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六十七章 宁煜施展截脉术,灵犬受刑吐真言

六十七章 宁煜施展截脉术,灵犬受刑吐真言


  第六十七章宁煜施展截脉术,灵犬受刑吐真言
  宁煜忙活了半天还没吃饭,宁煜已入培元,自然可以辟谷,不过现在身份所限,饭还是要吃的。郿坞自己已经用过,便去帮宁煜要了饭菜。
  由于乞丐在郿坞房里,郿坞便吩咐伙计将饭菜送进了宁煜房中。待伙计走后,宁煜提起乞丐回了自己房间。郿坞也跟着过来,宁煜在那里用饭,郿坞就在一旁默默看着。
  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宁煜已经默默习惯郿坞的气机干扰,神魂虽然偶尔会被触动,可是却比以往大大减少。宁煜不知道,自己神魂内人性一面正在苏醒,不过反正对自己的修炼无碍,他也不再上心。与此同时,恰好可以更进一步的熟悉揣摩一下凡人气机。
  宁煜吃过了饭,由于乞丐在屋里,便自己亲自动手收拾了碗筷,就放在门外,待会伙计来看到自然便会取走。
  刚才在郿坞房里,宁煜还没来得及向郿坞详细说明和灵犬交手的经过,现在有时间,宁煜便将一切经过详详细细的讲述了一遍,然后将缴获的密信拿了出来。
  信中的内容,宁煜已经讲过。郿坞接过来却没有看。这份功劳是宁煜一人所立,郿坞已经下定决心,到时候会让宁煜当面向风扬奏报。
  两个人说了一会话,天色已晚,郿坞便告辞回去。
  郿坞一走,宁煜紧闭房门,等到深夜郿坞熟睡,他在房中布下了息音阵法。
  他之前下手很重,又在银针上动了手脚,防的就是灵犬突然醒来。
  现在,夜深人静,是时候从这假乞丐口中得到些什么了。
  宁煜将灵犬绑在椅子上,取出他头顶的银针,掏出一颗寒玉丹塞入他口中,然后运用真元将丹丸的药效散入他体内。屈指一点,一股真元渡入对方灵泉穴中,伴着一声痛苦地呻吟,灵犬缓缓醒来。
  灵犬醒来的第一时间就是咬碎牙齿中的毒药,可是他随后却惊讶的发现,本该见血封喉的毒药丝毫没有起作用。灵犬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他们牙齿中的毒药是鸩虹青宇,是这世上无药可解的剧毒,刚才他的舌尖品出了一股甘甜的味道,那就是传说中鸩虹青宇的味道,也就是说自己已经确定无疑的服下了鸩虹青宇,那样的话,自己怎会不死?这不可能!
  宁煜看着灵犬震惊的表情,抽了把椅子坐在他对面,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眯眯地看着他。
  灵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密谍,转眼间便冷静下来。他看着宁煜冷冷一笑:“别白费功夫了,就算我无法自杀,你也休想从我口中得到任何消息。大家都是同行,你应该知道这点!”
  宁煜点点头,笑道:“你说的不错,我相信你的专业素养。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确实很少有什么还能令他害怕。可是,你说的是你们的手段,不是我的。”
  宁煜站起身,围着灵犬缓缓踱步:“你一定不知道,这世间有很多能够控制他人的手段,也肯定从未听闻过可以直接施加在灵魂上的酷刑。很坦白的说,我现在的境界尚未恢复,许多手段还用不出来,不过倒是勉强能使用一道叫做截脉术的雕虫小技。”
  看着灵犬无所谓的表情,宁煜笑道:“怎么?感觉我在故弄玄虚?”
  灵犬回以一声冷笑。
  宁煜点点头:“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废话了。这道截脉术一共分为九层,我还从未在你们身上使用过。希望你能尽量的多抗几层,让我能看到你们的极限。”
  灵犬现在还未明白宁煜的“我们”和“你们”的具体所指。不过,宁煜口中的话,在他听来无异于天方夜谭,他根本毫不相信。他以为截脉术不过是种五行密部独有的酷刑,可是身为犬谍,什么样的酷刑没有见过,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
  宁煜停在灵犬面前,两指并拢,轻轻点在他的心口处:“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灵犬看着宁煜,脸上满是戏谑的笑容。可随即,随着宁煜用力一点,灵犬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只觉一股无形劲气突然袭入体内,紧接着在自己的体内四处乱窜,全身顿时传来一阵痒意,就如同身上有群蚂蚁在上下乱爬。灵犬本以为自己要接受非人的痛苦,可是没想到却是一阵奇痒。这让他始料未及,全身立刻一阵颤抖,不过这阵痒意并不强烈,灵犬虽然难受,可是却咬牙坚持了下来。
  宁煜好整以暇的坐了下来,笑道:“不要以为这就是全部,我之前说过,截脉术一共分为九层,你感受到的程度会越来越强烈。而且中间还会有让你惊喜的变化,希望你慢慢享受。”
  灵犬咬紧牙关一言不发,强烈的痒意让他全身肌肉颤抖,四肢和脖颈不住地轻微抽动。体内那股劲气似乎游走的愈来愈快,身上的痒意也原来越强烈。灵犬的腮部因为不时地咬动牙齿而不住震颤。
  宁煜直盯着他的眼睛,目光深邃。灵犬觉得这副眼睛似乎能直入自己心底,看透自己的一切。他忽然开始产生了一丝动摇,对自己的意志不再那么自信。
  “哼。”一声闷哼自他口中发出,体内的痒意突然消失,随之而来的是一股剧痛,身体的自然反应让灵犬的身体一下子蜷曲起来,可是全身被缚,他的身体只能做小范围的扭动,脸上的表情更是再难保持平静,变得扭曲起来。
  宁煜笑道:“看样子是进入第二层了。这一层你应该体会到了,是痛感。这就是我之前说的让人惊喜的变化。第三层,又会变为痒意,会在第一层的基础上再次加倍,痒和痛会交替进行。另外告诉你一点,我这次施展的截脉术并不完整,威力已经调低了几分,算是对你这位同行的优待。”
  宁煜双手抱胸,静静注视。截脉术是修真界长辈惩处炼体期晚辈的刑罚,借用真元在体内游走,刺激人体各种感官神经,并将其扩大。这种感觉惩罚直击灵魂,却不会对晚辈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宁煜并未解释截脉术的全部,截脉术并不是只有痒这一种感觉,之后还有痛觉,痒和痛每样都有四层,层层加倍,至于第九层则是痒与痛的结合,而且每一种都是最高程度。就算是经过炼体,肉身远胜凡人的修真者都很少有人能撑过六层。
  不过对于灵犬来说,痛感反而比痒意更容易忍受。犬谍的训练中便有对各种酷刑的忍耐训练,灵犬作为犬阁精英,自然是其中的佼佼者。除了方开始的突然转换让他始料未及,身体承受了瞬间的剧痛,接下来,灵犬反而慢慢适应了正在缓缓提升的痛感。不过,有了之前的经验,灵犬对接下来的第三层多多少少有那么一丝恐惧。
  恐惧一旦产生,便很难消失,还会慢慢变大,灵犬的意志已经在无形中被消磨被削弱。
  果不其然,经过与第一层差不多的时间,第三层截脉术发作了。
  剧痛消失的瞬间,难以言喻的奇痒再度袭来,这次的痒意更难以忍受。
  宁煜似乎很感兴趣的看着灵犬那张扭曲的脸,笑问道:“第三层感觉如何?”
  灵犬已经无法回话,截脉术产生的痒意并不是一下子就达到顶峰,而是慢慢提升。他此刻双手不住地屈伸抓挠,可是却无法碰触自己的身体。他开始呼哧呼哧的喘气,强烈的痒意直击心头,深入骨髓,灵犬相信,只要自己现在一被解开,他会立刻掌毙自己。
  灵犬能清楚地感受到体内游走的神秘劲气,他已经无法再保持冷静,他的口中开始发出一阵阵低哑的嘶吼,接着声音越来越大,到最后已经是不顾形象的嚎叫起来。他的表情扭曲至极,全身开始极力挣扎,哪怕他身体被紧紧束缚还身受重伤,可是他依然不住的挣扎,甚至强烈的晃动开始带着椅子不住地移动。宁煜能够清楚的看到,灵犬被捆绑的地方已经由于和绳索不断地摩擦,渗出了丝丝血迹,可是灵犬却毫不在意,依旧疯狂的扭动着。
  宁煜站起身,来到他身后,双手按住椅背,趴在灵犬耳侧,低声道:“第三层的时间差不多了,第四层的痛觉估计应该难不住你,不过我很期待第五层的到来。”
  灵犬发出一阵野兽般的惨嚎,此刻,他的双眼布满血丝,一副欲要择人而噬的恐怖模样。他此刻的心中充满绝望,意志更是濒临崩溃。与此同时,他还发现了一件非比寻常,让他极度震惊的事情。他已经发觉自己现在是身处客栈之中,而不是五行密探的私牢,可是自己已经疯狂的嚎叫了好一阵子,却没有引起丝毫混乱,也没有一人前来探查,这怎么可能?
  他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吞毒未死的事情,在联想到此刻正在承受的非人刑罚,灵犬心神剧震。他猛然扭头看向宁煜,口中尖啸道:“你,你是道门妖人!”
  宁煜微微一笑:“比我预料的要晚一些,我还以为能再早一些发现我的身份。”
  宁煜伸手在他身上一点,灵犬只觉身体一轻,那股令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奇痒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宁煜再次和他相对而坐:“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那就应该相信我有很多种手段让你开口。你是个聪明人,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另外,我还要纠正你一下,我是一名修真者,道门妖人的称呼最好还是不要再提及。”
  灵犬眼中的震惊无法掩饰,他怎么也没想到风家五行密探中竟然会有传说中的道门妖人。难道,之前风家做出的种种动作只是烟雾,而私下里已经与道门妖人联合?他甚至想到,风家是不是故意掀出道门之事,而让大魏朝廷与道门冲突,借此牵制朝廷的精力,方便风家私下里种种阴谋的实行。
  可是这一堪称惊天之秘的发现已经毫无意义。自己现在落在对方手中,插翅难逃,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
  灵犬闭上眼睛,内心剧烈的挣扎。对皇室的忠诚和对截脉术的恐惧交相更替在他脑海之中。
  宁煜也不催促,就这么静静等着。
  约莫过了一刻钟,灵犬张开眼睛,他的眼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宁煜嘴角微弯,浮起一丝笑意。很明显,灵犬已经放弃了身为犬谍的荣耀。
  “我说。”灵犬终于无比艰难的吐出了这两个字,刹那间面如死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