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圣道乾坤 > 六十一章 神川城门落血鸽,威虎侯府破机密

六十一章 神川城门落血鸽,威虎侯府破机密


  第六十一章神川城门落血鸽,威虎侯府破机密
  神川城。
  自从上次飞马驿卒传送邸报之后,风扬发下军令,神川诸城的兵马便开始戒严。虽然不及边境各郡那般严格,可是也隐隐有了几分兵戈之气。
  感受最深的便是神川城里的居民,现如今城中的三支兵马巡城营、威骑营、督武卫轮番出动,城中巡逻的兵士更是增加了一倍,三座城门现如今都有重兵把守,血虎军也频频出现在城中各处要地。
  神川城东门。
  守门的军士长望着门外长长的队伍,高声催促道:“加快速度,这都快晌午了,怎么还这么多人!”
  “老大,神川城哪天人少?”一旁的兵丁笑道:“现如今戒严,上面让搜查的仔细点,慢点也是必然的。”
  另一名兵丁一咧嘴:“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戒严?你看血虎军都入城了,可不是要打仗吧?”
  军士长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卫帅也没说。不过上面让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管那么多干嘛?”
  几个人聊了几句,前面路上突然传来一阵叫嚷,人群纷纷观望。军士长打眼一看,似乎是个推车的撞翻了别人的东西,两个人在哪里争吵。人流本来就多,又出了这事端,进城的速度更慢。
  军士长骂了一句,招呼两名手下就要上去。
  就在这时,身后的一名兵丁突然叫道:“大人,有信鸽!”
  军士长抬头一看,一只洁白的羽鸽自空中盘旋而下,向着停鸽台落去,未等落在台上,那羽鸽突然一个机灵,吧唧摔在了城墙之上。
  军士长脑门一惊,看着城墙上两名要上前查看的兵丁,大声吼道:“别动!是血鸽!”
  言罢也不再理会城门的纠纷,拔腿就往城门楼上跑去。血鸽乃风家一等机要,自己这等寻常士卒无权处置,甚至连触碰都不被允许。
  军士长一路疾奔,等跑上城门楼额头已经微微见汗,他分开围在一起的兵丁,看到那羽鸽在地上挣扎几下,再也不动,确定是血鸽无疑。
  军士长立刻敲响一旁的传信鼓。
  不多时,血鸽信使闻鼓而来,他看到地上的血鸽,眉头一皱,目光望向一旁的军士长。
  军士长被他的目光盯得发毛,面色一紧,赶紧解释道:“启禀大人,我们绝对没有动过这只血鸽,是它自己跌落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作证,城外的百姓也有目击者。”
  血鸽信使没有理会,取过信鸽查验了一番,冲着军士长点点头,这才去了。
  军士长长长呼出口气,传闻血鸽信使都是五行密部中的高手,方才只是被他看了这么一眼,军士长便如坠冰窖,遍体生寒。此刻放松下来,军士长只觉得后背上冷汗淋漓,被秋风一吹,忍不住咬牙打了个寒颤。
  他静下心来抬头一望,四周的兵士都在呆呆的看着自己。想到自己刚才丰富的面部表情肯定已经被这帮杂碎们给尽收眼底,军士长心中升起一阵莫名的羞耻感,他一梗脖子喝骂道:“看什么看?都没事干吗?”
  周围的兵士一缩脖子,赶紧将目光转到一旁,纷纷回到自己的岗位。
  军士长咳嗽一声,整了整衣服,昂首阔步的下楼去了。
  ******************************************************************
  血鸽信使一路策马飞奔,沿着虎道直往威虎侯府。
  侯府之中,风扬早已接到传报。
  此刻大堂之上,风扬一身黑色的常服,坐在桌案之后,风子越照旧全副武装,侍立在他身侧。桌案下首,坐着栾英等几位风扬的心腹,上次那位和风扬一起饮茶下棋的老者也在,而且坐在上首,显然身份不凡。
  血鸽信使跨马入侯府,紧接着被几名飞虎卫带到大厅之外。
  军情紧急,无须多礼,血鸽脚上的竹筒在经过验看后第一时间便交到风扬手上。
  “又是蚁垤。”风扬看到密报落款不由一怔,显然这个黑虎军侥幸存活的小兵士已经给风扬留下极深的印象。
  风扬先是打开蚁垤的密报,仔细观看,读到蚁垤截获洪辉帅令时微微一顿。
  上次京师飞马驿卒传来邸报,南齐洪辉病重弥留,因为南齐境内的五行密部未能及时传报消息,还被风扬严厉申斥。后来经过多方打探,五行密探发来的情报证实洪辉确实卧病,只是消息随即被封锁,南齐京师的五行密探被其他事情耽搁,一时不察才没有发现。消息一经证实,风扬为了防备天德,这才进一步加强了西南诸郡的防务。
  蚁垤的密奏中还提到了程佑年和宇文君洵,这让风扬警觉起来。别的人可以不注意,可是宇文君洵......这是巧合吗?
  风扬放下蚁垤的密报,目光落到那份染血的密信上。
  从内容上看,密信如蚁垤所言,确实是风扬发给宇文君洵的帅令。可是这道帅令十分正常,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蚁垤报告中说的明白,送信的军使被人追杀,从他弥留之际的胡言乱语中,此事很有可能是南齐果毅将军,兆武营统领程佑年所为,这就是蹊跷之处了。
  程佑年和宇文君洵都是洪辉手下的亲信将领,按说属于同一阵营,既然如此,程佑年为什么要杀死给宇文君洵送信的军使?如果说这封信中有对程佑年不利的内容,那还好解释,可是这封密信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洪辉卧病的消息,早已经被各方势力秘密侦知,洪辉是南齐支柱,他这一病,天德和大魏肯定各有想法,洪辉命令边军将领小心戒备,也是情理之中的。风扬看着手中的密信,思来想去,找不出程佑年这么做的丝毫理由。
  风扬抬头看了看下面的几位亲信,将蚁垤的密报和那封密信递给风子越道:“子越,你把这给在座的各位看看,让大家也说说看法。”
  风子越躬身接过,先把密信递给上首的老者。这老者身份特殊,是风扬的授业老师,但是大家却不知道他的名字,而是称呼他为大先生。这老者深居侯府之中,从不踏出侯府一步,除了风扬和身边的亲信,很少有人知道。他声名不显,深居简出,但是他的能力才学绝对是举世无双的,风扬遇事常与他商议。风家很多决策身后都有他的影子。
  大先生接过密信,他的眼睛有些不好,需要凑近了才能看清。看过密信,大先生微微沉吟,转手递给右手边的朱光冬。朱光冬虽然长得五大三粗,可是却是识文断字的,他在血虎军中号称“鬼面儒将”,心思缜密,极擅用计,可谓文武双全。
  密信在众人手中传阅了一遍,最后落在栾英手中。
  待众人都看过密信,风扬右手在桌案上轻敲几下,道:“诸位都已看过密信,可有什么看法?”
  栾英旁边是一名红脸汉子,此人姓陶名征,乃是神川城巡城营卫帅都统。虽然和栾英之前职务相当,可神川城的巡城营可非刑风城可比,陶征这个都统的品级要高出栾英之前的都统两级。陶家世代追随风家,对风家忠心耿耿,陶征这一代三兄弟均在军中效力。这陶征修为不凡,为人果敢,乃风扬亲信,深受风扬信任,要不然也不会把神川城巡城营交给他。要知道,神川城除了内城的血虎军,就属巡城营最为强大,这巡城营肩负着神川治安、守城之责,可以称得上是神川的首道门户。
  陶征首先开口道:“这封密信末将已经看过,并没有什么特别。这个蚁垤密报中也说,那名南齐军使重伤弥留,胡言乱语。依我看胡言乱语岂能听信?他私自动用血鸽,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
  栾英是在座众人中,唯一对蚁垤比较熟悉的,他摇摇头道:“陶将军,蚁垤这人我见过几次,不是这么轻浮之人。至于这密信,我虽然没有看出这其中有什么蹊跷,可是总是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
  风扬也点头道:“这个蚁垤屡立奇功,能力还是有的。我和栾英一样,也是觉得这密信似有哪里不对,可是一时也说不上来。”
  在场众人听到风扬也对这名代号“蚁垤”的密探如此推崇,不由生出几分好奇,纷纷猜测这名能被风扬当众褒奖的五行密探究竟是何神圣。
  风扬看向大先生,恭敬的问道:“先生,您可有所发现?”
  大先生眉头微皱,看向栾英,栾英赶紧起身将密信再度递到他的手上。
  大先生接过来,贴近眼前,再次细细品读。
  “这封命令中确无玄机。”大先生沉声道:“老朽一时间也......”
  说到这里,大先生声音突然一顿,再次细细打量起了密信。
  在场众人看的明白,知道大先生是发现了什么,立刻噤声,注视着他。
  半晌,大先生开口道:“侯爷可曾见过洪辉的笔迹?”
  风扬一愣,不知大先生为何有此一问,不过还是道:“自然是见过的。昔年,家父曾和洪辉有过书信往来,他的笔法苍劲有力,笔势如锋,号曰刀体。家父很是欣赏,还让我们兄弟临摹过,怎么?大先生是怀疑有人模仿洪辉笔迹假传帅令?”
  不等大先生作答,风扬道:“这应该不会,我刚才仔细看过,信上的笔迹确实和洪辉如出一辙,而且上面还用了帅印。就算笔迹有假,这帅印可做不了假吧?”
  大先生沉默不语,半晌道:“侯爷可否取出洪辉的书信让老朽比对一下。”
  风扬见大先生坚持,便招人吩咐一声。不多时,那人双手捧着一封书信进了大堂。
  风扬命人将书信递给大先生,道:“先生请看,这就是当时洪辉亲笔写给家父的信件。”
  大先生接过来,将两封信放在眼前,仔细比对,双眼之中渐渐发出一丝亮光。
  他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风扬,一字一顿:“洪辉已死!大乱将至!”
  一语既出,满堂皆惊!