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第八十章 宁煜尾随寻狼巢,夜深小院闪刀光

第八十章 宁煜尾随寻狼巢,夜深小院闪刀光


  第八十章宁煜尾随寻狼巢,夜深小院闪刀光
  天九背着一竹篓菜蔬走在人群中,此刻她一副农家妇人的打扮,脸上也易过容,不然如此美貌的妇人独自出行,必然会生出许多事端。
  这几日来,隐狼首领费尽全力才抽调出一批人手补充到了天九手下,而天九也没有辜负首领的期望,率领自己的组员,四面开花,将整个夜吟城的间谍组织都搅扰得不得安生。
  不过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隐狼手下的损失也颇为惨重。虽然经过仙师的秘法,这一批隐狼成员的境界齐齐提升了一境,可是只靠天九一组之力,毕竟是以寡敌众,连番征战下来,死伤也是不小。死去的人暂且不说,伤者的安置就是一个很大的麻烦。此次天九出门,就是从其他组的成员那里交接了一批疗伤的药物。
  药物就放在竹篓底部,上面用菜蔬做了掩饰。
  天九身为培元期的修真者,即使是个水货,耳目也比常人要更加灵聪,一路走来,她一直暗中观察身周,小心提防有人跟踪。之前他们小组也正是凭借天九的超强感知能力几次险之又险的避开了敌人的围剿。
  离开集市,天九弯弯绕绕,渐渐离人群越来越远,瞅着别人不注意,天九一闪身躲进旁边的一条胡同里面。
  宁煜缀在天九身后,保持着神魂能够探测的极限距离,牢牢将她锁定。宁煜进入培元境之后,宁煜的神魂能够侦测的范围比之前扩大了不少,此刻完全不用担心跟丢或者被对方发现。
  天九走的道路越来越偏僻,数刻之后,已经远离了闹市,来到一座宁煜相对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棚户区,杂乱无章的草棚和房屋不成规矩的陈列着。房屋间的路径七拐八扭,崎岖不平,到处都有杂物遗弃,简直可以用脏乱差来形容。
  天九来到一间还算规整的小院门前,轻叩门环,院门打开一半,天九侧身挤了进去。
  宁煜自一间草棚后面闪出,看着前面的小院微微沉吟。
  神魂中,能清楚的感知到院中的情景。这里应该便是那组神秘隐狼的藏身地点,里面的房子里,或躺或坐,林林总总二十几个人,每个人的修为都不弱,除了那名女性隐狼外,其余都是男子,其中还包含了几名伤员。
  以宁煜现在的实力,自然是不可能独自一人捣毁这处巢穴的。不过探明了对方落脚的地点,宁煜的目的就算达成。剩余的事情,自然交由流苏去办。
  他和流苏之前已经有过交流,现如今局势紧迫,重任在身,五行密部的力量十分珍贵,自然不宜过度消耗。宁煜的建议是祸水东引,借刀杀人。
  隐狼最近的疯狂行为已经激起公愤,若不是找不到目标,各大势力早已出手报复。如果此刻将这伙隐狼的藏身之处公布出来,不用五行密部动手,自然会有人迫不及待的对隐狼痛下杀手。
  宁煜将这处地点绘制在地图之上,悄无声息的退出了这片棚户区。
  *********************
  夜幕低垂,黑暗降临大地,这一夜天气阴沉,天空中既无明月,也无星光,只有带着凉意的秋风回荡在夜吟城中。
  白天宁煜找到的那座小院。
  房中,天九正在给一名伤势较重的手下换药。
  这几天,天九麾下的隐狼先是四处出击,又接连应对各方势力的围剿,虽然保存了比较完整的实力,可是连日奔波躲藏。天九手下的隐狼成员也有些吃不消。
  这处棚户区的小院偏僻隐秘,安全性极好,天九便带领组员分批来这里,藏身这此处,一是为了让伤员疗养,再就是让组员们养精蓄锐,略作休整。
  为了保障安全,只有身为修真者的天九能够出入小院,其他人都被限制院中,不能外出。
  隐狼作为耶鲁泰隆的亲信力量,是天德最早能够接触到仙师的人。作为仙师亲自挑选的弟子之一,天九虽然不是这批人中修为最高的人,可是却拥有绝对的话语权。所以她的命令被一丝不苟的严格执行。
  安抚好几名伤员,天九吩咐手下对他们好生照看,独自一人回了里屋。这帮人中只有天九一名女性,所以这件里屋便成为天九独享的卧室。
  天九和衣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怔怔发愣。已经记不起多长时间,天九都没有好好睡一个安稳的觉了。
  这几日经过连续不断的高强度拼杀,即使是身为修真者的天九也有几分疲惫,她闭上眼,静下心来,不知不觉便沉入了梦乡。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莫名的心颤让天九猛然睁开眼睛。一种潜意识中的危险直觉随之而来。修真者逆天而行,追寻天道,他们的神识沟连天地,对气机的把握远胜常人,之前几次被敌人暗中清剿,便是收到这种气机提醒,天九才能事先发觉。
  天九不敢有丝毫耽搁,自床上翻身而下,一推门,发出一声示警的呼哨。他的手下都是隐狼中的精锐,不过几个呼吸,所有人都已经清醒过来,进入战备状态。
  天九疾走几步,贴在房门之上,屏气凝息,灵根上白丝飘散,引入虚空,神识展开,耳中渐渐传来一阵急促却又轻盈的脚步声。天九仔细分辨,声音来自南方,约莫在三十人上下。
  天九隐隐松了口气,她的手下刨去伤员,尚有二十多人。这批人都经过秘法提升了境界,又有仙师指点过武功,实力非同一般。对方三十多人,虽然也不是庸手,可是似乎还不能对自己构成致命的威胁,只是今夜一场厮杀之后,难免又要另寻其余的落脚之处,这倒是个麻烦。
  天九冲着屋里的众人做了几个手势,他的手下立刻行动起来,有两个人将伤员转移进了里屋,一左一右的守在门口。其余人等随着天九打开房门,借着浓浓的夜色分散潜伏开来。
  他们之前几次遭遇对手的袭杀,都是凭借天九提前侦知对方的行动后布局反杀,应付这种场面早已十分熟悉。二十几个人潜伏在小院的隐秘之处,悄无声息,看不出丝毫破绽。
  小院南面的一条胡同里,三十多名蒙面人,各携兵器,一言不发,默默地跟在一名身材魁梧的大汉身后。这些人服装各异,装扮也不相同,倒像是临时集结起来的城中百姓。
  离着小院尚有百米左右,为首的蒙面大汉一抬手,队伍立刻停止前进。大汉贴着一处墙壁,偷偷观望了片刻,一伸手,两名身形灵活的手下越众而出,转眼间便来到小院门外。
  两人贴着墙角静静听了一会,一人双手交叠,另一人抬脚一踩,借着同伴的垫手之力翻身进了小院,整个过程悄无声息。
  不一会,小院房门悄悄从里面打开,之前进去的那人露出头来,朝着胡同口微微招手。大汉点点头,一挥手,三十几名属下紧随其后,各擎兵刃在手,闷头向着小院冲去。
  这帮人都有修为在身,更兼纪律严明,眨眼功夫便冲进了小院之中。大汉一声唿哨,众人一分为二,一伙人留守院中,另一伙人朝着房中扑去。
  就在为首的大汉一脚蹬开房门的同时,小院中突然爆射出二十几道黑影,刹那之间,寒光四射,小院里留守的众人猝不及防之下顿时损失惨重。就这一个照面,便有近十人死伤在隐狼成员的偷袭之下。
  为首的大汉喉咙里憋出一声愤怒的低吼,指挥手下翻身扑入战团,双方此刻人数已经相差不大,刹那间便陷入了捉对厮杀的场面。双方都是黑暗中人,身份见不得光,虽然小院中正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搏杀,可是除了低沉的兵刃交击声,便再也没有丝毫杂音。每时每刻,双方都有失去生命的同伴无声的倒下。
  刀光剑影,此起彼伏。
  你死我活,生死之间。
  魁梧大汉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将迎面扑来的隐狼吏员连人带剑劈作两半,猛然回头,眼中却露出一丝惊骇的神色。
  今夜的袭杀,可以说是已经做了万全的准备,为了确保这次行动成功,他不惜代价,汇集了城中将近一半的精锐力量。而且作为主动出击的一方,他们可以说完全掌握了主动,可是没成想,竟然会落入对方的埋伏之中,而且这帮人的武力竟然如此之高,双方人数对等的情况下,只不过片刻,自己这边已经死伤了近一半的人手。
  大汉心中一震,不由想到之前获得情报的情形,心中顿时有了猜测。自己中计了!显然这条情报是被隐狼故意泄露出来,为的便是引自己上钩。自己一直因为被隐狼拔除了几处暗桩耿耿于怀,这次无意间得到隐狼的藏身之处,一经证实便兴师而来,却正好中了对方的圈套!
  大汉心中懊恼无比,看着手下一个个被杀,绝望之余不由得狂性大发。大汉挥舞着手中的鬼头刀疯了一般冲入人群,他的修为高超,此刻不计生死,刀法顿时威力暴增。眨眼间,一连两名扑上前来的隐狼吏员都被他杀死当场。不过此刻大汉的手下已经所剩不多,腾出手来的隐狼成员数人合力,将大汉困在当中。这些隐狼吏员个个身手不凡,大汉虽然强悍,可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此刻隐狼互相配合,攻守兼备,大汉的攻势瞬间被阻挡下来。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