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八十四章 宁煜吐露城中秘,天九定计返狼巢

八十四章 宁煜吐露城中秘,天九定计返狼巢


  第八十四章宁煜吐露城中秘,天九定计返狼巢
  宁煜将天九的表情变化尽数看在眼中,忍不住发出一声嗤笑:“怎么?你以为这是毒药?哈哈哈,如此不入流的方法,本座岂会使用?你还真是小觑了本座!实话告诉你,本座早已在你内府种下本座专属的印记,五天之后,你若不来,本座只要稍动下心思,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也能叫你享受一下分筋错骨,魔火焚身的感觉,绝对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天九被识破心思,当下大大方方承认:“阁下见笑了。在我们世俗见惯了这种套路,忍不住便推己及人。却不知阁下用的这是什么秘术?”
  宁煜笑道:“怎么?想问明了,找人帮你破除?哼,那你可就是白费功夫了。不妨告诉你,本座这秘技叫做他心通,乃本座独创。就算告诉你,没有本座出手,你也休想抹去印记。”
  天九心中暗暗记住这个名字,她还真是存了这个心思。不管对方怎么吹嘘,天九打定主意,试了再说。万一侥幸破除,便能摆脱这人。此人喜怒无常,疯疯癫癫,天九可不想一直在他的掌控之中。
  宁煜看出天九心思,冷笑道:“修真界功法万千,秘术无算,就连本座也不敢说尽数知道。何况此术乃本座独创,岂是你一个小小的培元境修士所能猜度?就算你身后的魔门主子,也休想探出分毫。”宁煜嘴上这么说,心中暗道:哪里有什么“他心通”,自己不过是唬这傻女人而已,其实他根本就没在天九身上动什么手脚。所以不用说天九背后的魔门中人,就是上五境大佬亲自出手也休想探测出丝毫异样。
  天九不想再和这人继续纠缠下去,此刻双方已订下五日之约,自己也已经成功脱险,天九便道:“今夜多谢阁下相救,我这次回去还有要务在身,争取五天之内办完,然后准时赴约。”
  宁煜心道:就让你这么走了,你肯定就直接返回天德了。像隐狼这种死士,是不会在乎自己刚刚的威胁的。你走了,我上哪找你们的总部去?接下来,我还要去找宇文君洵接头,可没有太多时间再去浪费了。
  宁煜想到这里,出声叫住天九:“等一下!”
  天九身子一滞,心里便有几分发虚。她回身问道:“阁下还有何指教?”
  宁煜轻咳一声,道:“本座突然想了一下,让你五天之内解决自己的事情,你未必能完成,这有点强人所难的意思。本座如此身份,却为难你这么一个小小的培元境修士,传出去难免有损本座的名声。”
  天九表情错愕,心中暗道:这人不会真的有病吧?一会这样,一会那样。不过听他口气似乎要宽限自己几天,自己已经决定连夜返回天德向狼主汇报“仙师”之事,原本还觉得五天时间太过仓促,若是能让这怪人延长几日,倒是大大的好事。
  天九满怀期望的道:“阁下可是决定再宽限几日?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了,我在这里先行谢…”
  宁煜一伸手道:“说好五天便是五天,本座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能随便更改!”
  天九不由气结,这混蛋到底要干什么?莫不是消遣本姑娘!
  宁煜不等天九开口,接着道:“本座的意思是,你可以把你的任务说给本座听听,本座如果顺手,可以帮你一把!”
  天九一愣,随即本能的警觉起来。可想了一下便又放下心来。天九虽然对修真界所知甚少,可也知道修真者一心求道,超然物外,对世俗各方势力之间的争斗并不在意,就说“仙师”和他的宗门,到现在为止,也只是要求天德出手帮他们从世俗搜罗一些闻所未闻的新奇物事,并未插手过天德内政。不过即使如此,天九也必须要提醒狼主,绝不能成为“仙师”的提线木偶,把天德和天狼部的未来交到他们手里。
  此刻神秘人提及此事,应该不是要刺探什么情报。天九沉吟片刻,心中突然一动,现如今天德整军备马,陈兵北境,已经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是受制于程杨二人对洪府的严密守卫,隐狼几次的潜入计划都宣告失败,所以隐狼一直不能探知洪辉的生死实情。可如果眼前这人出手的话,那岂不是探囊取物,手到擒来?要知道,修真者的力量非同小可,他们术法奥妙通玄,手段出神入化,远非常人可以猜度。进入区区一座洪府,还不是如入无人之境?
  想到这里,天九一抱拳道:“阁下既然这么说,我还真的有一事相求。阁下如能相助,在下感激莫名,等事成之后,我立刻动身领你去见仙师。”
  宁煜负手而立,傲然道:“说来听听。”
  天九道:“在这夜吟城北城之中,有一座紧邻南齐皇宫的府邸,他的主人乃是南齐一位重臣,数月前,我们得到他病重不治的消息,我需要请阁下帮我入府一探究竟,看看此人到底死没死。”
  宁煜双眼微眯道:“你说的可是南齐兵马大元帅,国柱洪辉?”
  天九诧异道:“阁下知道洪辉?”
  宁煜一副看傻子的表情看着天九,嘲笑道:“我们修真者是不喜欢过问红尘俗事,可这不代表我们就不知道世俗的情况!你直说是要查清洪辉死活便行了,磨磨唧唧说这么些废话!”
  天九胸口一阵起伏,曼妙的凸起划出一道诱人的弧线。她感觉自己今晚受的刁难已经超过了之前的总和,除了当日在萍水山被不知名的陌生人摸遍全身,就数今天最为憋屈。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天九强自压下心中恼火,问道:“阁下既然知道洪辉,那么可能帮我这个忙?”
  “不能!”对方回答的干脆利落!
  天九再度气结:“为什么?”
  宁煜道:“自从大魏皇帝下旨针对我们修真界以来,道凡两界便势同水火。不久后,修真界各大宗门便联合发布禁令,修真者不得随意插手人间各方势力的争斗!本座若帮你探明洪辉生死,便是助你们天德谋取利益。你身后的魔门行事诡秘张扬,天下闻名,从来不受修真界各方势力限制,但本座可不同。本座虽然也不畏惧各大宗门的问责,可是我害怕麻烦。若是本座贸然帮你,招惹到了那帮老家伙们,必然会生出许多麻烦。”
  天九闻听此言,隐隐有些失望。不过未等她有所表示,宁煜接着道:“不过本座虽然不好直接去洪府探秘,却可以送你一条情报。”
  不能知道洪辉生死,其他的事情,天九兴趣寥寥,不过怕引起这怪人发怒,天九佯装希冀的问道:“什么情报?”
  宁煜背着手,吊足了胃口道:“南齐童姚宇文君洵已经秘密来京!”
  闻听此言,天九顿时反应过来:“宇文君洵秘密来京!这消息可是真的?”
  宁煜不悦道:“本座在来的路上,亲眼所见,岂能有假?”
  天九急迫道:“那宇文君洵现在何处?”
  宁煜冷哼一声:“区区一介凡人,本座难道还要一直盯着他不成?我只看到他进了城中,具体在哪里,自然是你们自己去找!”
  宁煜当然是信口雌黄,满嘴胡话,就连流苏发动了城中五行密探的半数力量都没能探知宇文君洵的所在,宁煜怎么可能知道。不过他的目的也只是诓骗天九尽快回到总部,查清隐狼在夜吟城中的势力分布,方便他接下来的布局,凭他现在所扮演的角色,完全不需要什么真凭实据。反正只要知道了隐狼的所在,接下来宁煜自然会将洪辉的死证拱手奉上。
  消息已经放出,再待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反而说不定会露出马脚。宁煜任由天九在那里消化自己的情报,留下一句“五日后见”便袍服一甩,飘然而去,几个起落消失在天九眼前。
  他今晚故意表现的性格怪癖,这么突然离开天九也不曾觉得突兀,反而暗自松了口气。
  今晚虽然组中成员死伤惨重,隐狼势力大损,可是却得到两件了不得的情报。天九心下戚戚的同时,又有几分欣喜。
  不过如此一来,天九不得不打消了立刻回归天德的打算。她必须先证实宇文君洵是否真的已经秘密来京,如果此事属实,便足以证明洪辉之死再无悬念,洪辉府中便不用再去。隐狼要立刻将此讯息传回国内,然后借机将此事泄露给其余五大魁首,到那时,南齐内斗不休,便是天德狼骑扣关入境,挥师北上,开疆扩土的最好时机!
  到那时,狼主必然亲征南齐,“仙师”未必会跟随在侧,自己只需伺机将“仙师”的事情报告狼主。神不知,鬼不觉,一切都不耽误。
  天九定下计策,转身没入了浓浓的夜色之中。
  之前服用了宁煜给的丹药,天九此刻精力充沛,耳聪目明,一路急行,速度极快。谨慎起见,天九故意在城中弯弯绕绕,同时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知道确定没有尾巴跟随,这才再度展开身形,向着隐狼巢穴而去。
  可是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她心目中认为最不会跟踪自己的修真怪人,此刻就隐隐的缀在她的身后。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