丝慌忙的,李玉竟然微微欠身,双手齐抬,急声道:“都督快快请起。”
  
      宇文君洵恭敬谢恩,这才起身,言语举止一丝不苟,没有半分逾礼之处。
  
      “都督怎么会突然回到京师?”李玉开口问道。南齐六大魁首肩负镇守边疆的重任,无旨意或帅令,不得私自回京。宇文君洵这次回京可谓已经触犯这条规矩,不过李玉的问询中,绝对听不出一丝质询的意思。
  
      宇文君洵诚惶诚恐的跪下道:“微臣才疏智浅,在南齐众臣将中不过中庸之姿,蒙皇上和国柱信任,委以重任,镇守童姚。在任以来,微臣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深恐辜负皇上隆恩与国柱信任,然身处边关,远离京畿,常常思念万岁和国柱,思念之时,夜不能寐,饭不能食。上月听闻国柱重病,微臣如闻惊雷,如遭冰霜,神思恍惚,心神不宁,内心挂怀国柱身体,已经无心军政,不得已才私自离开童姚,回归京师。微臣自知身犯教条,然祈求皇上,暂缓刑罚,准臣前往探视国柱身体,此愿能遂,臣甘愿受任何惩罚!”
  
      宇文君洵说到最后,已经声含悲切,眼泪横流,趴伏在大殿之上。
  
      李玉赶紧道:“都督公忠体国,与国柱情谊深厚,让朕感动,虽然擅离职守,可毕竟事出有因,情有可原。朕怎么会治你的罪呢?都督快快请起!”
  
      宇文君洵深深叩头,感激道:“谢万岁洪恩,微臣感激涕零。”
  
      站起身,宇文君洵道:“宇文君洵一路风尘,错过早朝,此刻上殿来实在冒昧,不知可曾打乱朝廷的议题?”
  
      周银斌站出几步,笑道:“都督心念万岁,挂怀国柱,此情此意,感人肺腑,令人心生敬意。都督来得正是时候,百官正在商议暂代大元帅之位的人选,以便整肃兵部,重振军威。而周某要推举的不是旁人,正是宇文都督!”
  
      “臣也推举宇文都督暂代大元帅之位!”
  
      “臣附议!”
  
      “臣附议!”
  
      ......
  
      一时间,周银斌一帮人再次掀起一波推举热潮,不过推举的人却从程佑年变成了宇文君洵。刚刚,程佑年一党占据上风,不管是从人数还是从势力上,都全面压制周银斌他们。可是此刻,这帮人在气势上却隐隐有压过程杨一党的势头。
  
      然而群臣话音未落,大殿之中却突然响起一声厉吼:“胡闹!住口!”
  
      程杨一党的人纷纷侧目,随即却露出惊讶的神情,因为出口之人赫然是周银斌等人一力举荐的宇文君洵!
  
      宇文君洵此刻面色阴沉,眼含怒意:“国柱乃南齐撑天支柱,当世仅存的无双战神,南齐大元帅!国柱尚在,谁让你们在这里妄议帅位人选?此举将置国柱于何地?简直是岂
  
      有此理!”
  
      这句话一出,朝堂上顿时陷入寂静。人人都知道六大魁首和洪辉之间的牵连和羁绊,宇文君洵此刻说出这话,显得合情合理。而且六大魁首积威日久,权倾朝野,这声呵斥声色俱厉,众臣一时间竟无人再敢言语。
  
      武班之首,程佑年的面色阴沉的可怕。
  
      别人看不出,可是程佑年却已经隐隐觉出几分不对。宇文君洵此来京师,目的昭然若揭,就是为了争夺大元帅之位而来。可是此刻,他话语之中句句不离国柱,分明是别有用心。
  
      程佑年忽然想到昨夜洪府发生的事情,额头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
  
      昨夜洪辉的四名贴身仆役被人救走,程佑年苦寻一夜未果,当时他自认为已经掌握京师大局,大权在握,没有太过在意。而且当时他暗中怀疑此事是洪全所为,又为了今日逼迫群臣百官投效麾下而分神布置,便将此事暂时搁置。可是如今想来,这件事很有可能并非是洪全所为,而是宇文君洵!
  
      这么一想,宇文君洵此刻的作为便能够解释了,他是要揭开洪辉身死的秘密,致自己于死地,同时将大元帅之位名正言顺的握在手中!
  
      果不其然,宇文君洵呵斥完群臣之后,便开始请求皇上,下旨准许他入洪府探视洪辉。
  
      程佑年心中的担心终于成真了。
  
      只要这件事被揭发,他程佑年和杨云修便会被千夫所指,威信全无,再无资格争夺大元帅之位。而洪辉身死,大元帅之位彻底空悬,自己无权竞争之后,大元帅之位便只能被宇文君洵继承,而且是名正言顺,堂堂正正的接任!
  
      程佑年目光中射出怨毒的寒光:宇文君洵,一石二鸟,你好毒的计谋!
  
      不过,随即程佑年心中生出一丝疑惑。洪辉身死的消息到现在还一直在封锁之中,直到昨夜仆役被救才被真正证实,可是宇文君洵今日便已抵京,说明他早就动身离开童姚了。在没有知道洪辉身死的情况下,宇文君洵是绝对不会,也不敢这么做的。那么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消息呢?还有一点,自己匿丧不报,致使洪辉一直未能入土为安,这对洪辉的声誉可是一种玷污,宇文君洵六大魁首的身份,如果亲自揭发,便是对洪辉的不敬,这对宇文君洵的声誉和名望也会造成巨大损失,甚至会引起其余五位魁首的联合抵制。就算他指使手下党羽来做这件事,天下人又不是傻子,这与他自己动手又有何异?既然如此,他到底会通过谁人之手挥出这致命的一剑?
  
      朝堂之上,群臣面面相觑,大家已经渐渐察觉那么一丝不对。周银斌等人更是开始推波助澜,先是忏悔自己方才的所作所为,然后同样要求能够探视洪辉。
  
      程佑年心中如坠冰窖,渐渐感到大势已去。
  
      不过程佑年此人野心勃勃,胆大包天,而且绝不会轻易承认失败。他望了望站在朝堂中傲然而立的宇文君洵和他麾下的周银斌、楚歆元等人一眼,眼中突然射出一道阴狠决绝的光芒。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杨云修,眼中的深意让杨云修惊骇莫名。杨云修略一沉吟,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程佑年冷冷一笑,随即向着大殿外轻轻做了几个手势。一名职守殿外的小校点点头,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